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神的遊戲】第十六章—幻聽與操弄(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1-02 18:47:41

連載中第二集
資料夾簡介
惡神的遊戲修改規則之後,賴韻琪等人從敵對變成友軍,然而邱微光卻在其中挑撥他們,導致賴韻琪不得不從做出殘酷的選擇……

出了巷子,司空翼將安全帽遞給賴韻琪,回頭說:「等一下我可以先去車站找柔清嗎?」

「你打算直接上門幫她嗎?」

「嗯,她沒有聯絡我,可能是因為我是男的,但是妳在一旁她會安心很多。」

「拿她沒辦法。」賴韻琪無奈嘆氣,接過安全帽後戴上。

司空翼和賴韻琪跨上機車後,賴韻琪下意識抱住司空翼,雖然看似面無表情,但是司空翼注意到,她的表情中帶著幾分疲憊。

不是身體上的疲憊,而是心情上的。

「……韻琪,妳在學校的情況還好嗎?我聽說妳和班上同學關係不太好。」

「和你沒關係。」

「不要獨自承受,妳會崩潰。」

賴韻琪的手似乎抖一下,把額頭貼在司空翼的背上,「我能怎麽辦?看著最討厭的人得意洋洋,卻不能替自己平反或報仇嗎?」

「不鬧出人命地報仇當然可以,我也不能阻止妳什麽,但是那樣做,妳真的就會高興嗎?就算解決了當事人……」

「至少不會那麽痛苦。」

「韻琪,要是萬一,妳控制不住自己,選擇了殺死與遊戲無關的人,我覺得不值得,沒必要為了他們毀了自己的人生。」

「……說得簡單。」

抵達台北車站後,司空翼把車子停在剛好空出來的停車格內,和賴韻琪並肩走進車站內。

「柔清不在啊?」司空翼還站在門口,就已經能感知整個車站內有沒有賴韻琪以外的參賽者。

「那女人有告訴我,她找了一份餐廳打工,可能是還沒下班吧?」

「妳知道她的下班時間嗎?」

「她沒說。」賴韻琪搖了搖頭,再次看了一下視線可及的範圍,阮柔清沒有進入他們兩個的感知範圍內。

「下次再來吧,我送妳回去。」

「小琪?」高亢的女性嗓音傳入賴韻琪的耳裡,賴韻琪錯愕轉頭,笑著說:「姊,妳怎麽在這裡?」

剛才喊賴韻琪的是一名身形肥胖,身高和賴韻琪接近的黑髮女性,她將頭髮燙成微捲,穿著一身時髦的白色小外套配米黃色連身裙,雖然身材肥胖,但整套清純的打扮套在她身上,卻不奇怪也意外適合。

這名女性看起來比賴韻琪大四、五歲,身旁跟著一名和她年紀接近的青年,司空翼和賴韻琪同時推測應該是女性的男朋友。

「是妳的家人嗎?」司空翼挑了下眉問道。

「嗯,我姊姊。」

「沛涵,妳妹妹還真漂亮,很瘦呢。」青年忍不住稱讚賴沛涵的妹妹。

「那是因為小琪有毅力減肥,一聽到要戒那麽多甜食,我就受不了了。」

「一個醫生講這種話實在是……明明知道三高的兇手是哪些食物還不節制一下。」賴韻琪一副受不了的樣子。

「哎呀,先不說這個,小琪,妳說有複雜的原因不能回台中,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之前是炸彈客把妳家炸了,這次又是怎麽回事?」

「姊,這個妳別管,我自己會處理,總之今年過年我真的不回去了。」

「妳不打算用掉時間回去個兩、三天嗎?」司空翼有些訝異,本以為和家人感情不錯的情況下,賴韻琪還會稍微有點良心回去看個一眼。

「我沒把握比各位少兩、三天的情況下能贏邱微光。」

「二月決勝負可是妳自己說的喔。」

「……萬一沒能分出勝負呢?」

「這的確應該考慮進去。」司空翼歪著頭,想了想,覺得賴韻琪的話不無道理。

「小琪,真的不能透漏一下嗎?」

「嗯,事情結束後再告訴妳,至少現在,不能把所有弱點暴露在敵人面前,不然會綁手綁腳。」

「小琪,千萬,不要做傻事好嗎?我已經不想再看見妳差點死掉。」

賴韻琪低著頭,沉默不語,眼眶有些發紅,隨即用力搖了搖頭。

「我不會有事,妳的擔心是多餘的。」

「用了『再』嗎?,韻琪以前出了什麽事?為什麽會差點死掉?」

「你是小琪的男朋友嗎?」

「不是,我是她的朋友,雖說如此,但她起碼是我預定的未婚妻。」

「我和你什麽時候變成這種關係了?」

「我說的是預定喔,等於我們還不是那種關係喔,『還不是』。」

「算了,隨便你了,總之我們不是情侶,其實是朋友,不用告訴翼太多事情,真的。」

「唔,不太懂,總之小琪,妳絕對不可以做傻事喔,要是萬一出了什麽事,爸媽和我都沒辦法再受一次一樣的打擊。」賴沛涵的眼神中充滿著急和擔憂,她抓著賴韻琪的手,像是要阻止妹妹去某個她無法到達的遠方。

「妳放心吧,我有我的打算,不會做出白費的事情。」

只是,會犧牲誰就很難說了——賴韻琪不至於把這句話說出來,她的眼裡蘊含強烈的意志,彷彿沒人能阻止。

「韻琪……」司空翼一手放在賴韻琪的肩膀上,臉上寫滿擔憂。

「別說了,我很累了,翼,柔清不在,我們還是回去吧,明天早上過來,如果她在的話,我會勸她去找你。」

「哎,不能放著不管,只要一點點差池,我們真的會全軍覆沒喔。」

「所以我叫楊彩音明天晚上也來幫忙勸一下,再不行就讓彩音硬拖著她到你家。」

「麻煩了。」司空翼頗為無奈,心裡隱隱約約有種不好的預感。


阮柔清拖到晚上十點才下班,實際上,她工作的餐廳九點就打烊了,因為一開始上手速度太慢,被老闆娘唸了一個多小時。

薪水不高還要被罵這麽久,她忍不住升起了想放棄的念頭。

可是,她不過上第三天的班而已,老闆就要她跟上其他人,她認為這根本強人所難。

不是沒努力去做,為什麽就是不能給她時間適應?阮柔清越想越難受,想要逃離這份工作的想法逐漸強烈。

「看來,妳還在做毫無意義的掙扎呢。」邱微光的聲音從她後面出現。

阮柔清僵硬了一下,立刻回頭,身體發抖,「你、你想幹嘛?我、我不想跟你打……」

「呵,我也不是來找妳打架的,只是來給妳一個好處。」

「好、好處?」

「沒錯,妳討厭男人吧?妳很想回國吧?妳現在這樣躲躲藏藏,是不可能回國的,但只要妳去自首自己是失聯移工,就會被遣返回國,而現在的妳想要回國必須先破解惡神的遊戲,那麽妳的選項只有揭穿我和殺光參賽者,但是我能給予妳第三個選擇。」

「什麽?」

「妳不需要殺光所有參賽者,只要和我合作,殺死一個參賽者,我就讓妳活著回國。」

「你能實現我的願望?我不但能回去,回去後也能和家人過著好日子?」

「當然囉,我和阿洛密斯最接近,要幫妳求情放過妳倒簡單,其他人一副想殺掉我的樣子,妳的殺意是最小的,所以我才願意幫妳。怎樣,考慮否?」

「別聽他的鬼話。」杜佑光不知何時出現在路燈旁,雙手環胸,冷冷說:「你這傢伙在打什麽鬼主意?」

「呵,不過是給別人一個好康,你不放下戒心,我可不幫你,杜佑光。」

「哼,突然間就殺了兩個人,打壞整個遊戲的傢伙,說話最好會有信用啦,阮柔清,別聽這傢伙的話,搞不好他是要反過來弄死妳。」

邱微光顯然愣了一下,露出一抹帶著惡意的笑容說:「你把我想得這糟糕嗎?」

「你哪裡是個善類了?」

邱微光冷笑了一下,雙手一攤,聳了聳肩,「真可惜今天我禁止打架,不然我還真想把你的嘴撕了。」

「要不是因為老子被搞得心力憔悴,我也想扁死你。」

邱微光身旁捲起一陣風,身體包裹在風中,離去之前,他說:「去告訴你們的首領,不要做毫無意義的掙扎了,柔清沒那麽聰明。」

「什麽?」杜佑光還沒能領悟邱微光的意思,風迅速地消失了。

「靠腰……算了,喂,阮柔清,老子送妳回去車站。」

「我、我自己回去……」
「妳確定?」

「我、我沒辦法靠近男人。」

「算了,那老子先走了,今天真的快被黃曉莉那女人氣死,不愧是洪千莉的死黨,兩個簡直一個樣,司空翼居然受得了她們,嘖嘖……」杜佑光嘴裡嚷著阮柔清聽不懂的自言自語,一邊走向停在路邊的機車。
64 巴幣: 1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