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四章—異常的起源(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8-01 20:00:07 | 巴幣 14 | 人氣 126


盧埃林整天都窩在房間裡面,紙張上寫滿他和桑普森才看得懂的文字。

他昨天對艾諾和仙杜瑞拉進行了長達一小時的訪談,沒想到那兩人竟然會是他意想不到的戀人關係。

問起異狀的時候,艾諾表示不記得,仙杜瑞拉表示母親死於連醫生都不清楚的病症時,勉強算是一點蛛絲馬跡,但再深入問母親在那之前有沒有接觸過其他奇怪的人時,仙杜瑞拉表示她很少跟母親去城堡,因此不清楚母親太詳細的交友情形。

問起仙杜瑞拉的繼母時,艾諾說:「至少還知道禮儀,反觀她的親生女兒令人反感。」,仙杜瑞拉說:「惡劣到想打死,莫名其妙針對我,個性噁心又做作,這種人要是有哪個男人喜歡,先叫那個男人先去檢查眼睛和腦子。」

評價狠到不行……聽仙杜瑞拉的回答時,艾諾和盧埃林有一樣的想法。

不管是哪個跟安娜蒂亞的死亡或是塔莉雅有關的問題,都無法明確指出他想知道的訊息。

無從得知作為關鍵的人心裡真正想要的東西。

「連仙杜瑞拉小姐都不知情啊……」盧埃林放棄分析情報,自暴自棄倒在床上,繼續思考下去,腦袋會爆炸。

叩叩——敲門聲打斷盧埃林的思考。

「盧埃林,有人找你。」桑普森的聲音從門外傳來,盧埃林掙扎似地爬起來,伸了個懶腰,打了個呵欠,搖搖晃晃走到門前,開門問:「誰啊?」

「你有吸引高貴人士的體質耶!不可思議之國能結識現任國王和七個不可思議,到布林埃爾還能結識大法師和皇子殿下,搞不好你哪天會把北方四大國的統治階級全認識一遍。」

「聽不懂你在說什麼……」盧埃林苦著臉,臉上寫滿疑惑。

「先下樓再說。」桑普森含糊帶過去。

盧埃林跟著桑普森下樓,來到客廳,凱爾賽、艾諾、夏格爾和克勒斯已經坐在方桌前聊天了。

「人我帶來啦,我先去給各位倒茶潤潤喉。」

「桑普森,你也是客人,不用做這種事情。」凱爾賽立刻阻止。

「沒關係啊,反正我以前是貴族家的傭人,招待貴賓我做得來,再說我也白吃白喝好幾天了。」

「算了,隨便你吧,廚房的茶葉給你用。」凱爾賽甩了甩手,用隨便的態度同意。

「謝謝,那麼各位等我五到十分鐘。」桑普森微微彎身行禮,離開客廳。

「那個人,身上有和塔莉雅接近的氣息。」克勒斯望著關上的門板,微微蹙眉。

「啊……桑普森不會嚴重扭曲未來……他只是催化了很多事情的發生而已……」

「無害就好。」克勒斯鬆了一口氣,端起正經之色,「您好,神的使者大人。」

「呃……你們好,請問你們找我有什麼事情嗎?」

「是戰神要過來的。」艾諾笑著回答。

「我實在搞不懂那個女人的想法,她到底想要什麼?為什麼要拿殿下開刀?」

「權力。」克勒斯說出疑似答案的詞語,顯然已經猜到他們是在講誰了。

「嗯……我原本也是這麼想的,但是對方想殺掉艾諾先生,這個答案就有點怪怪的了……想要權力不是應該努力接近艾諾先生嗎?逆向操作真奇怪……」

「代行者大人,請問您今年幾歲呢?」

「十九……」

「這麼年輕,難怪如此單純。」克勒斯有點無奈,隨即把話題轉回來:「我不知道這是否能成為線索,但是請各位聽我解釋一下仙杜瑞拉那孩子身上發生的事情。」

桑普森端著茶點進來後,自動找個位子坐下來。

克勒斯一邊回憶著多年前的事情,一邊說出家庭悲劇。

克勒斯和安娜蒂亞是在城堡裡認識的,一個因為優秀的魔力和雄厚的家庭背景而進入魔兵團,一個家族代代都是皇家歌舞團的成員,理所當然考進了皇家歌舞團,並且因為優美的歌聲而得到了歌后的封號。

兩人很快就相戀,也很快就結婚,生了一個女兒,那就是仙杜瑞拉。

只有一個女兒的夫妻,對這個孩子特別重視,每年都會去不同的國家家族旅遊一次。

直到七年前的某一天,安娜蒂亞突然間病倒,醫生查不出病因,但克勒斯知道那根本不是什麼病,而是吸入太多惡魔的邪氣造成的。

他不知道惡魔是從哪裡來的,沒能找出源頭,安娜蒂亞就死了,並被判定為病逝。

安娜蒂亞死亡的時候,父女倆受到嚴重的打擊,克勒斯沒辦法接受妻子離奇死亡,每天用酒精麻痺自己,也常常不去城堡上班,因此被仙杜瑞拉唸了好幾次,還曾經遷怒在仙杜瑞拉身上。

他後來被女兒丟出去,凶悍道:「沒去上班我是不會讓你進家門的!」

被丟包得莫名其妙的克勒斯,只好老老實實去上班,行屍走肉的他去了城堡工作。

他被丟出去上班的那一天,在後花園遇到了塔莉雅。

原本他對她完全沒興趣,是她主動搭話的,陪他聊了很多事情後,他才開始慢慢從打擊站起來。

他知道,她的丈夫已經死了,死於平定暴亂,留下她和兩個女兒。

她知道,他的妻子不久前死了,死於怪病,留下他和唯一的女兒。

相似的兩人很快就在一起,交往了一年多決定結婚。

仙杜瑞拉一點都不同意父親的再婚,她說繼母身上的氣息她不喜歡,不想接近,但他無視仙杜瑞拉的反對,堅持把塔莉雅娶進來,同意塔莉雅帶兩個女兒進門。

再婚的頭三個月,仙杜瑞拉身上多了些擦傷,原本他並不相信是繼母和兩個女兒做的,加上塔莉雅說會把仙杜瑞拉當成女兒疼愛,因此認為是仙杜瑞拉自己不小心撞傷。

菲爾德卻用非常肯定的語氣說仙杜瑞拉的房間和東西全被搶走,被她們當成奴隸使喚。

仙杜瑞拉的魔力水準不差,但不算高手,被塔莉雅壓著打,她的兩個姐姐只會在一旁幫腔和好吃懶做。

一開始,克勒斯會替女兒平反,為此罵過塔莉雅,塔莉雅也承諾不會再做。

然而,事與願違。

他本想給雙方一個機會好好坐下來談談,但是他卻在某次回家時,不小心看見塔莉雅和惡魔交流。

她說:她好不容易才弄死安娜蒂亞,順利混進公爵家中,都怪仙杜瑞拉不肯用她那清純的長相去接近艾諾,才讓她只能再想辦法找機會讓女兒去跟艾諾培養感情。仙杜瑞拉不用太早除掉,她留下來可以牽制克勒斯,而且那種魔力弱到家的女人什麼都做不了,權力拿到後再殺也沒關係。

知道真相後,他本來打算殺了塔莉雅,但是殺人會被奪走爵位,也會讓仙杜瑞拉從此成為殺人犯的女兒,只會讓仙杜瑞拉過得更慘。

已經錯誤的事情能怎麼辦?

克勒斯沒有殺死異世界種族的能力,仙杜瑞拉雖然有天使血統但魔力太低,殺不死惡魔,他能做的只有拖延她們接近艾諾。

仙杜瑞拉嫁不嫁給皇子無所謂,但不能讓塔莉雅有毒死仙杜瑞拉的可能性,首先要讓她覺得仙杜瑞拉一點點威脅性都沒有。

他故意對親生女兒冷淡,對繼女們特別好,讓她們都以為仙杜瑞拉沒有任何可靠的幫手,不構成阻礙,順便讓她們少接近城堡。

他用其他方式轉移她們的注意力,一天拖過一天,直到皇室舉辦了選妃舞會。

創作回應

Reineke
原來如此,克勒斯也是用了很差的辦法,當然,是唯一的辦法……
2021-08-01 20:59:07
楓之法師艾雅
他就算想打倒惡魔也沒辦法,硬著頭皮亂打還可能反而害死女兒,除了神明代行者和天使以外,其他人對惡魔無計可施(仙杜瑞拉有天使族血統但太弱,真的打起來仙杜瑞拉肯定GG)。
讓對方掉下戒心等神明代行者出現才是上策,這麼大一個危機,總會有個神派人過去處理~
2021-08-01 21:15:17
Reineke
原來真的是唯一的方法啊……
2021-08-01 21:16:50
楓之法師艾雅
在盧埃林出現之前是唯一的方法,盧埃林出現之後就會多出別的方法,很多作法普通魔法師辦不到,但盧埃林可以用神力做到某些事情~
2021-08-01 21:58:33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