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十章—與惡魔對決(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4-19 19:59:43 | 巴幣 18 | 人氣 35


下週因為修稿第二集之故停更一次……最近實在是忙到所有事情的進度都卡在一起-.-……
「知道茱麗葉小姐的厲害了嗎?」桑普森勉強爬起來,收起和惡魔借用的力量,恢復原樣。

那是茱麗葉沉睡之前留下來的東西,他從卡帕萊特家帶出來後,一直放在身邊當護身符。

時鐘兔唱咒,巨大時鐘再次出現在阿薩茲勒上方,形成光之牢籠後,白色絲線將阿薩茲勒纏死。三月兔跳起來,一腳踹倒那頭惡魔,接著兩道鬥氣從孤兒院附近的山丘射下來,凌厲的攻擊對阿薩茲勒最右邊的頭造成巨大傷害。

「不愧是盧埃林……」桑普森勾起嘴角喃喃自語。

攻擊的是布林埃爾的騎士,經過盧埃林的魔力加持後,調高了攻擊威力和射程,普通鬥氣不可能打這麽遠。

盧埃林和愛麗絲此時站在欄杆旁,不久前,他讓兩名騎士幫他弄了根樹枝,趁著戰鬥激烈時,將召喚法陣畫好。

盧埃林用法杖底端敲了一下地面,注入魔力的同時法陣發出耀眼的純潔光輝,他雙手緊握法杖,吟唱:「我以代行者羅密歐.蒙特鳩之名,在此向您請求,請將這個世界的污濁抹去,請賜予這個世界清淨,請回應我的呼喚,現身吧,淨化女神.安卡露亞!」

白光轉為強烈,強力到足以吞噬整座丘陵,銀色長髮,穿著一身簡約無袖連身白色洋裝,露出完美事業線的女性從白光中出現。

當光芒消失,女性緩緩降落到地上,睜開那雙如藍寶石般的眼眸,用寧靜的目光盯著盧埃林,「你轉世了呢。」

「是的,女神大人。」盧埃林站起來,雙腿一軟,朝著女神的方向倒下,女神扶住他的肩膀,說:「請不要勉強自己,違反世間常理的存在,交給我和愛麗絲女神即可。」

安卡露亞把盧埃林交給傻住的凱爾賽後,對愛麗絲露出溫柔的笑容說:「好久不見,愛麗絲。」

「女神……大人?」

「我們的地位對等喔。」安卡露亞笑著說,對她伸出手,「沒有時間了,阿薩茲勒就快起來了。我是天上的神,無法過度干涉,需要借用妳現世的軀體,能協助我嗎?」

愛麗絲大力點頭說:「人家想要拯救大家!」

「很好,那麽,羅密歐的魔法陣先借給我們。」

安卡露亞和愛麗絲站在法陣中間,法陣的光輝籠罩她們,愛麗絲感覺腦中有某個東西裂掉,有很多畫面衝進腦海中。

她們的力量越來越強,轉換成一道巨大光柱,朝著城鎮的方向飛出,貫穿阿薩茲勒龐大的身軀,直接讓惡魔整隻蒸發。

光柱衝向天際,掃去烏雲密佈,將光輝還給不可思議之國。

解除掉神力後,愛麗絲只是看著不可思議之國的城鎮景色,沒有回頭關心別人。

「對不起,我不小心把妳所有的封印解開了。」安卡露亞苦惱道,她原本沒打算解開封印。

「沒關係,我……我必須要……我必須要見不可思議們,必須快點讓這片土地恢復生機,大家一定很苦惱家被毀掉!應該先找那瘋帽子他們……啊!不對,要先找哈爾特!」愛麗絲不管安卡露亞,也不管三名人類男性,往山下的方向跑。

夏格爾嘆氣,丟下一句:「我跟上去。」追在愛麗絲身後下山。

「這可真是,呵呵,愛麗絲還是和以前一樣很珍惜自己的東西。」

凱爾賽無言以對了許久後,問:「妳……真的是女神?」

「是的,我是淨化女神.安卡露亞。」女神以寧靜的笑容回答,那一瞬間,凱爾賽覺得自己會被那雙藍色雙眸吸走,他仔細打量起女神的容貌:這種稀世美貌、完美身材、優美的說話聲音,全身上下的氣息彷彿說著:她不屬於這個世界,超脫塵世。

「呃……妳和盧埃林是什麼關係啊?」

「呵呵,我不能說太多關於我們之間的交易,但是這交易很安全,對他沒什麼副作用呢。」安卡露亞笑著回應,隨即收起笑容,「羅密歐,你昏迷之前,有一件任務要交代你。」

「哪裡有異狀?」

「布林埃爾,那個異狀是……」安卡露亞快速說出內容,一講完,盧埃林就睡著了。

聽完之後,凱爾賽呆住了,雙手抖了一下,「這下不好了,回去必須立刻告訴殿下才行。」

女神微微一笑,摸上凱爾賽的臉龐,「願你和盧埃林能夠完成任務。」說完,她化作光點,飄向天空。


盧埃林清醒時,發現自己在不大的房間內,他坐起身,下床打著赤腳,走向窗邊,愕然望著城市的景色。

照理說,被毀得亂七八糟的不可思議之國,建築物居然恢復成尚未被破壞之前的樣子,街上走來走去的人,就像是沒事個人一樣。

這是怎麽回事?盧埃林懷疑前一陣子自己是在夢遊。

「唷,醒了?」桑普森斜靠在門板上,笑著解釋:「愛麗絲和不可思議們用力量讓整個國家恢復過來了。」

「這、這樣啊……」盧埃林走向床邊,坐了下來,苦笑著問:「我們可以趕快去布林埃爾嗎?」

「我本以為你不會想和我繼續旅行。」

「只有你知道茱麗葉在哪裡吧?而且……」盧埃林想了一下後,兩眼盯著木板地面,似乎在思考什麼,「羅密歐不恨你,我更沒有理由恨你吧?」

「就說是羅密歐沒把我放在心上啦!不然他應該恨死我了。」桑普森攤手聳肩,雖然無奈,但也鬆了一口氣。

某個人的手從後面抓住桑普森的肩膀,並對著盧埃林的方向說:「喂,你明天可以出發吧?」

「嗯……應該可以,但、但是……要、要是我晚了一步怎麽辦?」

「不然我幹嘛叫夏格爾先回去?」

「咦?夏格爾先生走了?」

「對啊。」

「你應該……沒說出那個吧?」

「沒有,我只說殿下可能有危險。」

「你們兩個在討論的事情,不能讓我知道?」桑普森挑了下眉。

「呃……抱歉,不行……」

「洩漏了會怎樣?」

「安卡露亞女神會處罰我和凱爾賽……」盧埃林蹙眉,腦海裡浮現前世不小心違反規則時的畫面,他用力搖頭,把畫面搖掉,低聲說:「別想了……別想了……好可怕……」

凱爾賽決定不問,看盧埃林的樣子,八成恐怖到沒辦法用言語說明。

「是嗎?既然和神有關,那就不問了。」桑普森放棄得乾脆,轉移話題,提議道「明天,我會去看哈爾特殿下的登基典禮,你們要去嗎?」

「嗯,好啊……」盧埃林想了一下後,點頭答應。

「無所謂,我去,順便向愛麗絲和不可思議們道別。」

隔日早上。

天氣晴朗,天空無雲,不可思議之國的城鎮內籠罩在歡騰之中——今日,是新王登基之日。

登基大典在城堡中舉辦,難得開放普通民眾參觀,不可思議們一早就被迫要幫忙維持現場秩序,忙到連睡鼠都沒時間倒頭大睡。

哈爾特牽著愛麗絲站在三樓大殿的陽台上,這裡能一睹城市的風貌以及城堡的前院。他們的身旁站著另外六位不可思議,不可思議們全都換上正裝,三月兔還特地改變髮型,將頭髮盤起來。

黑壓壓的人群擠在城堡前院和外圍,人們都專注望著最能象徵不可思議的七人以及他們的守護女神。

哈爾特拿著擴音道具,致詞:「我親愛的子民啊,十分感謝各位今日聚集於此,也十分感謝愛麗絲女神的抬愛,賜予我能夠守護這個國家的力量。我也要感謝布林埃爾的騎士以及兩名外來的旅行者,若是沒有他們的幫助,我無法站在這個地方。今後,我將以國王和不可思議的身分,讓各位親愛的子民能夠擁有幸福的生活。」

接著,宰相從不可思議們身後的官員列隊中走出來,瘋帽子讓出一個位置,讓他能和哈爾特面對面,遞出權杖。

這本來應是上任國王的職責,但上任國王因犯罪而被押送大牢,改由宰相代替。

「當您接下這把權杖的時候,您能不被任何利益蒙蔽,保持自身的清白嗎?」

「能!」

「當您接下這把權杖,您能履行國王的職責,守護這個國家嗎?」

「能!」

「當您接下這把法杖,您能運用您的智慧,引導這個國家走在更好的道路上嗎?」

「能!」

哈爾特接下權杖,轉身對著全國人民行禮,登基典禮也告一段落了。

登基典禮結束後,哈爾特、不可思議和愛麗絲都換上輕便的服裝,準備一輛馬車,特地去盧埃林等人居住的旅店,用車子帶他們到城門口。

眾人下了車之後,便能看見開啟的鐵門,這是哈爾特事先替他們準備好的。

桑普森說道:「不好意思,讓你們送我們一程。」

「沒關係,你們救了我們一命,這是應該的。」哈爾特露齒一笑,接著拿出一個小圓筒,遞給凱爾賽,說:「抱歉,幫我向艾諾道歉,我來不及參加他的生日。啊,對了,遇到克拉倫斯或萊斯特幫我跟他們問好喔。」

「明白了,請您保重身體,哈爾特陛下。」凱爾賽接下信箋,行了個騎士禮。

「盧埃林哥哥、凱爾賽哥哥,安卡露亞姐姐昨天要人家給妳們一個提示,仙杜瑞拉小姐的家庭問題是關鍵,她媽媽的死不正常。」

「喂!她老媽不是病逝嗎!」凱爾賽大力掐住愛麗絲的肩膀,愛麗絲吃痛皺起眉頭。

柴郡貓幫愛麗絲拍開凱爾賽的手,沒好氣罵:「不准欺負小愛麗絲喵!」

「喔、喔,抱歉,不是故意的。」

「是病逝,但不是自然病逝喔。」

「不是自然病逝?」凱爾賽更加疑惑。

愛麗絲露出一抹淺笑,搖了搖頭,「對不起,安卡露亞姐姐要我提示到這裡。」

「沒關係,謝謝,剩下的情報我們去布林埃爾再說。」盧埃林摸了摸愛麗絲的頭,笑著說:「要保重喔。」

「嗯!」愛麗絲大力點頭,笑得非常燦爛。

不可思議們對著三人的背影揮手,愛麗絲更是舉起雙手,一邊跳起來揮手,一邊對著他們喊:「再見!要再來喔!」

「等不可思議之國的秩序恢復過來時,要來瘋帽子先生的茶會喔,我們會熱情款待!」哈爾特也對他們的背影喊道。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