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三章:納斯普族

Islia Saori | 2024-05-10 21:09:08 | 巴幣 12 | 人氣 497

連載中第四卷
資料夾簡介
歷經冰龍一役後⋯⋯慕燕卿和冒險團朝哥蘭德村前進,路經一處名為「失落要塞」的地點,傳聞那是被詛咒的要塞,直到伊希莉亞感應到了眾神之淚⋯⋯才開始了與納斯普族的緣分。

經過一段時間⋯⋯蘋果昏昏沉沉的醒了過來,眼皮一睜,便見到雛菊一臉沮喪的看著自己,「嗚嗚⋯⋯妳起來了嗎?蘋果?」。

回過神來,環視了四周,發現伊希莉亞、雛菊、自己和慕燕卿都被關在一個大型的木製牢籠裡,「咦?這籠子是幹嘛啊?又不是動物園馬戲團之類的。」。

雛菊哭哭啼啼的解釋說「睡覺的時候,士兵把我們綁到這裡來了⋯⋯嗚嗚。」,而這還不是最嚴重的問題,在被綁來的過程當中,眾神之淚也跟著被搶走了。

「喔⋯⋯眾神之淚被搶走了?」

「那些士兵裡⋯⋯有藍德斯三人的蹤影⋯⋯」

聽完伊希莉亞的詮釋,蘋果氣得咬牙切齒的不忿道「可惡啊⋯⋯那個大嬸又出來搗亂了!」,然而這一句話,卻恰好被當事人聽得正著。

「妳說誰是大嬸?小鬼!」

蘋果被這麼一喊,下意識地往外頭看去,才發現是巫爾和一副高傲的羅貝蓮亞前來探視。

「哎呀~這副落魄的模樣真是可笑,早就說過把眾神之淚交出來,不就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嗎?」

「妳們⋯⋯!」

伊希莉亞眼神帶恨的看著羅貝蓮亞,彷彿腦海裡已經充滿怎麼殺死她的各種方法,但對方非但不覺害怕,反倒更頤指氣使的嘲諷道⋯⋯

「哎呦~好可怕的眼神啊,一副要衝出來打我一樣,但妳們還能怎麼辦呢?現在妳們只會待在這裡腐爛⋯⋯直到成為烏鴉的食物。」

我並沒有理會羅貝蓮亞的譏諷,只是自顧自的穿上紫紋黑袍,並時不時的朝巫爾瞥了瞥眼。

「⋯⋯!」,巫爾被我這麼一瞥眼,渾身不禁開始顫抖起來,右手更是拉了拉羅貝蓮亞的衣袖,示意趕緊離開。

原先羅貝蓮亞還帶著些許不解,一向冷漠的巫爾,如今卻像個膽小的老鼠,看她的眼神一直看向後方的女子,內心頓時有了想法。

「喂⋯⋯後面那個異國人!」

我沒有多加理會對方的呼喚,僅僅是拍了拍黑袍上的袖子,閉著雙眼的倚靠在籠子的木柱上。

「妳這傢伙⋯⋯喂!妳是耳聾了是不是!?我在叫妳呢!」

直到對方惱怒的時候,我打了一聲哈欠,才緩緩的走了過去,一臉隨和的回應道說「有什麼事情嗎?」。

「啊~當然有事了⋯⋯剛才出發去抓妳們的時候,巫爾都還沒有異狀,但是⋯⋯妳們被抓回來之後,她便時不時看著妳,而且還是帶著一副恐懼的眼光,說!妳們對她做了什麼!?」

面對羅貝蓮亞的直問,我裝作毫不知情的模樣看向巫爾,只見她迴避了我的眼神,我這才回應說「既然我都被妳們抓過來了,那還能做出什麼事呢?」。

「哼!我看妳是把我當三歲小孩是吧⋯⋯?她這副模樣還能說沒出事?」

「呵呵,大人說笑了,我現在已經是妳們的階下囚了,還能做出什麼事情來嗎?再說⋯⋯如果我真的對她做了什麼,她也不至於這麼擔心受怕⋯⋯不是嗎?」

話一說盡,我一個眼神匆匆一瞥,巫爾拉著羅貝蓮亞的手越見快速,嘴裡更是十分緊張的口氣催促道「快走⋯⋯」。

「呃⋯⋯好吧,今天就暫時放過妳們,要是哪一天真的被我找出妳們對巫爾做了什麼,我的火焰會把妳們帶骨連肉的一起焚燒乾淨!」

待到羅貝蓮亞和巫爾轉身準備離去的時候,我才補了一句「恕不遠送!」,似乎兩人停了一下,而後又繼續踏步離開⋯⋯

這場鬧劇結束後,我帶著壞心眼的眼神看向三人,蘋果和雛菊對我投來敬慕的眼神,伊希莉亞則是微笑以表示欽佩。

「對付這種女人,根本不需要跟她生氣,畢竟大嬸已經到更年期了,總得要體諒一下嘛,是不是啊~」

我露出別有深意的笑容,使得現場的嚴肅氣氛得以緩解,唯獨蘋果還心有不平的抱怨道「可惡⋯⋯!博爾大叔現在到底在幹嘛呀!?」。


此刻⋯⋯籠子的另一處⋯⋯已經從睡夢中醒來的艾洛特、索瑪兩人坐在一旁,像是在等待什麼,唯獨一人仍在酣睡⋯⋯

「呼⋯⋯呼,呼⋯⋯」,明明已經被押進木牢之中,舒博爾仍是打呼的酣睡下去,這種臨危不驚的態度,令兩人不禁感到敬佩。

索瑪上前看了看,隨後一臉苦笑的說「哎⋯⋯看起來還在睡呀。」,一旁的艾洛特不禁笑著吐槽道「所以說啊~面對前途未知的局面,還可以那麼悠哉的睡覺,也算是奇特人士了。」。

忽然間,舒博爾突來一聲大叫,更是猛得從地上起身,索瑪上前問道「啊!你醒來了嗎?」,卻見對方嘴裡唸叨著「不要踩⋯⋯拜託不要踩我!」,隨後又倒了下來,回到了夢鄉之中。

艾洛特也禁不起尷尬而汗顏了起來「原來是在講夢話⋯⋯」,所幸的是,舒博爾這一次並沒有睡太久,而是緩緩爬了起來,看向四周,這才後知後覺的驚訝道「蛤?這裡是哪裡?」。

「你醒來了啊,看也知道我們在籠子裡面。」,索瑪一臉尷尬的回應。

「籠子?難怪昨天晚上好像有人打了我的後腦杓⋯⋯」

然而⋯⋯遠方走來三道人影,兩側由德里歐士兵護駕,居中領頭的正是一臉嚴肅的藍德斯。

「你總算醒來了,舒博爾⋯⋯」

「藍德斯⋯⋯!你怎麼會在這裡!」

藍德斯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微笑的說「多虧你的幫忙,讓我們能順利拿到兩顆眾神之淚。」。

「你⋯⋯你對伊希莉亞做了什麼!」

「哼哼⋯⋯不用那麼激動,舒博爾,只有眾神之淚被拿了而已,我們還沒無恥到連人都動,哈哈哈!」

「你這傢伙!」

惱怒的舒博爾幾乎像頭猛獸般,撲向牢籠外的藍德斯,而對方似乎也樂見看他這副模樣,於是哈哈大笑的說道「那麼下次再見吧!」,隨後向身旁的士兵交代了一些命令後,便緩步離開了⋯⋯

而牢籠內,聽到眾神之淚被取走的消息,索瑪擔心的問道「眾神之淚真的被他們拿走了嗎?」,艾洛特當即回覆「找到伊希莉亞就知道有沒有被拿走了,不過他們似乎在要塞周圍擺大陣仗倒是讓我很在意⋯⋯」。

「而且也沒理由佔領一座有怨靈徘徊的要塞⋯⋯果然失落要塞裡面真的有什麼嗎?」,艾洛特雖然進入了深思,但舒博爾的急性子卻直接插話「眼下先想怎麼離開籠子,真擔心伊希莉亞的情況⋯⋯」。

「請放心吧,我已經想好那個辦法了。」

「哦?有什麼好辦法嗎?艾洛特?」

「是的,因為這是一定要由舒博爾去執行的辦法,所以目前還沒進展,詳請還請三人聽我說吧。」

於是,為避免守衛聽見,三人靠在一起,由艾洛特講述起這一起逃獄的計畫,「所以說⋯⋯(嘰咕嘰估)」。

一番輕聲細語後,舒博爾不禁訝異地唸叨「什⋯⋯什麼!?」,隨後又是一番輕聲細語,這一次連索瑪也跟著訝異的問道「我,我也要做嗎!?」。

「如何呀?我認為用這樣方法就足以逃離這裡了⋯⋯」,艾洛特雖然一臉笑容,可對比其他兩人卻是一副難堪。

「為⋯⋯為什麼要我扮演那個角色呀!你是要把我塑造成無恥的人嗎?再說了⋯⋯你們也可以當那個角色啊,幹嘛非得是我呀?」

「這個嘛⋯⋯我也不是沒想過,但我這張臉看起來反而沒什麼說服力呢。」,艾洛特說著說著,就連聽完計畫後的索瑪也紛紛點頭覆議說「也是啦⋯⋯這個角色對艾洛特也不適合呢⋯⋯」。

「那你們的意思就是我最合適嗎!?與其要做那種事,我還不如直接向藍德斯求饒,至少要我做這種事情是絕對不可能的!」

眼看舒博爾決心如此,艾洛特只好拿出一個殺手鐗話題來說服眼前不願放下廉恥心的前任騎士。

「唉⋯⋯但要是這麼繼續下去,伊希莉亞可能會陷入危機呢⋯⋯」

「呃⋯⋯伊希莉亞⋯⋯」,一講到伊希莉亞的安危,舒博爾的決心明顯有著巨大動搖,艾洛特更是火上澆油的打氣道「我會在一旁幫忙,所以就相信我這一次吧,為伊希莉亞的安全,幫忙演一次戲吧。」。

「絕對不行!你乾脆殺了我吧!艾洛特!!!」


與此同時⋯⋯雙方隔著一座木橋,慕燕卿這一邊,卻傳出一聲尖叫⋯⋯

「呀啊啊啊!!!」

雛菊忽然放聲尖叫,引得蘋果好奇上前詢問「怎麼了?」,只見她一手指著地上,口氣幾乎崩潰的說著「那裡有一隻昆蟲啦!」。

等到我們上前一看,才發現是一隻慢慢爬過去的螞蟻,蘋果不禁嘆了一口氣「真是的⋯⋯虧我還以為是什麼嚴重的事呢⋯⋯」。

「嗚啊啊啊⋯⋯好想回家呀!」

就在雛菊哭哭啼啼的同時,蘋果好奇的問了問「是說⋯⋯燕卿姐不是可以用那招,那個什麼⋯⋯」。

「炎禍焚界嗎?」

「對對對!只要燕卿姐用了那招,那這些木頭做的籠子不就沒用了嗎!?」

話雖然是這麼說,但蘋果顯然沒有想到後續⋯⋯「可以是可以,但這麼做也一定會引起德里歐營地的守衛注意,到時候可就不是抓回來就了事囉。」。

「唔⋯⋯這麼說也對⋯⋯」

「嘛,至少眼下他們還不會對我們怎麼樣,就耐心等待舒博爾他們吧,蘋果妹妹。」


回到另一邊籠子⋯⋯雛菊的尖叫聲,正好從木橋的另一頭傳了過來,聽到熟悉的尖叫,舒博爾頓時不冷靜了。

「啊,這個聲音是!」,艾洛特藉此大好機會趁熱打鐵「沒時間了,舒博爾先生,不趕緊離開這裡的話⋯⋯伊希莉亞、蘋果、燕卿小姐和雛菊小姐都會有危險!」

「呃呃⋯⋯」

儘管難為情,但比起伊希莉亞的安危,這一點羞恥未免過於無力,但對於前任騎士的舒博爾而言,這畢竟是犧牲自己的形象,去扮演艾洛特所說的角色⋯⋯


而在不遠處的德里歐營地內,負責看管牢籠的兩名士兵,此刻正圍著鍋爐,看著裡面的肉湯,不禁喜笑顏開。

「嘿嘿嘿,愉快的宵夜時間又到啦,今天的宵夜是什麼呀?」,拿著長槍的德里歐士兵問道。

腰間配戴長劍的德里歐士兵則是一臉垂涎三尺的回覆「老兄,今天的宵夜是豬肉湯欸!」。

「哦!是肉啊!我的腸胃已經開始在鼓掌啦!不過⋯⋯怎麼突然會有肉湯可以喝?」

「其實偵查隊抓了幾隻在這附近徘徊的野豬人族⋯⋯」

一講到野豬人族,兩名士兵沉默了一會,畢竟他們曾在爾斯梅勒村擔任歐戴羅的旗下士兵,結果在泰勒眉盆地搞得差點全軍覆沒,也許正因如此,往昔的陰影漸漸浮現了上來⋯⋯

「⋯⋯我都忘記我們曾經差點被野豬人族當食物吃掉了。」

一想到這,拿劍的士兵不禁痛哭流涕,直到遠處傳來了一聲「救命啊!」,打斷了本欲大快朵頤的兩人。

「不對⋯⋯這是什麼從哪裡傳來的啊?」

「聽起來像是俘虜在鬧事耶,老兄。」

「唉⋯⋯晚餐給晚了一點就開始造反了是吧?那好~把肉湯分給他們喝一點,應該就會安分了一點。」

「嘿嘿嘿⋯⋯就拿野豬人族的肉給他們吃吧!」

然而,隨著求救聲變得越加悽慘,兩人越來越覺得不對勁⋯⋯「老兄,好像不是因為沒吃到飯才喊成這樣的欸。」。

「呿⋯⋯真是麻煩,趕緊去看看!」

隨後,兩名士兵暫時放下手中的湯池和木碗,而是迅速的趕往牢中,一到現場便發現艾洛特傷痕累累的跪在地上,而索瑪則是一臉驚恐的待在角落,將他逼到這種情況的,正是一臉變態的舒博爾。

「住手!你們到底在幹什麼!」

只見舒博爾像個變態一樣嘻嘻笑著,雙眼直盯著被逼入角落的索瑪,雙手更是作勢要撲了上去。

「嘿嘿嘿嘿⋯⋯發什麼牢騷啊,反正都要死了,就在臨死前好好享受一把吧~」

「呀啊啊啊!不要過來啊!!!」

看到兩人幾乎毫無破綻的演技,倚靠在一旁的艾洛特也不禁暗中敬佩道「(真厲害⋯⋯有這種程度的演技,騙過警衛根本不是問題啊。)。」。

「這⋯⋯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你們來得正好,現在⋯⋯如果不阻止他的話,會發生很可怕的事情!」,

「什⋯⋯什麼!?」

艾洛特緩緩地站了起來,臉上還不忘裝出吃力的神情,用一種無奈的口氣說道「他的名字叫舒博爾⋯⋯之前他還是紅髮盜賊團的首領,是個非常可怕的男人。」。

「紅髮盜賊團?」

「在鄰國:蘭德王國境內,紅髮盜賊團就已經是惡名昭彰的盜賊團之一,尤其是以綁架小孩最為出名,而那位叫舒博爾的男人,就是如盜賊團的精神支柱般存在!」

「你以為我會相信這種毫無根據的話嗎⋯⋯?」

「都已經看到這真實的畫面了,難道你們還不相信嗎!?」

不說紅髮盜賊團是否真的存在,單就艾洛特本身的語調,無論是急促還是無奈,都很難令人不相信,對於真正的演員而言,大概還是有著被看穿的風險,但眼前的這兩人,只是一個普通士兵,就算真的懷疑,也不會有什麼動作。

「救命啊!」

「喔嘿嘿嘿~我會好好疼愛你的,快過來哦~」

為了確保計策能完好進行,兩人幾乎拋棄了羞恥心,使出火力全開般的演技,盡可能博得眼前警衛的信任。

「老,老兄⋯⋯這真的讓我看不下去了,不管那傢伙是不是真的是首領之類的,就從他的眼神來看就知道,那絕對不是正常人啊。」

「嗯⋯⋯」,眼看計畫就只差一步,一道熟悉的聲音頓時傳入眾人耳中「我就知道這個人的面相就是一個罪犯該有的模樣!」。

只見歐戴羅從士兵的身後緩緩走了過來,舉起紅寶石拐杖,正義凜然的指向舒博爾命令道「都愣在原地幹什麼呢?快從那個兇惡的傢伙手上救出那個少年!」。

「歐戴羅大人,那個少年跟他們是一夥的⋯⋯」

「真是⋯⋯難道你沒看到那個兇惡的傢伙嗎?連自己的同伴都不放過,甚至都要撲上去了!那種傢伙早晚都要隔離起來,還不如讓我們現在單獨監視他更方便!」

兩人聽完後,一致表示同意打開牢門,但他們犯了兩大錯誤,一是沒有將他們的武器繳械乾淨,二是沒有做好準備就擅自打開牢門。

就在牢門打開的一剎那,舒博爾拿起手中的大刀,直徑朝牢門外的方向丟了過去,歐戴羅和士兵們一個反應不及,頓時被打倒在地,其餘兩人紛紛上前,順勢將這三人綁了起來,並關進牢中⋯⋯

「你們⋯⋯你們這些傢伙!忘恩負義也就罷了,居然還把我們關起來!你還有一點公德心嗎!?」

艾洛特一臉微笑的對著歐戴羅說「多虧你活了下來啊,歐戴羅大人,雖然我說的那個人應該不在這裡,但那都不重要了,趕緊去救伊希莉亞吧。」

舒博爾一臉生無可戀的看著艾洛特,站在一旁的索瑪也只能尷尬苦笑著,但歐戴羅卻仍堅持己見的說「紅髮傢伙⋯⋯以我的慧眼來看,早知道你不是普通兇惡的傢伙了,但我作夢都沒想到,你竟然是超乎我對兇惡想像的人!」。

「看你這般差勁的模樣,你在爾斯梅勒村也是裝成一副好人的模樣去接近庫基的吧?你這個禽獸不如的傢伙!」

歐戴羅這麼一說,觸碰到了舒博爾剛形成的黑歷史「你這個傢伙在說什麼鬼話呀!!!」。

「唉呀~博爾先生,不要管他了,先去救伊希莉亞要緊吧。」

索瑪一臉苦笑的拉著,舒博爾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惱火,正要準備大打出手時「放開我!我要把垃圾貴族的嘴給封起來!」艾洛特說了一句⋯⋯

「再繼續拖延下去的話,恐怕伊希莉亞⋯⋯」

一講到伊希莉亞,舒博爾瞬間像個受委屈的小孩一樣,心中不服的停了下來,嘴裡還一邊碎唸「嗚⋯⋯伊希莉亞⋯⋯」隨後又向轉向兩人,一臉擔心的說。

「因為我擔心才會這樣說啊,今天的事絕對是秘密啊!」

「我會保守秘密的⋯⋯」對索瑪而言,這也是令他難以啟齒的黑歷史,但對艾洛特而言,卻是一個很好的把柄。

「那麼,我們趕緊上路吧。」

隨後三人迅速渡過木橋,朝著雛菊的尖叫聲衝了過去,只留下歐戴羅罵罵咧咧的喊著「喂!好歹把我鬆綁再走啊!!!」。


「伊希莉亞!你們沒事吧!」,一想到伊希莉亞可能發生危險,舒博爾迅速的將牢門打開,蘋果一臉興奮的說「哦!是博爾大叔啊,怎麼現在才來?」。

「看起來沒事呢,真是大幸啊,舒博爾先生。」,見三女平安無事,舒博爾一臉鬱悶的問道「那剛剛的尖叫是怎麼回事⋯⋯?」

「啊,那只是籠子有太多昆蟲,所以才叫出來的啦⋯⋯嗚嗚⋯⋯」

「什,什麼!?」,不等舒博爾訝異完,伊希莉亞趕忙提醒「舒博爾⋯⋯眾神之淚被偷了⋯⋯」。

「你沒事就好,大不了把眾神之淚再搶回來就好了。」

「舒博爾先生,既然眾神之淚被搶已成事實,眼下還是得趕緊離開這裡。」

「也只好這麼做了⋯⋯等到我們到了安全的地方後,再等待搶回眾神之淚的時機吧。」

離開牢籠後,在我們眼前有兩條木橋,無論是左邊還是右邊,都可以有效的逃離德里歐營地,但相對遭遇的抵抗卻大有不同⋯⋯

左側的木橋上,有著一批據險防守,手持石制長槍的類人生物,光看大致上的模樣,以及頭上明顯的羊角,顯然與先前劍卒所稟報的亞人完全一致。

右側的木橋則是一群徘徊的烏鴉和三隻白羽鳥人,比起與亞人戰鬥,朝右邊逃離德里歐營地,似乎更為妥當。

於是,我們拿定主意,當下即刻渡過右側木橋,突破烏鴉的襲擾和白羽鳥人的攻勢,不料動靜過大,導致營地內的德里歐士兵以為遭遇敵襲,紛紛手持兵器往我們衝了過來。

與第一次正規軍交戰的經驗不同,在這裡的德里歐士兵,無論是架式還是揮砍的動作,都明顯與歐戴羅帶領的士兵不同,也許是因為統帥的關係,他們顯得更有默契且更富有經驗。

舒博爾一刀同時對峙三名持劍士兵卻打得不相上下,持槍士兵更讓缺乏攻擊距離的伊希莉亞和索瑪感到棘手,只能依靠蘋果的火炮和坦基的鐵拳將其突破。

除此之外,察覺到騷動的亞人槍兵手持石槍從後方攻來,艾洛特見狀,迅速展開黑魔法陣將其擊倒,但令我感到不對勁的是⋯⋯他們的眼中沒有任何光亮,連一點痛苦掙扎的表情都沒有,就像個魁儡一樣。

當然⋯⋯這都是後話,眼下只能盡快擊倒他們,然後逃離這個是非之地,我暗運神氣,凝聚氣勁在扇子之上,隨手一揮,一陣狂風瞬間將敵人吹的一時睜不開眼。

「趁現在!我們快走!」

藉著敵人的包圍尚未成形,又被大風吹得無法及時應對,我們迅速朝營地的反方向逃離出去。


就這麼不停歇的逃了快一分鐘⋯⋯眾人紛紛停了下來,索瑪上氣不接下氣的說「呼⋯⋯他們應該不會追過來了。」。

「是啊⋯⋯不過藍德斯他們離開羅特魯爾村的原因,就是為了來到這裡嗎?⋯⋯」

艾洛特則狀態尚可的回覆「是,似乎他們來這裡也不只為了尋找眾神之淚,應該會有其他內幕才是。」。

「哦!那是⋯⋯?」,蘋果望著前方,只見一位淡黃色長辮髮又貌美的少女在一旁的草地裡收集什麼⋯⋯與普通人類不同的是,他頭上非但長有一對捲角,就連耳朵也和普通的山羊一般。

「呼~好了,只要收集這些就夠了吧⋯⋯現在可以回要塞去了。」,少女手裡掛著裝滿藥草的籃子,四處看了看。

「咦?真糟糕呢⋯⋯什麼時候變成晚上了呢?」

而這個景象也被我們看在眼裡,身旁的雛菊不禁羨慕道「哇⋯⋯他也跟我一樣受到詛咒了嗎?頭上還有一對卷羊角,可就算是這樣⋯⋯感覺有角還比較好看,什麼爛豬鼻子啊,嗚嗚嗚⋯⋯」。

見我們一臉疑惑的模樣,艾洛特隨即解釋了眼前的類人生物「是納斯普族呢。」。

「納斯普族?」蘋果好奇的問,艾洛特緊接著解說「就是萊比歐斯神用羊為原形所創造的種族,時空封印結界陣展開前,是作為代替人類成為祭品的存在,但自從萊比歐斯神被驅逐後,他們就隱居了起來。」。

「那為何納斯普族會突然出現在這裡?」,當舒博爾對這個問題產生疑問時,一旁的蘋果則是不想再惹麻煩的表示「如果跟眾神之淚沒關係的話,就趕緊走吧,要不然等一下又要被那些德里歐士兵追著跑⋯⋯」。

「嗯⋯⋯這麼說也對,那麼我們就先走吧。」

當我們抬起腳步正要轉身離開之際,身後突然有了騷動,回頭一看,發現是三名德里歐士兵圍著納斯普族少女,好似要做出什麼⋯⋯

「嗚呼!是我的運氣不錯嗎?還是我在作夢啊?」

「嘿嘿嘿⋯⋯已經很久都沒看到這麼漂亮的女人了!真是剛好啊⋯⋯快跟我們一起享受美好的時光吧!嘿嘿嘿!」

面對對方毛手毛腳的騷擾,手無寸鐵的納斯普族少女只敢小聲拒絕說「不⋯⋯不要⋯⋯!」,而這一幕,正好觸碰到了舒博爾的底線。

「啊,那些可惡的傢伙!」

「喂,博爾大叔,我話才剛講沒多久欸⋯⋯」,艾洛特表示能從這些士兵探得德里歐軍隊的情報「不管怎麼說,先把那個少女救下來吧。」。

「好,動作快!」,一看兩人準備行動,蘋果無奈的嘆了一聲,嘴裡碎念著「唉呦⋯⋯我就知道會變這樣。」

眼前只有三名士兵,舒博爾和艾洛特衝上前去,三兩下就將其打倒在地,我和其他人隨即趕了過來,近距離一看,越覺得面貌清純,宛如一片白紙,身上穿著的綠白混合穿搭,更顯其自然。

「唉⋯⋯真是的⋯⋯」,少女拍了拍衣袖和裙子,舒博爾上前關心道「還好嗎?」。

少女微笑回覆「嗯,我沒事,你真是位親切的人。」

眼看狀況穩定,艾洛特隨即詢問來到這裡的原因「容我冒問一下,你是怎麼會來到這裡呢?」。

「啊~我是為了要採集草藥,所以才到要塞外面⋯⋯只是不知不覺就走到這裡來了。」

「要塞⋯⋯請問你們的同族也在裡面嗎?」

卻見少女沒有回應,只是一股勁的在尋找回到要塞的路,到最後卻是一副傷腦筋的表情和疑問「⋯⋯咦?在哪裡呢?」,這種天然呆的模樣,索瑪尷尬的苦笑起來。

忽然間,歐戴羅的聲音再度從遠方傳來「就在那邊!那些可惡的傢伙!」,艾洛特突感心生不妙,臉上更是汗顏的說著「不妙啊⋯⋯他們好像追上我們了。」。

「嗯?同樣是人類⋯⋯卻也被追殺嗎?」

「雖然是因為一些事情⋯⋯請問這附近周圍能讓我們藏身的地方嗎?」

「是有一個地方可以藏身⋯⋯不過艾格里特應該不會生氣的吧⋯⋯」

經過了短暫的思考後,少女面露微笑地說「各位剛才救了我,應該是好人,請跟著我來吧。」,接著⋯⋯我們跟隨少女的步伐,朝著聲音的反方向離去⋯⋯


經過了一段路程,我們輾轉來到了要塞的入口,單看用石頭砌成的巨大圍牆和使用巨木打造而成的大門,以及從遠處就能看到的瞭望塔,便知道這是一座真正意義上的要塞。

原以為經歷戰爭和多年失修,昔日的失落要塞早已變成一片廢墟,可是在這些納斯普族手中,竟然能翻修成這副模樣,實在令人不得不欽佩他們的意志。

瞭望塔上看守的納斯普族警衛,看見少女的歸來,立即命令底下的人員打開大門,從要塞裡走出來的,是一位英俊瀟灑的納斯普族男子,與他身後兩名納斯普族槍兵護衛。

「格芮妮!你去哪裡了?怎麼現在才回⋯⋯後面的那些人類是怎麼回事?」,一看到人類到來,男子和他身後的護衛頓時警戒了起來,少女急忙上前解釋。

「他們救了我一命,艾格里特,聽他們說⋯⋯他們也是被包圍要塞的人們追趕,所以我才帶他們來的。」

「真是⋯⋯又把無辜的人類卷進來了⋯⋯」

「他們在我危險的時候救了我,他們一定是個好人。」

看著眼前男子身上的穿著,有著青綠色羽毛點綴的項鍊,肩膀和手套都有著與臉上一樣的太陽圖紋,和要塞上的旗幟相同,顯然是首領才擁有這種裝飾,何況他背後那一把黑曜石刀,對比其他納斯普族士兵手上的石槍更具有殺傷力。

「原來⋯⋯納斯普族在這座要塞生存啊。」

「是,眼下我們正準備與王國的軍隊相抗衡,在那之前,他們抓走了我們許多同族,還有⋯⋯多謝你們救出了格芮妮,詳細的情形就請進來聽吧。」


在眾人進入要塞時,腰間的日記開始閃閃發亮,反應到這是故事更新的象徵⋯⋯我隨即打開日記,翻到空白的一頁,只見標題出現第四章節-艾格里特的靈魂,耳邊也傳來了格芮妮那清純的聲音⋯⋯

創作回應

馬斯‧休斯
居然有星空的同人
2024-05-11 10:13:23
Islia Saori
大大好XD
2024-05-11 10:14:33
Islia Saori
雖然說是同人,但關於原創角色方面的人設、性格仍然模糊,畢竟我算是用了劍走偏鋒的方式,額外再弄出了一個毫不相干的世界,然後在其中的角色拉到星空幻想去,所以有些能力上的設定會很亂,不過主要劇情還是會依照原著下去走,最多也就在結果或是在過程當中稍微改變了一點XD
2024-05-11 10:19:03
馬斯‧休斯
哈哈 只是一名曾經的玩家 你的創作我很喜歡 繼續加油!
2024-05-11 10:28:09
Islia Saori
感謝你的支持 [e12] [e12]
2024-05-11 10:29:27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