小說

【惡神的遊戲】第十八章—不得不的選擇(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2-06 20:25:37

連載中第二集
資料夾簡介
惡神的遊戲修改規則之後,賴韻琪等人從敵對變成友軍,然而邱微光卻在其中挑撥他們,導致賴韻琪不得不從做出殘酷的選擇……

杜佑光左手舉槍,在阮柔清慢慢走過來時,子彈從她腳邊打過去,發抖的手讓他的子彈完全沒有碰到阮柔清,連刀子都不敢揮出去。

阮柔清的精神攻擊在杜佑光的能力下毫無作用,但是她的物理攻擊同樣對杜佑光也還是沒用,杜佑光比她高出一個頭,力氣比她大一倍,幾乎是輕鬆擋下她的攻擊。

但阮柔清就像被操控的人偶一樣,完全無視自己和對手的實力差異,持續揮刀攻擊,杜佑光不想對她動手,只是防守而已。

賴韻琪躲到樹上去,狙擊步槍瞄準阮柔清,可目標不斷變換動作,杜佑光又貼得太近,搞得她不知道該什麽情況下開槍。

如果從遠處狙擊邱微光,又會打到對著邱微光使用拳腳攻擊的楊彩音。

雖然司空翼一邊替楊彩音治療傷勢,一邊找機會寫字攻擊邱微光,他的能力打邱微光實在太過不利,就算想扔刀子攻擊邱微光,他也扔不準。

「柔清……」賴韻琪苦惱著,把手探進綁在手臂上的盾牌內側,翻了一些東西出來。

「鞭炮、大砲、打火機、手榴彈、塑膠炸彈……看來只有鞭炮和打火機能用了。」賴韻琪偶然翻到一盒火柴,腦中浮現一個絕妙的計畫。

她從樹上跳下去的時候,使用時間差操控,直接著地。

好熱……賴韻琪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方才離硫磺泉太近,本來有點冷都變得有點熱了。

賴韻琪分別朝著邱微光和阮柔清的方向各扔出一串燈泡,抽出火柴,點火後,把火柴直接扔向鞭炮。

杜佑光怒罵:「幹幹幹!賴韻琪妳他媽的想幹嘛啊!」他立刻後退,同時順便拉走楊彩音,在鞭炮引爆之前,和鞭炮拉開距離。

砰砰砰砰砰砰砰!鞭炮發出巨大的聲響,爆開的瞬間,也炸傷了阮柔清的腳,而邱微光在鞭炮炸開前一秒就瞬間移動到樹上,免得被炸傷。

阮柔清的意識並沒有回來,但是走向邱微光他們的速度明顯減慢,腳步也搖搖晃晃的,顯然有感覺到痛苦。

賴韻琪打算進一步動手時,邱微光瞬間移動到她面前,朝著她使出飛踢,她下意識用手臂擋住胸口,武器被解除掉,同時人也撞到後方的柵欄。

邱微光手中變出刀子,欲攻擊賴韻琪的時候,楊彩音的彩球從後面砸了過來,邱微光用手刀劈掉彩球時,火焰接著攻過來,直接燒到他身上。

「贏了嗎?」司空翼緊盯著那團包覆著人的火焰,下一秒,他就露出錯愕的表情,邱微光居然解除燒著身體的火焰,整個人毫髮無傷,連衣服也沒事。

這傢伙是什麽怪物!意識清楚的四人愕然想著。

賴韻琪勉強站起來,召喚武器,跳起來,移動到樹上,用狙擊步槍瞄準邱微光的頭。

邱微光顯然注意到賴韻琪的動作,瞬間移動到她面前,賴韻琪立刻舉起槍枝,朝著他的額頭開了兩槍後,從口袋裡抽出兩把小刀,刺進對手的胸口和腹部,然後把人踢下去。

邱微光倒地,杜佑光鬆了一口氣,說:「這次總該幹掉了吧?」

「不對!邱微光在恢復,而且柔清的控制沒有解除……」司空翼立刻在地上寫字,寫到一半,腦袋上傳來劇痛,他跪了下去。

「幹幹幹!司空翼,你老子撐著,我來拖住……」話還沒說完,杜佑光的手臂被阮柔清重重砍下去,又長又深的傷痕瞬間奪走他的力氣。

眼看阮柔清打算朝著動彈不得的司空翼砍下去,賴韻琪再次舉槍,開槍射擊。

砰!槍聲作響,一道銀光迅速劃過夜空,貫穿阮柔清的腦袋。

除了倒在地上的邱微光以外,所有人都呆住了,難以置信地看著阮柔清。

阮柔清雙眼恢復清明,睜大雙眼,倒了下去,喃喃問:「賴韻琪……為什麽……」她的頭流出大量的鮮血,染紅了地面。

天空,變得好遙遠,司空翼和杜佑光的呼喊也漸漸模糊了。阮柔清伸出手,想抓住天空,手卻越來越沒力氣。

雙眼失去視覺之前,阮柔清看見司空翼一臉著急,在地上寫字,嚷著什麽她已經開始聽不清楚了。

為什麽只是想要改善生活,非得用這麽悲慘的方式結束?為什麽好日子從來都沒有降臨過?不夠努力嗎?還是真如賴韻琪說的心態不正……阮柔清已經沒有力氣思考,想抓住天空的手也垂了下來。

賴韻琪從樹上跳下來,大力朝邱微光踩下去,步槍指著他的額頭,「這就是你想要的結局嗎?」

「呵呵……呵呵呵……哈哈哈……太精彩了,賴韻琪,妳果然是最符合阿洛密斯要求的參賽者!不錯,我欣賞妳的果斷,居然能在發現對方要斷送妳兩個同伴的情況下當機立斷。」

邱微光一手抓住步槍,大力一掐,步槍的槍頭裂掉,「看在妳讓我看了有趣的東西的份上,這回就放過你們了,反正目的也達成了。」

賴韻琪抽出另外一把手槍,邱微光站起來時,朝著他的胸膛再次開槍,但是這次卻有無形的透明護盾把子彈彈掉。

「呵,再告訴你們一點,我剛才偷偷複製了杜佑光的能力,所以妳的招數對我沒用了,哈哈哈!」

賴韻琪愣住,邱微光在她耳邊說:「妳別輕舉妄動就不會輪到妳了,賴韻琪。」

邱微光轉眼間消失,賴韻琪這才全身脫力,雙腿發軟,坐在地上。

她的腦袋幾乎快要一片空白,雙手正在發抖,她已經拿不住武器,更沒有臉看倒在地上的屍體。

杜佑光按著鮮血直流的手臂,咬牙切齒,「邱微光……他媽的……」

「為什麽會變成這樣?」楊彩音腦子已經快要轉不過來。

司空翼沉痛地看了阮柔清一眼,他是想救她的,但她不聽、不相信他們。他忍著悲傷,把寫到一半的字寫完,治好杜佑光的傷勢。

「韻琪……」司空翼憂心忡忡,走到她的面前,蹲下來。

賴韻琪掉下眼淚,身體正在發抖,當司空翼把她攬進懷裡時,她的眼淚止不住,頭一次,這麽想要依靠一個人。

沒有人責怪賴韻琪,他們都很清楚,賴韻琪不動手,杜佑光和司空翼會一起沒命。

要保有用有貢獻的兩人,還是保沒貢獻的一人,不管是誰,都會選擇前者。

59 巴幣: 6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