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神的遊戲】第十六章—幻聽與操弄(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1-09 19:52:47

連載中第二集
資料夾簡介
惡神的遊戲修改規則之後,賴韻琪等人從敵對變成友軍,然而邱微光卻在其中挑撥他們,導致賴韻琪不得不從做出殘酷的選擇……

阮柔清和杜佑光走的是相反的方向,看見杜佑光離開之後,阮柔清才往另一個方向走。

路燈寧靜地照耀著稱不上乾淨的柏油路面,四周無人無車,極為安靜,阮柔清腦中迴盪著邱微光的提議。

阮柔清開始回憶起,自己到底是怎麽從想來台灣,變成很想逃離台灣。

阮柔清從學生時期,就聽過一些人說過,台灣的發展比越南還要好很多,他們有很多工作都需要他們這種外籍勞工去做,薪水似乎也不錯。

高中畢業之後,阮柔清雖然沒有立刻就申請到台灣工作,卻是在心裡醞釀著這種打算,因而在故鄉努力存錢,只求一次能到台灣工作的機會。

她在越南的期間,一個人做兩份工作,努力存錢,存了兩、三年,才終於能付得出仲介費和前往台灣需要的資金以及生活費。

剛到台灣的時候,她被台灣的首都的繁華震撼到。

她第一份工作是有錢人家的看護,對方給的薪水不低,福利也很好,包吃包住,只要能照顧好那個家庭的兩個老人,她很多時間是自由的,因此這份工作雖然稱不上喜歡,但還算能接受。

可惜的是,合約期限一到,她就得離開雇主家,於是她輾轉來到了民宿工作。

民宿的工作非常操,但對於被操習慣的人而言,就是稍微辛苦了點,她也很快就習慣這樣的工作。

如果只是工作操,她最多也就私下抱怨幾句,但是……

阮柔清每次去檢查自己的工作薪資,都會發現比預計的少了一點,問了雇主原因,都是遲到一分鐘、吃飯太慢這種不算嚴重的理由。

她通常都摸摸鼻子認賠,一點都不覺得雇主這麽做有問題,認為都是自己做不好,才會讓雇主扣錢。

直到某一天,同樣和她從越南來台的同事突然間提議:「要不要乾脆離開這裡?」

「離、離開?」阮柔清拿著筷子的手頓住,此時她正在和同事吃午餐。

「對啊,妳不覺得仲介費太貴了嗎?而且……老闆違法了……」最後一句話,女同事把聲音壓得低。

「違法?有嗎?」阮柔清不以為意,吃著她的便當。

「老闆不能隨便扣我們的錢,他又沒有。」

「有、有這種事情?」

同事用手機查了一下法條,然後遞給阮柔清,上面只寫說不能預扣薪資,特別懲戒權的部分則是基於契約而來的處罰方式。

「我們的合約上沒有寫說雇主可以因為我們吃飯吃太慢或遲到扣錢,他連扣錢的數字都沒告訴我們。」同事這一說,阮柔清才發現每次被扣掉的錢數都不一樣,而且雇主也的確沒說出扣錢的算法。

「就、就算這樣,只要再半年我們就能走……」

「這種地方根本沒必要待了,但我們的合約時間還沒到,不能換工作,乾脆跑了吧,跑了就不用付那麽多仲介費,省下來的錢還可以存起來。」

同事說了很多正統仲介給他們的限制和費用問題,還有離開這裡之後不用付太多仲介費、換工作比較方便之類的優點,都讓阮柔清有些動搖。

兩人討論了半天,決定晚上客人都休息之後,展開逃跑之旅。

脫離了那間民宿之後,他們倒也沒有立刻去找工作,而是先故意失聯了三、四天才去聯絡別的仲介。

之後,兩人去了不同的工作就鮮少聯絡了,她在逃逸的三年中,換過很多工作,餐廳、看護、清潔、作業員……等等,大部分的工作很操,薪水不高,她也不敢住在太好的地方,有時甚至只吃兩餐,就為了存一點錢。

直到前年年底,她從清潔人員的工作中離開,找了一份包吃包住的高薪看護工作。

然而,這卻是一切悲劇的開始。

一開始,老闆和老闆的老婆對她很親切,她雖然不是很喜歡當看護照顧老人,但是對這份工作的福利和薪水沒有什麽怨言,做得還算快樂。
可是大約距今現在八、九個月以前,她晚上把整個房子打乾淨後,和往常洗個澡,回到房間休息,雇主主動到她的房間打擾。

「老闆,有什麽事情嗎?」

「柔清,妳這麽漂亮,做事又勤快,有沒有考慮在台灣交個男朋友啊?」

「我……現在賺錢比較重要。」

「只要,妳肯讓我抱妳,我可以多給妳一點。」

「不要。」阮柔清拒絕得乾脆,她並不想用骯髒的手段多賺點錢。

雇主沉下臉,抓住阮柔清的手,強行把她拖到床上,壓在她身上。

阮柔清驚覺不妙,使盡力氣推開雇主,無奈對方力氣太大。

對方用凶狠的目光,壓低聲音怒斥:「我叫妳做就做,我是老闆,妳只是員工,妳是我花錢請來的,本來就應該滿足我!」

「我不要!不要!」阮柔清用力推著雇主,用力扭動身體反抗。

雇主用力摀住她的嘴,強行脫掉她的衣服,強吻她的身體,不顧她的反抗,粗暴地把男性的命根子塞進她的下面,為了不讓她反抗,死命壓著她。

從這之後,她每隔七天就會被雇主粗暴對待,被迫為雇主提供性服務,連懷孕都要被迫拿掉小孩。

她厭惡男性,一開始道貌岸然,看起來光明正大,肖想的卻是她年輕的肉體。

她厭惡男性,只把女人當成滿足性慾的工具,就算是看起來正直的司空翼和杜佑光,心裡也肯定只是想要她的身體。

哪怕司空翼明顯喜歡賴韻琪,他也一定多少被她的身體迷住。

一想到團隊裡有男性,阮柔清全身起雞皮疙瘩,那些和男性交合的噁心記憶又浮現在腦海中。

好噁心……不要……阮柔清抱著身體,蹲在路邊,腦袋有些暈眩。

「和我合作,妳一定能離開遊戲,也可以從此不用再接近男人。我不是人類,對人類的身體沒有興趣,我只奉命行事。」阮柔清的耳邊傳來邱微光的聲音,但邱微光並不在現場。

「只、只要合作,我就能直接實現願望?」

「沒錯,我能協助妳殺死其他參賽者,任何一個參賽者都可以,只要他們有人出局,阿洛密斯就會讓妳退出遊戲,也能算妳是遊戲贏家。」

「這樣我就能回去越南嗎?」

「沒錯,我保證妳不但可以不用再被男人侵犯,還能讓妳回去越南。」

「可是,你、你也是男人……」

「我們分開行動不就好了?我能像這樣不用接觸妳就能跟妳談話,司空翼他們還得有媒介才能跟妳講話。」

「這樣、很方便……」

「呵,妳如果願意合作,聽我的指示行動,我會告訴你擊敗其他人的方法。」

阮柔清越聽越心動,但是,看杜佑光警戒成那樣,又有一點點懷疑邱微光。

「我、我可以再考慮幾天嗎?」阮柔清還有些猶豫。

「妳能慢慢考慮到遊戲結束前一週,如果在那之前,妳沒給我回應,我就當妳不願意合作。」
80 巴幣: 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