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三章—逃離高牆的世界(三)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1-25 21:00:41


盧埃林答應桑普森之後,兩人便每天都用通話的方式商量如何離開這個國家。

盧埃林只要帶著換洗衣物、錢包和其他他想帶的東西去就好,其他東西由桑普森處理。

桑普森不忘特別提醒,不能帶手機出門。如果被問起為什麽要用實體的錢付帳,只要說忘記帶手機就好。

艾格勒斯的人大多是用電子錢包付帳,只要帶著手機就能付錢,但是有些店家不合電子付款的申請規定,只能收實體的金錢,或是有時候人會忘了帶手機,也會使用實體金錢。

盧埃林把行李箱藏在床底下,每天收一點,為了不起疑,他只到提款機錢領提款卡上限金額的錢數,去銀行櫃台一次領,數量太大會被服務機器人問原因。

花了五天,盧埃林一邊向桑普森請教旅行需要準備的東西,一邊照著他的建議準備,終於把東西整理好,放在行李箱中。


桑普森怕太難帶,要求他不要帶過多的衣物和太笨重的物品。

到了出發的那一天,提著行李箱走到陽台等人。

盧埃林等了大概半個小時,心想:桑普森什麽時候才會來啊?

就在他心裡抗議的時候,一隻手出現在陽台的欄杆上,接著桑普森雙手抓著欄杆,晃了晃身體,翻上陽台的欄杆,

「唷,晚安啊,準備好了吧?」

盧埃林跌坐在地,拍了拍胸口,冒著些微冷汗,「嚇、嚇死了……」

桑普森笑咪咪地說:「抱歉,為了找隱身斗篷花了點時間。」說著,他朝了盧埃林的方向扔出一件黑色斗篷。

「穿上就能隱身嗎?」盧埃林半信半疑,桑普森點頭補充:「穿上後還要把兜帽拉上才有隱身效果。」

桑普森和盧埃林把斗篷穿上,盧埃林並沒有覺得哪裡不同,他看得見自己的身體和物品,也看得見桑普森。

盧埃林忽然想到:自己帶著這麽大的東西,會不會被發現啊?

「不用擔心那個行李箱,你拿的東西只有穿著斗篷的人才看得到。走吧,我用魔法下去。」桑普森轉身背對盧埃林,對著虛空伸出手,手上聚集起半透明的氣體,突然氣體變成透明的軌道,從陽台的欄杆上向下延伸到地上。

盧埃林覺得很神奇,卻又不太敢踩上去,不知道踩了會不會摔成重傷。

桑普森率先踩在軌道上,對盧埃林伸出手,「來啊,別怕啦,我不會隨便解除魔法。」

盧埃林不太放心,仍嘗試踩上欄杆,回頭看了一下房間幾秒後,抓住桑普森的手,跟他順著透明軌道下去。

桑普森解掉魔法後,兩人遠離裝飾精美、宛如渡假別墅的白色木造建築物,往無人的街區前進。

艾格勒斯的夜晚很安靜,所有店家通通關門,街上只有機器人巡邏。這時間人們禁止離開建築物內,店家也禁止營業,一旦違規,機器人就會想辦法把人趕到建築物內,或是強迫店家閉店休息。

機器人顯然沒有發現盧埃林和桑普森。

盧埃林剛走到街上時還有點緊張,走了一段路之後,就不太擔心機器人突然攻擊他了。

他們先是停在兩棟建築物之間的略寬的縫隙中,坐著休息和補眠。盧埃林即使裹著毛毯,靠著牆壁,也無法安心睡下去,地板很硬,天氣很冷,刺骨的冷風弄得他很難睡下去。

等到太陽升起,到了政府規定可以出門的時間後,他們脫下斗篷,走出建築物間的縫隙,裝成路上的行人,混在人群中。

去便利商店買了麵包、水果、礦泉水之後,他們搭公車到火車站去。

買好車票之後,他們先找個地方坐下來吃麵包,順便研究一下接下來的行程。

「我們等一下要搭到終點站,在終點站下車後,我們要穿上斗篷,這段時間夠你父母通報你失蹤。艾格勒斯的政府要備案和開始找人也差不多要一天,最多到終點站,我們就不能再暴露行蹤了。」桑普森說著,把手上最後一塊波羅麵包丟進嘴裡。

盧埃林已經有點想回家了,沒想到夜宿街頭居然會這麽痛苦,他們還要像個罪犯似地躲躲藏藏,讓他開始覺得答應離開簡直自找麻煩。

不離開,他不知道自己該在哪裡;離開了,至少還知道自己應該去哪裡。

搭上火車,盧埃林瞬間覺得復活了,火車的椅子很新又很軟,車上還有暖氣,車服員也會定時清理垃圾和賣餐點。

搭了一整天的車子後,他們到終點站,離開車站後,他們沒有馬上穿上斗篷,而是先去叫了一台計程車,搭到行政區的邊境後,下車等計程車離開,躲在附近的草叢和大樹後方,把斗篷穿上。

吃過午餐之後,他們繼續前進,脫離了市區,進入郊區,路上幾乎沒車也不見建築物,兩邊都是蒼翠的高山,山頂被雲氣籠罩,有種空靈的感覺。

在山的後方,似乎有某種很高的東西擋著,但是被雲氣遮住看不清楚。

盧埃林頭一次來到如此邊境的地方,從沒看過這樣子的景色,本想用手機拍照,但是他沒有帶手機。

又到了夜晚,桑普森要盧埃林不要把斗篷拿下,在原地等他。

沒多久,桑普森抱著一堆木材回來,本想拉著盧埃林去別的地方,但手上都是東西,只好要他先跟著他走。

「呃……桑普森,我們現在要去哪?」

「找有水的地方休息。」

穿越重重樹林,在桑普森的帶路下,來到湖畔旁。

皎潔的月光照在湖泊上,明亮中又帶著幾分神秘感,高掛在夜空中的星光一點一點閃爍,宛如裝飾在夜色禮服上的點點水鑽。這種自然又綺麗的景色盧埃林從未見過,不自覺仰頭凝視這如此新奇的美景。

如果有手機,他恨不得多拍幾張上傳到社群網站分享。

桑普森一把拍上盧埃林的肩膀,催促:「別看了,我們要來搭帳篷了。」

「喔、嗯……」盧埃林愣了一下後,從背包中翻出一支手電筒。

桑普森把木材放下,拍了拍手上的灰塵,蹲下來從行李袋中拿出帳篷的布料和支架。他沒有馬上搭起帳篷,而是先把木材擺好後,拿出打火機點火,回頭對著呆站著的盧埃林說:「幫我看著火,我要先來搭帳篷了。」

桑普森丟下這句話,拿起地上的支架和繩子,開始俐落地搭帳篷。

搭好帳篷後,兩人坐在草地上烤肉串當晚餐。

晚餐時間結束後,因為天氣太冷,兩人都選擇縮進帳篷裡面,拿出睡袋休息。

盧埃林睡不著,地面很硬,氣溫比平常還要低,即使窩在睡袋也能感覺到外面的涼意,偶爾還會傳來蟲鳴聲。

桑普森沒多久就睡了,熟到盧埃林都能聽見細微的呼聲。

早晨,太陽升起,桑普森起得很早,他準備好早餐才把盧埃林叫醒。

盧埃林帶著睡意爬出帳篷,今天天氣很好,太陽相當大,但是在森林中不會炎熱。

吃完早餐之後,他們收好東西,離開森林,往離森林比較近的山前進。

他們花了一天爬山,才終於到達這個國家的高牆之處。

高牆之處,處處都是要塞,不少大砲都有人守著,四周也都有軍人在巡視和操練。盧埃林看那些穿著軍裝的人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下意識想返回,再次後悔自己沒事答應離家出走幹嘛。

桑普森壓低聲音說:「不用擔心,我們穿著斗篷,他們看不見我們。」他拉住盧埃林的手,回頭對他投以自信的笑容說:「交給我就對了。」

盧埃林依然擔憂,深怕斗篷會突然失效,他們會被抓起來。

兩人走向那面巨大的金屬高牆,牆被霧氣遮蔽,只能勉強看見模樣,抬頭只見一片雲氣包圍,看不見牆的頂端。越是接近黑色的金屬高牆,越給人壓迫感。

桑普森突然停下來,他和盧埃林離高牆大約十公分。他把手伸向冰冷的牆面,閉上眼睛,手沒入牆壁之中,低聲說:「走吧,害怕的話閉上眼睛。」

盧埃林猶豫了一下,閉上眼睛,任由桑普森拉著他前進。

穿過牆面時,盧埃林什麽都感覺不到,等他一睜開眼睛,牆壁已經出現在他身後。

盧埃林看了一下眼前的景色,一片大草原,只有零星樹木,偶爾有小鳥飛過去。

以前被灌輸艾格勒斯就是全世界的觀念,如今看見艾格勒斯之外的世界,不只覺得新奇,更覺得驚人。

他已經許久不對任何東西產生好奇心,此時的他很想知道,艾格勒斯之外是不是也有其他國家、其他世界。

「唷,驚訝夠了吧?」桑普森拍上盧埃林的肩膀,他已經把兜帽拿下,正要把斗篷脫下。

「那個……這附近還有其他國家或世界嗎?」

「有喔,離最近的就是不可思議之國了,我們要去茱麗葉小姐所在的地方,最短的路徑是不可思議之國、布林埃爾、安之森林、卡依倫王國。」桑普森把斗篷脫下折好,放進行李袋中。

盧埃林回頭瞥了高牆一眼,正如桑普森所說,艾格勒斯政府不可能說追來就追來,就算用飛機,也會被雲氣遮蔽視線而沒辦法飛出來。

「那我們現在是要去……不可思議之國?」

「對啊,離最近喔,你不是一直抱怨很累嗎?我們去商隊必經之路堵車搭,就不用徒步了,差不多兩、三天能到不可思議之國的邊境。」

盧埃林難得露出了一抹淡淡的笑容,點頭同意桑普森的決定。   
72 巴幣: 12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