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十章:冰龍之巢

Islia Saori | 2024-04-28 21:54:44 | 巴幣 10 | 人氣 489

完結第三卷
資料夾簡介
經過野豬人族與惡劣監察官:歐戴羅的交鋒後,冒險團一行人與雛菊一同踏上旅程,前往眾神之淚出沒的羅特魯爾村,在那冰天雪地之中,是否會有更大的危機在等著他們呢?

溪谷之內,戰鬥再起,為救被綁走的凱拉,冒險團眾人在魯斯的帶領下,朝著冷凍水晶洞窟的方向前進。

突然,一陣狼嚎響徹整座溪谷,不到一時,來自各處的狼嚎紛紛響應,「看來我們有伴了,博爾先生。」,慕燕卿撐開紙扇,一臉愜意地說。

「痾,這種玩笑在這時候不能開啊,燕卿小姐。」舒博爾拔出大刀,其他人也一併進入戰鬥狀態,談笑之間,敵人乍然現蹤。

眼前之敵,是最為熟悉的青狼、史萊姆和吸血蝙蝠群,可奇妙的是,青狼群內具有特別高大的個體存在,而史萊姆之中亦是相同,唯獨蝙蝠具有迷你個體存在。

隨著大刀揮舞,舒博爾砍倒一隻接著一隻青狼,身旁的索瑪、艾洛特在兩側之間來回迎敵,截擊意圖偷襲的史萊姆,另一邊則有蘋果的火箭炮和坦基鐵拳的輪番攻勢,伊希莉亞和慕燕卿則是守著魯斯身旁。

儘管一路勢如破竹,但要一邊保護魯斯,一邊向前推進,還要解決特殊個體的怪物,仍是消耗了大量的體力。

這時,巨型青狼和其他青狼蜂擁而上,舒博爾拼命地揮舞大刀驅趕,體力越見流失,盡顯疲憊之態,而這一切都被在遠處觀望的慕燕卿看在眼裡。「不妙啊⋯⋯這樣下去博爾先生會撐不住的⋯⋯」。

「舒博爾⋯⋯!」,當我正想讓伊希莉亞前去支援時,不等我發話,她便直拔雙刀,往舒博爾的方向衝去,這也讓保護魯斯的人數只剩慕燕卿一人。

青狼們看到後方防禦薄弱,便快速地繞過眼前障礙,直往魯斯的方向攻去!「真是⋯⋯麻煩啊!」。

慕燕卿展開雙臂,雙手掌心的神力不斷匯聚,引來四周狂風相互交集,剎那間周遭氣流爆旋,地面的沉積白雪被吹上雲霄,隨即便是故招重施!

「風禍⋯⋯」二字一出,位在前線的眾人頓時大吃一驚,舒博爾一個反應,緊抱住身旁的伊希莉亞就往極招範圍外躲去,艾洛特、索瑪和蘋果更是急忙逃到一旁的空地。

見眾人躲得好好的,身後的魯斯似乎也陷入了恍惚,怪物們更是不顧一切的全數進攻過來,慕燕卿心中有數,時機到了!

然而,慕燕卿雙手合十,化神力為炎熱氣流,五指延伸出熊熊烈焰,卻不見四周颳起的狂風有任何消停,驚見風火合招再顯威能!「焚界!」。

雙掌一出,狂風夾帶烈焰,如摧枯拉朽之勢,焚盡眼前之敵,其中爆發的氣流使受波及的草木頓時化作飛灰,現場除了遍地火苗以外,便只剩融入白雪的骨灰。

「真⋯⋯真讓人難以相信⋯⋯」,眼看敵群蜂擁而來,面前的慕燕卿卻僅用一招,就將其全部消滅,這對魯斯而言是有多麼震撼,但對於冒險團的眾人而言,則是一臉苦笑,彷彿他們早已習慣這種情況發生。

另一邊,從雪中探出頭的舒博爾,稍稍抖去了身上的雪後,隨即看著伊希莉亞,開口便問:「你還好嗎?伊希莉亞。」。

伊希莉亞沒有回覆,只是臉色有些脹紅,而舒博爾這時才發覺,自己為了保護伊對方,不惜讓自己的背部朝外,甚至緊緊的將她抱住。

一想到這,舒博爾頓時慌張了起來,連忙向伊希莉亞解釋:「那⋯⋯那個!抱歉,我只是想保護你,所以⋯⋯」。

「沒,沒關係⋯⋯」,這時的伊希莉亞明顯有些慌亂,但從那閃爍的眼神和微揚的嘴角來看,顯然她因為被舒博爾保護這件事情,產生了安全感。

同時,我們也一副意味深長的眼光,看著這小倆口之間的有趣互動,臉上滿是愉悅的笑容,直到我轉過頭來,向還在恍惚期間的魯斯問道:「魯斯先生,距離洞窟還有多久的時間?」。

「哦⋯⋯啊~痾,再走一段路就到了。」

「多謝⋯⋯那麼事不宜遲,我們就趕緊過去吧,博爾先生!」

經我這麼一喊,兩人之間的粉色泡泡,就這麼被毫不留情地戳破,但也正因如此,舒博爾和伊希莉亞之間的關係,反而升溫了起來,畢竟這小倆口從雪地起身的時候,還是男方拉著女方的手一起站起來呢。


進入洞窟後⋯⋯放眼望去,盡是被冰藍色光壟罩的奇景,儘管我已經看過了,但這樣的景觀還是令人驚嘆。

然而,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並沒有吸引我們的目光太久,因為面前的龍牙兵隊和巴庫們儼然朝著我們攻來。

與這次不同的是,這一次的龍牙兵隊,身後具有一批骷髏弓箭手進行遠程射擊,而要在保護魯斯的情況下突破敵人的防線反而變得困難。

隨著箭矢一批接著一批的射來,眾人不禁感到棘手,這時,艾洛特心中有了想法,「各位!我能展開魔法陣抵擋敵人的箭矢,只要一點時間就行了!」。

「好!艾洛特你專心佈陣,我和伊希莉亞會幫你撐住一段時間,索瑪、蘋果!你們去保護魯斯先生!」

依照指示,防禦陣開始佈起,站在陣眼的艾洛特,腳下顯現五芒星法陣,後方的索瑪和蘋果一邊攔截從側邊襲擊的龍牙兵,一邊將箭矢擋下,舒博爾和伊希莉亞則在前線抵擋大部分的敵人。

看著每人依照指示行動,唯獨自己站在原地,看著一個接著一個怪物被擊倒,顯然他們知道方才的那一招已經讓我消耗過大,所以才沒有指示我任何行動。

(真是體貼啊⋯⋯難怪伊希莉亞會喜歡上他,但再怎麼說,在後面待著不是我的作風啊。)」,我暗自運起體內神力,悄悄的將其渡到了五芒陣上,剎那間,防禦陣瞬間產生出一道壟罩眾人的防護罩。

防護罩雖然很好將一批接著一批射來的箭矢抵禦住,但在佈陣過程當中,艾洛特卻心生疑惑(不對⋯⋯為什麼防禦陣這麼快就成形了⋯⋯?)

雖然心有疑惑,艾洛特還是將注意力全集中在眼前的敵人上,「防禦陣佈好了,博爾先生!趁現在!」。

「好!各位,我們繼續推進吧!」,在舒博爾的一聲令下,守在後方的蘋果和索瑪迅速趕往前線,艾洛特也跟著衝上前去,即便眼前盡是龍牙兵展開的盾刃陣,也不堪黑魔法的穿透攻擊。


就在冒險團逐步推進的同時⋯⋯洞窟深處,麥德斯站在原地,臉上浮起一絲不懷好意的笑容,看著遠方像是等待什麼⋯⋯

「你們這是在幹什麼!快放開我!」,四名龍牙兵架著罵罵咧咧的凱拉,麥德斯故作表現一副煩惱的模樣,回覆說「沒辦法呢~你可是我作為抵擋那傢伙的盾牌呀。」。

「那個⋯⋯傢伙?你到底在說什麼!?還有⋯⋯看你跟龍牙兵一起行動,你果然跟冰龍有關係吧!」

這時,一道熟悉的身影自遠方衝了過來,見來人已至,麥德斯再也掩藏不住那陰險的笑容「哦~來得真快呀。」。

「給我放開他,岱斯龍!」

面對眼前的米爾,麥德斯仍是裝作一臉疑惑的說「誰是岱斯龍呀,我是麥德斯啊。」。

「你以為我看不出來⋯⋯你利用人類的貪欲心控制了他嗎!?」

眼看身分揭穿,麥德斯狡猾的笑了數聲,用著陰陽怪氣的口吻問道「現在你想要怎麼做呢?又想要像上一次那樣妨礙我嗎?」。

「是又如何?我不能眼睜睜看著岱斯龍解開封印!」

此時的凱拉,一聽到熟悉的聲音,睜大著雙眼,遲疑地看著米爾問道「米爾?你是怎麼來到這裡的!?」。

「再等我一下⋯⋯凱拉,很抱歉⋯⋯是我讓你捲入這場紛爭了。」

「啊?等等⋯⋯米爾你這句話是什麼意思?」

不等米爾更進一步回覆,麥德斯便饒有興致的說「嗯~呵呵⋯⋯就是這個意思啊,米爾是冰龍的化身,牠就是殺死你父親的兇手!」。

「米爾⋯⋯是冰龍!?怎麼可能⋯⋯米爾怎麼會⋯⋯」,得知殺害父親的兇手是眼前心中的戀人時,不可置信和難以接受的兩種情緒相互混雜,導致凱拉一時承受不住,頓時失去意識。

此時恰逢冒險團一路披荊斬棘,一來到現場,便見到米爾正與龍牙兵對峙,麥德斯見隊伍之中,有我的身影時,眼神一時有些慌亂。

「真,真是⋯⋯妨礙者越來越多了。」

一看到我們的身影,米爾有所疑惑,甚至有些感到有些不敢相信,而這時的我們,也早就準備好要與之交戰了。

「光頭大叔,這一次不會像上次那樣讓你如你所願了!」,隨著情緒高昂的蘋果大聲說道,舒博爾更是將刀刃對準麥德斯,眼神堅定的說「我不會讓你解開冰龍的封印的!」。

索瑪照常慣例的苦笑吐槽「畢竟好不容易才抓到他在這裡嘛⋯⋯」,而艾洛特則是義正嚴詞的宣示道「現在我們人數佔據優勢,投降吧麥德斯村長。」。

眼看局勢形成正義的多對一,即便是麥德斯也不禁手忙腳亂的拿出匕首,狗急跳牆的將其抵在凱拉的脖子上,口氣慌亂的威脅道「不,不要過來!你們要是再前進一步,我就對這個女孩動手了!」。

「卑鄙小人!竟敢拿女生當人質!」

「唉!明明就只是要把米爾給引出來,怎麼會搞到像現在這麼多人的局面啊,這樣下去就沒辦法把眾神之淚帶給岱斯龍大人啊!」,聽到關鍵詞的艾洛特,頓時有了想法。

趁麥德斯驚慌失措,米爾趕忙回頭,直向舒博爾請求道「你說你叫舒博爾對吧?如果現在不阻止他的話,冰龍就會從封印脫困,到時候整座村子都會陷入危機!」。

但在那之前,米爾卻說過冰龍攻擊礦山並不是為了傷害人類,如今又說出這種前後不一的言論,艾洛特不禁問道「你之前不是說冰龍不會傷害人類嗎?」。

「此一時彼一時,現在被封印的冰龍確實對人類心懷憎恨,所以⋯⋯如果他脫困了,那名少年的唯一血脈:蘿拉就會受到傷害!」

一論及少年,索瑪好奇的問「你說的少年,是指愛德琳女神愛過的那名少年嗎?」,卻見米爾一臉慚愧的回覆「是⋯⋯那時我沒能保護好那位少年。」。

「所以現在⋯⋯我必須要保護好那名少年僅存的血脈!」

這種情況讓我有些不解,明明局勢如此緊張,你們卻反而還在相互提問和回答?「(若不是有我在,能鎮得住麥德斯,恐怕米爾早就被偷襲了⋯⋯)」。

「可惡⋯⋯看來眼下只能抓著凱拉不放了⋯⋯」,就在麥德斯準備帶著凱拉離開之際,洞窟深處傳來一句低沉的人聲「真是沒用⋯⋯麥德斯。」。

隨即,便是先前的龍牙兵法師帶領龍牙兵隊和一個身材魁武,身穿骷髏骨甲的龍牙兵,從深處慢慢走來,麥德斯見狀,不禁大吃一驚。

「岱,岱斯龍!」

「你在這裡磨蹭簡直浪費時間,還不如躺在那裏的少女對我更有利用價值。」

「岱斯龍!你這是在說什麼話!?呃啊!!!」

隨著一聲慘叫,麥德斯全身朝著天上仰去,一股冰藍色的氣息隨之散去,而他而昏昏迷迷的倒下了。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該不會,那些龍牙兵就是我們真正的敵人⋯⋯」艾洛特確信的向舒博爾回覆道,而為救凱拉於包圍下,米爾衝上前去,結果卻被龍牙兵一個盾擊打退。

「距離岱斯龍大人重返世間的時間已經不久了。起來吧,凱拉,將眾神之淚交給我!」

龍牙兵法師揮舞手中的法杖,一道不明的冰藍氣息再度附著在倒在地上的凱拉,卻見她慢慢爬起身來,像是被控制一樣,從麥德斯的身上拿走了眾神之淚,嘴裡一邊念叨「父親的仇人⋯⋯冰龍⋯⋯」。

「不行啊!凱拉!」

受到控制的凱拉忽視了米爾的呼喊,直徑將眾神之淚交給了龍牙兵的法師,嘴裡仍然念叨著「冰龍⋯⋯父親的仇人⋯⋯」。

「沒錯⋯⋯那個人就是你父親的仇人!」

「父親的仇人⋯⋯龍,龍牙兵!?龍牙兵是冰龍的手下!」,凱拉回過神來,才發現自己已然被岱斯龍控制,於是眼下便不顧一切的,朝洞窟深處逃了過去。

「真是⋯⋯看來短時間內要控制這麼一個女人的心智還是太過勉強了⋯⋯也罷,我就先將你們這些阻礙給清除乾淨!」

龍牙兵法師彈指下令,其身旁巨大的龍牙兵以及龍牙兵隊隨即攻了過來,冒險團們迅速進入戰鬥狀態,而我則是在後方,看望眼前局勢,腦海已然分析其戰力。

(嗯⋯⋯現場除了龍牙兵以外,他們還有骷髏弓箭手助陣,更緊要的是,位處那個體型巨大的龍牙兵,顯然就是這些龍牙兵的統領了。)

掃視全場,除了那名疑似龍牙兵統領的頭目個體以外,那個龍牙兵法師似乎已經帶著眾神之淚往更深入的方向前進,眼下要想突破這個局面,唯有擒賊先擒王!

見我正在進行一番深思,舒博爾不經意的撇頭便問,「燕卿小姐,你有什麼好的對策嗎?」。

「當然有,眾人聽我指示!」

作戰方略如下,舒博爾、坦基跟蘋果首當其衝,艾洛特負責再佈防禦陣,伊希莉亞、索瑪則盡可能攔截前來阻止佈陣的任何敵人,而我嘛⋯⋯自然就是要好好地跟那一個大個子會一會了⋯⋯

「作戰開始!上!」

依照指示,舒博爾和坦基奮勇上前,率先擋住了前方龍牙兵隊的攻擊,在艾洛特居中佈陣的同時,索瑪和伊希莉亞則迅速斬殺任何嘗試迂迴戰術的敵人。

見我方具有有效指揮的人物存在,龍牙兵統領施展召喚法術,準備直接在艾洛特的身旁召喚龍牙兵,

我施展輕功,將坦基的肩膀當作跳板,跳過所有擋在面前的龍牙兵,騰空朝著為首的龍牙兵統領便是一掌,卻見對方舉起右臂,眾人定睛一看,發現他的右手是一顆骨龍頭。

只見對方右手龍頭張開血盆大口,將掌氣硬生生地擋了下來,然而緊隨而來的後勁,卻仍使龍牙兵統領震退數步⋯⋯

(唉呀~為了要裝出自己是因為用了風禍焚界而導致力量不足的模樣,還真是令人郁悶啊)

心裡雖是郁悶,卻沒有影響我面對強敵的心情,而依照方才的一掌來看,我也大致上清楚了龍牙兵統領的弱點。

心裡已有對敵之策的我,只是嘴角微揚,慢慢的走了過去,卻見龍牙兵統領再次舉起右臂,龍頭張開血盆大口,朝我吐出冰冽寒氣。

見到敵人先動,我邁著快速的步伐,一個滑鏟下去,從寒氣無法觸及的破綻閃過,我隨即凝聚神力於右手之上,形成一道強悍的氣勁,握緊拳頭,直朝對方胸口擊去。

龍牙兵統領反應不及,被一拳打中胸口,顯露的肋骨頓時全數碎裂,被包覆在內的核心,也暴露在我的眼前。

(看來我想得沒錯⋯⋯這傢伙確實有核心在。)」,正當我準備將核心拔出之際,龍牙兵統領雙臂向外,擺出X的模樣,而後胸膛一撐,周身瞬間噴出冷冽寒氣,使我急忙將其推開。

「這傢伙還會用這一套啊⋯⋯」

心知破綻已露,龍牙兵統領召喚法術再出,被召喚出來的龍牙兵舉起盾刃擋在面前,意圖保護統領胸口之內的核心。

然而,一眨眼的功夫,我一拳便將他們連同盾刃一同打進地面,並以此做為跳板,嘗試直取核心,卻見對方雙臂再度擺出X的模樣,就只待我上計之際。

卻沒料到,我根本沒有要近身攻擊的意思,而是以手中的紙扇化形成一把短劍,伴隨一聲「去!」,劍鋒直刺要害,失去核心的龍牙兵統領頓時消散,只留一顆骨龍頭在地上。

隨著龍牙兵統領的消散,其餘的龍牙兵也因為失去了指揮而被逐個擊破,結束戰鬥後,我也隨即返回,查看他們的狀態。

看到昏迷的麥德斯倒在地上,魯斯急得上前攙扶,嘴裡一邊喊道「喂!麥德斯!振作一點!」。

「呃呃⋯⋯啊,我的頭⋯⋯這裡是哪裡?」

「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啊,你清醒一點了嗎?」

「哦~魯斯⋯⋯不對,這裡是哪裡?冰凍礦山怎麼變成這樣了!?」

「你在說什麼啊?麥德斯?」

眼前的麥德斯似乎一時半會無法接受這龐大的資訊量,抑或是受到岱斯龍的影響而導致現在的他頭部劇烈疼痛。

「呃呃⋯⋯我的頭好痛,我到底做了什麼事⋯⋯?」,米爾隨即解釋起因「你的心智被岱斯龍控制了。」。

「什,什麼?我的心智被控制了?」

「岱斯龍在被封印的這冰凍水晶洞穴時⋯⋯你正處在意識不明的狀態下,所以他趁機控制了你的心智。」

「唉呀⋯⋯我不知道,我什麼都想不起來⋯⋯」

一聯想到凱拉也遭遇與麥德斯同樣的境遇,米爾不禁纂緊拳頭,誓要將那個開朗活潑的女孩平安帶回來。

「米爾⋯⋯你的真實身分是⋯⋯」,身旁傳來艾洛特的詢問聲,而米爾卻也毫不猶豫的回覆「龍⋯⋯」。

「那麼⋯⋯是龍有兩條嗎?」

蘋果歪著頭的問,米爾否認的說「不,我們原本是一體的⋯⋯自從愛德琳女神離開後,我為了阻止少年因中毒而死,所以我才要破壞那座礦山,但在那過程當中,就被莎莉阿勒魔法師封印在這水晶洞穴裡。」。

「因為我為了守護女神所愛的少年⋯⋯所以我嘗試各種辦法脫離被封印的結界陣,結果我以人類之姿脫困,卻留下了憎恨人類的岱斯龍⋯⋯」

聽完了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事情的嚴重性已然從局部村子的安危,上升到了一整個地區的全面危機,若不在這裡阻止冰龍⋯⋯馮德斯村、爾斯梅勒村都有可能毀滅,更不用說羅特魯爾村了。

「唔⋯⋯這不就代表說裡面有一頭非常壞的龍要脫困了嗎?」

「沒錯,只要龍牙兵找到了眾神之淚⋯⋯岱斯龍就可以從結界裡脫困了。所以,必須要抵擋住他們。」

這時,魯斯口氣堅定的說「我跟麥德斯會回去村子傳達冰龍的消息⋯⋯就拜託你們快去阻止冰龍吧。」,反觀麥德斯,卻仍是一副思緒跟不上的狀態「痾⋯⋯還搞不清楚什麼跟什麼⋯⋯」。

米爾點了點頭後,轉身直接向舒博爾說道「我會帶你們去冰龍的所在地點,如果還來得及的話⋯⋯那龍牙兵法師一定還追著凱拉,很有可能她會被逼到冰龍那裏去。」。

「我明白了,那麼就拜託了,米爾。」

「嗯,那麼走吧,去阻止岱斯龍!」


在米爾的帶領下,我們朝著凱拉離開的方向,往洞窟的更深處前進,繼馮德斯村的幽靈樹和爾斯梅勒村的麥卡唐璜後,岱斯龍將會是冒險團的第三道障礙,要想使日記的內容繼續下去,此次行動絕不能失敗。

懷著這樣想法的慕燕卿,此刻正一邊走著,一邊翻著久久沒開的日記,上頭的內容已經將自己這幾天以來的經歷全數記錄,除了與岱斯龍的交易和在夜晚對峙以外,其他有關黑袍劍客現身的內容則沒有被消除在內。

(見效了⋯⋯日記裡的內容,已經包含了存在於我這個世界的要素了⋯⋯現在只是一小部分,但往後能不能造就更大的轉變,這就令人期待了⋯⋯)

我懷著這份期待,將日記闔了起來,眼神堅定的跟著冒險團一起走進那岱斯龍的巢穴,第三次決戰就此打響⋯⋯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