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二章:失落要塞

Islia Saori | 2024-05-08 08:47:31 | 巴幣 10 | 人氣 477

連載中第四卷
資料夾簡介
歷經冰龍一役後⋯⋯慕燕卿和冒險團朝哥蘭德村前進,路經一處名為「失落要塞」的地點,傳聞那是被詛咒的要塞,直到伊希莉亞感應到了眾神之淚⋯⋯才開始了與納斯普族的緣分。

一段時間過去後⋯⋯我半睜開眼,確認一遍身邊的同伴都已經沉睡後,便緩緩起身,踏著輕靈的步伐,悄悄的走到高處⋯⋯

「這裡應該夠隱密了⋯⋯劍卒何在?」,一聲令下,黑衣劍卒再度現身,一出面便單膝跪地。

「你們的都統大人確實用心,本皇與冒險團走入峽谷時,想必早就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看著了。說吧,失落要塞那邊有什麼情報⋯⋯」

「是⋯⋯據前去查探的劍卒回報,失落要塞裡只有疑似羊、人混合的亞人種族進駐在內,且軍武方面落後,兵器仍以石槍、木製迴力鏢為主。」

「兵器還是其次,能否溝通?」

「可以進行溝通,但他們相當敵視人類,恐怕是針對要塞之外駐紮的德里歐軍隊,而且近日有一位名叫藍德斯的大將,帶隊前來增援,所以雙方處在劍拔弩張的局勢。」

看來藍德斯並沒有說謊,而是真的來到這裡⋯⋯且兵鋒針對失落要塞,難不成也是為了眾神之淚?「⋯⋯明白了,除此之外,本皇從冒險團之中探到了一個消息,說是要塞之中具有怨靈徘徊,你可曾聽聞?」。

「回陛下,前去查探的劍卒並沒有回報相關怨靈之事,反倒是要塞內有一處充斥死亡氣息的神廟,陛下口中的怨靈似乎就在其中,是否要派人前去探索?」

「不用,只需觀察德里歐軍隊的動向即可,若他們有任何動靜,立刻來報!」

我拿出腰間的日記,翻開一看,章節還停留在女神傳說結尾的階段,似乎應該要再更進一步才能迎來故事的更新。

這時,後方傳來一陣陣腳步聲,察覺來人的黑衣劍卒正要拔劍,卻被我一手按住劍柄,並搖了搖頭並遞了一個眼神過去,劍卒當下明白其意,便迅速化成黑霧,匆匆離開⋯⋯

「唔⋯⋯?燕卿姐,你也在這裡啊⋯⋯」

蘋果揉著眼睛的慢慢走來,而我則一改方才的神皇姿態,變回那個一表愜意的慕燕卿,用著平淡的口氣回覆。

「是呀⋯⋯我在這裡看星星,那蘋果妹妹呢?」

「唉喲⋯⋯還不是因為博爾大叔的打呼聲太大把我吵醒了。」,就在說完的那一剎那,一陣冷風徐徐吹來,冷得蘋果不禁對著雙手呼氣。

見蘋果顫抖的模樣,我脫去身上的紫紋黑袍,並將其披在她的身上,「咦?燕卿姐,你這樣不會冷嗎?」。

我低著眉的看著她,口吻溫和的回覆「沒事~眼下你才剛大病初癒,不用太在乎我。」,蘋果乖巧的點了點頭,隨後,我們兩人席地而坐,仰頭望向遠方的夜空⋯⋯

看著夜晚的天空,映入眼簾的⋯⋯是不停閃耀的星星,望著天空的蘋果,眼神隱含淚光,低沉的唸道「媽媽⋯⋯妳在那裡還好嗎?蘋果很快就會過去找妳了⋯⋯再等我一下。」。

「放心吧⋯⋯蘋果妹妹,有我們和眾神之淚在,一定能讓妳見到母親的。」

「嗯⋯⋯我知道,只是很想媽媽而已⋯⋯」

是說⋯⋯從來只有聽說蘋果的母親,卻從來沒有聽她提起過父親的事情,雖然聯想她的母親既然被帶走,那麼她的父親自然也好不到哪裡去⋯⋯但或許能讓她講出來舒服一點。

「那個⋯⋯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想聽聽妳父親的事情,當然,如果妳覺得不舒服的話也不要緊。」

蘋果搖了搖頭,表示沒關係的樣子,但嘴裡還是念念有詞地說著⋯⋯

「我的爸爸是一個很溫柔又很厲害的人,他很擅長製作機器方面的東西,包括坦基也是他一手製作出來的,他和媽媽一手養大了我,讓我能安安穩穩的生在這個世界。」

「原以為我的童年,甚至長大成人的時候,我的爸媽都會安安穩穩的陪著我,直到伐賈斯強行帶走了媽媽,爸爸他要上前攔阻,卻反被刺傷⋯⋯最終,我失去了爸爸⋯⋯媽媽也被帶走了⋯⋯」

說著說著⋯⋯蘋果的臉頰流過幾條淚痕,我於心不忍的輕抱住了她,一邊緩緩撫摸她的後背,一言不發的安慰著她⋯⋯

然而,從小失去了父母陪伴的蘋果,使她養成了獨立自主的個性,也讓他倔強的抹去眼淚,即使鼻子和眼眶還有些紅腫,但還是表現一副樂觀開朗的樣子,對我說道⋯⋯

「只要有燕卿姐、莉亞姐,博爾大叔跟索瑪哥還有艾洛特,我一定能上神界去把媽媽帶回來的!」

「嗯,我會期待蘋果妹妹把媽媽接回來的那一天。」

蘋果滿臉幸福的笑容,卻令我不禁心疼,一個本應幸福的家庭,卻因為一個貪欲之神而被拆散⋯⋯一想到這,內心驟然燃起一團怒火,直指伐賈斯。

然而,這團怒火並沒有影響我太多情緒,因為理智正告訴著我⋯⋯哪怕是像仙靈古國一樣的國度,都免不了有發生這種情況的家庭,更何況是這個世界呢?

(可即使如此⋯⋯光是讓一個小小的女孩承受這麼悲慘的痛苦,即使死一萬次,也彌補不了他犯下的滔天大罪,更不用說他身後的那些放任他如此行事的神明了!)

內心雖是這麼想,但還是暫且將這股怒火按了下來,而是緩緩起身,一臉微笑的說「⋯⋯時候也不早了,明天還得趕路呢,我們回去睡吧。」。

蘋果點點頭後,她便將身上的紫紋黑袍脫下來還回來後,便和我一起朝營火處的方向走去⋯⋯


回到營火處,定睛一看,發現地上已然不見眾人蹤影,正當蘋果疑惑之際,身後突然一個飛踢將其踹暈,早已察覺的我,頓時轉頭看去,發現襲擊者正是先前在羅特魯爾村的礦山中遭遇的巫爾。

「⋯⋯被發現了。」

眼看蘋果暈厥在地,舒博爾他們又不知被帶往何方,現場除了巫爾以外也沒有任何人,我會心一笑,看著眼前和伊希莉亞差不多一樣冷漠的少女,用著平淡的口氣問道⋯⋯

「若我沒聽錯的話,妳叫巫爾⋯⋯對吧?」,巫爾沒有回應,而是展開一道青藍色的魔法陣,召喚數條冰椎朝我射來。

卻見冰椎尚未觸及肉身,便彷彿被一股焚風融化般消散無蹤,巫爾雖沒有太大的表情,眼神裡已添了些許驚訝。

我故作無奈的姿態,嘆了一聲,右手一伸,五指微攥,一把水晶銀劍再度顯現「不想溝通呀⋯⋯人吶,總是對敵人先採取攻擊,卻全然不知,面對的敵人比自己所預料中⋯⋯更強⋯⋯!」。

劍柄一握,身影一瞬,巫爾頓時大吃一驚,急忙召喚岩石牆欲擋,不料被我一劍輕鬆劃開牆面,趁其反應不及之際,劍鋒已抵在對方喉中。

「現在⋯⋯擺在妳眼前的只有兩種選擇,第一個選擇是⋯⋯告訴我被帶走的那些人去了哪裡,第二個選擇是⋯⋯馬上去死,然後妳身邊的羅貝蓮亞還有藍德斯都將會跟妳一起陪葬⋯⋯!」

耳邊的低語,是威脅⋯⋯更是直抵內心恐懼的劍,我細看巫爾那放大的青藍瞳孔,內心層面的壓力,更令他害怕的說不出嘴⋯⋯

「說不出來⋯⋯也沒關係,我一向以誠待人,回答我⋯⋯他們是不是在德里歐軍隊的營地。」

巫爾連一句話也沒回,而是連點了三下頭,表示舒博爾他們確實是被綁走了⋯⋯

「嗯⋯⋯很好,得虧妳的誠信,藍德斯的命暫時平安了,但是⋯⋯不代表妳能安然無恙啊。」

當巫爾反應過來,一時惱羞成怒,本想反擊,抵在脖子的劍鋒卻離皮膚越來越近,耳邊再度傳來了低語⋯⋯「現在⋯⋯我希望妳能幫一件事,把我和蘋果帶過去如何?」。

「⋯⋯?」,巫爾一臉疑惑,我便即向他表達這句話的意思「妳不用想任何理由,只要把我和他們關在一起,妳就能藉機逃脫,但如果妳要是把我丟在中途,這把劍依然會劃開妳的喉嚨,聽明白了嗎?」。

巫爾點了點頭,而我也雙眼一閉,身體倒在地上,故作暈倒的姿態,手中的銀劍也跟著消失,但在她的眼裡,一把名為恐懼的劍,卻直抵在她的心臟,使她不敢肆意妄為。

就這樣,我和暈厥的蘋果一起被巫爾帶往德里歐軍隊的營地⋯⋯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