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新人同人創作】歡迎參加異界騎士育成計畫—— 118.泡泡糖

睡醒繼續睡 | 2024-05-09 04:29:14 | 巴幣 2 | 人氣 44


九十九找到幾人的時候已經過了不知多久,他們正躲在了一處未完工的大樓之中,內部十分陰暗但也說得上是個安全的藏身處了。

他是最晚抵達的,早在前段時間氣焰攙扶著受了重傷的君澤,來回兜兜轉轉,最後也可以說是韻起好才找到了川奈和葛城。

至於真人則是早早的就已經不見行蹤。

「啊…阿晴,你沒事吧?」

靠坐在牆邊的川奈轉過頭看到了九十九,第一時間就想要去關心對方的狀況,但如今空洞的雙眼也說明她自己的精神狀態似乎也不是可以顧慮到別人的狀況,剛要起身就被在場唯一還能行動的氣焰給扶了回去。

此刻的氣焰也是換上了「偽裝」,全身上下都是路上搜括的奇裝異服雖說看上去十分顯眼古怪,但也至少是把他怪人的外貌給確實遮住了。

「抱歉,九十九兄,大家…」

「不,是我的錯,明明知道真輝現在的狀況,卻還帶著你們深入危險之中…」

九十九轉頭看到了另一邊,本就難看的表情又再度加深了。

除了此刻仍因重傷而陷入昏迷的君澤外,葛城也守在了九我的旁邊,即便九我早已沒有了呼吸也依舊如此。

九十九湊了上前,而葛城也依舊是呆呆地望著九我緊閉的雙眼,也不知道有沒有注意到旁人的出現。

「那個…小優…」

「沒事的,幸治體內的亞克魯有著賦予使用者再生的能力…即便看上去已經死了,用不了多久就會在睜開雙眼了…」

是啊,當初那位五代雄介不也是曾陷入鬼門關之中,最後也是被亞克魯給拉了回來。

但是,當時的五代雄介的胸膛上可沒有被打穿一個大洞,而且直到現在這個大洞也依舊存在啊……

他不知該說些什麼,事到如今安慰的話也不對,片面的道歉更是毫無意義。

九十九拿出了那張九尾卡片。

「九尾,先把大家送回去吧。」

「等等啊,九十九兄!這不是才好不容易…」

「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了吧!」

他承認,作為「希望」他還是太渺小了,明明給了大家期望還為此做了準備,結果到了最後卻是從一開始就被玩弄於股掌之間,更甚至害得九我面臨如此下場……

但至少保障其他人這件事情他還是得做到。

「……真輝的事情由我來解決,你們回去吧。」

「太亂來了啦,九十九兄!即便再怎麼氣焰萬丈這都太亂來了!」

不過九十九沒有理會氣焰的話,依舊選擇舉起了那張牌…

「…等等,阿晴。」

川奈的聲音再次響起,雖聽上去還是那麼的虛,卻讓很還在爭執的氣焰和九十九同時看到了她。

「我要留下來…拜託了…」

那些畫面此刻依舊在腦海內不斷衝擊著她,不管是「狐月」貫穿了九我身軀的那一刻,又或是真輝的身分被接露的同時流出綠色血液的那一刻……以及那個時候對著自己露出絕望神色的真輝。

明明老師們就是被這種眼神所害的,自己當初卻還是對著真輝露出相同的眼神…

「要是我當時沒露出那種表情……真輝是不是就不會……」

或許是因為這句聽上去十分脆弱的自白吧,九十九抓著卡片的手掉了下來,葛城也是微微的撇到了川奈的身上,不過說出這句話的川奈本人卻依舊是抱著自己的腿坐在那裡,頭低低的沒有抬起。

在場四個人,卻在這之後愣是連一句話也接不上。

於此同時,幾人也沒有注意到一旁昏迷的君澤身上竟有類似於鬼針草般的種子沾黏著,而此刻那名把種子流在他身上的人已經來到了大樓的門口處。

「那麼,開始另一場有趣的實驗吧。」

.
.

「呼……呼……呼……」

門司此刻正坐在一處早已鏽蝕到全部變色的鐵塔骨架之上,即使吹紅了臉,嘴中的泡泡糖卻依舊聞風不動,絲毫沒有吹出泡泡的跡象。

與另一邊同樣站在骨架上,卻能面無表情的輕鬆吹出彩色泡泡的佩特形成鮮明的對比。

「哈…哈…不行了,再試下去我就要缺氧了…」

終於,門司再次放棄了學吹泡泡糖這事。事實上,就佩特自己觀察下來,自從門司看到她自己能在吃泡泡糖的情況下吹出泡泡後,門司也嘗試了或許是34次,均以失敗告終。

不對,加上這次,應該是35次。不過在她視線之外門司有沒有自己嘗試過就不得而知了。

雖然作為由古代煉金術所創造出來的生命體,Greeed本身是沒有味覺這方面的感受,不過佩特似乎對於泡泡糖,或著說能吹出泡泡這件事有著一絲滿足感。

尤其是在看見把自己撿回來的門司無法辦到時,更是如此。

「佩特,牠還沒到嗎?」

門司將口中已經沒有甜味的糖吐出,看到了佩特,卻發現對方似乎沒有回答自己的打算,依舊自顧自地吹著泡泡糖。

不知為何,明明對方毫無表情,門司卻始終感覺此刻的她有著一絲絲得意的神色。感覺一陣有趣,於是接著對方的這份勢頭。

「真好啊,佩特第一次嘗試就能成功的事情,我竟然試了這麼久也沒用啊……」

誇張到有些虛假的抱怨後,偷偷瞄了一眼佩特的反應,依舊是毫無表情,但她口中的泡泡卻越吹越大,像是在炫耀一樣。

最後啵!的一聲,過度膨脹的泡泡就這麼直接炸裂,整個糖衣直接貼到了她的臉皮上。逗得門司哈哈大笑。

而佩特沒有因為對方的這番嘲弄而感到不悅,相反,對方的笑聲似乎也同樣使她獲得了某部分的滿足。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存在感吧。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