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八章:治癒之泉

Islia Saori | 2024-04-22 14:23:20 | 巴幣 10 | 人氣 471

完結第三卷
資料夾簡介
經過野豬人族與惡劣監察官:歐戴羅的交鋒後,冒險團一行人與雛菊一同踏上旅程,前往眾神之淚出沒的羅特魯爾村,在那冰天雪地之中,是否會有更大的危機在等著他們呢?

回到村子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經歷早上一波接著一波的惡戰,眾人的體力早已筋疲力盡,「總算是回到村子了,想必怪物不會闖到這裡的,舒博爾先生,我們要先回旅館嗎?」。

對艾洛特所說的話,舒博爾點頭表示「嗯,等一下我們就去旅館⋯⋯哦?蘋果你怎麼了?」。

舒博爾這麼一問,眾人隨將目光聚焦在蘋果身上,但看她滿臉通紅,昏昏沉沉的模樣,一看就知道是生了病,「沒⋯⋯沒什麼啦,趕快去旅館吧⋯⋯」。

「你的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啊,是不是哪裡不舒服?」

「唉呦⋯⋯誰跟你不舒服啊⋯⋯趕緊走就對了啦⋯⋯」,即使舒博爾關心的問道,蘋果仍是撐著搖搖晃晃的身體,勉強走起路來的模樣令人心疼。

「不要太硬撐⋯⋯蘋果⋯⋯」,這一次,就連伊希莉亞也上前關心,蘋果卻裝作笑咪咪的模樣,用著平常的口氣回覆「我沒事啦~莉亞姐。」。

看到蘋果身子仍有些搖晃的模樣,舒博爾提醒說「⋯⋯好吧,如果真的撐不下去的話,要趕緊說出來哦。」。


接著走了一點路,到了旅館後,看到冒險團歸來的雛菊,左顧右盼地出門迎接「嗚⋯⋯你們回來啦,讓我等這麼久⋯⋯」。

「放心吧,雛菊小姐,只要等燕卿小姐平安歸來,我們很快就可以啟程了。」

「嗯⋯⋯難怪我還在想好像少了一個人,希望她能趕緊回來⋯⋯不過,蘋果怎麼了?」

眾人的目光再度聚焦,這一次的蘋果,臉頰脹紅和神情呆滯,似乎病情已經惡化到不是她能硬撐得住的程度了⋯⋯「呃⋯⋯好暈⋯⋯」。

「蘋果啊,要不要先進旅館休息一下⋯⋯你的臉色真的很差呀。」

「哦⋯⋯我沒有不舒服啦⋯⋯只是需要⋯⋯躺一下⋯⋯」,死命硬撐的蘋果,終究抵擋不住病魔的侵襲,暈倒在了雪地上。

「蘋果!振作一點!」,艾洛特隨即反應說道「我去找找看附近能夠幫忙的村民,舒博爾先生,蘋果就交給你了。」。

見此情形,舒博爾迅速把倒在雪地裡的蘋果抱了起來,「好!我知道了」,隨後便健步如飛的跑到旅館,現場除了艾洛特以外,其他人也紛紛跟了過去⋯⋯


進到房間以後⋯⋯舒博爾趕忙讓蘋果躺在靠近暖爐的床上,眾人圍繞著發燒的蘋果,不知所措和擔心盡寫在臉上。

「嗚⋯⋯明明好不容易見到一次面,現在燕卿小姐非但行蹤不明,蘋果一回來就發燒,這該怎麼辦才好啊⋯⋯」,雛菊擔憂地說。

看著受著病痛折磨的蘋果,舒博爾愧疚的嘆了口氣,嘴裡一邊念叨「可惡⋯⋯要是我早點發現的話⋯⋯」,一旁的索瑪也不禁露出擔心的神情「真擔心蘋果跟燕卿小姐呢⋯⋯」。

隨後,一聲開門的聲響傳到眾人的耳裡,回頭一看,發現是艾洛特回來了,「我回來了,各位。」。

「艾洛特,有什麼發現嗎?」

「是,不用太過擔心,我特地找來了這位小姐幫忙。」,話語甫落,先前遇見的凱拉走了進來,依舊用著開朗的語氣向眾人打了招呼,「又見面了,各位。」。

「原來是凱拉小姐啊,麻煩請幫我們看看蘋果的狀態吧。」

凱拉走上前來,仔細一看,立即得出了結論「嗯⋯⋯這是重感冒呢,在羅特魯爾村感冒,嚴重的話是會致命的⋯⋯小時候我也得過,所以還蠻熟悉這種病症。」。

「那麼⋯⋯有治癒的方法嗎?」

「當然有囉,所以我不是來了嘛~你們有聽過治癒之泉嗎?」

「唔⋯⋯好像有聽說是愛德琳女神創造的,你說的治癒之泉可以治好蘋果的病嗎?」

「不僅僅是感冒這種常見病症有用,治癒之泉也能淨化礦山裡的有毒物質,只要去愛德琳神殿裡取用一些泉水回來給她喝,然後休息一陣子,應該馬上就能康復了。」

「原來如此⋯⋯謝謝你的幫助,凱拉小姐。」

這時,凱拉突然好奇的問到「不過⋯⋯病症怎麼會惡化成這樣呢?如果平時都有好好休息的話,應該不至於會變成這樣才對呀⋯⋯」。

「那是⋯⋯回來的過程當中,遇到了龍牙兵,想必病情是在打鬥的過程惡化的吧⋯⋯」

「什麼?龍牙兵!?」一聽到龍牙兵這三個字,凱拉顯然情緒起伏升高,舒博爾好奇的詢問「你知道龍牙兵什麼嗎?」。

一問到這個話題,凱拉開朗的表情,頓時低落了下來「⋯⋯那是想忘也忘不了的事情,可是村外出現了龍牙兵,難不成⋯⋯冰龍還活著?」。

聽到冰龍二字,索瑪也不禁嚴肅了起來,「我本來就好奇⋯⋯龍牙兵是來自龍牙的怪物,這麼說來,那條冰龍還在附近對吧?」,對龍牙兵有著大致上的了解後,凱拉隨即更進一步的解說⋯⋯

冰龍之前就是愛德琳女神的守護神獸,在時空封印結界陣展開前,受女神調遣,前來守護羅特魯爾村⋯⋯

但由於愛德琳女神被結界陣驅逐回天界後,失去主人的冰龍開始對人類展開復仇,先是破壞橄欖石礦山,導致有毒物質四處溢出,也正因如此,凱拉的父親也葬身於礦山之內,與蘿拉的兄長幾乎屬於同種死因。

話說到此,凱拉握緊拳頭,口中帶恨的怨道「要不是那條冰龍,蘿拉的哥哥不至於活不到今天,而我那在礦山工作的父親也不會那麼早就撒手人寰。沒想到⋯⋯那傢伙還活著⋯⋯」。

下定決心的凱拉,雙眼透著一股熊熊燃燒的怒火,誓要將奪走至親的冰龍,付出生命的代價,而聽完整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後,索瑪接著詢問「那之後,冰龍還有什麼行動嗎?」。

「礦山被破壞得一乾二淨以後,聽說之後就被莎利阿勒魔術師壓制了,而且還把牠封印了起來,不過⋯⋯沒人知道他們把冰龍封印在哪裡。」

艾洛特嚴肅的說「如果是這樣的話,冰龍還活著,說明和我們搶奪眾神之淚的龍牙兵,想必就是牠的手筆了。」。

「原來⋯⋯因為被封印而無法親自來到這裡,所以才會叫出那些龍牙兵來跟我們搶奪眾神之淚吧。」

然而,眼下的蘋果尚與病魔鬥爭,索瑪急忙將話題拉回主題,臉上一番苦笑的說「那個⋯⋯我們還是趕緊去取一些泉水回來吧,要趕快蘋果回復,順便去尋找燕卿小姐的蹤跡,才可以盡快離那些龍牙兵遠一點。」。

最後,就在準備出發的時候,從凱拉的口中得知,治癒之泉的所在位置就在神殿的最深處。


這一次,只有三個男人來到了這聯通愛德琳神殿入口的大橋,左右兩邊盡是瀑流從上往下衝擊到湖泊水面的聲響。

「結果只剩下我們三個人來了呢⋯⋯」,望著巨大的神殿之門,舒博爾這般感嘆道,身旁的索瑪也滿臉苦笑的回覆「伊希莉亞要照顧生病的蘋果也沒辦法來呀。」。

唯獨艾洛特一臉微笑,用著意味深長的口氣說道「而且還是三個⋯⋯男性。」,導致舒博爾和索瑪無言以對。

忽然間,舒博爾滿臉堆笑的說「裝完水就趕緊回去吧。」,而索瑪也心有靈犀的微笑道「同意。」,兩人默契的回話,像是察覺什麼一樣,令人感到好奇。

就在三人踏上大橋之際,神殿入口竄出怪物身影,吸血蝙蝠以及形似冰龍幼子的生物成群,截斷進入神殿之路。

「那隻像龍的生物是⋯⋯艾洛特,你有看過這些生物嗎?」

「不,我也是第一次見識,只聽過一些傳聞,說是冰龍就是在這裡誕下子嗣,而這些龍之子在當地被稱作:「巴庫」,也就是冰龍之子的意思。」

聽完艾洛特的解說後,索瑪臉色卻有了細微的變化,直到巴庫和蝙蝠們紛紛衝過來時,才轉變成嚴陣以待的嚴肅神情,「話等一下再說,眼下我們先把這些怪物清理乾淨,進到神殿以後再說!」。

話一說完,舒博爾拔出大刀,率先衝入怪物群中,身後的艾洛特頻頻施展黑魔法以提供遠程火力,索瑪則是遊走在左右兩側,利用雷電截擊所有意圖包圍的怪物。

不到一下子,現場便沒了怪物的蹤跡,三人也越過大橋,順利進入神殿,然而一進入口,便見到附近徘徊的龍牙兵正逐漸靠近。

「沒想到龍牙兵也在這裡徘徊⋯⋯」

「因為龍牙兵是冰龍的手下,而冰龍又是守護愛德琳女神的神獸,所以龍牙兵在這裡徘徊也不奇怪吧。」,索瑪習以為常的說。

「幸好,我們沒有把眾神之淚給帶過來,要不然迎接我們的,可就不只是寥寥幾隻龍牙兵了。」

「是啊⋯⋯光是想像就覺得恐怖。」

神殿之內,僅有一條直線道路,兩側護欄之外,是一座巨大的蓄水池,水的來源來自神殿內部,透過連接大門的兩側,各自設置獨特的出水口,讓泉水得以流動,不至靜滯而導致變質。

每隔十幾步就能看到一座豎立的巨大石燈,提供光亮來源的卻不是什麼蠟燭或是火焰,而是一顆發出冰藍螢光的水晶。

突破龍牙兵的防線後,三人沿著路線,走到一處巨大的平台,而在平台尾端,有一道高大的熟悉身影,映入艾洛特的眼簾。

「啊,那位是⋯⋯」

站在以鎖鏈作為支撐的水晶祭壇面前,米爾察覺到身後的三人,轉身就問「你們來到這裡,是有什麼事情嗎?」。

「是這樣的,因為蘋果得了重感冒,所以我們來取治癒之泉的水回去。」

索瑪說明來意後,米爾略點了頭,雙眼閉目的嘗試從記憶找出索瑪說的蘋果,「是嗎⋯⋯是那個小孩啊⋯⋯」。

然而,對於米爾忽然出現在這裡的原因,艾洛特倒是好奇的詢問「那我方便問一下,米爾你怎麼也來了呢?」,而對方的回話倒是直接了斷。

「如果不定時來取治癒之泉的水,蘿拉就會倒下。」

「嗯⋯⋯原來蘿拉小姐之所以能抵抗病痛,也都是多虧治癒之泉啊⋯⋯」

不等艾洛特思考完,米爾隨口一句「沒什麼事的話,那我先走了。」後,便快步離去。

「那我們也趕緊去裝水吧。」,三人走上前去,舒博爾掏出了早已準備好的水袋,撐開缺口後,緩緩的將泉水引入袋內,直到水位接近溢出才拉起束緊的皮帶並將其收回。

「一想到帶水回去的路上又會遇到龍牙兵,感覺會很驚險呢⋯⋯」,聽到索瑪這麼擔憂說,艾洛特不經意地笑了幾聲。

這時,舒博爾忽然疑惑叢生,明明遭遇龍牙兵阻攔,為何米爾能平安無事的來到這裡?而這個問題,也是艾洛特看到米爾的當下就已經產生了。

「會不會是有一條只有米爾知道的秘密路線呢?」

「那麼看來下次見面的時候,得要問個清楚了,哈哈。」,然而,取完泉水的三人,踏上回程的路時,卻不知羅特魯爾村內的危險,即將降臨到留在旅館的三人身上。


此時的羅特魯爾村⋯⋯雛菊正準備去拿熱水去給蘋果熱敷,不料剛走出門,一名可疑的男子便命令龍牙兵將其拿下「⋯⋯就在這裡,呵呵呵⋯⋯」。

「嗯?呀啊啊啊!!!」,一聲尖叫,驚動了旅館裡的伊希莉亞,當她下意識地拿著雙刀走出門時,本就手無縛雞之力的雛菊,已經遭受男子的脅持。

「龍牙兵⋯⋯還有雛菊⋯⋯!」

「聽著⋯⋯我已經知道你們從雪怪那邊把眾神之淚給搶過來了,馬上把他交出來吧。」

「眾神之淚⋯⋯絕對不能給你!」

話雖是這麼說,但當龍牙兵將盾刃抵在雛菊的脖子時,即使伊希莉亞再怎麼冷靜,也不免有些慌亂,而這副模樣,也恰好被男子看得一清二楚。

「那要是這個豬鼻子女孩死了,對你而言也沒關係嗎?」,雛菊此時已經被嚇得完全失聲,只見伊希莉亞冷冷回了一句「真卑鄙⋯⋯」。

「我才不管什麼卑不卑鄙的,如果不交出眾神之淚,不只這個豬鼻子女孩會死,就連旅館裡躺著的女孩也會跟著陪葬!」

一邊是眾神之淚,一邊是蘋果和雛菊的性命,無論是哪一邊,伊希莉亞顯然都不想放手,直到窗邊傳來一絲細微的聲音「莉亞姐⋯⋯那是什麼聲音⋯⋯?」。

「蘋果⋯⋯」,為了保住兩人的性命,伊希莉亞心一橫,隨手就把眾神之淚放在地上,任憑男子上前來取。

而男子也隨即命令龍牙兵將雛菊送了過去,回了一聲「謝謝。」,「現在⋯⋯馬上從我眼前消失⋯⋯!」,然而對方的回答卻是⋯⋯

「那怎麼能行呢?龍牙兵,殺死這些傢伙吧。」

「我不會那麼容易⋯⋯就讓你們得逞!」

伴隨男子熟悉的奸笑聲,伊希莉亞一人獨對數十名龍牙兵,危機之際,天空降下一道掌氣,「住手!」。

一聲喝,掌氣震退包圍的龍牙兵,伊希莉亞抬頭望去,正是站在旅館屋頂上的慕燕卿出掌相救,「呿⋯⋯怎麼會是她來了⋯⋯後面就先交給你們了!」。

男子見情勢不妙,趕忙帶走眾神之淚和龍牙兵法師一起離開,恰逢此時,前去神殿取水的三人也趕了回來,慕燕卿也從屋頂上徑直朝著男子離去的方向追去,隨後,舒博爾等三人連同伊希莉亞,共同對抗留在現場的龍牙兵。


而另一邊⋯⋯兩人雖一路逃跑,卻被我一個接著一個的引導,最終他們被我堵在一個小巷子裡,「以為控制了一個男人⋯⋯我就不知道是你了嗎?岱斯龍⋯⋯!」

我右手微攥,凝聚神力準備對眼前的男子大開殺戒,卻見龍牙兵法師上前勸止「慢著!你和我之間不是有過利益交換嗎⋯⋯?還是說你想變卦?」。

「這句話該是我問你才對⋯⋯先前說過,給你奪得眾神之淚的機會,不准傷人性命,如今你以雛菊的性命要脅,我雖不在乎⋯⋯可你居然敢趕盡殺絕,未免太不把我放在眼裡了吧!」

我隨手一揮,一道能量波擴散開來,男子不過稍微接觸,便被震懾的倒地不起,只剩龍牙兵法師低著頭的一言不發。

慢慢的,我走上前去,仔細看向男子的面貌,發現他正是羅特魯爾村的村長:「麥德斯」

「告訴我⋯⋯你是怎麼讓一村的村長俯首於你,還有麥德斯這一身的奢侈衣裝又是怎麼一回事?說!」

因被氣勢被壓一頭,岱斯龍藉著龍牙兵法師的口,怯怯的回答「是⋯⋯是我利用了他的貪欲,在冰凍水晶洞窟的懸崖下,控制了他的心智。」。

「⋯⋯還有呢?」

「還有⋯⋯我幫他開採水晶和橄欖石,讓他把多餘的礦產拿去賣掉,並命令他繼續開採礦山,然後⋯⋯」

「然後你就讓礦山被過度開採,直到有毒物質流到村子裡去,間接讓所有村民死於當地,順便滿足了他的貪欲,是這麼一回事嗎?」,龍牙兵法師沒有回答。

我嘆了一聲,原想著這條被復仇蒙蔽雙眼的龍,再怎麼樣也知道利益互惠的底線不能隨意觸碰,可按照他今晚的行動來看,反倒是高看了。

「除了麥德斯以外,你還控制了誰?村裡的米爾跟你又是什麼關係?」

「沒有了⋯⋯至於你說的米爾,那是另一個我⋯⋯也是叛徒。」

「另一個你?我都不知道你還能分靈出來,說吧,什麼情況。」

「我⋯⋯要他和我一起對人類復仇⋯⋯可他卻自認為了解女神的想法,要保護那個人類,所以我把這個叛徒從身體裡剝奪出去。」

原來米爾是代表愛德琳女神想保護人類和蘿拉哥哥的想法呀⋯⋯一個是守著女神約定的龍、一個是對女神被逐回神界而心生復仇的龍,好一個天地之間的差別。

雖然他的誠信已經名存實亡了,不過眼下我還需要他活著來達到推進故事的用途,唉⋯⋯暫且饒他一命吧。

「今日只是對你不把我底線放在眼裡的小小懲戒,但你給我記住了,這一次沒人傷亡是運氣好,若你膽敢再有下次,我絕不寬待⋯⋯明白了嗎⋯⋯?」

龍牙兵法師頻頻點頭,我也放行給了一條活路,這時候,想必他們已經把龍牙兵都清掃乾淨了吧⋯⋯「那麼⋯⋯也是時候去跟他們會合了。」


回到旅館⋯⋯四人經過短暫的重整態勢後,迅速展開反擊,將現場所有龍牙兵一網打盡,而慕燕卿回到現場時,已不見其他人的蹤影。

「附近有打鬥的痕跡⋯⋯應該不至於有事才對。」

走進旅館後跨步上樓,走到房門旁時,我示意性的轉了轉門把,「能轉得動,應該沒事了。」。

一打開門,便見到四人待在床邊,用著驚訝的眼神望著我,而床上睡著的蘋果,此時也恰好醒來,「⋯⋯咦⋯⋯?」。

蘋果慢慢挺起了上半身,一邊揉著眼睛的看著四人臉上的表情,盡顯憂鬱神色,「哦?你怎麼都是一副憂鬱的臉啊?我又還沒有死,嘿嘿嘿!」。

「是說,燕卿姐呢?他回來了嗎?」

我倚靠在門邊,低眉看著剛痊癒的蘋果說了一句「在這裡哦。」,蘋果頓時喜出望外,但回過頭來看,眾人的臉色卻沒有轉變哪裡去。

「你們怎麼了?燕卿姐不都已經回來了嗎?」

不明事情發展的蘋果一臉懵懂的看著四人,直到舒博爾向他說明眾神之淚被搶了之後,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什麼!什麼時候被搶的!?」。

「在你沉睡的時候,龍牙兵闖進旅館裡就把眾神之淚搶走了。」

「唔唔⋯⋯居然發生這樣的事情⋯⋯」,所幸的是,伊希莉亞具有感應眾神之淚的能力,所以能夠即時追蹤眾神之淚的去向,但現在的問題在於那名可疑的男子。

「根據雛菊小姐所說的⋯⋯與龍牙兵一起出現的男子讓我覺得很可疑,如果說龍牙兵是按照龍的意念行事⋯⋯但那個男人卻好像能操控他們行動。」

聽完艾洛特提出懷疑的論點,舒博爾也表示同意的說「嗯⋯⋯搞不好那個可疑的男子會跟冰龍有什麼關聯⋯⋯是說,燕卿小姐剛才去追擊逃走的龍牙兵隊長的時候,有什麼收穫嗎?」

(這一下尷尬了,雖然剛才確實得知麥德斯是被控制的,但也不能在這個時候說啊⋯⋯)

我假意嘆氣,裝作一副既可惜又失望地表情回覆「可惜,我前去追擊的時候就已經不見蹤影了,目前還是等天亮了以後再去調查看看吧。」。

「嗯⋯⋯好吧,今天各位都辛苦了,那麼我們就先回房間了,晚安。」,雖然我們是冒險團,但對於男女有別這種事情,還是得要分得清楚,尤其是人數漸漸越來越多的情況下。

房門關上後,就到了屬於女生的時間了,我褪下紫紋黑袍,一手將其掛在掛衣架上,慵懶的伸了伸腰。

這時,伊希莉亞慢慢的走過來,開口就問「沒事吧⋯⋯?」,顯然是關心那時候在雪怪部落斷後的事,「啊,不用擔心,我沒事。」。

我慢慢走到蘋果的身邊,輕握著他的左手腕,帶點力道的按在手腕的生命線上⋯⋯「咦?燕卿姐,你在做什麼?」。

「這叫「把脈」,我家鄉的醫生在看病人之前,都會先做這樣的動作,目的就是為了要測出你有沒有真的生病,畢竟你今天早上的時候就已經打噴嚏了,更何況我回來的時候,你才剛從床上醒過來呢。」

蘋果雖然有些恍神,但還是頻頻點頭表示理解,「放心啦,燕卿姐,我真的已經沒事了。」。

測完脈象後,我鬆開把在左手腕的三指,腦海裡已經開始統計脈象的情況「(從大致上來講,脈膊跳動的頻率還算正常,不過中氣有點虛,應該是因為先前的重感冒導致的。)」。

「慕卿姐,我的身體情況有怎麼樣嗎?」,看著先前說著自己沒事的蘋果,現在卻對把脈的結果感到期待,這種反差感還挺有趣的。

「你的身體狀況沒事,只是最近得要吃一些營養的食物,好好補充體力就夠了。」

「真的嗎!太好了,我就說了嘛,我真的已經沒事了!」,見到蘋果興奮的樣子,伊希莉亞慢慢走了過來,對我伸出了右手。

「嗯?你也要我幫你把脈嗎⋯⋯伊希莉亞?」

伊希莉亞點點頭,雖然她的表情十分冷淡,但眼神總有股期待在彷彿在告訴我說「(我也想要嘗試看看⋯⋯)」。

於是,照著剛才用在蘋果的指法,我同樣用在了伊希莉亞的左手腕上,閉起雙眼,專心感覺脈膊的跳動⋯⋯然而,按了一分鐘,卻仍無反應。

(奇怪⋯⋯怎麼沒有心跳?)」,照理來說,只要是人,按壓左手腕大致在生命線的「」點,一般都會有心跳反應的,可唯獨伊希莉亞沒有反應。

就在我內心納悶的時候,伊希莉亞突然問了一句「好了⋯⋯?」,想將實際結果告知的念想瞬間化作泡影,而是尷尬地輕咳了兩聲,口氣平淡的回覆「嗯,你的身體也沒什麼事。」。

「這樣啊⋯⋯」,看到伊希莉亞有些失落的樣子,讓我不禁猜測她想要從把脈這件事情上想知道什麼,當然,我也沒有在意過多,而是躺到床上,蓋起棉被,做好迎接下一天的準備⋯⋯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