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三章—逃離高牆的世界(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1-18 20:30:49


桑普森帶著盧埃林來到高中時常去的咖啡廳。

咖啡廳相當寬廣,空間挑高,燈光呈現昏黃色,黑色的地面和桌椅讓整個空間看起來頗為昏暗。牆壁上全都是強化玻璃,方便讓陽光照進來,窗台上放著好幾個小盆栽植物作為裝飾。

桑普森帶著盧埃林到獨立空間,獨立空間在咖啡廳的角落,需要踩上兩階階梯,才能走到這個不大的平台。平台只有四張桌子,總共八章椅子,桌面也不大,只夠放餐點。

盧埃林把包包放下來後,把剛拿的菜單放在桌上,先讓給桑普森。

「來這裡心情好一點了沒?」桑普森拿起菜單,邊看邊問。

「嗯……」盧埃林輕輕點了下頭,可是他的心事沒有因此消失。

點完餐之後,桑普森一手撐著下巴,問:「你弟弟死了,日子還是要過下去,你不可能封閉一輩子。之後你有什麼打算?」

「我……不知道,我不想讀書,什麼都不想做,一想到弟弟是被父母害死,是因為我的軟弱死掉,我……」盧埃林的眼淚落在光滑的木桌上,他低聲啜泣著,顯然沒從打擊中走出來。

「那,你想不想離開父母?」

「咦?」盧埃林被這突如其來的提問震撼到,眼淚也止住了。

「我最近這幾天一直在你家附近觀察,發現茱麗葉小姐的氣息出現在你家。」

「茱麗葉小姐?」盧埃林總覺得這名字好像在哪裡聽過,腦中浮現一個亞麻色長髮少女的背影,當那個女孩做出轉頭的動作時,他卻想不起對方的臉,「咦?好像……在哪裡聽過……」

「有印象嗎?關於茱麗葉小姐的事情?」

盧埃林仔細思考,偏著頭,用狐疑的表情回答:「有點印象,好像在夢裡看過……那只是夢和幻聽吧?」說著,他苦笑著搔了搔臉。

「不是幻聽,她的確在呼喚你。」桑普森的表情不知不覺轉為嚴肅,他們的飲料也剛好送上來。

兩人之間一片沉默,盧埃林一時不知道該怎麽回應。

桑普森拿起咖啡杯,喝了一口伯爵紅茶,翹起二郎腿說:「接下來我要講的事情可能聽起來很不可思議,但這全是真的,你就當我一個老人家回憶往事吧。」

「呃……我記得你才十九歲吧?」

「這個嘛,我的外表可沒有實際年齡上看到的年輕,不過這不重要。接下來我要說一個關於這個國家之外,淒美的愛情故事。」桑普森放下茶杯,雙手抵著下巴,開始娓娓道出發生在兩百年前,艾格勒斯之外的某個國家所發生的事情。

維洛那有兩個大貴族——卡帕萊特和蒙特鳩,雙方是世仇,每天見面一定打起來,搞得當時的統治者很頭痛。

卡帕萊特家的主人有一個非常美麗、心性堅強的女兒,名為茱麗葉,當時卡帕萊特還為其舉辦了一場生日舞會,邀請各路的貴族,就是不邀蒙特鳩。

蒙特鳩家的主人的兒子.羅密歐當時戴著面具混入舞會中,但是礙於太多貴族在場,卡帕萊特即使知情也不能當場痛下殺手,而且他什麼都沒做。

在那次舞會之後,羅密歐和茱麗葉對彼此一見鍾情,就在兩人決定要結婚的時候,羅密歐卻因為殺了茱麗葉的表哥而遭到流放。茱麗葉不願和帕里斯伯爵結婚,想跟羅密歐一起走,於是詐死,打算等羅密歐喚醒她之後,再一起逃出維洛那。

然而,她沒有等到羅密歐,一直沉睡著。因為羅密歐在去找她的路上,就被卡帕萊特家的僕人追殺而死。

「講完了,茱麗葉小姐的自我封印是一種難度極高的禁術,限定羅密歐才能解開,從外面強硬打碎封印勢必傷到茱麗葉小姐,還不見得能打得破。」

「呃……是很淒美啦……但是……為什麽要告訴我這個故事呢?」

「你就是羅密歐的轉世啊,只要靈魂是羅密歐就能解除封印,所以,你要不要幫我解開茱麗葉小姐的封印呢?」

突如其來的提議讓盧埃林愕然,他滿腹疑惑,桑普森講的話實在太詭異了,光是活兩百多年就很詭異了,這樣身體不會爛掉嗎?

「不要小看魔法喔,魔法讓茱麗葉小姐的時間完全凍結,自然就不會有身體爛掉的問題。我也是,長久以來到處找羅密歐的轉世,希望能解開小姐的封印。」桑普森看著杯中平靜的液體,語氣也跟液體一樣平靜,心裡卻有一絲不甘心。

能靠自己的力量解開,他早就做了,不用拖到兩百年。

盧埃林不知道該不該相信桑普森講的話,也不知道該不該問某個他有點好奇但不太敢問的問題。

桑普森就像看穿他的想法一樣,老實說出真相:「我的確是別有目的接近你,從你第一次接受電視訪問的時候,我就一直注意你的動向。我一直等到你升上高中才混進埃克維爾高中,用魔法讓自己跟你被分在同一班,本想在你十七歲的時候帶你離開這個國家,但是欠缺契機。既然茱麗葉小姐找上來,要不要去救她?只有你才辦得到喔。」

盧埃林無語,他受夠和家人繼續住在一起,每天看到他們就反胃和頭痛,但是桑普森講的話實在太超出他的常識,讓他腦子轉不過來。

弟弟的死亡對盧埃林來說打擊很大,大到他不想留在家裡。如果離家出走,只要他的父母通報,艾格勒斯的警察就能輕易找到他,把他逮回家。

他一邊啜飲著咖啡杯中的鮮奶茶,一邊盯著好友看,「那個……桑普森,你真的有辦法……」他話講到這裡,看了一下四周,壓低聲音:「逃出艾格勒斯?」

「當然有辦法啦,我都有辦法混進這個國家了,只要你有那個心,我一定幫助你離開這裡。」桑普森放下茶杯,收起笑容,「跟我離開,代表你不能再回來這裡,沒做好心裡準備別來。」

艾格勒斯的政府如此嚴謹地監控人民,不讓人民知道除了他們這個國家外,外面還有別的國家,是為了不讓人民出了外面後帶回一些奇怪的思想。

一旦逃出去,若是回國,政府勢必會為了封鎖消息,將逃出去就返國的人殺死。

桑普森看穿盧埃林的猶豫,嘆氣說:「我不會強迫你跟著我一起離開這裡,等你有決心時再來找我也行。」

盧埃林想起弟弟死前的模樣,心裡一陣酸澀和刺痛。他不想白費弟弟的死,正因為弟弟死了,他才能像現在坐在這間咖啡廳和桑普森聊天,這樣的時光不知道能維持到何時,不下定決心就很難再有機會自由……

一想到會回不來,讓他頗為猶豫。

64 巴幣: 8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