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六章:太陽之石

Islia Saori | 2024-05-18 01:06:57 | 巴幣 12 | 人氣 572

連載中第四卷
資料夾簡介
歷經冰龍一役後⋯⋯慕燕卿和冒險團朝哥蘭德村前進,路經一處名為「失落要塞」的地點,傳聞那是被詛咒的要塞,直到伊希莉亞感應到了眾神之淚⋯⋯才開始了與納斯普族的緣分。


回到要塞後⋯⋯幾乎所有在場的納斯普族人看到冒險團將同是人類的歐戴羅帶回來時,臉上盡顯訝異,相信在他們的心中,對於冒險團的信任也將更進一步。

而格芮妮也完好無損的站在艾格里特的面前,但他的眼光卻顯露出冷漠和擔憂⋯⋯「格芮妮⋯⋯你又去危險的地方⋯⋯對吧?」。

知道艾格里特心裡在乎自己,格芮妮溫柔的回覆「艾格里特⋯⋯沒事的,我沒關係⋯⋯」

雙方一陣沉默後,艾格里特轉過身去,用著無奈的口氣訴說「格芮妮,我的病不可能的治好⋯⋯所以若是為了我才去那種地方的話,就請別再那麼做了⋯⋯」。

對於眼前內心在乎的人,格芮妮看得出艾格里特的用意,無非是選擇放棄治病,好讓自己可以更安全一點「但是⋯⋯」

不等對方說完,艾格里特只是邁起步伐,緩緩地離開了現場,但對格芮妮而言,哪怕眼前漸漸模糊的背影有多麼絕望,他也會將一絲希望帶來「一定會有治好你的方法⋯⋯艾格里特。」。

另一邊,冒險團將歐戴羅帶到了萊歐尼特的面前,畢竟失落要塞內,對人類抱持厭惡和敵視的人也就只有他了。

萊歐尼特用著頗有興致的說「哦~是人類軍的俘虜啊。」那副不懷好意的微笑,讓慕燕卿感到一種歐戴羅要被折磨的感覺。

艾洛特將歐戴羅帶了過去,用著平順的語氣回覆「沒錯,雖然看起來沒什麼用⋯⋯但以防萬一還是抓回來了。」

即便是被綁了起來,歐戴羅仍然用著貴族的口氣,憤憤不平地罵說「你這傢伙!誰讓你如此亂說!我歐戴羅的身價你們光是聽了連心臟都要顫抖,只要發現我不見了,德里歐軍隊一定會行動的~」。

萊歐尼特一臉不屑,口氣低沉的命令「真是有夠吵的人類,把這傢伙關到封印死靈集散地去。」。

直到被一男一女的納斯普族士兵架了起來,歐戴羅才發覺到事情的嚴重,膽小的個性也印證在臉上和口氣「封,封印死靈集散地!?」。

「慢,慢著,這位紅髮兄弟,你們不是跟我很要好嗎?拜託別把我關在那種地方啊。」

不管歐戴羅的哀求,舒博爾則是當機立斷「萊歐尼特大人,不趕快抓他進去的話,恐怕連我們的士氣都會受挫。」。

面對歐戴羅的死纏爛打,萊歐尼特冷漠的臉上更添煩悶「既然如此⋯⋯還不趕緊把他給我帶走!」。

「你,你們會後悔的!我歐戴羅會把這個仇加倍奉還給你們!」話一畢,歐戴羅迅速從側面衝去,妄圖逃離看守,不料被手持迴力鏢的納斯普族女兵擊中後腦杓,就此倒地不起。

「看起來⋯⋯我們跟他越來越有感情了呢。」這句話在苦笑王索瑪的面前,顯得有些諷刺,隔了兩個村落就碰上他三次以上。

(嗯⋯⋯還挺有緣的。)


經過一整夜的奮鬥後,在艾格里特的安排下,冒險團一行入住了要塞內的一間大型木屋,雖然內部擺設幾乎跟沒有一樣,而且總體相對簡陋,但至少基本的環境衛生還是做得到的。

但這對於享盡宮廷待遇的慕燕卿而言,這裡的居住環境根本不舒服,如果將馮德斯村比喻成環境幽美的深山木屋的話,那麼失落要塞就是一個需要打著地舖睡覺的軍營。

雖然慕燕卿心知失落要塞被圍困,加上納斯普族本身又是願意吃苦耐勞的種族,居住條件難免差了點,但心態上的不平衡,仍然影響了他一整夜的睡眠品質。


隔天⋯⋯

清晨時刻,太陽已經逐漸升起,艾格里特和萊歐尼特在營火廣場見面,「如何?研究還順利嗎?」。

萊歐尼特帶沉穩口氣的回覆「依照現在的進度來看,很快就會有成果了。」

艾格里特表示慶幸的說「那真是好消息。」但萊歐尼特的表情卻依舊緊繃「雖然進度幾乎完成了⋯⋯但缺少了一項關鍵性的材料,研究只好中斷了。」

「嗯⋯⋯是很難找到的材料嗎?」

「與其說難以找到,倒不如說很難取得,位於巨神遺跡的心臟地帶,有一顆名叫:「太陽之石」作為研究所需要的關鍵性材料。」

萊歐尼特皺緊眉頭的說著「但是⋯⋯那顆石頭在帕斯達身上,而且眼下戰事在即,光是守護要塞的兵力就已經不足了,更不能再分兵去找了。」。

「不用灰心,萊歐尼特,你的研究一定對納斯普族有著舉足輕重的幫助」儘管艾格里特如此安慰,可對萊歐尼特來說⋯⋯問題依舊存在。

「但再這樣下去⋯⋯研究就發展不了,唉⋯⋯」

眼看萊歐尼特無奈地嘆了口氣,艾格里特忽然想起先前找回格芮妮的冒險團,內心頓時有了想法「不如拜託那些人類如何?」。

萊歐尼特仍是表現跟剛和冒險團見面時一模一樣,滿臉不屑「⋯⋯我可不想拜託人類來協助我的研究。」。

對於萊歐尼特對人類的不屑態度,艾格里特沒有動之以情,而是利用曉之以理,配合強硬的口氣「和王國軍交戰的期間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你的研究能早一點有結果,我們就能越早驅趕要塞外的威脅,就算妥協這一次又有什麼關係?」。

「嗯⋯⋯那麼首領是打算相信他們?」

「前幾天他們不是為了納斯普族而奮鬥了嘛,而且還抓回了人類軍的俘虜,不是嗎?」

「說實在的⋯⋯我到現在都還沒辦法相信他們,但如果首領都這麼說了,我就姑且相信他們吧。」

在萊歐尼特決定要向人類尋求幫助的同時,冒險團也正好從大木屋走了出來,每人看起來都神清氣爽。

唯獨慕燕卿在昨夜睡得不是很好,若不是平常養成保養的習慣,雙眼上的黑眼圈才沒有太過明顯,儘管因為精力大打折扣,但對於保持形象的執著,還是壓制了他那睡意猶存的哈欠。

蘋果看著慕燕卿一副半醒半睡的模樣,不禁感到訝異「燕卿姐怎麼看起來沒精神?是昨天睡不好嗎?」。

慕燕卿苦笑著回答「只是一時沒適應過來而已,不用擔心。」

過於安穩是慕燕卿的優點,同時也是缺點,雖然安於現狀喪失了許多機會,但同時能做到平穩發展,這對國家的發展而言可說瑕不掩瑜,對本人而言就是瑜不掩瑕了。

而入奢易、入儉難的適應期,正印證在慕燕卿的身上,反觀冒險團眾人卻是毫無異狀。

就在這時,一位納斯普族的槍兵,行色匆匆的跑了過來「那個,萊歐尼特要我來傳話,有事請你們去一趟。」

乍聽下來,蘋果頓感不妙「呃⋯⋯那個神經質的大叔又要用什麼理由來講我們了?

艾洛特也一邊思考,一邊說著「照理來說⋯⋯我們沒有做錯任何事,還是先過去再說吧。」

對方扶了扶臉上的眼鏡,口氣和神情依舊不屑的問道「你們現在有空嗎?沒空的話就當我沒說。」

舒博爾語氣平淡的回「我們現在有空,請問有什麼事需要幫忙嗎?」

「那麼⋯⋯你們可以幫忙完成納斯普族的研究嗎?」

一聽到要協助研究,蘋果刻意裝出訝異的表情,開了很不好笑的玩笑「難,難道要拿我們去做活體實驗!?」。

卻見萊歐尼特口氣激動地反駁「別把我當作跟你們人類的煉金術師一樣!」

「呿⋯⋯不過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幹嘛那麼兇?」蘋果小聲碎念的同時,伊希莉亞忽然聲音稍大的喝止「蘋果,不要這樣說。」。

「好,好啦,我會閉嘴啦,莉亞姐。」

萊歐尼特稍微平復了心情後,口氣轉變冷淡的說「我正在調查失落要塞南方的巨神遺跡,但目前缺少關鍵性材料「太陽之石」因此研究進展被迫停止⋯⋯」

「可以的話,你們能幫忙處理守護太陽之石的帕斯達嗎?」

舒博爾不解地問「帕斯達?那是什麼?」

「就是從很久以前就開始守護巨神遺跡的衛兵,長得像石頭人一樣的怪物。」

「遺跡裡面沒有術法和魔法的痕跡,而是具有某種不明原理驅使的動力,那些遺留在當地的帕斯達也是被那股力量所驅動,為了彌補失落要塞的兵力短缺,所以我開始在這方面進行研究。」

知曉來龍去脈後,舒博爾點了點頭「我明白了,那我們就馬上出發。」。


通過了要塞南大門⋯⋯冒險團在萊歐尼特的引導下,來到了巨神遺跡的入口,除了後方深綠色的草地,單看眼前的地形,全是乾燥裂開的土地,左右兩側更有高地,與泰勒眉盆地極其相似。

出發的途中,萊歐尼特身旁跟著一位納斯普族女子,引起了蘋果的好奇「嗯?那個姐姐是誰?」

「她是幫助我進行研究的助手:阿倫。」

恭敬的自我介紹「各位好,我叫阿倫。」,見到阿倫抬起頭時,慕燕卿忽然感受到一種成熟沉穩的氣質,比起格芮妮的美貌雖然稍嫌失色,但從他那平淡卻又銳利的眼神看來,想必是精明能幹之才。

「她目前正為了調查失落要塞裡的封印死靈集散地,而研究關於靈魂方面的事情,此次她和我將會跟著你們一起進入巨神遺跡⋯⋯」

「那麼,就請你們帶頭先行吧。」接著,冒險團一行和萊歐尼特等兩人邁起腳步,開始朝著巨神遺跡深處前進⋯⋯


一踏入乾燥的大地,耳邊傳來遠方熟悉的咕咕聲,在馮德斯村和泰勒眉盆地的回憶頓時湧上眾人的心頭,舒博爾雲淡風輕地說「是咕咕雞啊⋯⋯」。

眼前三隻咕咕雞在面前的岩石道路上徘徊,但這對面對過馮德斯村那三隻大雞的冒險團而言,顯然是雕蟲小技,啊⋯⋯除了艾洛特沒有經歷以外。

奇怪的是,咕咕雞雖然迅速地被擊倒,天空中忽然傳來嗡嗡嗡的吵雜聲音,隨即俯衝過來的,正是形象極似蟬的噪音蟲,差別在體形更為巨大,展開的翅膀更能帶動他們進行短距離的爆發衝刺。

所幸噪音蟲的翅膀構造無法支撐太過頻繁的衝刺,因此會產生極大的空檔讓冒險團有機可趁,用了三兩下的功夫就將其擊潰。

然而越是前進,噪音蟲的數量也越顯增多,甚至還出現類似蜘蛛的生物倒立尾部,噴出類似雷電的能量波,不禁讓慕燕卿產生興趣⋯⋯

(這些蟲族的演化真是有趣,如果能抓幾隻回去研究,想必天極和地絕他們絕不會覺得本皇來到這裡就只是純屬來玩的。)

除了這些蜘蛛以外,地上還能看見一些圓環,慕燕卿出手一碰,卻見機關升起,映入眼簾的是一座小型的浮空塔,圍繞著奇特的藍色石頭,散發出能夠某種不明能量。

(哦?這是⋯⋯)」,就在我專心打量浮空塔時,一旁的舒博爾突然大喊「燕卿小姐,小心!」,回過神時才發現,一隻噪音蟲已經衝了過來。

雖然及時擋開攻勢,手背卻像是撞到鋼鐵般疼痛,就在這時,浮空塔射出不明能量到慕燕卿的手中,神經的疼痛頓時得到緩解。

慕燕卿帶著些微訝異的神情,直看著浮空塔「(沒想到浮空塔具有治療的功效,可惜不知道驅使這些機關的動力和原理,要不然用在要塞內必然事半功倍。)

眾人眼見治癒能量短暫的附著在慕燕卿手上,便也不再擔心,而是繼續朝著前方走去,與此同時,用盡能量的浮空塔也重新蜷縮回了圓環裡。


隨著眾人逐漸深入,冒險團來到了一處由浮空地塊所組成的平台,單看一塊地塊,表面刻有雙環紋路,結合中間的一點來看,倒像是一顆眼睛。

四周的環境也從盆地轉變成了平地,除了仙人掌以外,還添了許許多多刻有規律的藍色紋路尖石柱,正如萊歐尼特所說的一樣,這應該是巨神文明的遺跡吧。

與此同時,先前萊歐尼特所描述過的帕斯達也出現在眾人眼前,他們雖是由褐色的石塊所組成,但腹部處有一顆散發藍光的核心,右臂更是比左臂更為粗壯巨大,顯然是作為攻擊的手段之一。

果不其然,帕斯達舉起粗壯的右臂,由石塊組成的拳頭像是被彈出去一樣,朝冒險團出拳。

只見坦基一手抓住並捏碎了石拳,憑藉自身體型高大的優勢,一腳將帕斯達踩碎,平台的另一方卻有更多帕斯達出現,而且其中不乏精銳的個體存在。

索瑪、慕燕卿和伊希莉亞、舒博爾集中攻擊敵人的腹部核心,一路上勢如破竹,直到其中三隻樣貌奇特的帕斯達慢慢走來。

這隻帕斯達沒有粗壯的手臂,渾身上下由石頭組成出現的裂痕裡,卻充斥著奇特的藍色異光,腹部核心更是被包裹住,宛如鎧甲一般。

萊歐尼特見狀,口氣冷靜的喊說「那是太陽帕斯達,具有自爆和發射雷電的高階帕斯達,還請小心!」。

兩側的太陽帕斯達將雙臂抵在地面,身上的裂痕開始溢出雷電能量,位處中央的個體更是刻意打開了包覆核心的外殼,並以此射出一道雷射波,使眾人一時無法靠近。

「太慢了⋯⋯!」伊希莉亞憑藉流利的雙刀刀法,迅速將三隻太陽帕斯達擊退,不料沒有徹底殺死,竟使他們重新站了起來,渾身充斥著不穩定的雷電,就只待爆發瞬間。

舒博爾反應過來,頓時舉起大刀「伊希莉亞!小心!」將刀面擋在面前,身後即是睜大雙眼的伊希莉亞。

剎那間,一聲轟隆!太陽帕斯達的外殼碎片四散各地,舒博爾雖用大刀擋在前頭,但爆炸溢出的雷電,卻電得他雙手發抖。

伊希莉亞急忙上前抓住舒博爾顫抖的雙手,臉上露出了稀罕的擔憂神情「沒事吧⋯⋯?」

「嗯⋯⋯我沒事⋯⋯」面對伊希莉亞的關心,舒博爾一臉羞澀,惹得前來關心的索瑪、蘋果、艾洛特、慕燕卿等四人滿臉微笑。

舒博爾兩眼疑惑的看著四人問道「幹,幹嘛⋯⋯?」眾人沒有回應,只是心有默契地走了過去,唯獨萊歐尼特說了一句。

「保護同伴不是什麼害羞的事,但如果為了女子的話,還請別在這時候放閃。」隨後,便和滿臉微笑的阿倫一起走了過去。

待在原地的兩人,相互對視瞬間,便羞澀的撇開了頭,舒博爾帶著難為情的語氣說著「我,我們趕緊走吧⋯⋯」伊希莉亞未發一語,只是點了點頭,便跟舒博爾一起趕了上來。


隨著時間的流逝⋯⋯一路上遇到的帕斯達已經逐漸聚集起來,不只是普通的帕斯達,甚至還有為作為勞動力的帕斯達石工超級太陽帕斯達的特殊個體出現。

映入眾人眼簾的是一具巨像,手裡握有一把由充斥不明能量的石塊所鑄成的大劍,不僅如此,從包覆褐色石軀的地基岩鎧甲裂縫中,還能看出藍色的能量在流動。

面對強敵在前,冒險團眾人不敢大意,萊歐尼特嚴肅的說「眼前就是守護這裡的遺跡守護者,期待你們能順利取得太陽之石。」。

看它體型巨大,但說實在,也就只是一顆顆石頭組成的巨型帕斯達罷了,蘋果一臉樂觀的說「看起來也沒多厲害嘛~」。

對手拿火箭炮的蘋果是很簡單沒錯,但對拿著大刀衝鋒的舒博爾來說,卻是一臉壓力山大的吐槽「你的自信到底是哪裡來的啊⋯⋯」。


就在眾人準備出手之際,慕燕卿瞇著眼的看著遺跡守護者,一手指向它頭頂上的藍色石塊,其純藍的外觀,散發不明的藍光,很明顯是核心所在。

慕燕卿轉頭問起:「萊歐尼特大人,那就是太陽之石?」

萊歐尼特冷靜的回覆:「是的,為了確保太陽之石不在戰鬥中損毀,還請盡可能避免朝核心攻擊。」。

聽到這麼一個回覆,眾人一時難以下手,慕燕卿更是心生煩悶:「(這不就擺明要馬跑又要馬不吃草嗎⋯⋯?)」。

慕燕卿輕嘆一聲,隨即心態一轉,用著銳利的眼神掃視一番,遺跡守護者的上半身雖然巨大,下半身卻是被一個浮在半空的底盤,所衍生的細長支柱支撐著。

「博爾先生,不如從那個底盤下手如何?」舒博爾定睛一看,略為思索後⋯⋯當即喊道「好!各位,我們動手吧!」。

一道喊聲過後,眾人蜂擁而上,尚未交手,帕斯達們便紛紛從地上冒了出來,似是感應到遺跡守護者的召喚。

遺跡守護者伸開雙臂,釋放雷電圍繞周身,卻見舒博爾掄起大刀砍去,便直舉起大劍與其對砍,雙方打得不可開交。

對砍了十幾回合,遺跡守護者揮劍速度依舊,舒博爾卻已有疲憊之色,情形變成了單方面抵擋的被動局面。

扛著遺跡守護者一次又一次的攻擊,承受兵器與兵器相互碰撞的晃動,雙手即使顫抖,也不得不繼續吃力的扛下去,直到耳邊傳來一聲「讓我來!」。

一恍神,手中兵器已被擊飛,身後的慕燕卿隨身一迴,接住了半空中的大刀,舒博爾反射性的退了幾步,隨後又是一陣對砍!

「哼⋯⋯!」慕燕卿雙手一用力,強行抵開了對方的大劍,並順手砍斷底盤支柱,遺跡守護者驟然仰倒在地。

趁此良機,慕燕卿大聲一喊!「趁現在!甩開帕斯達,滅了它!」其他人聽聞,迅速掙脫箝制,以迅猛之勢衝上前去。

剎那間,索瑪的雷電,艾洛特的黑魔法,伊希莉亞的雙刀,蘋果和坦基的火炮鐵拳同時擊向遺跡守護者,慕燕卿閃躲的同時,順勢將大刀丟了回去。

舒博爾手一接,大刀重回手中,緊接便是一陣怒喊「獅子一擊!」平平無奇的奮力一砍,凝聚在刀鋒上的魔力,卻使其威力大增,遺跡守護者頓遭一刀兩斷。

(不是⋯⋯博爾先生啊,你把它斬成兩半,那太陽之石該怎麼辦啊?)」正當慕燕卿一臉目瞪口呆之際,太陽之石完好無損的從頭部掉了下來⋯⋯

萊歐尼特走上前去,用著冷漠的口氣說道「所幸你們打倒遺跡守護者的時候,沒把太陽之石跟著毀了。」。

話一說完,萊歐尼特拿起地上的太陽之石,臉上滿是辛苦最終得來結果的欣慰笑容「好了⋯⋯總算能結束了,這個不被理解的研究⋯⋯也總算有結果了。」。

「辛苦你們了,走吧⋯⋯快點回去,讓所有人都看看⋯⋯我辛苦得來的成果!」

或許是真的被誤解太久,此時的萊歐尼特拿著太陽之石,欣喜若狂的模樣顯得這次的研究有多麼重要,這其中投注了多少心血,恐怕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


戰鬥結束後,冒險團回到村莊暫時休息了一下子,便被受邀去觀望萊歐尼特的研究成果⋯⋯

位於大營火的廣場,地上擺放著一顆顆石塊,其中有幾塊還泛著藍光,蘋果好奇問了問「哦?那些石頭好像在哪裡看過。」。

艾洛特回覆「那是在巨神遺跡看到的帕斯達殘骸。」一旁的慕燕卿不禁心想:「(該不會他要用太陽之石去操控帕斯達吧⋯⋯)

與遺跡守護者交戰的時候,估計就是太陽之石在召喚那些殺之不盡的帕斯達出來,倘若納斯普族真的擁有這種技術,不僅能彌補要塞內兵力上的不足,甚至還能具備擊退德里歐軍隊的實力。

可問題在於,透過太陽之石來召喚帕斯達的是遺跡守護者本體,萊歐尼特畢竟不是帕斯達,就算召喚得了,事後能不能控制得當,自然是另一回事了。

萊歐尼特和艾格里特站在廣場中央,向周遭的納斯普族人大聲喊道「請大家注意我這邊!」。

待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那些殘骸時,萊歐尼特運使不明術法,散發紫光的太陽之石,竟將地上的殘骸重新組合成帕斯達。

舒博爾有些驚訝的說「這⋯⋯這是怎麼一回事!?」不只是冒險團,就連村民們的臉色也帶有訝異,有的甚至因為膽怯而萌生退意。

萊歐尼特隨即發話安撫,臉上盡是游刃有餘的自信「請大家不要慌張,雖然看起來很危險,現在就請你們相信我吧!」。

隨著萊歐尼特一手指揮,帕斯達們整齊劃一的排成隊伍,並面到空曠的後方,展現他們的攻擊方式,一時之間,村民們無不嘖嘖稱奇。

雖然眼下操控得當⋯⋯但舒博爾卻總有一種會出事的感覺,就連慕燕卿也深有同感,甚至不自主的做好心理準備,因為不出意外的話,就要出意外了⋯⋯

「那麼⋯⋯也該結束了,帕斯達們,沉睡吧!」被喚醒的帕斯達們再度分解成一顆顆石塊,但包含其中的太陽帕斯達,卻不聽使喚的往聚在一起的村民走去。

「不好!快住手!」突如其來的一聲大喊,讓早有心理準備的慕燕卿及時反應,當下便運使輕功,腳尖一踮,急速衝了上去。

就在太陽帕斯達準備自爆之際,慕燕卿一個瞬閃,只身一人擋在村民們的面前!「(糟了!來不及防禦⋯⋯!)」。

伴隨一聲「轟隆!!!」慕燕卿正面擋住了自爆的絕大部分威力,可就算如此,也還是有村民受到了波及。

隨著村民的尖叫聲響起,萊歐尼特沒了先前的自信,而是一臉慌亂的唸叨「真是的⋯⋯怎麼會不聽我的話!」。

驚見村民受到波及,待在一旁看著的艾格里特匆忙趕上前去,萊歐尼特卻像是被什麼蒙蔽了雙眼,瘋狂的對著石塊喊著「起來啊!給我起來啊!」。

「你這是在做什麼!萊歐尼特!」萊歐尼特用著不斷顫抖的聲線嘗試解釋「艾格里特⋯⋯這是意外,不是失敗⋯⋯是意外⋯⋯!」。

「現在都有無辜的村民受傷了!你還站在那裡看什麼!」

被艾格里特這麼一吼,萊歐尼特這時才回過神來,眼前的同族已經因為自己的研究而成了受害者,懊惱和悔意頓時充斥著他的內心。

「與其站在那裏看石頭,還不如趕緊過來幫忙把傷者抬去治療啊!」

「知⋯⋯知道了。」

這一切⋯⋯來得太快,冒險團眾人反應過來時,慕燕卿已經被擔架抬走了,只好幫艾格里特和萊歐尼特將受害者抬去治療⋯⋯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