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沉睡的茱麗葉】第四章—愛麗絲與不可思議之國(一)

楓之法師艾雅 | 2021-01-28 20:31:33


盧埃林和桑普森徒步了一段路,放眼望去除了草地和樹之外,看不見別的東西。盧埃林停下來喘了喘氣,額頭上佈滿豆大的汗珠,他拉住桑普森的衣服問:「我們……還要……走多久?」

桑普森看了一下天空,此時太陽西垂,正在往地平線之下移動。

他停下腳步,頗為無奈,本想快點抵達商隊必經之路,但中途盧埃林一直喊累,走走停停,進度有些延宕。

「先休息,明天早上再行動吧,這裡野獸少,可以搭帳篷。」桑普森說著,放下行李,拿出搭帳篷的工具,盧埃林也開始確認還有多少糧食能吃。

桑普森搭好後,由於沒有木材可以燒,只好用手電筒當照明,用麵包當晚餐。

盧埃林一邊啃著麵包,一邊仰望天空,沒想到外面的世界的天空這麽漂亮,艾格勒斯的空氣污染有點嚴重,冬天偶爾有霧埋遮蔽天空,晴天搞得向陰天一樣。

雖能見到很多艾格勒斯看不見的景色,身體上的辛勞還是讓他動了好幾次想逃回去的念頭。

「覺得旅行累嗎?」

「好累,而且好想洗澡……」

「哈哈哈,果然嗎?前面的辛苦是為了後面輕鬆,明天加油吧,找到商隊,我們兩、三天左右就能抵達不可思議之國的邊境,到時就不用這麽痛苦了。」

「你好像很習慣旅行,看起來一點都不累。」

「這條路我走過很多次,的確習慣了。那麽你後悔離開艾格勒斯嗎?其實家裡的床很好睡吧?」

「不、不後悔……」盧埃林有點心虛,他不敢說其實他中間動過好幾次回去的念頭。

「你應該很想回家吧?家裡的床和外面的地板,怎麽想都是前者好,而且在外面還沒有洗澡的地方,也沒人會賺錢給你花用。」言下之意,他們要自己賺錢,桑普森不是沒錢,而是不打算完全給盧埃林用。

盧埃林僵了一下,沒想到桑普森這麽敏銳,點出了很多困難點,他終於知道為什麽桑普森會強調不能回去——不只是因為政府,也是要他考量旅行中會有的辛苦之處。

盧埃林當時只想離開父母,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忘記了什麽事情,卻沒思考到旅行中會面臨的種種不便。

「算了,不鬧了,來說說關於牆外世界的事情吧。」桑普森吞下麵包,轉移話題。

盧埃林剛好把麵包吃完,靜靜看著桑普森,等他開口。

「牆外的世界……或說我們所在的這片大陸,以位於大陸中央的山脈為界,分成了南方與北方。南方與北方長期處於不和的狀態,但雙方遲遲沒有開戰,不斷觀察和刺探。」桑普森停下了喝了點水。

「喔、嗯……」盧埃林顯然沒什麼興趣,只是呆呆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雙方目前沒有開打的打算,所以我們也不用擔心。」桑普森攤手聳肩,把水壺丟回行李裡,「我先去睡了,記得把火熄掉。」

盧埃林還沒能說些什麼,桑普森已經鑽進帳篷理了。他抓了抓一頭黑髮,把火焰熄掉,躲進帳篷裡。

經過連日的奔波,盧埃林的身體漸漸習慣野外,躺下去沒多久就睡著了。

隔天早上,他們繼續前進。

他們走了三個多小時,終於抵達桑普森說的岔路口,眼前有兩條岔路,四周除了草皮外,連棵樹都沒有,但空氣清新,讓盧埃林忍不住多吸了幾口。

這種清新的空氣在艾格勒斯吸不到,更不用說空氣中還帶著青草的香氣,清新怡人,加上灑落在草地上的陽光,溫暖不炎熱。

噠噠噠噠……他們的身後傳來馬蹄聲和輪子轉動的聲音,桑普森舉起手,對著逐漸靠近的馬車一邊揮手一邊喊:「不好意思,可以停下來一下嗎?」

馬夫看見他們時,立刻拉住韁繩,車子晃了一下,車廂傳來一陣痛罵:「搞什麽啊!幹嘛突然停下來!」說完,罵人的人跳下車廂,走到馬車前面,想知道發生什麽事情。

「你們是旅行者嗎?」方才罵人的男子的語氣帶著些許的煩躁。

「是,方便載我們一程嗎?我們要去不可思議之國。」桑普森點了點頭,說出攔住馬車的原因。

男子伸出手,桑普森丟了一小袋錢幣,男子打開袋子一看,點了點頭,表示他們可以上車。

盧埃林偷偷瞥了男子一眼,總覺得對方好像很討厭他們,繃著身子跟在桑普森身後,先把行李箱推上去後,小心翼翼地爬進車廂內。

木造的車廂相當大,最裡面放了好幾個中型箱子,用白布包著。

車廂內包含他們有九個人,除了一個穿著白色軍裝的青年外,其他人都跟剛才讓他們上車的人的打扮一樣。

這是一支商隊,規模不小,一般商隊的人數是四、五個人,這支商隊包含讓他們上車的有七個人。從一旁堆著的貨物看起來,商品不少,可以賣上好幾個地方。

最讓桑普森在意的,倒不是這商隊的規模,而是坐在車廂邊緣抱著長劍的青年。他穿著的打扮與商人們不一樣,一身整齊的白色軍裝和藍色長褲,一雙白色軍靴,給人凜然的印象。

去不可思議之國的路上應該沒有危險性,桑普森推測對方只是搭順風車,不是被僱用來當保鏢的。

「你要看我多久?」那名酒紅色長髮騎士瞪向桑普森。

「哈哈,我沒惡意啦,你在這群商人中很醒目,忍不住就多看幾眼了。」

「你和你的同伴不也很醒目?我沒辦法從穿著看出你們是哪個國家的人。」

「我們是從哪個國家來的不重要,我們只是想搭車去不可思議之國,你是要回去布林埃爾吧?」桑普森從對方腰間的金色令牌看出對方的國籍,那是布林埃爾的皇家騎士團的身份識別證。

「不,我也是要去不可思議之國。」騎士搖了搖頭回答。

對話斷在這裡,桑普森沒打算繼續打探對方的目的,也沒深交的打算。不管對方的目的是哪裡,下了車,他們就一點關係都沒有了。
79 巴幣: 12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