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七章:摯友

Islia Saori | 2024-05-20 09:42:35 | 巴幣 10 | 人氣 506

連載中第四卷
資料夾簡介
歷經冰龍一役後⋯⋯慕燕卿和冒險團朝哥蘭德村前進,路經一處名為「失落要塞」的地點,傳聞那是被詛咒的要塞,直到伊希莉亞感應到了眾神之淚⋯⋯才開始了與納斯普族的緣分。

當天夜晚⋯⋯站在樹下的萊歐尼特一臉內疚,他從未想過自己對研究的癡迷已經變得越發不可收拾,心裡更是明白⋯⋯自己已經變得跟那些煉金術士一樣了。

「萊歐尼特⋯⋯」阿倫透著擔憂的眼光,嘴裡卻沒辦法說什麼,畢竟是為了研究而到了不惜犧牲一切的萊歐尼特,倘若換成他自己,想必也會做出同樣的事情。

「明明是為了守護納斯普族,結果到最後卻還一直盯著那些殘骸⋯⋯」

萊歐尼特用力地朝樹幹上打了一拳,即使痛楚遍布整個拳頭,內心的愧疚卻沒有半點消散⋯⋯

「事後艾格里特沒有當場斥責我⋯⋯不如他大聲罵出來,至少能讓我心裡舒服一點⋯⋯」

思考這幾天以來的經歷,為了研究一事,萊歐尼特動用了大量的有限人手蒐集材料,甚至讓冒險團出生入死,就只為了那一顆太陽之石。

如今事態變得如此,傷害已經構成,研究自然是以失敗告終,看著隨風飄搖的樹葉,萊歐尼特的內心開始變得迷茫「唉⋯⋯到底,我是為了什麼⋯⋯」。

阿倫用著溫柔的口氣說「沒事的⋯⋯萊歐尼特。」。

「不管其他人說什麼⋯⋯我還是能理解你的,總有一天所有人都會明白你的一片苦心,艾格里特也是相信你,所以才沒有當眾斥責你。」

「阿倫⋯⋯多謝了。」萊歐尼特露出欣慰的笑容,想到身邊還有一位知音陪伴,內心不禁暖了起來

一個是導致事故發生的學者,一個是研究死靈術的女子,無論是哪一方,都是不受村民待見,想必這也是阿倫能夠體諒萊歐尼特的原因。


這時,耳邊傳來細小的腳步聲,萊歐尼特雖然沉浸在內疚之中,但還是轉頭一看,只見慕燕卿手裡抓著木製的腋下拐杖,慢慢的走了過來⋯⋯

慕燕卿面無表情,眼神卻直勾勾的瞪著自己,萊歐尼特心裡明白,他是來算帳的⋯⋯

「抱歉⋯⋯這件事情本不該發生的,連累到你,是我的過錯。」

慕燕卿沒有回話,只是看了看萊歐尼特身旁的阿倫「⋯⋯我明白了,兩位先聊,我先離開了。」。

隨著阿倫緩步離去,只剩兩人站在原地,慕燕卿緩緩開口「你過於執著了⋯⋯」。

「無論是對人類的厭惡,還是對研究的癡迷,無不顯現你執著的個性,這就是你⋯⋯」

「⋯⋯我知道,當下那種局面,本就不該執著在研究上面,而是盡可能將傷者抬去療傷。」

慕燕卿搖了搖頭,語氣平淡的說「被研究的癡迷掠走了心靈,這是每一個學者都有的通病,對於此事⋯⋯我不會多說什麼,只是想提醒一句:勿忘初心。」。

話一說完,慕燕卿便轉身離開,看著那漸漸模糊的身影,萊歐尼特不禁開始思考這句話的用意⋯⋯


隔天早上,舒博爾往療養處走去,正好見到慕燕卿小心翼翼的走下木梯,於是急忙上前關心「燕卿小姐,你沒事吧?」。

「多謝關心,但格芮妮說還得要再觀察一陣子,短時間內應該是不能跟著你們了。」

格芮妮平常在要塞內擔任治療祭司一職,對於藥草、治癒法術方面堪稱一流,雖然艾洛特精通黑魔法,但對治癒方面也只是略加涉獵。

這也是為什麼格芮妮可以隨意進出要塞,但同時也帶給艾格里特不少麻煩,畢竟附近經常發生納斯普族人遭到綁架的事件,而舒博爾除了關心慕燕卿以外,另一方面也是準備要去處理相關事件。

「這樣啊⋯⋯那麼就先好好休息,萊歐尼特委託的事情就交給我們去做吧。」

「萊歐尼特委託的事情⋯⋯是指納斯普族人被綁架的事嗎?」

「是,聽萊歐尼特說:有部份納斯普族人下落不明,詢問過後家屬可以確定是被綁架,其中最有嫌疑的是人類部隊,但眼下還沒有確切的證據可以證明。

一聽是為了尋找人類部隊綁架納斯普族的證明,慕燕卿一臉不解的問道「除了德里歐軍隊以外,還能有誰會綁架納斯普族?」。

「不清楚,萊歐尼特說是只要取得了德里歐軍隊的令牌,就能從那些士兵的口中套到被綁的納斯普族位置。」

慕燕卿抵著下巴,低頭思索著,卻突然心生疑問「(不對⋯⋯就算你們拿到令牌,那些士兵難道不會看誰來問嗎?就算是綁回來審訊,那也不需要用到令牌啊⋯⋯)」。

一時半刻,對於萊歐尼特這麼做的用意,慕燕卿百思不得其解,所幸搖了搖頭,甩開這些雜念,而是回覆一句「好吧,那麼就祝你們平安歸來了。」

冒險團眾人點了點頭便即離開,雖然還有些疑問,但慕燕卿還是看了看四周,發現無人在旁時,身後的一片黑霧之中,顯現黑衣劍卒單膝跪地的身影。

慕燕卿臉色一沉,語氣中暗留殺機「傳令給冷鋒無蹤⋯⋯按照先前別動隊的編制,派出一隊前往上弦月溪谷暗中保護冒險團,若有任何一名德里歐士兵膽敢進犯,一律誅殺⋯⋯」

「另外,在誅殺德里歐士兵的同時,若搜到德里歐隊長的令牌,立即棄置在冒險團的行走路線上,切不可暴露行蹤,明白了嗎?」

黑衣劍卒點了點頭,應了一聲「屬下明白。」便遁入黑霧消散而去,而想到自己情況是重傷的慕燕卿,雙手抓著拐杖,刻意一跛接著一跛地離開。

一路上,看到自己的納斯普族村民和守衛,無不透著敬佩的眼光,甚至還有的會主動彎腰道謝,而這正是慕燕卿要的效果。

(有了這樣的信任,日後自己要獨自出去應該不會讓人起疑了⋯⋯眼下無事,還得要維持重傷的模樣,至少得要裝一下模樣。)

走著走著,眼前的熟悉身影越漸清晰,慕燕卿停下腳步,定睛一看,是前來關心的艾格里特。

「前一天的意外,致使燕卿小姐受到重創,身為納斯普族的首領,我在此向你道歉。」

「沒什麼,畢竟是對納斯普族有益的研究,難免有意外產生,保護那些村民也是我的本意,還請首領切勿怪罪萊歐尼特。」

艾格里特點了點頭,雙眼撇向一旁的遠方,慕燕卿也跟著看去,現場的氣氛陷入一陣沉默⋯⋯


這時,艾格里特忽然語重心長的說「從帶領納斯普族反抗煉金術士的那一刻起,萊歐尼特就跟隨我了⋯⋯」。

「那時⋯⋯萊歐尼特說想做研究,考量到所有納斯普族人對研究這個詞彙都抱有不少反感甚至排斥,他卻力排眾議,聲稱自己能研究出對納斯普族有益的成果。」

聽完艾格里特所說⋯⋯能看出萊歐尼特想打破納斯普族對於研究的排斥思維,然而研究不僅失敗,甚至讓自己的信用一落千丈,若不是看在艾格里特的份上,估計早就被驅逐出去了⋯⋯

艾格里特無奈的嘆了口氣,他何嘗不知萊歐尼特急於證明自己,以及研究對納斯普族的益處,但在已經構成傷害的前提下,要想再度展開研究,只怕難上加難⋯⋯

「首領⋯⋯若你不介意的話,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面對慕燕卿突然問起,艾格里特口氣平淡的回覆「若是我知道的話,那就請問吧。」。

「如果哪天⋯⋯你的身體支撐不住了,該由誰來擔任首領?」

身為帶領納斯普族獨立運動的領頭羊,這種問題雖然有些敏感,但想到格芮妮把自己的身體狀況告訴了冒險團,只好坦承相對⋯⋯

「⋯⋯如果是帶領要塞內的納斯普族的話,我相信萊歐尼特;如果是帶領整個種族迎向更美好的未來⋯⋯我會相信格芮妮。」

聽到這樣的回答,慕燕卿沒有訝異,只是緊皺眉頭,用著嚴肅的口吻回覆「你將族群交由萊歐尼特萊照顧,我沒意見,帶領整個種族迎向美好未來的重責大任卻讓格芮妮一肩挑起⋯⋯你忍心嗎?」。

面對慕燕卿的疑問,艾格里特像是看透似的,露出自信一笑「我相信格芮妮能做得比我更好,況且⋯⋯不是還有你們嗎?」

艾格里特看著慕燕卿的眼光,像是打從心底認定要把格芮妮交給冒險團來照顧,但這樣的答覆,絲毫沒有回答到問題本身,反而轉移了話題。

「真是自私⋯⋯」慕燕卿一臉冷漠的撇過頭去,艾格里特非但沒有不滿,反而開朗的笑著回答「正因為你挺身而出,所以我相信把格芮妮交給你們是明智的選擇啊~」。

被這麼一回,加上那受盡磨難卻故作堅持的微笑,讓慕燕卿不禁怦然心跳「(這⋯⋯這個微笑有點犯規啊⋯⋯)」。

心跳的感覺沒有持續太久,反倒是對他即將迎來的遭遇而感到心疼⋯⋯

不說艾格里特有沒有愛上格芮妮,從他隨時會暈倒的身體狀況來看,就能大致上預料結果一定會有一人永遠離開另一半。

(基本的身體檢查絕對找不出病症所在,如果我用神力徹底檢查的話,或許還能挽救⋯⋯)」念頭一起,慕燕卿凝氣於食指、中指指尖,從旁偷偷按住艾格里特的手腕。

「嗯?你這是做什麼⋯⋯」

「噓!別說話⋯⋯」

慕燕卿閉起雙眼,仔細感受被灌入的神氣經過對方每一處器官,艾格里特一臉不解,只覺有股暖流在全身的血管裡流動。

雙眼一睜,慕燕卿慢慢鬆開了手指,緊接一臉不可置信的看著艾格里特「(不對勁⋯⋯心臟只有小幅度的震動,其他器官都維持正常⋯⋯)」。

心臟只有微幅的震動,代表艾格里特的身體早已燈枯油盡,但從外觀來看卻沒有任何症狀體現,彷彿像一隻寄生蟲,既給了他足以支撐下去的體力,同時也是在吸收他的生命。

慕燕卿緊皺著眉頭,彷彿像是在思考世紀難題一樣苦惱,直到艾格里特口氣平淡的說了一句「不用擔心,我這個病雖然偶爾發作,但還是沒事的⋯⋯」。

見艾格里特這麼回答,慕燕卿只好罷手,並拱手彎腰的道歉「是我唐突了,還請首領勿怪。」。

艾格里特擺手示意無妨,站在高處的兩人,看向冒險團離開時走的方向,一時之間,現場氣氛再度變得沉默⋯⋯

直到大門逐漸打開,冒險團的身影漸漸清晰,艾格里特才打破沉默「看來舒博爾他們回來了,你要不要去找他們呢?」

慕燕卿點一下頭,正要起步時,鬆開緊握木柄的雙手,任由拐杖倒在地上,像個正常人一樣緩緩往低處走去,而見到這一幕的艾格里特,不由自主的感到詭異。


走到低處⋯⋯看著舒博爾目前正在與萊歐尼特回報戰況,慕燕卿的腳步不疾不緩,耳邊傳來的交談聲也隨著距離越近而變得清晰。

萊歐尼特拿著令牌,仔細打量一番「嗯⋯⋯就是這個嗎?感謝你們幫忙保護作為誘餌的納斯普族難民,給我一點時間,就可以找到那些被綁走的村民了。」。

舒博爾注意放在令牌的同時,蘋果眼神的餘光瞄到了緩步走來的慕燕卿「哦!燕卿姐,你來了啊~身體怎麼樣?沒事吧?」。

看到慕燕卿完好無事,蘋果興奮地衝了過來,先是一番全身上下的打量,之後才安下心來的說「呼⋯⋯我還以為是斷手斷腳了呢⋯⋯」。

「要真那麼容易斷手斷腳,我也不會挺身而出不是嗎?」我撫摸著蘋果的頭,一邊口氣溫柔的說著。

「嘿嘿~我擔心燕卿姐會受重傷嘛⋯⋯」

看著她在自己的懷裡撒嬌,慕燕卿的雙眼透著關愛,看著這個從小便失去了父母陪伴的蘋果,內心更是不禁產生想保護她的想法。

「看到你平安真是太好了,燕卿小姐。」

舒博爾上前關心,慕燕卿微笑點頭以表達感謝,順便問道「對了,眼下還有什麼事情需要幫忙嗎?」

「沒有了,我們才剛從上弦月溪谷回來,現在正準備休息⋯⋯」

「這樣啊⋯⋯那好吧。萊歐尼特大人,你目前有需要人手嗎?」

聽到慕燕卿提起,萊歐尼特一臉冷淡的回覆「目前沒有,眼下被綁架的納斯普族人已經派人去尋找了,相信很快就能找到位置,在那之前,你還是先好好養傷吧。」。

「嗯⋯⋯既然如此,那麼能否容許我暫時離開要塞?」

一提到離開要塞,萊歐尼特頓時警覺起來,口氣既嚴肅又低沉的問「你離開要塞要做什麼⋯⋯?」

「實不相瞞,我是來自遠洋的異國旅行者,初次來到這裡,自然也想探勘、紀錄一番,也算不枉此行。」

「⋯⋯你們可以作證嗎?」萊歐尼特轉向冒險團詢問,得來的回答全是可以作證,於是他徐徐吐了口氣,暫時打消了自己的疑心。

「我知道了,你想要出外探勘的話,那就隨便你吧,不過⋯⋯出了要塞,風險就得要你自己承擔了。」

「這是自然,多謝萊歐尼特大人的許可。那麼各位,我們待會再見。」

獲得離開要塞的許可後,在眾人聚集的眼光下,慕燕卿緩步朝著大門走去,看著逐漸離去的身影,蘋果不禁問道「博爾大叔⋯⋯讓燕卿姐一個人離開要塞,會不會不太恰當呀?還是我跟過去⋯⋯」。

艾洛特一手攔住準備跟上去的蘋果,嘴裡則是一種沉著口氣「沒關係的,蘋果妹妹,燕卿小姐似乎沒有我們所想的那麼脆弱⋯⋯」。

這句話聽在蘋果的耳裡有些莫名其妙,但索瑪和伊希莉亞倒是敏銳的察覺出了什麼⋯⋯

「艾洛特的意思是⋯⋯燕卿小姐其實根本沒事?」索瑪試探性的詢問,卻見艾洛特搖了搖頭,變回原先可藹可親的口氣「啊~沒有,應該只是我的錯覺而已。」。

「唉呦⋯⋯我說艾洛特,幹嘛講得這麼詭異啊,害我以為我是白擔心一場呢。」

艾洛特雖然笑著道歉,但索瑪卻是滿臉懷疑,甚至內心產生了一個疑問:(真的只是錯覺嗎⋯⋯?)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