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一章:荒郊野嶺

Islia Saori | 2024-05-05 21:18:16 | 巴幣 10 | 人氣 483

連載中第四卷
資料夾簡介
歷經冰龍一役後⋯⋯慕燕卿和冒險團朝哥蘭德村前進,路經一處名為「失落要塞」的地點,傳聞那是被詛咒的要塞,直到伊希莉亞感應到了眾神之淚⋯⋯才開始了與納斯普族的緣分。

踏上前往哥蘭德村的旅程,通往東方的溪谷道路中再起戰端,冰晶史萊姆攔阻在前,巨型雪怪包圍在後,更有與豬籠草雷同的花類怪物一邊移動,一邊朝我們射出雷電波。

「這些花⋯⋯是豬籠草的變種嗎?」,雖攻勢不如豬籠草,但機動性移動配合史萊姆的阻擋,仍然令我們十分苦惱。

艾洛特回覆說「是的,這些花是經過環境突變的豬籠草,因其能夠移動的特殊性質,就被稱作:白色花仙子。」

「白色花仙子⋯⋯為何不叫白豬籠花就行了?」

「這個嘛,據我所知⋯⋯豬籠草雖然能開花,卻不像白色花仙子的花朵能開到這麼大,所以普遍認為是別的花經過環境突變造成的,而不是變種。」

儘管心中不免對這種取名品味吐槽一番,但眼下還是得趕在天黑前到達哥蘭德村⋯⋯而且路程當中,如果路經失落要塞的話,也有冷鋒無蹤的劍卒暗中保護,只要離開雪山就行了。

隨著行走的步伐越加急促,不停揮舞的紙扇,卻如同一把鋼鐵鑄成的長劍,肉眼所及的怪物,無不被其砍倒在地,更讓蘋果不禁好奇問道⋯⋯「索瑪哥,燕卿姐好像有點著急呢⋯⋯」。

「嘛,畢竟天黑以前要趕到哥蘭德村,燕卿小姐著急也很正常吧。」,但這樣的說詞,並沒有解釋為何他能將脆弱的紙扇當作劍一樣揮砍,而這一幕也被艾洛特看在了眼裡,內心的疑問早已叢生。

持續前進的同時,溪谷裡的狼嚎聲此起彼伏,近五十頭的青狼面露比往常更為凶猛的眼神,從遠方朝著我們的方向衝來。

眾人見狀紛紛嚴肅以待,唯獨我一人緩緩走去,望向青狼群攻來的兩側,是極其傾斜的山坡,一個奇策頓時浮現腦海。

「蘋果妹妹,你能用火箭炮同時擊中那兩邊的斜坡嗎?」

「咦?是可以啦,只是燕卿姐你要做什麼呀?」

蘋果一臉不解的問道,我隨口回了一句「沒關係,等一下你就知道了。」,隨後遞了一個眼神,索瑪瞬間理會,當即積蓄雷電之力,只等飛彈發射的一剎那。

「好吧⋯⋯那我瞄準啦。」,蘋果傾著頭,單閉左眼,將炮口對準青狼群,隨後⋯⋯板機一扣,伴隨轟隆一聲!飛彈外殼一開,分裂成兩道飛彈。

隨著飛彈飛向兩側山坡,索瑪緊接將雷電附在其中,山坡一時承受不住轟炸威力,雪崩瞬間掩埋了攻來的青狼群,看到這副情景,眾人不禁鬆了口氣。

「那麼⋯⋯我們可以繼續前進了吧?博爾先生。」

「是可以前進了,我們繼續趕路吧。」,雖然眾人的眼神還有些驚訝,但從舒博爾的回應來看,似乎他們已經漸漸習以為常了。

直到雪崩掩沒了青狼群,蘋果才後知後覺的說「原來,燕卿姐跟索瑪哥是要我引起雪崩啊,唉呦⋯⋯我真笨。」,但索瑪一臉尷尬的回覆「⋯⋯老實說,我一開始沒有理解燕卿小姐的用意,所以不用愧疚啦,蘋果。」。

明明能接受到我眼神的暗示,卻說著與事實相反的索瑪,在我眼裡看來也算是常態了,畢竟我不懷疑他,自會有人懷疑他的⋯⋯


離開羅特魯爾地區後⋯⋯映入眼簾的不再是白雪皚皚的地表,而是貧瘠的深色石頭路,步入峽谷時,天色已至黃昏,四處除了枯黃的草地和草叢以外,還有以三柱綁在一起的木樁,一排排的布置在峽谷懸崖旁。

不知為何,峽谷深處忽然飛來一群烏鴉,見人不僅不怕,反而一股勁的用腳爪和尖喙攻擊我們,而這種情形反倒引起了我一陣好奇,畢竟仙靈古國可沒有會攻擊人的烏鴉呀。

將烏鴉群驅離開來後,正要從巨大的木橋走到對面時,卻看到一群體態如人的白羽鳥人在盡頭處徘徊。

「鳥人⋯⋯!?」,冒險團內似乎除了我以外,其他人似乎都沒有太多訝異,而是一如既往的突破過去,看來文化上還是有所差異呀。

鳥人雖然巨大,但基本上的攻擊方式與烏鴉相同,差別在於鳥人的利爪比起烏鴉的腳爪而言,就像是鐵劍和銅劍之間的對比一般。

越過了幾個木橋⋯⋯一路上的烏鴉和鳥人已經沒了蹤跡,但木橋從原先的單向,變成了岔路,導致帶領眾人的舒博爾越走越迷糊,而天色也跟著暗了下來⋯⋯

「嗚⋯⋯天黑了。」,雛菊沮喪的說道,蘋果更是氣不打一處來的抱怨「我就知道會這樣⋯⋯不趕緊走,都是博爾先生在這裡磨蹭!」。

「磨⋯⋯磨蹭?就因為怪物導致行動變慢是我的錯嗎!豬籠草到處發射紫色能量彈,一直在木橋這邊迷路也是我的錯嗎!!!」

舒博爾情緒激動的喊道,索瑪一臉苦笑的上前安慰「舒博爾先生,你先鎮定一下吧。」,蘋果仍是調皮的在旁戲謔地說「是啊,冷靜一下吧~博爾大叔,又不是第一天上這種當了,每次都這樣激動會活不久哦。」。

見蘋果是在開玩笑,自己的這副模樣反倒成了賭氣,舒博爾氣到說不出話的同時,艾洛特隨即將話題拉回現實。

「既然已經天黑了,那麼短時間內只能在這裡過一夜了。」

「嗯,那我們去找一些木柴準備生火吧。」,顧及舒博爾激動的心情,除了艾洛特保護雛菊以外,其他人都收集了一些木柴,並慢慢升起了營火。

荒涼的空氣在這種荒郊野嶺依舊存在,雖然不如羅特魯爾村寒冷,卻沒有提供遮風避雨的旅館,只能在原地露宿,而這也就體現出營火的重要性了。

我們圍著營火繞成一圈休息,剛一坐下便聽到蘋果又一次碎唸「不管怎麼走都是重複的景象也就算了,還出現那些黑漆一團的烏鴉⋯⋯真是讓人心情不好的地方,呿⋯⋯」。

艾洛特沒有裡會蘋果的碎唸,而是將地圖攤開來,並指向東方的一座小村落,有條有理的說「只要走過了這個峽谷,之後的路就是走向哥蘭德村了。」。

「不過剛剛我有看到一座城寨欸,是我看錯嗎?」

蘋果隨口一問,舒博爾當即回覆「那是過去信仰神明的貴族在時空封印結界陣展開後,為了對抗王國和領主國時所佔領的要塞,由於被王國軍剿滅,就再也沒有軍隊進駐,所以被稱作失落要塞。」。

這時,伊希莉亞卻突然口出驚人之語「在那裡⋯⋯有眾神之淚的氣息⋯⋯」,索瑪隨即嚴肅的詢問「眾神之淚⋯⋯在失落要塞那裡嗎?」。

「嗯⋯⋯但是感覺⋯⋯像眾神之淚,又不像是眾神之淚⋯⋯」

「哦⋯⋯莉亞姐的意思是失落要塞裡會有眾神之淚的意思嗎?感覺去到哪裡都有眾神之淚的消息,看來事情進展真的很順利喔!」

蘋果興奮的說道,索瑪也是抱持樂觀的態度回覆「反正裡面也沒有人進駐,應該可以去看看吧?如果順利的話,還有可能發現眾神之淚呢。」。

「喔嗯⋯⋯是這麼說沒錯,但聽說那裡不是可以輕易進去的地方⋯⋯」,舒博爾一臉尷尬的說,引起了艾洛特的好奇。

「舒博爾先生的意思⋯⋯是指這座無人要塞裡,有著不能靠近的事蹟嗎?」

「正是,王國軍雖然進駐了要塞,但因為對神明極其忠誠的聖騎士和使徒們逼到絕路,於是自願了結性命化作怨靈,並對進駐的王國軍隊下了詛咒,導致他們一夜之間便失去了性命。」

這時,調皮的蘋果又接著開玩笑道「所以~博爾大叔的意思是怕有幽靈出現才不敢去嗎?真是的⋯⋯又不是小孩子了還會怕幽靈呀。」。

「誰會怕啊⋯⋯是怕說會有危險我才這樣說的。」,然而舒博爾那一臉心虛的模樣,很難讓人相信他沒有怕過。

「真是的~我們可是連龍都能打贏的無敵隊伍,區區幽靈有什麼好害怕的?」

蘋果雖然自信滿滿的說,但不免還是被索瑪吐槽了幾句「我們只是搶走眾神之淚然後逃跑而已,根本沒有打倒冰龍吧⋯⋯」給潑了冷水。

不過論起在場誰最受不了當下環境的人,還得屬雛菊本人「嗚⋯⋯不能就直接去戈蘭德村嗎?這裡毛骨悚然的,感覺很可怕欸。」。

不料蘋果卻是一臉興奮的回覆「在說什麼呀!有機會拿到眾神之淚就要抓住啊!眾神之淚!眾神之淚!」。

眼看事情已經定態,探索失落要塞勢在必行,舒博爾只能按下心中擔憂,而是一臉心虛地說著「呃呃⋯⋯反正現在已經有點晚了,先睡再說吧,有營火在,想必那些要塞的怨靈應該也不敢靠近。」。

「呿~果然還是會怕嘛。」

「我不會怕啦!」

於是,我們在這有說有笑的氣氛中,在營火帶來的溫暖下躺在地面,緩緩進入夢鄉⋯⋯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