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神的遊戲】第十九章—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3-06 20:33:51 | 巴幣 4 | 人氣 107

連載中第二集
資料夾簡介
惡神的遊戲修改規則之後,賴韻琪等人從敵對變成友軍,然而邱微光卻在其中挑撥他們,導致賴韻琪不得不從做出殘酷的選擇……

教室內人聲鼎沸,不只是因為剛開學了,同學們很想念彼此,更主要的原因是……這個班級的討論板日前有個人爆料了讓全班同學都很震驚的事情。

系花和轉系生之間的過節,並不是最近才開始,而是打從國中時就有的事情。

轉系生帶頭霸凌過系花,原因就只是因為系花和轉系生剛好喜歡同一個男生,但是當時系花長得並不是現在這麽漂亮的模樣,於是就被說配不上對方、長得醜還想吃天鵝肉,原本只是言語霸凌和無視,到後面開始會對她丟紙條,甚至把她關進廁所裡面,故意把水從上面潑下去,最過分的是還把椅子往系花身上扔,想看她用不靈活的身手狼狽躲椅子的蠢樣。

就算有報導,無人能證實上面說的人就是當事人,很多人就在底下猜測是不是有人想讓她們吵架,或是系花故意討拍。有些人覺得後者的可能性居多,加上最近系花和轉系生吵架炒很兇,系花對同學的態度也很冷淡,大家都開始不知道怎麽和她相處。

賴韻琪悠哉走進教室時,江婷妤一看見她就爆氣了:「賴韻琪,網路上的文章是妳寫的吧?」

「什麽文章?」


「不要裝傻!就是最近在D版很紅的什麽我霸凌過妳的文章,是不是妳寫的?」

「怎麽?如果是我寫的,妳打算……」賴韻琪露出一抹賊笑,問:「殺了我?」

「妳……妳怎麽可以這麽厚顏無恥!」

「厚顏無恥?我被妳霸凌了一年加三個月,為什麽是我厚顏無恥?」

「什麽?」

「妳記不記得賴莉琪?」

「不、不就一個醜死人又全身肥油的死胖子嗎?」

賴韻琪愣了一下,額爆青筋,聲音低了幾階:「妳時至今日,仍覺得我是一個醜死人又全身肥油的死胖子?」

「這、這……這怎麽可能?難道……妳是……」

「哼,如果妳還有點愧疚感,勸妳最好認錯道歉,還有收回所有對我不利的謠言。順便再跟全班爆料一個這女人做過的蠢事,聽好了……她曾經和幾個女人抓著我,把我的衣服撕爛,害我根本沒辦法走去教室,我的身上全部都是傷,當年的傷痕……」賴韻琪說完後,直接把上半身的衣服脫下,男生先是暗暗讚嘆她的身材苗條,但是和女生們一起錯愕,她的身上全部都是細微的刀痕和瘀青。

「這也太過分了吧。」女同學B錯愕說道。

賴韻琪迅速把衣服穿好,把外套拉鍊扣好,「我可沒說謊,我身上的傷就是她當年霸凌我留下來的。」

江婷妤抓住賴韻琪的肩膀,用力晃了幾下,罵:「妳想毀了我是不是?」

「妳都已經毀了我,為什麽我還不能反擊?」賴韻琪回嗆,惡狠狠瞪著對方,拍開她的手。
江婷妤朝著賴韻琪的臉搧一掌,還沒打中,賴韻琪直接抓住她的手腕,用力掐住,接著朝她腹部打了一拳,她抱著肚子跪下去。

「這還不如我當年的痛苦,才這點疼痛就倒下去,未免太沒用了。」賴韻琪手上出現圓形盾牌,周遭的時間停住了,只有江婷妤和賴韻琪還能動。

「這、這是怎麽回事?」

「柯建宏我會去算帳,但是對於妳,我絕對第一個先算。」賴韻琪抓起江婷妤的衣服直接把她甩到一旁,一腳踩在她的肚子上,蹲下來,往她的臉打下去,眼神凌厲。

接著賴韻琪抓住她的衣服,朝地面大力撞了兩次,使出肘擊重擊她的胸口,江婷妤痛到瞪大雙眼,重重咳了好幾聲。

「等、等一下,賴韻琪,我、我知道錯了,可不可以不要打了……」

「我以前求妳的時候,妳放過我了嗎!」賴韻琪把再次朝江婷妤的臉上揍了一拳,一把刀子刺在她的頭旁。

江婷妤全身顫抖,這一舉動扯到臉和身上的傷,讓她幾乎快暈了過去,「對不起……對不起……我知道錯了……我錯了,不要、不要再打我……我……我真的知道錯了……嗚嗚嗚……」

賴韻琪的刀子再次刺進同一個地方,站起來,走向門口時,解掉手上的束繩時,紅牌警告卡也落了下來。

全班同學都呆住了,明明上一秒江婷妤頂多肚子被打了一拳,下一秒就鼻青臉腫,還哭著跪在地上懇求賴韻琪原諒。

「婷妤,妳沒事吧?」女同學們連忙扶起江婷妤,賴韻琪咬了咬牙,眼淚幾乎快要奪眶而出,但她還是忍到下樓才讓眼淚掉下來。

「韻琪怎麽了?」黃可欣一臉擔憂。

「欸,妳應該關心我吧?怎麽會是關心賴韻琪那種暴力女?」

「可是韻琪身上的傷看起來很不單純耶,江婷妤,那真的是妳打的嗎?」

「我先說,家暴基本可以排除。」蔡明軒搶在江婷妤面前先排除了一個可能性,「韻琪的家庭很和諧,我以前還遇過她姊姊。」

「是她被她男朋友打了還推到我頭上啦!」

「不可能,司空翼基本不打女人,如果是司空翼打的,那個傷痕未免也太舊了點,從時間點上來推測,那傷痕至少有五年左右。司空翼和韻琪是去年認識的,在那之前韻琪也沒有其他對象。再說了,妳的眼神,為什麽要閃爍?」蔡明軒犀利點出問題點,江婷妤倒抽一口氣,沉默不語。

「請妳回答,賴韻琪的傷,是不是妳打的?」蔡明軒冷眼瞪著江婷妤,後者別開視線,低聲回答:「要你管。」

「看來就是妳做的了。」

「欸!你憑什麽管我啊!你是賴韻琪的誰啊?我又沒承認……」

同學們彼此互看,不知所措,老師走進教室後,同學才各自回到座位。

兩個同學擔心江婷妤身上的傷不處理會細菌感染,主動帶她去保健室擦藥後,才和她一起回來上課。

由於是開學第一天,老師比平常還早放人,就在班上散了一半的人的時候,柯建宏就跑進來了。

「請問賴韻琪是這一班的嗎?」柯建宏一問完,就注意到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的江婷妤,也注意到她臉上的傷。

「婷妤,妳、妳跟誰打架啊?」

「賴韻琪那個該死的賤女人啦!」

「說也奇怪,我們根本沒看見韻琪打人。才稍微閃神一下,韻琪就跑掉了……」女同學A納悶道。

「所以韻琪現在不在?」柯建宏皺眉問道。

「她還沒上課就走掉了。」蔡明軒拎起包包,打算離開時,說:「我等一下會去找她,你要來嗎?」

「可以嗎?我一定要向韻琪……不……莉琪道歉,為了以前嘲笑她的事情……如果婷妤可以好好跟她道歉的話會更好,但是婷妤是個公主病末期患者,要她拉下臉和莉琪道歉應該是不可能的。」

「你說誰是公主病患者了?嘴巴給我乾淨點!」

「本來就是。最初帶頭排擠莉琪的人不是妳嗎?當時莉琪確實長得不怎麽樣,可是她也沒做什麽,是妳先起頭的吧?莉琪自不量力向我告白,我也只告訴她說我對她沒興趣而已,後來加油添醋的人明明也是妳吧?」

在場的人全都一臉錯愕看著江婷妤,江婷妤面有難色,退後兩步,接著一臉不滿說:「欸,你就沒說嗎?不是嫌她又胖又醜配不上你嗎?還說那種醜女也敢跟你告白,一想到跟她交往就覺得噁心……不是你講的嗎?」

「就是因為我後悔當時那樣批評她才想道歉,誰跟妳一樣整天只會認為自己是對的。我不會跟韻琪交往,我只是想道歉而已,然後就會向她保證再也不會出現在她面前。」

「等等!柯同學,你沒有和韻琪交往吧?」黃可欣打斷柯建宏和江婷妤之間的爭吵。

「沒有,我被她徹底討厭,她見到我還要我滾,而且我看她好像有男朋友了,我怎麽可能去追有男朋友的女人啦?」

蔡明軒扶額嘆氣,一副頭痛的樣子,「雖然早就知道韻琪和司空翼互相喜歡,但我從剛才就想吐槽了……這兩個人簡直是勇者中的勇者,現在是流行相愛相殺嗎?」

「嗯……之前跑來這裡的那個高中女生還真的說對了耶。她說婷妤沒有證據就是在造謠,還要她跟韻琪道歉。」

「我們是不是也應該跟韻琪道歉?之前聽婷妤的片面之詞就相信她,我們也有不對。」女同學B一邊思索,一邊說著,看了一下其他人的反應,其他女生也點了點頭認同這說法。

「說得好像全都是我的錯……賴韻琪打我就沒錯嗎!」

「首先,我們只看見賴韻琪正當防衛而已,第二,妳有辦法提出證據那傷一定是賴韻琪打的嗎?她只打了妳的肚子吧?」女同學B質疑,雖然很納悶為什麽賴韻琪能一秒移動到門口,但是她和其他同學都開始不覺得江婷妤講的話有可信之處。

「應該是韻琪打的,但是提不出證據,我看到韻琪的動作也是一秒跑到教室門口,婷妤倒在地上鼻青臉腫。」蔡明軒摸了摸下巴說道。

「嗯,我也覺得大概是韻琪打的,可是我看到的跟其他人一樣耶。」黃可欣附和。
沒有證據,只有傷痕,就算說是什麽時間停住,也只會被警方認為天方夜譚,就算知道兇手,問題是沒有人證也沒有監視器畫面可以佐證。測謊有大半機率能測出來,不過賴韻琪會不會有辦法躲過偵查,那又是另外一個問題。

「你們……現在是全都站賴韻琪那邊就對了?」

「假設是她打的,她的確有不對,可是妳霸凌她那麽久,還造謠說她搶妳男朋友,她忍到現在才爆發耶,難道妳不用跟她道歉?」

「沒想到江婷妤這麽差勁啊……」

「哇靠,奇觀耶,霸凌別人還理直氣壯。」

「這女人被打活該啦!」

「不過原來賴韻琪會發飆,之前以為沒什麽脾氣……」

「怕,女人真可怕……」

同學們討論得七嘴八舌,江婷妤見自己站不住腳,氣得面色鐵青,趕緊逃出教室。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