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新人同人創作】歡迎參加異界騎士育成計畫—— 122.已經…醒來了

睡醒繼續睡 | 2024-05-13 03:54:03 | 巴幣 2 | 人氣 48


空我,準確來說是有這類似於空我外貌的某種存在。

不過他的肌肉鎧甲為白色,內部則是成血紅,同時相較於原本如同「戰士」的盔甲那般光滑的外甲,眼前的這名「空我」的皮膚反倒是顯得如同爬蟲類般的粗糙,且在部分的細節上相比起空我,又顯得更加尖銳且富有威嚇性。

但真的要說與空我最大的差別,那大概就是他身後的一隻尾巴了吧。

並不像是Demons透過後續強化所獲得的蠍尾武裝,那隻赤紅且包覆者些許白色鎧甲的龍尾似乎真的就是「空我」本身就自帶的尾巴。

而眼前這名「空我」就是用這條尾巴將層層牆面擊穿,一步步走到這裡的。

他掃視了整個戰場,看到的是場中四名騎士。

「複數規則的空我嗎?又是計算外的存在。」

「…那是空我?」

不同於Demons和雨華鬼未能知曉眼前之人而警惕的反應,Build裝甲內部的葛城此時已經激動到聲音中帶著些許的哽咽。

「竟然讓我等這麼久……幸治……」

那名「空我」身上的那道紅色,是只屬於那個人的特徵。

但那名「空我」無視了所有人的目光,也沒聽到他們所說的話,最終將目光鎖定在了Mad Rogue身上。

他突然一個暴衝,行徑的時彷彿就像是好幾道相似的人影突然衝過了幾人的面前,等到眾人反應過來之時他已經來到了正準備對著葛城下手的Mad Rogue面前,一腳就將其踢進牆面之中。

牆面在這一腳下去之時又被轟出了一個大大的凹洞,被嵌進牆內的Mad Rogue還打算用那已經有些無力的手握住驅動器上的把手,但手才一動馬上又被他突然丟出的一把白色的泰坦重劍給釘了起來。

也就在Mad Rogue還在為了那隻被釘上的手而掙扎之時,那把泰坦重劍退去了它的形象,變回了雨華鬼先前持握的音擊弦。

這一連串的動作也讓旁邊的Build難以相信。

「你,不是幸治……?」

即便九我在怎麼不懂得控制與收手,但他那套如同街頭暴力的打法也終歸還是有著底線的才對,然而如今面前這過於野蠻的動作卻也讓葛城感到陌生與害怕。

不過他就像是沒有聽見執意自己的話語,他再次走到了被固定在牆上Mad Rogue身邊。

隨後那隻尾巴順勢的將對方捲了起來從牆內挖出來後又往上一拋,同時腳中充斥著血紅的能量並在對方落下之時再次將對方踢回原本的牆面中,不過這次牆壁也是不再能夠負荷這次的衝擊,直接被轟出另一個大洞出來。

牆壁爆裂而成的石塊就這麼埋住了Mad Rogue,但他卻好像還不滿意一樣,又跑到了那攤石塊堆中開始翻挖著什麼。

突然一道蛛絲從埋頭翻挖石堆的他後方飛來,然而他卻在即將被觸碰前一跳避開了那道蛛絲,還用尾巴刺入了天花板中倒掛在上方。

「感知能力與跳躍力…是在天馬型態與青龍型態之間快速切換嗎?又或者…」

Demons還在自顧自地分析著,卻也因為一時的分神而被雨華鬼抓到破綻而接下了幾道火球,沒能注意他手中持握著什麼。

他手中持握著那紅色的Build驅動器,像是第一次接觸到新事物的小孩一樣百般好奇地把它湊到眼前不斷打量著,甚至張開了那口尖牙利齒咬了下去。

終於,他似乎搞懂了這東西,馬上又將其放到了腰間。做為「空我」象徵的腰帶——亞克魯,被那個新的驅動器所覆蓋。

隨後又在Build的眼前,將手刺入了自己的胸膛並從中抽出兩枚滿裝瓶,正是當時戰極塞入九我體內的那兩枚滿裝瓶。

「你到底是誰?幸治呢?」

面對著眼前這既熟悉又陌生的「生物」,Build的話語中帶著顫抖。

要是他變得和真輝一樣該怎麼辦?就連幸治也變成敵人了嗎?這些想法不斷地充斥在自己的腦海中。

也不知是不是終於聽到了這問題,他抬頭看到了Build,隨後從倒掛的天花板上下來,走向了她。

他一邊向前,同時一邊將手上的兩枚滿裝瓶插入驅動器之中……

【Dinosaur】【F1】
【Evol Match!】

隨著他越來越靠近,Build也只能將手扣到了腰帶的把手上。

但是為什麼……就是壓不下去呢?

從好不容易再見的把拔,到做為朋友的真輝,現在又輪到了幸治……為什麼……

「不要……我已經……不想再失去誰了……」

擠壓驅動器所帶來的副作用讓葛城有了和她人戰鬥時的亢奮,卻也同樣的也增幅了她對於難過與其他的負面情緒……

她的哭聲就好像是被拋棄的孩子般在這空地中響起,身上做為騎士的裝甲也如同她的戰意一同消散,將自己暴露在了他的面前。

「糟了,小優!」

「小優姊……」

雨華鬼還想出手,奈何有著圖靈演算能力的Demons總能阻止她的行動,而已經重傷的氣焰更是完全沒法起身。

就在他到了葛城的面前之時,本該轉動握把的手卻突然不受控制了起來。

那手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識般一把就抓住了自己的臉,即便他在怎麼努力地掙扎、嚎叫,用另一隻手使勁地將那手從自己臉上撥開也絲毫沒有反應。

直到那手突然凝聚出能量炸向了自己的臉……

他瞬間彷彿斷線的人偶般沒有了動作,白色的肌肉鎧甲也慢慢的變回了紅色,唯有些微的白色形成一道道如同血管的紋路……

他甩了甩頭恢復了清醒,並丟掉了那個不屬於自己的驅動器,重新露出了亞克魯。

隨後他自語說道。

「了解,已經…醒來了。」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