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惡神的遊戲】最終章—各奔東西(二)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4-17 20:37:41 | 巴幣 2 | 人氣 66

連載中第二集
資料夾簡介
惡神的遊戲修改規則之後,賴韻琪等人從敵對變成友軍,然而邱微光卻在其中挑撥他們,導致賴韻琪不得不從做出殘酷的選擇……

一週之後。

賴韻琪的雙手已經恢復正常活動,雖然傷勢未痊癒,仍在醫生的許可下得以出院。

考量到她不方便活動,賴沛涵拜託司空翼暫時讓賴韻琪住在他家,怕賴韻琪一個人住沒人顧著,容易摔倒加重傷勢。

司空翼離職之後,多了很多時間陪賴韻琪,賴韻琪需要回去復健時,還有專車可以把她送下陽明山。

賴韻琪結束了復健之後,一邊拄著拐杖,一邊走出醫院,司空翼刻意放慢步伐,和她並肩而行。

司空翼先讓賴韻琪鑽進高級轎車的裡面,把她的拐杖放好後,才接著進去。

「走吧,去約好的地方。」

賴韻琪點了點頭,握住司空翼的手,「沒想到你說要請客還真的請了。」

「當然囉,不覺得值得慶祝嗎?而且之前氣氛不太好,都沒機會好好跟出局的參賽者相處。」

「我本來打算復活他們後,就把他們當陌生人了。」

「妳還真是冷淡。」

「謝謝,你第一天認識我嗎?」

「當然不是,不過……不夠善良的人是不會許這種願望的,冷歸冷,其實妳多多少少還是同情他們出局吧?」

「我只是覺得他們死得莫名其妙和被逼著殺人很不爽而已。」

司空翼摸了摸她的頭,露出溫柔的微笑。這個女孩嘴上掛著冷淡的話,本性卻相當善良,儘管在情感上比別人麻木,實際上並不是真正的冷酷。

她會用利害和一點良心衡量情況,看似冷淡又冷酷,卻維持著某個道德底線。

到達位於信義區的高級飯店,司空翼放慢腳步和賴韻琪並行,搭著電梯抵達地下一樓。

「彩音還沒來?」賴韻琪環視了一下在場的人,加上她和司空翼,來了六個人。

「她在路上,還要十分鐘,老子可以放棄等那個慢吞吞的小鬼嗎?」

「別這樣,你想被彩音踢嗎?」賴韻琪冷淡駁回杜佑光的提議。

「本來想叫她和小芊一起來,小芊今天要打工,真可惜。」

楊彩音慌慌張張從電梯裡跑出來,喘了喘氣,「路上塞車,我叫我爸直接讓我下車用跑的。」

「明智的選擇。」司空翼拍了拍手說道,對著參加過惡神的遊戲的人說:「進去吧,買單交給我,彩音先把韻琪扶進去。」

楊彩音拉住賴韻琪一隻手,「小心走,別摔倒喔。」

賴韻琪一拐一拐走到餐桌前坐下,把拐杖靠在一旁,「好累的走路。」

「邱微光下手下得真重,手都好了,腳還動不了。」杜佑光瞥了一下賴韻琪包滿繃帶的腳。

阮柔清神情複雜,似乎有話想說,但又不知道該說什麽。

司空翼最後一個入座,雖然這裡是高級自助餐餐廳,不過他們之中卻沒有一個人先去拿餐點。

「阮柔清,妳從剛才就有話想說吧?」賴韻琪一眼看穿。

「我……我想向妳和司空翼道歉……對不起,應該相信你們的。」

「就算妳相信我們,邱微光還是有一百種方法可以操控妳。」

「實際上就是借刀殺人呢。」

「你原來還是有會用的成語啊,翼?」

「我用中文寫了那麽多小說,當然還是有會用的成語囉。」司空翼回答得理所當然,揉了揉賴韻琪的頭,問:「有想吃的東西嗎?我幫妳拿。」

「我自己過去。」

七個人都到左後方的餐台拿餐點,但是一走到餐台前,姜筱薇卻沒有拿盤子,而是站在一旁猶豫。

「幹麽啊?不吃嗎?」楊彩音停下拿炸物的動作,轉頭問姜筱薇。

「我怕我吃太多瘦不下來。」

「那就拿熱量低的就好,炸物通通別碰不就好了?」賴韻琪一邊夾生菜,一邊淡淡提議。

「嗯……妳就是不想熱量爆掉才拿海鮮和生菜吧?」司空翼看了賴韻琪的盤子問道。

「我在你家吃那麽多甜食,體重從四十七增加到五十,我覺得有點不妙,這回要吃得養生一點。」

「妳也不能忘記補充蛋白質,不然妳等等怎麽走回去啊?」楊彩音夾了一顆水煮蛋給賴韻琪,「妳明天還要復健吧?」

「謝謝。」

「美女都這麽節制嗎?」

「不,這跟是不是美女沒關係。一是健康問題,二是,哪天如果翼要脫我的衣服,卻發現我變胖,我會被嫌棄。」

「哎呀呀,我像是只看身材的人嗎?」

「我才不想在身材上輸給你的前女友。」

「千莉長得漂亮又身材好,但是用台灣人的話來說就是胸大無腦,這種人我也很苦惱呢。」

「不只苦惱,你還陷入苦戰咧。」

「想起不好的事情呢……」司空翼苦笑著說道。

「說到洪千莉那女人,說一個超級好消息,老子終於擺脫她的好閨密了,看見她終於被趕出去,簡直是爽快。」

「黃曉莉和洪千莉果然是好朋友,這就叫做物以類聚?」

「是啊,老子覺得她們被趕走不過是剛好而已。」杜佑光放下夾子,丟下一句:「老子先回座位啦!」走回剛才的位子去。

「哎……這次就算了,下次我要好好減肥,看要用什麽工具或藥吧……」

「勸妳別那樣做,工具和藥我五六年前就試過了,身體差點出毛病。為了讓大腦發揮作用,我戒掉油炸食物和甜食,加上每天都跑步,才從一百多減到四十七,最近有點胖回來。」

「妳胖了多少?」

「三公斤。」

「妳的身高來說也還好吧?」姜筱薇說,賴韻琪大概一百六十公分,比司空翼的一百七十五公分矮了半個頭左右,五十公斤對這身高來說有點太輕。

「再多三公斤就要小心了,不過比起體重,體脂肪才是最需要在意的。」

「女人還真是一群麻煩的生物,吃東西就吃東西,還要想一堆,難得司空翼請這麽高級的食物,不挑高級的吃多可惜啊!錯過就沒機會了。」沈一豪從廚師那邊拿了兩塊牛排和一杯酥皮濃湯吐槽。

「女為悅己者容,這不是理所當然的嗎?」

「我老婆完全不會想這麽多。」

「看來你被你老婆嫌棄了吧?」

「妳這小丫頭嘴巴給我乾淨點啊!」

「翼,別理這個老頭,我們走吧。」

「好啊,我想妳站這麽久也累了。」

七個人都回到座位上,舉起裝有飲料的高腳玻璃杯,喊:「恭喜脫離惡神的遊戲!乾杯!」

「之後各位有什麽打算?」問這句話的是司空翼,聚餐結束之後,他們會回到各自的日常生活,很難再像現在這樣聚在一起。

「我要回越南了,以後大概會在越南存點錢……看以後要不要來做網拍之類的……我以前太過依賴勞力了,沒想過要用頭腦賺錢……」

「我要休學考轉學考,每天看見江婷妤那個神經病我會讀不下書。」

「哈、哈哈,妳對江小姐的厭惡還真強烈呢。」司空翼汗顏說道。

「廢話,看到她我只會想拿菜刀把她捅成蜂窩。」

「我下週就要參加國手選拔了,如果順利的話,我兩個月以後可以去英國參加國際比賽,怎樣都不能在這種時候輸掉。」

「老子打算辭職,現在的工作時間太長,我又不是韻琪那種天才,沒自信在全職工作的情況下還能考到律師執照。」

「你所謂能讓家人刮目相看的成就是這個啊?」楊彩音挑了挑眉問。

「這只是其中一個,光考到還不行,要不是去當律師,就是去考法律相關的公職。不過老子不是那麽擅長讀書,我以前是讀私立尾段的,要拼過一群國立學校的傢伙可沒這麽簡單。」

「我除了減肥以外,生活和以前一樣,先瘦下來再說。我沒什麽遠大的目標,現在的生活也沒不好,就是身體有點醜,我自己看了也不爽。」

「我打算找個中年人也可以做的工作,再躲下去,小芊他們很可憐。死過一次之後,我發現,我果然還是想回到家人的身邊去。」

「那要不要乾脆到我家來工作?我家缺清潔工,有個人離職了。」司空翼提議,笑著說:「雖然會很辛苦,不過長年逃跑的人體力應該能承受。」

「對了,他家超大的喔!進去過一次,印象深刻。我下次還想再去一次,最好可以,住上一晚也不錯,感覺比高級飯店還舒服。」

「老子不得不佩服這個大少爺的財力……」

「不用擔心,這份工作包吃包住,放假的時候你想回去看家人,沒人會攔阻你。我家門外都是保全,黑道想進來也沒這麽簡單。」司空翼笑得非常有信心,悠哉將牛排放進嘴裡,「嗯,下次真的可以考慮讓爸媽來這裡吃飯。」

「薪水多少?」

「一個月四萬元新台幣起跳,過了三個月的試用期之後調整成四萬二,一半年之後看表現,可能能到五萬。」

聽到這薪水,沈一豪下巴幾乎快掉到胸前,「你有這麽多錢?」

「不愧是司空家,出手好大方!」楊彩音訝異說道,雙眼發亮說:「你家缺不缺打工?」

「不缺。」

「可惜。」

「妳專心在比賽吧,比賽獎金搞不好比一個傭人的薪水高喔。」司空翼苦笑著勸道。

「安啦!人家會變成世界級的體操選手,賺很多錢讓父母嚇死。」

「期望越高,失望越高吧?」賴韻琪一邊把生菜吞下去,一邊澆楊彩音冷水。

「好過分!人家可是滿懷希望耶!別這麽快就打擊人家!」

眾人笑了出來,楊彩音鼓起臉頰,一臉不滿。

「沈一豪,如果你決定好了,就聯絡我的管家,跟他說是我推薦的。」說完,司空翼給沈一豪一張名片,上面寫了管家的聯絡資料。

沈一豪看了一下燙金的名片,再看看笑得溫和的司空翼,心裡有一絲羨慕,「我會考慮一下的……」

司空翼收起笑容,啜飲紅茶,「如果確定要來,務必遵守司空家的規矩,任何貴重東西,沒有我、我哥哥或我父母同意,一律禁止帶出屋子。」

「嗯……喔……」沈一豪點了點頭,微微皺眉,雖然司空翼只是擔心而已,但這說法像是在懷疑他會亂拿,讓他有些許的不高興。

姜筱薇看了一下賴韻琪的食物,她的餐盤裡面沒有太多肉類,只有牛排和生魚片是肉類而已,再加上楊彩音塞給她的水煮蛋,多半都是熱量比較低的。

她選的湯不是玉米濃湯,而是香菇雞湯,最高熱量的大概就是牛排和奶茶了,她連一點炸物和甜點都沒拿。

姜筱薇看了一下自己的盤子,單是牛排就拿了兩塊,炸物還拿得比男生還多,甜點也抓了四、五個小蛋糕,奶茶喝了兩杯,熱量完全超標。

「賴韻琪,晚點我可以私訊妳減肥的問題吧?」

「可以啊。」賴韻琪回答得冷淡,放下用來叉水果的叉子,擦了擦嘴,看了一下手機,黃可欣和蔡明軒傳訊息關心傷勢,班上也只有他們會關心她。

其他人繼續拿別的食物,賴韻琪拜託司空翼幫她拿水果,就坐在位子上等人,順便和朋友聊天。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