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神的遊戲】第十八章—不得不的選擇(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2-20 20:21:57

連載中第二集
資料夾簡介
惡神的遊戲修改規則之後,賴韻琪等人從敵對變成友軍,然而邱微光卻在其中挑撥他們,導致賴韻琪不得不從做出殘酷的選擇……

溫泉之旅結束之後,賴韻琪並未直接回去租屋處,而是暫時住在司空翼的家。

過了兩週,台灣的農曆新年到來,賴韻琪依然窩在司空翼家,一點都沒有用遊戲時間換取離開比賽範疇的打算,僅是用手機跟家人和親戚說個祝賀詞,就當是有過新年了。

「我通常都會在十二月底回去過新年,今年倒是第一次過台灣的新年。」司空翼一邊喝著紅茶,一邊笑著說道。

「其實也沒什麽,就是很普通的聚會,然後拿長輩的紅包而已。」

「紅包?這麽說來千莉以前會炫耀紅包拿了多少錢呢……為什麽台灣的新年,長輩要給小孩子錢?」

「我不記得由來了,反正小時候拿到的錢最後都會被父母用學費為名義收走,是不是真的拿去繳學費就不知道了。」

「那為什麽還要給小孩子錢?」

「就說我不記得由來了啊……」賴韻琪無奈回答。

司空翼作為一個在法國出生長大的華僑,最不懂的就是新年紅包裡面的零用錢的用意。放鞭炮是為了趕年獸,年獸怕紅色的東西,但這跟紅包裡的錢實在是八竿子打不著。

「換個話題吧。」司空翼放下茶杯,笑著說,「難得不用跟人擠,要不要去逛街?百貨公司和書店一定有開。」

「你還真喜歡書店。」

「第二名是圖書館。」

「反正有書的地方就是了?」

「呵呵,那麽妳呢?沒有什麽想去的地方?」

「沒有,我只想買春天的衣服,看了一下雜誌,反正我媽都直接把紅包的錢匯給我了,買新衣服也好。」而且……賴韻琪用害羞的目光看著司空翼,彆扭說:「我想讓你看我換新衣服的樣子……」

司空翼瞪大了一下雙眼,隨即露出一抹溫和的笑容,「我先陪妳去吧,然後再去書店,我最近在追的那部續集上週出了。」

「我想隨便逛逛。」

「妳喜歡就好。」

離開陽明山之後,兩人搭捷運到台北車站附近,車站的南邊出口的斜對面正是新光三越。

以往,司空翼和賴韻琪都是被搭訕的時候,才會故意黏得很近,讓搭訕者直接退散。司空翼主動牽著賴韻琪的手,兩人的肩膀幾乎快要靠在一起。

兩人踏進百貨公司時,有個人注意到他們的身影,露出疑惑的表情。

那是一名長相不錯的青年,年紀和賴韻琪相仿,氣質陽光,他目不轉睛盯著那越走越遠的身影,對身旁的三名女性朋友說:「抱歉,我突然有點事情。」不等其他人回應,青年已經跑進人群中了。

司空翼和賴韻琪走進服裝店內,司空翼默默看著她選衣服,賴韻琪看得相當認真,不時站在鏡子前,拿著衣服比較,研究哪一套比較適合自己,又能遮住手上的刺青。

青年停在門口,看見賴韻琪拿著兩套衣服,在徵詢司空翼的意見時,臉上滿是疑惑。

據黃可欣的說法,這兩人並非情侶,只是平常會假裝情侶騙搭訕者。

賴韻琪明顯有認真打扮,髮型雖然沒換,但是卻用了和平常不一樣的白色緞帶髮飾,穿著一身白色毛衣配牛仔短裙,穿著褐色長靴,打扮相當時髦。

賴韻琪買完衣服後,挽著司空翼的手離開店內,兩人在百貨公司晃了一小時左右,才到附近的書店去。

賴韻琪表示不打擾司空翼,要他快去找他想買的書,自己則去經營管理類的書櫃前翻書。

青年確定賴韻琪落單後,主動走向那個方向,尷尬地打招呼:「嗨……韻琪,好、好久不見……」

「滾。」賴韻琪不耐煩看著書,驅趕對方。

「別這麽無情嘛,我只是想過來打招呼而已啊。」

「打招呼還會跟著我們這麽久?」

「妳、妳怎麽發現的?」

「不重要。」賴韻琪闔上書本,把書放回書櫃,「柯建宏,勸你別再來找我了,我一點都不想看到你。」

「韻琪,妳就不能解釋一下為什麽討厭我嗎?我為了這個問題苦惱了快要一個月了。」

「你捫心自問自己有沒有排擠過女生吧?如果敢說沒有,那你可以去死了。」

「韻琪!妳真的很奇怪耶,又不提出我欺負女生的證據,單方面認為我是壞人。」

「對我來說,你本來就是,你可以滾了嗎?」

「……賴韻琪,我覺得這樣不行,妳不說清楚原因,我不會走。」柯建宏抓住賴韻琪的手,用誠懇的眼神說:「拜託妳告訴我,我到底哪裡傷害妳了?我覺得很冤枉啊……」

「冤枉?對自己國中嘲笑並加入霸凌女同學的事情一點印象都沒有?」

「嘲笑……女生?」柯建宏先是愣了幾秒,皺起眉頭,忽然間不說話。

「你好像把那件事情給忘記了,國中時有個女生就是被你和江婷妤逼到自殺,最後轉學。如果你連嘲笑對方的身材這件事情都忘記,甚至一點都不放在心上,那還是請你這輩子都別再跟我見面了,簡直是倒胃口。」

賴韻琪說完冷酷的話後,轉過身,掠過柯建宏走掉。

柯建宏目瞪口呆,回過神的時候,賴韻琪已經走向結帳區。

柯建宏喃喃自語:「不可能吧……為什麽她會知道……難道說她……可是名字不同啊……」

柯建宏用力搖頭,做了幾次深呼吸,「要確認一下。」

 
司空翼牽著賴韻琪的手,手上多了一袋小說,他注意到賴韻琪臉上不高興的表情,問:「怎麽了?」

「遇到討厭的人,很不爽。」

「是之前來我店裡被妳罵一頓的人?」

「對,真希望他快點離我遠一點,會被他氣死。」賴韻琪突然放開司空翼的手,改成直接抱著他的手臂,「我很不想回想,但每次見到他,就會想起很多討厭的事情。」

「我想,那個人可能沒這麽容易死心,就算我們兩個聯合說服,他也不見得會老實聽進去。」

「嗯,我早就不指望有人能擋下柯建宏了,我該說的也說了,如果他還執迷不悟,要不是我報警告他騷擾就是用武力把他轟出去。」

「真希望妳別選後者,暴力不能解決問題。」

「可以解決製造問題的人。」

「真是可怕的想法,我希望妳盡量和平解決,武力用在惡神的遊戲上就好了。」

「說得輕鬆。」賴韻琪抓著司空翼的手鬆開,神情凝重,「你可能不知道,柯建宏沒有暴力對待我,但是有言語霸凌,真正對我動用暴力的是江婷妤。那種記憶和怨恨,能說消除就消除嗎?我不是聖人,我辦不到,我只想打那兩個混蛋洩恨。或許打了不見得就能改變什麽,可是我的心裡很不平衡,我到底是做錯了什麽要被江婷妤莫名其妙霸凌?」

「韻琪,別說了……」司空翼抱住賴韻琪,揉了揉她的頭髮,「沒事的,妳什麽都沒做錯。」

「為什麽要把我關在廁所裡潑水?為什麽要拿椅子丟我把我丟到腦震盪?為什麽要圍毆我?為什麽要嫌棄我的身材?為什麽要罵我醜女?為什麽要把我的作業簿割壞?為什麽……為什麽啊!」

這些恐怕就是她中學時期受到的霸凌了,那個叫做江婷妤的女孩子,以及柯建宏……司空翼終於能完整拼湊出賴韻琪的過去發生的事情。

「最後他們誰都沒有死,不公平,太過分了!」

「我不希望妳為了他們被抓去關,希望妳能遠離過去的陰影,我唯一想到的方法,只有勸妳休學準備轉學考。妳努力一下的話,可以考上台灣的最高學府,正好我也打算去那邊讀研究所,要不要為了脫離他們,試著努力看看呢?」

「到頭來,還是我要走嗎?」

「不,我不打算阻止妳報仇,妳可以在轉學以前,盡量給江婷妤小姐難堪,最好搞到她在班上混不下去,但別動用暴力。」

「咦?」

「哎呀呀,我並沒有說妳不能報仇,是不要用暴力報仇才對喔,不用暴力的復仇,有很多方法吧?」

「司空翼……你有時候真的是天才。」

「我對前女友就是那樣報仇的啊。既然她把妳搞到混不下去,妳也可以讓她難堪到主動逃走,不好嗎?」司空翼笑得異常燦爛,燦爛到讓賴韻琪覺得有點恐怖。
89 巴幣: 4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