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神的遊戲】第十七章—操弄下的背叛(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1-30 19:31:25

連載中第二集
資料夾簡介
惡神的遊戲修改規則之後,賴韻琪等人從敵對變成友軍,然而邱微光卻在其中挑撥他們,導致賴韻琪不得不從做出殘酷的選擇……

邱微光從門口正大光明走進來,停在司空翼和賴韻琪面前,司空翼下意識將賴韻琪拉到身後,眼中充滿警戒。

「呵,我不是來找你們打架的,今天晚上十點到地熱谷,有禮物要送你們。你們如果不赴約,阿洛密斯也會把你們召喚過去。」說完,邱微光就消失了。

「不好的預感。」賴韻琪擰起眉頭說著,解除掉時間暫停。

「我也覺得有點不妙。」

「沒有拒絕這選項,問問看彩音他們的意思吧。」賴韻琪拿出手機,打開群組一看,楊彩音比她早一步丟出訊息:「邱微光找上門了,怎麽辦?我真要照他說的去地熱谷嗎?」

「老子怎麽看都覺得這他媽的是陷阱,而且還是強迫中獎的那種,靠腰。」

「……不管怎樣,去了就知道了。」賴韻琪丟出這樣的回應。

「哎,看來今天洗溫泉要洗得快一點了,明明是想悠哉泡澡啊……」

「你想我也想。」賴韻琪輕輕嘆氣,今天大概不得安寧了。


司空翼和賴韻琪回到旅館吃晚餐,輪流泡溫泉,休息到晚上九點半左右,帶著武器,離開旅館,前往地熱谷和楊彩音、杜佑光會合。
杜佑光一看見司空翼,立刻上前抱怨:「你哥有夠難搞。」

「我哥做了什麽?」

「要他乖乖待在旅館害我浪費一堆力氣,他媽的我根本沒時間洗溫泉,光說服他就累死了。」

「晚點我再跟哥哥說吧……這可不是普通人能隨便加入的。」

「先不說他哥了,楊彩音為什麽還沒來?」賴韻琪這一問,司空翼和杜佑光才發現楊彩音不在。

「閃——開!」楊彩音的聲音從賴韻琪身後的上方傳來,司空翼立刻把賴韻琪拉近懷裡,楊彩音正好跳下來,就落在方才賴韻琪站的位置。

「……靠腰喔,想嚇死誰啊?」

「我一洗完溫泉就衝過來了!泡到八點五十五分才發現泡過頭了!」

「幹,妳乾脆泡到死別來了。」

「杜佑光!」

「冷靜一點,別吵了。」賴韻琪皺眉阻止,從司空翼的懷裡離開,「走了。」

步道上的店家大門深鎖,路上燈光不多,視線不佳,整條路安靜得連針掉在地上的聲音都聽得見。

美麗的溫泉水面飄著硫磺霧氣,濃濃的硫磺味撲鼻而來,四人停在泉邊的護欄前,看了一下四周,不見邱微光。

賴韻琪回頭,從銀色小圓盾內側拿出一把開山刀,指著從路燈後方走出來的女人。

阮柔清低著頭,楊彩音問:「為什麽妳也來溫泉區啦?」說著,她走向阮柔清,被賴韻琪拉住,賴韻琪搖了搖頭。

阮柔清突然瞪著他們,除了杜佑光以外的人,全都跪了下去,但也很快就感覺不到傳入腦袋的劇烈疼痛。

「柔清,妳果然還是……」賴韻琪無奈說著,刀子指著她,「佑光,掩護我。」

阮柔清露出淒涼的笑容,說:「你們幾個真傻,傻得可憐,我只要打贏你們之中的一人,我就能離開這個遊戲,實現願望。」

「是邱微光會實現妳的願望?還是阿洛密斯會實現妳的願望?」賴韻琪警戒問道。

「邱為光說會幫我求情……」

「蠢得沒藥救了,我建議直接投胎。」賴韻琪搖頭嘆氣。

「不相信我們,寧願相信邱微光?簡直難以置信!」楊彩音鼓起臉頰表達抗議,「我們哪裡不值得妳信任了!」

「我們的合作從一開始就沒有信任感吧?我不想跟你們扮家家酒,你們隨便一個人快點出局!」阮柔清瞪大雙眼,瞪著四人,在杜佑光的能力之下,精神攻擊頂多讓他們輕微頭痛,四人依然站得好好的。

「所以才說妳蠢得沒藥救,妳是哪來的自信覺得,妳一打四能贏呢?」說完,賴韻琪操控時間差,轉眼間移動到阮柔清面前,往她的臉上直接打了下去。

「韻琪!」

「翼,注意後面!」

司空翼愣了一下,背後傳來一陣刺骨感,他立刻用大鋼筆擋下,鏗!金屬碰撞的聲音和輕微的麻痺感,讓司空翼有些冒汗。

楊彩音的彩帶意圖綁住偷襲司空翼的人,邱微光抓住彩帶時,彩帶自動消失,連同司空翼的大鋼筆也一起消失了。

「這傢伙……」杜佑光咋舌。

「你們以為柔清會一打四嗎?」邱微光冷笑,「好了,柔清,妳直接幹掉韻琪吧,她是最大的威脅。」

「可是……我比較討厭司空翼和杜佑光……」

「妳討厭我就算了,但是……妳這女人……簡直是……老子不扁死妳,妳好像不知道感恩怎麽寫?」杜佑光低下頭,額角和手背爆著青筋,怒斥:「司空翼這傢伙主動對妳伸出援手,是妳自己推掉的!他對每個人都很好,而妳在我們團隊裡面又做了多少貢獻?妳不但什麽都沒做還他媽的倒戈,好啦!有沒有臉啊妳這個智障女人!」

「妳知道為什麽妳做什麽都不成功嗎?妳根本不是搞錯方向,而是心態不對。」賴韻琪冷冷說著,刀子朝著阮柔清揮了過去。

邱微光瞬間移動到司空翼面前,刀子朝他的喉嚨劃過去,司空翼立刻退後,但腳步不穩,跌坐在地。

楊彩音對邱微光使出飛踢,邱微光為了躲開絕招,瞬間移動到楊彩音的側邊,打算伸手用絕招時,楊彩音突然抓住他的手腕,把人往下壓,接著一腳踢上他的臉。

「妳這種聰明人又懂什麽!我就是不聰明才只會變成這樣!妳說我心態不正?哪裡不正了?妳這種冷血的人心態又正到哪裡去了?妳沒資格講這種話!」

「至少我不會做出毫無意義的厭惡!司空翼一次都沒有打過妳的主意,是妳自己單方面腦補,又單方面討厭他吧?妳可以不喜歡他,但是妳那句討厭,等於否定了他對妳的關心,妳這不就是所謂的心態不正嗎!」賴韻琪一邊喘氣,一邊用力揮刀,阮柔清用菜刀擋得有點吃力,想用精神攻擊但是毫無空檔讓她用。

賴韻琪突然伸出一腳,踢倒阮柔清,刀子指著她的喉嚨,「我沒要殺妳,我們之中也沒人想當那個劊子手,勸妳還有回頭路就快點回來,別相信邱微光。」

司空翼聽著賴韻琪的話,雖然很想插嘴幾句,但無法分心,他意圖在地上寫字,但是邱微光一直接進打斷又把他打倒,他全身痛到幾乎快沒力氣站起來寫字治療。

楊彩音更忙不過來,光要接住邱微光的攻擊就沒時間管另外一邊,就算聽見賴韻琪的勸話,也無暇顧及。

好奇怪!司空翼勉為其難爬起來,趁著楊彩音和邱微光正在使用激烈的拳腳功夫互毆時,召喚武器,在地上寫下「癒」和「火」。「癒」字發出光芒,化為粉塵,立刻治好了他和楊彩音的傷,「火」字噴出兩道火焰,掠過楊彩音的身邊,夾擊邱微光。

阮柔清低著頭,「回頭路?跟你們合作根本沒有勝算,自以為是的猜測就能脫離遊戲?和邱微光這種一看就知道怎麽離開遊戲的人走才是最上策。」說完,賴韻琪的腦袋傳來一陣劇烈的刺痛,賴韻琪差點暈過去,杜佑光衝到賴韻琪面前,徒手擋下攻擊。

阮柔清的刀子碰到透明的護盾時,她想也不想便後退,不敢和杜又光靠太近。

邱微光突然瞬間移動到阮柔清的身後,在她耳邊輕聲說:「殺光他們,他們不會幫助妳,想幫妳的全都是圖謀不軌,想從妳身上得到利益的人……」

阮柔清雖然很想說「至少賴韻琪都會回應她」,但是腦袋卻突然一片空白。她全身一陣癱軟,忽然腦中出現一道聲音「把身體交給我,我會讓妳贏」,她輕輕點頭,把主動權交給來路不明的聲音。

「靠腰!那女人怪怪的……」

阮柔清的眼睛沒有對焦,身體搖搖晃晃,身旁飄著不明的黑氣。

不祥的氣息讓四人繃緊神經,杜佑光平常不太使用武器,現在都不得不老實召喚武器.武士刀和左輪手槍,和其他人一樣握緊武器,準備應戰。
52 巴幣: 10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