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十一章:恨與愛

Islia Saori | 2024-05-01 00:40:15 | 巴幣 10 | 人氣 487

完結第三卷
資料夾簡介
經過野豬人族與惡劣監察官:歐戴羅的交鋒後,冒險團一行人與雛菊一同踏上旅程,前往眾神之淚出沒的羅特魯爾村,在那冰天雪地之中,是否會有更大的危機在等著他們呢?

步入洞窟深處,首先迎來的便是前來阻擋的龍牙兵隊,但沒有弓箭手和主要指揮的中樞,面對冒險團全神貫注在趕路的情況下,自然是被打得落花流水。

同時,在洞窟深處戰鬥的影響,也引來了許多吸血蝙蝠騷擾,我們也只能一邊驅趕,一邊朝前方邁進。


行至深處不久,又見龍牙兵隊阻擋在前,但他們身後正是龍牙兵法師和被追趕的凱拉,「博爾先生!凱拉往後方逃過去了!」。

「龍牙兵沒那麼輕易放我們過去的,我們得先把他們給清除掉。」

這時,米爾站了出來,擺出戰鬥態勢,眼神銳利的說「待會你們可能得要面對岱斯龍,可不能耗費太多體力,所以就讓我來吧!」。

米爾迅速凝聚力量,步一踏,將力量全數灌入右掌並往地上擊去,擋在眼前的龍牙兵頓時喪失戰鬥能力,一動也不動的倒在地上。

「這是⋯⋯跟那時候一樣的狀況。」

「好了,障礙清除了,趕快追上凱拉!」

趁對方喪失戰鬥能力之際,我們一路上橫掃眼前的龍牙兵如入無人之境,幾乎可以說是毫無阻礙,而接下來也是諸如此類的情況。

就這樣⋯⋯在米爾的幫助下,我們成功突破了龍牙兵的防線,來到了一片空地,眼前已是龍牙兵包圍凱拉的景象,索瑪不禁喊道「凱拉就在那邊!」。

這時,蘋果卻好似察覺到了凱拉的異狀「索瑪哥,凱拉看起來有點怪怪的欸。」,只見她雙眼無神,口中不停唸叨「冰龍⋯⋯!父親的仇人!」。

「你們先走!這裡讓我處理!」

「父親的仇人⋯⋯!不能原諒!」

米爾再度凝聚力量,將襲來的龍牙兵全數喪失戰鬥能力,卻導致自己不及反應,被控制的凱拉用劍砍中了胸口「呃!!」。

「藍頭髮大哥!!!」當蘋果欲上前幫忙時,我一邊將其拉住,一邊解釋道「蘋果,先別衝動,米爾會讓凱拉這麼做一定有他的原因。」。

「可是他已經被砍傷了!」

「沒有砍中致命要害,他不會有事的,蘋果。」

被我這麼一說,蘋果的眼神裡盡是著急,卻又無可奈何⋯⋯卻見砍中米爾胸口的凱拉繼續念叨著「我做到了⋯⋯終於報了,父親的仇⋯⋯!」。

「好⋯⋯你做的很好,這樣就行了!」,趁凱拉不注意,龍牙兵法師已經趁機奪走了眾神之淚。

「這樣⋯⋯阻礙岱斯龍大人的傢伙都將會被剷除掉了!」

「呃⋯⋯可惡的傢伙,竟敢利用凱拉⋯⋯」

看著米爾一滴接著一滴流下的鮮血,被控制的凱拉也逐漸回復心神,「唔⋯⋯米爾⋯⋯?」。

「凱拉⋯⋯對不起⋯⋯」

「米爾!你怎麼會變成這樣!?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當凱拉的思緒還處在混亂時,看到手中握著滴著鮮血的劍,他便全然明白了。

「這是⋯⋯父親的劍?難不成是我把米爾⋯⋯」

「不是那樣的!」,受到衝擊的凱拉,不自禁的鬆開了握劍的手掌,整個人跪倒在地,臉上的眼淚也跟著潸然淚下,米爾卻不顧傷勢,以無奈的口氣安慰道「你沒有做錯,所有⋯⋯都是我的錯。」。

「害你父親被活埋在礦山裡的人就是我⋯⋯全部,全部都是我的錯。」

「米爾⋯⋯你真的⋯⋯你真的是⋯⋯」

「是⋯⋯我就是冰龍的化身。」

「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為⋯⋯為什麼會是你!為什麼不是其他人⋯⋯到底是為什麼!!!」

真相⋯⋯往往比表面更加殘酷,眼前是自己打從心裡認定,此生非他莫屬的人,事實卻是害死自己父親的兇手,無論是誰,面對這種恨與愛相互交雜一起的局面,都是一種無解。

心知自己有罪的米爾,看著眼前不停哭泣的凱拉,也不覺得自己有資格可以像個過來人一樣拭去他的眼淚,只能無能為力的跪在地上,說著「非常⋯⋯抱歉」。


這時,後方傳來一陣陣腳步聲,一位熟悉的金髮少女映入我們的眼簾。「米爾!!」。

「蘿拉⋯⋯!」

「傷口⋯⋯還好嗎?」

「沒關係,不是致命傷⋯⋯你怎麼會來到這⋯⋯?」

「我聽魯斯叔叔和麥德斯叔叔說你和冒險團在這裡,所以⋯⋯」

看著蘿拉擔憂的神情,此時米爾也不再多說,而是向我們說道⋯⋯「我能做的也就這樣了,要是再過去,恐怕岱斯龍就能把我吸收,藉此獲得更完整的力量。」

「那這樣你怎麼辦?」,索瑪情緒激動的問,「不用擔心我⋯⋯眼下還不算太晚,就算有了眾神之淚也沒辦法馬上把結界陣化解開來。」。

「所以⋯⋯快走吧!到冰龍之巢去⋯⋯!」

聽完米爾的請求後,舒博爾像是想都沒想的,便從隊伍裡直接走了出來,見到此景的索瑪不禁問道「博爾先生,只靠我們是擊敗不了冰龍的!」。

「只要把眾神之淚奪回來就好了,不是嗎?我並沒有說要把冰龍給解決掉。」,舒博爾神情肅穆,口氣堅定地回覆,像是已經經過深思熟慮後的反應。

見舒博爾想都沒想的就直接上前走去,蘋果也不禁嘆了一聲,嘴巴碎念著「不愧是博爾大叔啊,話接的還真快。」,但身體卻很老實的跟著走了過去,就連伊希莉亞也緊隨其後。

「嗯⋯⋯再怎麼說,也不能讓女人流太多淚呢。」,說完,艾洛特便也加入了從龍口之中奪取眾神之淚的行動,儘管他表現的有些汗顏。

現在只剩下我和索瑪兩人還站在原地,他看著我問道「燕卿小姐呢?你也要去嗎⋯⋯?」。

我沒有直接回答他的問題,而是撐開紙扇,一表愜意的回覆說「去啊,為什麼不去?就想像是第一次跟幽靈樹、麥卡唐璜交戰的感覺吧,就跟平常一樣,呵呵呵⋯⋯」。

我一邊搧著風,一邊走到了眾人的身旁,眼看大家決意如此,索瑪只是陷入了短暫的沉思,嘴裡說道「輔佐愛德琳女神的⋯⋯冰龍⋯⋯」。

剎那間,索瑪露出莫名憂傷的神情,但由於我們都背對著他,導致沒人察覺他的異狀,但儘管如此,他依舊還是跟著我們,一起面對冰龍。


第一次面對冰龍時,還是我這個神皇和冷鋒無蹤這個都統一起行動的時候,如今二次面對冰龍,待在身邊的是最值得信賴的夥伴。

(和自己身邊的夥伴並肩作戰⋯⋯第一次和幽靈樹對戰的時候沒有這種感覺呢,可不知道為什麼,我總有一種他們一定能取勝的安心感,這應該就是所謂的信任吧⋯⋯)

身為神皇,處理國事相關的制式化過程,除了上對下的交代以外,就只剩枯燥乏味的工作要做,長此以往,我漸漸忘卻了一個人對周遭人事物的安全感,更多的是被一種多疑的猜想所取代。

我感覺不到我身邊人的情緒起伏,就算有⋯⋯那也只是在神皇面前必須要有的禮儀,像是每個人都戴上了面具,始終隔了一層牆。

就算天極和地絕有時也會和我聊天散心,但他們何曾不跟我一樣呢?直到在這裡,我才重新找回那屬於人應該有的情感。

(我打從珍惜這個世界,也珍惜他們給我的真性情⋯⋯所以,無論這本日記的內容是否有完結的一天,我都要帶著他走到最後,這是我唯一能還給這個世界的恩情。)


回到現實⋯⋯眼前的冰龍,不停拉扯著雙臂上的鎖鏈,一聲聲振聾發饋的龍吼,是對驅逐女神的仇恨,更是打從對人類這個種族感到憎恨。

「吾乃岱斯龍!!!是為了向趕走女神⋯⋯且忘恩負義的人類復仇的冰龍⋯⋯!」

在前方站著的是手拿眾神之淚的龍牙兵法師,但面對比我們還要高大幾倍的冰龍,若是真的要打起來,可能除了我以外,其他人都有可能陷入危險。

幸好的是,我們的目標只在龍牙兵法師手中的眾神之淚,但對冒險團的眾人而言,即使自己在冰龍的眼裡渺小如豆子一般,也要將其解開結界陣的希望徹底奪走!

「那個龍牙兵法師手上拿著眾神之淚呢。」,索瑪如此說道,「是啊,所以我們的目標就得先從他下手,而戰術的層面,自然得交給燕卿小姐指揮了。」。

眼看眾人的眼光聚焦在我身上,我不免再度提出戰略方案,「在我的家鄉,有一句話非常經典,叫擒賊先擒王。」。

「擒賊先擒王?哦!是指先攻擊主要目標對吧?」

「沒錯,其實根本不需要什麼戰術,我們只需相互支援,並始終以眾神之淚為目標,這樣就行了。」

「好!那麼我們快點!把眾神之淚搶回來之後就趕緊走人吧!」,於是決戰,就在蘋果的一聲高喊下,揭開了序幕。


雙方首度交鋒,冒險團蜂擁而上,目的只在握有眾神之淚的龍牙兵法師身上,然而現場不只有龍牙兵前來增援,巴庫和骷髏弓箭手的數量也在增加。

只見舒博爾率先拔出大刀,跳上半空,準備一刀斬殺龍牙兵法師,卻見刀刃砍到骨頭之上,觸感卻不像一般龍牙兵一樣碎裂,彷彿像是砍中鋼鐵一樣

「好硬!?怎麼可能!」

卻見龍牙兵法師陰險的笑道「呵呵呵⋯⋯我早就猜到你們會先攻擊我了,所以岱斯龍大人賦予我了冰龍護盾,要不然你以為我會傻傻地站在這裡嗎?」。

一聽是岱斯龍在搞鬼,我霎時怒眼瞪向岱斯龍,他的眼神頓時變得膽怯又慌亂,彷彿像是非常懼怕的在閃避我的眼神,龍吼和試圖動搖頭上鐘乳水晶的雙臂也隨之停止⋯⋯

迫於求生本能的壓力,岱斯龍只能悻悻的將冰龍護盾解除,而龍牙兵法師似乎還沒有發現護盾已經被解除,一副高傲姿態的大笑著,直到坦基一拳把他打進冰牆。

「呿!什麼冰龍護盾嘛,根本就沒用。是說坦基!你幹嘛把他打到牆那邊啦!我們是要拿眾神之淚欸。」

經此一擊,龍牙兵法師緩緩的將自己從冰牆裡弄了出來,雙眼直望岱斯龍,卻見牠的全部注意力放在慕燕卿的身上,甚至她一轉頭時,眼神還會刻意閃躲。

從那一刻起,龍牙兵法師便知道,自己已經沒有冰龍護盾了,而恰逢這時,我當即大喊「那傢伙沒有護盾了!大夥衝啊!!!」。

於是,又是一齣蜂擁而上的局面,可出乎意外的是,這個龍牙兵法師的逃跑技術卻高超的跟老鼠一樣東竄西竄的,無論索瑪的雷電,還是艾洛特的黑魔法,卻都傷不到分毫。

當我們將其逼到角落時,卻見龍牙兵法師一個瞬移,便從背後溜走了,「可惡!這傢伙太能逃了」。

「那就讓我來吧!」,我運起體內神力,步伐隨即身輕如燕,直往龍牙兵法師的方向衝去,即使對方如同動如狡兔,也仍被我奪得眾神之淚,順帶一腳再度將他踹進冰牆內。

然而經過這麼一場鬧劇,加上先前第一次和冰龍交鋒的時候,我灌注了神力一掌打在地面,致使洞窟的結構早就已經開始不穩,如今更是開始劇烈的搖晃起來。

「洞窟要崩塌了!博爾先生!」

「眾神之淚呢?」,我急忙的將手中的眾神之淚遞了過去,舒博爾迅速的將其收好後,便即大喊「拿到眾神之淚了!我們趕緊走人吧!」。


另一邊⋯⋯察覺洞窟即將崩塌的三人,此刻正迅速的撤離,直到米爾的傷口裂開瞬間,疼痛致使他跪地不起。

「米爾!」,當凱拉正想上前攙扶之際,「危險!」,卻被推了回去,落下來的巨石正好砸在了兩人之間,卻也隔絕了米爾的求生之路。

「米爾!你這是⋯⋯」

「快逃吧!快點!」

「不行!我不能把米爾你丟在這裡離開!」

「蘿拉!快帶凱拉離開這裡!」

畢竟朝夕相處了好幾年,若說蘿拉不覺心痛是絕對不可能的,但眼下的情況只能盡可能減少傷亡。「凱拉,我們得先走了⋯⋯」。

「但是⋯⋯米爾被困在那裡面啊!」

眼看凱拉仍然舉措不定,米爾無奈地嘆了一聲,「⋯⋯抱歉,凱拉,就這麼一次,聽我的話,活下去!」。

「米爾⋯⋯」

「凱拉⋯⋯快點,要是再不趕緊出去我們也會被壓死的,米爾更不想看到這樣,不是嗎?」

「不可以⋯⋯不要說那種話啊⋯⋯」,凱拉心裡明白,要是真的拋下米爾一人離開,就等同看著當初自己的父親被活埋致死一般。

然而,巨石的另一邊,卻沒有任何回應⋯⋯「米爾!你怎麼不說話了!快說話呀!」。

凱拉不知道的是,米爾孤身一人被龍牙兵隊包圍,「岱斯龍⋯⋯」,卻見領頭的龍牙兵法師口氣中帶著既憤怒又不解的問道「為什麼要妨礙我!米爾!」。

「人類將神驅趕走了,甚至把疼惜你的愛德琳女神也趕走了!為何你還要幫助他們!?」

「⋯⋯愛德琳女神被驅逐回神界前,她和我說過,她既愛惜那名少年自然也愛惜著人類,正因如此⋯⋯我才必須得守護人類!」

「哼⋯⋯看你變成人類的模樣,真沒想到你連想法都變得和人類一樣⋯⋯那麼你就作為人類去死吧!」

面對逐漸縮小的包圍網,米爾已經不再奢求自己能夠活下去,只是仰頭望去,必上了雙眼,只待死亡到來的那一刻⋯⋯「愛德琳女神大人⋯⋯如果我願意迎接死亡的話,就能再回到您的身邊嗎⋯⋯?」。

突然間,後方傳來數聲爆炸,一道熟悉的笑聲,驟然響徹整座洞窟「哈哈哈!果然我猜測的沒錯,我用雙手在這裡打通隧道了!」。

米爾睜大了雙眼,不可置信看著遠方的魯斯和麥德斯朝向自己揮手「米爾!往這裡走!」。

「魯斯?你們怎麼會⋯⋯」

「這是之前建設水晶礦山留下來的後路!」,一旁恢復心智的麥德斯更是雀躍的表示「周圍也有之前為了打通隧道所收集而來的炸彈,看來過了這麼久還是那麼的有效,哈哈哈!」。

「快點走吧!洞窟馬上就要崩塌了!」

隨後兩人迅速的撤離而去,米爾緊跟其後,順手將身後追來的龍牙兵們擊倒。

「可惡⋯⋯米爾!我不會放棄的!總有一天⋯⋯我一定會脫困出來向人類復仇!」

「我也一樣,岱斯龍。如果你永遠要對人類復仇的話,那我也會永遠守護人類與愛德琳女神所愛少年的朋友們!」


另一邊⋯⋯冰凍水晶洞窟外,此時的凱拉正跪在倒塌的入口前,淚如雨下的哭泣著「嗚⋯⋯是我對不起你,米爾⋯⋯」。

「凱拉⋯⋯米爾會沒事的。」

「可是⋯⋯他被困住了⋯⋯而且整座洞窟全部都塌下來了⋯⋯!」

「不會的⋯⋯就算這樣,米爾也不會死的⋯⋯因為他說好了,會守護凱拉跟我的。」,蘿拉雖然相信米爾不會有事,但口氣卻帶著些許哭腔和著急。

「米爾⋯⋯守護我?」

「嗯⋯⋯雖然是一場事故,但米爾對你父親的死一直懷有罪惡感,所以⋯⋯任何時候他和你見面的時候,心裡總是無法直面對著你。」

原以為是米爾躲著自己是因為害羞,從沒想到是他打從心裡認為自己沒有資格面對自己,一想到這,凱拉的眼眶不禁再度滴下了眼淚,愧疚的情緒充斥著內心,不可自拔。

「米爾⋯⋯雖然沒能守護愛德琳女神所愛的哥哥⋯⋯但他有說過,必須守護因為他的過錯,而失去親人的你⋯⋯他也說過⋯⋯這或許就是愛德琳女神所希望的,正因為這樣,米爾一定會回來,守護我們所有人的!」

話語甫落,一道最不可能出現的熟悉身影,緩緩從洞窟走了出來⋯⋯只見來者的臉上掛著溫柔的微笑,用了再平常不過的口吻,對凱拉和蘿拉說道「我回來了。」。

一見到米爾平安無事,兩人激動的衝上前去,米爾也是溫柔的抱著喜極而泣的凱拉與蘿拉,在他身後的魯斯和麥德斯,也是一臉慶幸,這一幕也被手持日記的慕燕卿看在了眼裡。

(嗯~看來不需要我出手幫忙了,是說,日記還真貼心呢,把感人的這一刻作為繪圖紀錄在內⋯⋯)

得知米爾平安無事,出手幫忙的意願這才打消下來,我闔起日記並將其掛回腰間,而後緩緩的邁起步伐,往村子的方向離去⋯⋯

至此,冰龍與人類之間的恨與愛暫時畫下了句點,不過之後是否還會再度上演類似的情況,就不是我一個跟隨冒險團步伐的異國人士所能顧及的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