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神的遊戲】第十四章—歷史總是驚人相似,卻又不相似(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0-11-28 21:08:44

連載中第二集
資料夾簡介
惡神的遊戲修改規則之後,賴韻琪等人從敵對變成友軍,然而邱微光卻在其中挑撥他們,導致賴韻琪不得不從做出殘酷的選擇……

「為什麽?妳應該沒有理由討厭我吧?」

「有!你去地獄裡反省也想不到原因。」

「我不懂啊?我做了什麽讓妳討厭我的事情,我跟妳道歉,妳可不可以別耍脾氣?」

「耍脾氣?奇怪了,我為什麽要原諒霸凌者?我又沒有斯德哥爾摩症候群。」

「我沒有霸凌過妳。」

「難道你想說你只是嘲笑一下而已,不算霸凌?你如果是這種態度,那你還是和江婷妤交往算了,別來找我,就算沒司空翼,我也寧願選杜佑光。」

「我真的不記得我有嘲笑過妳,這樣含血噴人不對吧?」

「呵,廢話,你當然不記得,我不但不是你記憶中的樣子,連名字都改了。」

柯建宏愣住了,立刻追問:「妳是誰?可不可以讓我知道一下?」

「滾,我不想回答你,更不想想起那個名字!」

司空翼一邊送餐,一邊關注事態發展,暗暗想著:果然如此啊……

柯建宏冒起冷汗,見賴韻琪一副厭惡的樣子,也知道完全談不下去。

「柯先生,你東西要不要外帶?不然還是韻琪妳先去找柔清?」

「我離開,不想跟這個人待在同一個空間呼吸一樣的空氣,噁心死了。」

「賴韻琪小姐,妳別太過分喔,又不說自己是誰,然後自顧自討厭我,我才該覺得莫名其妙吧?」

「我不過是在把你以前對我講過的話還回去給你而已。」賴韻琪站起來,把司空翼幫她裝好的東西和自己的包包拎起來,二話不說走掉。

司空翼鬆了一口氣,對柯建宏投以嚴肅的眼神,問:「你真的一點頭緒都沒有?韻琪對你的反應特別強烈,說明了你在她的心裡留下很大的陰影,不可能真的是什麽都沒做吧?」

「我哪知道啊!竟然會有我無法理解的女人……照理說,這種美女我應該會記住才對啊,但我對她一點印象都沒有。」

「韻琪的樣子明顯是心靈受創過封閉自己的狀態,我非常確定跟家庭無關,應該跟校園霸凌有關。賴韻琪的家境很好,父母親都是大公司的高階主管,姊姊是醫生,而且父母很開明,姊妹倆的性格卻相反,同一個家庭教出完全個性不一樣的孩子,說明了兩個人接觸到的外在環境差很大。韻琪這種狀況,起碼是從小學開始……用台灣的話應該叫做國小才對……」

「就算你這樣說,我就真的想不起賴韻琪啊!我們以前同班過?還是她根本認錯人?」

「我不覺得韻琪認錯人,她自己都說了不是你記憶裡的樣子還改過名字,說明了她可能整形過,連名字都換了代表不想跟當時的霸凌者扯上關係。」

「……你能不能幫我問?」

「不行,韻琪不會那麽簡單說出來。」

「我不想被這麽莫名其妙地討厭啊……」

「應該是很嚴重的事情才造成她如此明顯地厭惡,你還是死心比較好喔。」

話雖說如此,但要問出來,也不是不可能,只是……司空翼神情凝重,回到吧台後方,打開咖啡機,把咖啡豆倒進去。


阮柔清成功等到賴韻琪折回來送午餐,由於阮柔清趕著把東西送回去公司,沒和賴韻琪講多少話就急忙離開。

為了更快抵達公車站,她直接穿越N大校園,就在接近門口時,聽見了一群人的對話。

「你為了賴韻琪那個狐狸精跟我分手,現在又不要臉來問她的事情,有沒有病啊!」江婷妤指著柯建宏的胸口,氣得拉高音調質問。
「不要鬧了,我真的有事想問賴韻琪……」

「你不會是中了賴韻琪的招吧?」女同學A用嘲笑的口吻問道。

「中招?什麽中招?」

「你被她勾引了吧?」

「才不是,是我想追她,她不理我啊!總不會因為那個叫司空翼的,司空翼好像一副知道什麽的樣子,我才被她討厭得莫名其妙。」

「賴韻琪會討厭男人?那種狐狸精現在也只是假裝討厭你而已,其實心裡想要得不得了吧?」江婷妤冷笑,一副看穿對方的樣子。

「韻琪只是假裝討厭我?真的是這樣?」

「廢話,我跟賴韻琪也同班了兩週以上,她有什麽技倆啊,我早就看穿了。」

阮柔清愕然,隨即皺起眉頭,喃喃說:「不可能,韻琪應該不會在自己身上增加弱點才對。」她看著討論越來越激烈,雖然很想跳出去,但是那之中有男人在場,她實在不敢走出去。

女同學們罵得越來越過分,黃可欣也忍不住抱怨系學會上的事情:「雖然韻琪做什麽都很完美,但是只要她在,很多人就會忘了自己跑來系學會幹嘛。」

「……她就是用一副清純的長相騙人,我看連那個叫司空翼的都被騙了,阿宏傻傻的什麽都不知道,才被她牽著鼻子走。」

「妳每次都不搞清楚前因後果就亂罵人,算了,反正我解釋了,妳也不會聽,我還是明天再想辦法找她好了。」

「欸,我每次都沒搞清楚前因後果?那你自己呢?只要有美女,眼睛就往哪裡飄,我跟你交往五年,最受不了你的就是這點。」

「妳受不了我,我也受不了妳,所以我們不是分手了嗎?」

「柯建宏,我不認我們分手這種事情!」

「靠腰喔,妳真的很煩耶!我不想理妳了,明天我一定要找到賴韻琪,問清楚『那件事』。」

「哪件事?」江婷妤揪著柯建宏質問。

「又跟妳無關,我和賴韻琪之間的問題。」

「現在是你不解釋清楚喔。」

「我沒搞清楚之前,要怎麽跟妳解釋?」

「你要搞清楚什麽?」

對話陷入無限輪迴,躲在後面的阮柔清聽得頭痛,忍不住按了按太陽穴,悄悄離開現場。

阮柔清把東西歸還給公司時,想起剛才發生的事情,在群組裡寫下,「韻琪,有人罵妳狐狸精,出了什麽事情?」

回應的不是賴韻琪,而是楊彩音,「誰罵韻琪?我去打爆他!」

「剛才經過N大時,有人罵韻琪狐狸精,說什麽她勾引男人,但韻琪應該不會做這種事情,還說司空翼被她騙。」

「怎麽可能?司空翼會被騙?不要說賴韻琪了,神他媽的都騙不過他了。」

「無視,不過是一群烏合之眾的造謠,我沒有勾引柯建宏,我還在餐廳裡把他罵了一頓。」

「韻琪,我晚點有事要跟妳談談,我下班之後可以出來談談嗎?我不覺得這是可以隨便放過的事情,那個叫柯建宏的……妳罵他霸凌者,一定有原因吧?」

「他和江婷妤一個樣,賤男婊子剛剛好。」

楊彩音丟出無言的表情貼圖,寫下:「韻琪,妳吃了炸藥?」

「不過是從國中到現在的經驗總結而已。」

司空翼沒有再回應,大概是在忙工作,楊彩音又回:「韻琪,明天我去妳班上幫妳教訓這些沒口德的笨蛋!」

「幹幹幹,楊彩音,妳他媽的給我老老實實待在學校,那些人被妳打一拳骨頭就散架了吧?」

「不需要,那種人過一陣子會自討沒趣,而且我早就習慣了。除非她們對我動手,那就另當別論了,目前沒有實質傷害。」

「這樣,真的好嗎?」阮柔清擔憂回話。

「無所謂,等她們做出實質傷害的時候,我就會動手了,不會再像六年前那樣挨打,我會讓她們體驗一下什麽叫做被害者的反撲。」

阮柔清依然不放心,她隱隱約約覺得,賴韻琪會做出可怕的事情,卻不知道該怎麽阻止。

下車之前,她頭一次主動私訊司空翼,「請阻止韻琪。」
42 巴幣: 4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