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五章—各方聚集(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2-15 20:06:18 | 巴幣 16 | 人氣 63


瘋帽子回到店裡時,對於夏格爾的出現頗為訝異,「來的不是艾諾皇子?」
「是,艾諾殿下將此事授權給我處理。」
「喔呀,既然是艾諾皇子決定的,那就沒有異議了。」瘋帽子笑著對夏格爾伸出手,「歡迎您加入救援的行列,夏格爾大人。」
夏格爾輕輕點了下頭,握住瘋帽子的手,兩人達成共識。
「盧埃林,你不是說不來嗎?」桑普森納悶問道。
「呃……」盧埃林搔了搔臉頰,困擾道:「因為愛麗絲拉住……」

「只是幫忙看個家,不困難吧?」瘋帽子微笑,他的笑容底下有幾分算計的用意。

「原來如此,這樣的確解決看店和陪睡鼠的問題。」單片眼鏡男目光轉為精明,單片眼鏡出現一個和眼鏡鏡片差不多大小的藍色圓形魔法陣,他瞪大雙眼,說:「他真的不參戰?」

「呃……對不起,我、我做不到跟人打架……」

「太膽小了吧!」三月兔咋舌吐槽,有實力沒膽子是怎樣啦!

「簡直浪費魔力。」單片眼鏡男收起透視魔法,一臉可惜,「你的魔力比桑普森還高,不用來戰鬥或是做研究,實在浪費才能。」

「怎麽可能比桑普森高?沒看錯?」擁有白色兔耳的青年愕然,他一直認為桑普森的實力最接近南方最強魔法師。

「真的比桑普森高,而且高不少。」單片眼鏡正色回答,又說:「不過魔力被封印在靈魂深處,他的前世有可能是個優秀的魔法師。」

「現在沒有時間,要花三天時一個小時二十二分鐘又十一秒,在那之前凱爾賽和王子殿下會沒命。」

「有媒介也要一、兩天,沒時間呢。」桑普森接著補充。

「真是可惜,明明有能贏女王的人。」單片眼鏡男輕輕嘆息,無奈說道。

「那麽,這間店和我們的同伴就麻煩你囉,盧埃林先生,睡鼠醒來後,幫我們跟他說,我們去救騎士和王子殿下了。」瘋帽子按著白色高筒帽的邊緣,輕笑著交待。

「喔……好……你們路上小心喔……」盧埃林正打算找個地方坐下時,想起一件事情,「你們會用隱身斗篷嗎?」

「那東西我沒帶出來。」桑普森皺起眉頭。

「啊……真可惜,本來想叫你們讓愛麗絲穿上隱身斗篷。」

桑普森恍然大悟說:「你們等我半小時,我去拿隱身斗篷。」說完,他不等其他人回應,便從原地消失。

「隱身斗篷?有那種東西?」三月兔好奇問道。

盧埃林點了下頭說:「我逃家就是用那個……」

桑普森回來之後,並未讓愛麗絲先穿上,打算等到目的地附近再讓她穿。

等桑普森、夏格爾和不可思議們出去之後,盧埃林才鬆了一口氣。

他拿出在路上買的《大陸通用語基本教學》和相關雜誌,默默翻起來。

他能和人說話,是因為桑普森偷用魔法讓雙方語言能通,但他仍看不懂大陸通用語的文字。

桑普森施魔法時,故意無視文字問題,他本來就打算讓盧埃林自己想辦法看懂。

即使他不想學,也不得不學。

過了十分鐘,他看了一下角落的大茶壺。他爬著茶壺旁的木梯子到茶壺頂端,掀開蓋子,裡面有一個男孩,綠色偏藍的微捲短髮,個子嬌小,外表大約十歲,有老鼠的耳朵,穿著一身淺藍色的睡衣,呼呼大睡。

盧埃林默默蓋上蓋子,看對方睡得這麽熟,他不好意思把對方吵醒。

根據時鐘兔的說法,睡鼠一天只會清醒二、三個小時,平均要睡二十一小時五十九分五十九秒,偶爾是二十小時四十分又二十一秒。

睡鼠醒來難道不會頭痛嗎?睡得也太久了——盧埃林有些納悶。

他把蓋子蓋回去,小心翼翼下梯子,正要回到座位時,門外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

「嗯?」盧埃林疑惑,走向門口旁的窗戶,稍稍拉開窗簾一看,一臉錯愕,士兵踏著整齊劃一的步伐,朝著這間店走來。

要先救睡鼠,還是先躲起來?

盧埃林抱頭苦惱,看了茶杯一眼,決定先把門卡死。距離士兵走過來還需要大概五分鐘,他先把門上鎖,接著把三張椅子和木梯卡在門口。

士兵們的腳步聲已經在門口,這間店還有其他房間,他跑到另一扇門板,打開後上鎖,左右張望了一下,發現有樓梯,連忙上二樓。

得快點躲起來!盧埃林心跳急促,不管自己現在在哪裡,隨便往一個方向跑。

穿著一身銀白色盔甲的士兵們停在店的門口,看了一下招牌,確定這裡是不可思議之中的瘋帽子經營的服飾店,店內沒有燈光,說明了這間店可能沒人。

他們得到的情報是,睡鼠非常會睡,其他不可思議可能不會把他帶出去。

他們的任務,是把睡鼠綁到城堡,必須要在其他不可思議進攻前帶去。

燈暗下來可能是幌子——士兵們有志一同認為。

為首的士兵轉了轉門把,微微蹙起眉頭,門是鎖著的,可能是瘋帽子故意從外面鎖住門。

既然鎖住,那就只能……為首的士兵轉身,提議:「用魔法突破吧。」

士兵們舉起劍,劍身散發出銀光,整齊劃一打向門板,門板和椅子一起被光芒吞噬、破碎。

幾個士兵將劍平舉在身前,帶著緊繃的神情走進去,地上除了門的玻璃和木板外,還有三張遭到破壞的椅子。

一名士兵走向大茶壺,將茶壺的蓋子掀起來,睡鼠仍在裡面睡覺。

根據這位不可思議的習慣,他不可能中途爬起來放這些椅子,然後再龜回去睡覺。

「難道這裡的人不只睡鼠嗎?」一名士兵推測,看了一下四周,沒有看見同夥以外的人。

推測有其他人的士兵走向前方的門,轉了一下,就像剛才的門一樣是鎖著的。

「隊長,這裡真的不只有睡鼠,還有其他人,要順便找出來嗎?」

隊長想了想,點了下頭,「好,免得對方去通知其他不可思議。」

士兵破壞鎖住的門,左右一看,走廊上完全沒人。走廊的兩邊盡頭各有一條樓梯,士兵們兵分兩路,留下兩個人負責看守睡鼠,其他人分頭去找躲藏在服飾店內的人。

士兵們走上樓梯,由於鐵靴的關係,即使放輕步伐,腳步聲仍大到盧埃林能清楚聽見有人靠近。

盧埃林躲在某一房間的書桌底下,縮著身子,冒著冷汗。

媽呀!怎麽辦?要跳窗嗎?這裡是二樓,跳下去不見得會死,但免不了受傷,可能會更逃不了。

一名士兵轉了轉他躲藏的房間的門把,發現這房間鎖著,其他人轉了其他房間的門把,都能順利開門。

「是這間吧?」

「的確有人的氣息在這裡。」

「直接把門撞開?」

「不,用轟的,對方可能會出來。」

沒多久,門口的方向傳來「轟——」的聲響,劇烈的衝擊波轟壞整個房間大部分的家具,只有靠近窗戶的家具沒事。

盧埃林從桌子底下爬出來,但沒有從桌子後面離開,而是偷偷看了門口一眼,面色鐵青,壓低聲音:「完了……」

士兵們從桌子的左右團團圍住他,盧埃林抬起頭,暗叫不妙,面色刷白幾分。

士兵們打量著這個人,手無縛雞之力,神情膽怯,似乎很害怕。

雖然穿著打扮奇特,但是看起來沒有傷害性,不過會待在不可思議的店裡,代表他可能認識不可思議。

就在士兵們把武器對準他,上前打算把他打昏時,盧埃林突然使出迴旋梯,接著用頭頂另外一個攻過來的人,使出過肩摔,絆倒兩名士兵。

太大意了!隊長錯愕了一下,沒想到外表看起來很弱的人,會有這種防身技巧。

光靠防身技巧,也無法戰勝身經百戰的戰士們。

隊長突然動了,轉眼間移動到盧埃林的身後,正要用劍柄打暈他的時候,盧埃林轉過身,抬腳打算踹人,隊長就像能預知動作似地,躲過他的攻擊,並用劍柄打中他的頭。

「好痛……」盧埃林倒下去,正想爬起來的時候,離他最近的士兵一腳把他踹暈。

大約過了一分鐘,盧埃林完全沒有任何動靜,士兵們拿出預備好的繩子,把他綁起來,扛到樓下去。

樓下的人已經將睡鼠的眼睛矇住,手腳綁住,從茶壺中帶出來。

隊長點了下頭,比了比壞掉的門,示意離開。

負責扛人的優先出去,把人丟上車子。

隊長讓三個人則先回頭確認了一下其他地方沒人後,和隊長一起最後離開。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