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神的遊戲】第十七章—操弄下的背叛(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1-16 21:05:17

司空翼沒想到自己的運氣會那麽好,參加某間店的摸彩活動,居然抽到兩張溫泉住宿券。
如果是以前,他會邀請洪千莉或張天立,而現在……
「我居然會不小心答應你啊……」賴韻琪提著一個手提包,和司空翼並肩走在一起,面無表情地說出無奈的話。

他們此時在北投的溫泉街。

「呵呵,不好嗎?既然結束了考試,出來放鬆一下,放鬆完了,我們再來思考阮柔清的問題如何解決。」

「不,阮柔清的問題,好像自動解決了。」賴韻琪說完,手機翻到她和阮柔清的對話訊息,她把手機遞給司空翼。

司空翼皺起眉頭,用複雜的心情看著對話內容。

阮柔清:我的幻聽解決了。

賴韻琪:為什麽解決?

阮柔清:我也不知道為什麽,總之邱微光好像放棄騷擾我了。

賴韻琪:總覺得,有點不對勁……

阮柔清:哪裡不對勁?

賴韻琪:我大概聽佑光說了,聽說邱微光好像邀請妳合作,妳答應他了嗎?

阮柔清:沒有啊。

賴韻琪:妳沒有答應,但也沒有拒絕,是吧?

阮柔清:我、我只跟他說我會考慮。

賴韻琪:勸妳拒絕,可能是陷阱。

阮柔清:我、我不知道,你們之前也猜邱微光和阿洛密斯有關,說不定邱微光能幫我們逃出遊戲啊。

賴韻琪:那還不如阿洛密斯直接放過我們,為什麽要這麽迂迴?而且,我覺得他只是在畫大餅,這應該是陷阱,實際上的目的,應該是要我們之中的誰殺掉妳。

阮柔清:那、那他為什麽不直接殺我?

賴韻琪:如果我知道阿洛密斯在想什麽還需要煩惱嗎?

看完了段話,司空翼把手機還給賴韻琪,說:「韻琪,我不希望我們之中有人脫隊,妳能盡量說服柔清不要跟邱微光走嗎?」

「早就在做了,連彩音都幫忙說服了,如果她還執意要背叛我們,那就沒什麽好說的了。」

司空翼忽然抓住賴韻琪的手,愣了幾秒,他發現賴韻琪的手在發抖,即使面無表情,身體的反應卻出賣她內心真正的感情波動。

「不會有事的,試著相信自己的同伴好嗎?雖然阮柔清幾乎不太有什麽表現,膽子也很小,但大家都是想逃出遊戲的人……如果真的發生什麽事情,我會擋在妳的前面。」

「翼……」賴韻琪訝異,掌心上傳來的溫度,讓她安心了一些,「謝謝。」難得,賴韻琪露出了發自內心的笑容,那抹笑容,讓司空翼有點目瞪口呆。

司空翼輕輕抱住賴韻琪,摸了摸她柔軟的長髮,臉上掛著寵溺的笑容。

怎麽回事?賴韻琪只覺得自己的心跳得特別快,眼睛不知道自動加上了什麽濾鏡,覺得司空翼特別帥。

司空翼俯下身,主動湊近賴韻琪,賴韻琪正要閉上眼睛,準備接受眼前的男人的親吻時,楊彩音的聲音突然插入:「司空翼、賴韻琪,你們在這裡幹嘛?」

司空翼立刻鬆開賴韻琪,哭笑不得地回應:「楊彩音小妹妹,破壞別人的好事是會被雷劈的喔。」

賴韻琪反而鬆了一口氣,要是真的親到的話……她用力搖了搖頭,按著胸口,做了幾次深呼吸。

「什麽破壞好事?」

「算了,小孩子還是單純一點比較好。」司空翼攤手聳肩,一臉無奈,「那麽,妳還沒放寒假,為什麽這時間還跑來北投呢?」

「人家家庭旅遊不行嗎?」

「彩音,不能這樣跟別人講話。」楊母皺起眉頭說教。

「又沒關係,他們才不會介意呢。」

「是不怎麽介意。」司空翼不以為意。

「你和賴韻琪是在約會嗎?孤男寡女一起跑來溫泉區很可疑耶。」

「我們正大光明約會呀。」司空翼說得理所當然。

楊彩音露出詭異的笑容,「我都不知道兩位已經是這種關係了,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啊……」

「妳理解了什麽?」賴韻琪臉上寫滿無力,隨即轉為正經之色,「彩音,妳等一下有空嗎?我有件事情要跟妳商量,和柔清有關。」

「柔清到底發生什麽事情了?佑光有跟我說個大概,還說要做好柔清被邱微光帶走的準備。」

「佑光有看見邱微光慫恿柔清,似乎也向佑光提出過邀請,不過他拒絕得很乾脆。本來還想要他乾脆臥底進去看看,我和翼對邱微光而言太過可疑了。」

「那讓人家臥底進去呢?」

「不行,妳要保留體力。」賴韻琪二話不說拒絕楊彩音的提議。

楊彩音扁了扁嘴,不悅道:「可、可是人家覺得這樣最快耶。」

「不,利用阮柔清就夠了,妳別跳下去臥底,出事很麻煩。」賴韻琪搖頭,再次拒絕楊彩音的提議。

「唔,好吧,人家會忍著,可是妳要怎麽利用柔清揭穿邱微光?」

「這個答案我先保留,妳應該不會想聽到答案。」

楊彩音蹙眉,用不滿的口吻問:「為什麽啊!」

「因為答案不是你們會樂見的結局,我也不樂見,但是阮柔清的個性膽小,也很容易被人糊弄過去,有點麻煩。更不用說,她對我們團隊裡的男性警戒感很重……」

「可是這樣更奇怪吧!我們兩個是女生耶!邱微光明明是男的,為什麽她會相信一個男人?我覺得好詭異!」

司空翼推測:「邱微光可能知道阮柔清的弱點是男性,提出了足以讓她動搖的事情,例如可以保證她不會再被其他男人給怎樣之類的……又或是說……提出他能讓她回家之類的……我們給不出她這種東西,邱微光卻敢正面講出來,那麽邱微光的身分是惡神或惡神的相關人的可能性反而會更高,但阮柔清沒聰明到能看穿這一點。」

「利用阮柔清的觀察力不敏銳誘騙她上鉤的機率不低,我們之中就算有兩個女生也不見得能把她拉回來,但是,也因為我們是女生,反而能拖延她蠢到答應邱微光的時間,還有時間去思考如何在她被拉走之前,如何應付邱微光。」

「能拖延多久啊?」

「不確定,再怎麽拖延,也不見得能阻止得了。阮柔清的判斷力不足,邱微光如果打算她不答應就洗腦,那麽我們再怎麽努力也沒用。」賴韻琪搖了搖頭回答,語氣淡然,不像是有半點擔憂的樣子。

「彩音,你們現在那個什麽遊戲……是不是聽起來很不妙啊?」楊母擔憂問道。

「是有點不妙了,有人快被敵人洗腦了,我和韻琪已經勸了,但是不知道有沒有用。」楊彩音回答的語氣帶著幾分著急。

「不必急,真的出事,我會扛,妳把力氣拿去對付邱微光。」

「可是……」

「不管怎樣,我們需要的是充足的證據。阮柔清至今沒有任何貢獻,雖然她脫隊會影響戰局,實際上是影響最小的,妳或杜佑光被對方拉走才麻煩。」

「唔,人家不想跟柔清打起來啦……一點都不想……」

「逼不得已的時候再說吧,現在斷言她一定會跟邱微光走還太早了。」賴韻琪淡然說道,難得笑著說:「來溫泉區還要討論這種事情毫無意義吧?」

「對耶!人家到底為什麽要在這種玩樂的時候跟妳討論惡神的遊戲啦?人家要去泡溫泉了,溫泉萬歲!」楊彩音高舉雙手,手被某個人抓住。
52 巴幣: 6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