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六章:追蹤

Islia Saori | 2024-04-19 15:09:51 | 巴幣 0 | 人氣 461

完結第三卷
資料夾簡介
經過野豬人族與惡劣監察官:歐戴羅的交鋒後,冒險團一行人與雛菊一同踏上旅程,前往眾神之淚出沒的羅特魯爾村,在那冰天雪地之中,是否會有更大的危機在等著他們呢?

經歷黑袍劍者率眾搶奪眾神之淚事件後,羅貝蓮亞待在藍德斯的房門外,一臉擔憂的來回走動,與之產生鮮明對比的,是同樣站在一旁的巫爾,但那冷漠的眼神中,似乎也透出些許憂慮。

而這時,盧克萊因正聽取從遠方而來的傳令兵彙報:「嗯⋯⋯歐斯巴特大人請求支援?唔⋯⋯」。

盧克萊因沉思了一下,隨即回覆「我知道了,從失落要塞來到這裡也是辛苦了,你先下去休息吧。」。

遣走前來傳遞消息的傳令兵後,盧克萊因轉身走向兩人,正逢藍德斯打開房門走了出來,頭上纏著層層繃帶,像是頭部受了什麼大傷。

儘管只有後腦杓遭受衝擊,藍德斯仍是一副不甘的模樣,口氣惱怒的唸叨「呿⋯⋯竟然眼睜睜看著即將到手的眾神之淚被搶走⋯⋯」。

見藍德斯氣得有些重心不穩,羅貝蓮亞趕忙上前攙扶,臉上寫滿了擔心二字,直到盧克萊因慢慢的走來,兩人這才稍微移開了點距離。

「你是來問罪的嗎⋯⋯執政官大人⋯⋯?」,正當藍德斯以為要被問罪之際,得來的回覆卻是⋯⋯「藍德斯,現在準備去失落要塞吧。」。

「⋯⋯什麼?」


另一邊⋯⋯冒險團方面

「唉⋯⋯沒想到還是讓那些劍客把眾神之淚帶走了。」

「嘛,至少我們親眼確定眾神之淚是存在的,也算是幸運了吧。」,艾洛特樂觀的說著。

「但是,除了神秘的黑袍劍客們以外,只要藍德斯的德里歐軍隊還在,眾神之淚還是有可能被他們奪走。」

「嗯⋯⋯索瑪說的對,藍德斯的行動也要注意,只是那些神秘劍客的行蹤不明⋯⋯更不知道眾神之淚被他們帶去哪了⋯⋯」

然而,當舒博爾還想著找回眾神之淚時,蘋果卻一臉驚愕的說,「不是啊,博爾大叔,他們打敗藍德斯都那麼輕鬆了,要打敗我們還不是那麼容易?」。

「哈哈,蘋果妹妹不用緊張,我們不是還有燕卿小姐嗎?」,艾洛特笑了幾聲,便將期待的目光投向慕燕卿。

但這一次,向來愜意的慕燕卿一反常態,臉上不帶任何微笑,而是斬釘截鐵的回覆「抱歉,我沒那這個能力。」。

「哦?沒想到燕卿小姐竟然會回答的這麼直接,若我沒有記錯的話,您不是能使用什麼⋯⋯「風禍撼世」「焰禍焚界」之類的招式嗎?」

面對艾洛特的提問,慕燕卿平淡回答道「是,這兩招固然強大,但是需要足夠的時間積蓄力量才能發揮最大實力,你們剛才也看到龍牙兵們是怎麼被迅速擊潰的吧?」。

一談到這,眾人開始回想起那段情景⋯⋯那時,劍客們揮舞手中的銀劍,搭配鬼魅般的身法,和自己身邊的同袍相互合作,如同赴舞會一般,簡潔卻又不失優雅。

與其說⋯⋯他們是在戰鬥,倒不如說,他們是在跳一場不容任何差錯的多人劍舞,每一位劍客的刺、揮、砍、閃,皆如身體直覺般自然,對身旁同伴的配合,更具備歷經磨練的默契。

再回過頭來,雖然隊伍裡的默契還說得上不錯,但大多數都是由慕燕卿指揮才能有效的擊敗敵人,兩者相較起來誰更勝一籌,此刻,眾人的內心都有了答案。

「咦?那些人要去哪?」,蘋果好奇的同時,赫見德里歐軍隊正整齊劃一的往村門口走去,其中也包括了藍德斯三人。

察覺我們發現之際,藍德斯轉過身來,看著有些驚愕的舒博爾,雖然頭上還纏有繃帶,臉上卻是一如常態。

「真是幸運啊,舒博爾。」

「⋯⋯你說的是什麼意思?」

「我們接下來要準備前往失落要塞了,估計以後不會在這座村內碰面了。」

「你們⋯⋯就這樣放棄眾神之淚離開?」,先前的拚死搶奪,讓舒博爾半信半疑,即使眾神之淚被奪,也能依靠其軍隊進行搜捕,照理來說,應不至於收手才是。

突然,羅貝蓮亞大笑了起來,口氣傲慢地對著蘋果說「這次是你走運了,小鬼。」,蘋果見狀也不甘示弱地反擊道「你說誰是小鬼啊?壞脾氣的大嬸!」。

眼看雙方即將爆發新的衝突,巫爾上前拍了拍羅貝蓮亞的肩膀示意停止,藍德斯也順勢說了句「那麼,有緣再見吧,朋友。」,說完便即轉身,跟著隊伍離開了村莊。

看著德里歐軍隊的身影漸漸消散,舒博爾頓時鬆了口氣,索瑪更是表示慶幸「雖然很突然,不過幸好他們走了呢。」,艾洛特也跟著附議「是啊,雖說還有兩個競爭者,但少一個總比多一個還要好。」,舒博爾卻是一言不發,愣在原地。

心神不寧的舒博爾,想著過去的同袍情誼,內心又開始猜測背叛領主的騎士,是否就是藍德斯,直到蘋果著急的催促「博爾大叔你站在那邊發呆幹嘛?要趕快把眾神之淚搶回來啊!」。

「喔,哦⋯⋯好,那麼先從黑袍劍客的消息開始著手調查嗎?艾洛特。」

「是,再怎麼說,他們一定會進到村莊裡補給,問問看村民吧,說不定會有什麼消息。」

這時,舒博爾環顧了四周,卻沒有看見慕燕卿的身影,「奇怪,燕卿小姐去哪了?剛才她不是還站在這裡嗎?」,伊希莉亞回覆道「應該是⋯⋯不舒服,去休息了。」。

「這樣啊⋯⋯這裡對遠渡重洋的燕卿小姐來說,看來還是太勉強了,那我們就先進行調查吧。」

然而⋯⋯此刻的慕燕卿並沒有在旅館房間休息,而是⋯⋯

「所以⋯⋯這就是傳聞中的眾神之淚⋯⋯」

旅店房間內⋯⋯冷鋒無蹤單膝跪在木頭地板上,一手握劍,一手將眾神之淚獻上,我接過之後,開始對這顆據傳擁有破除一切魔法的石頭仔細打量了一番。

「稟陛下,我們在運送眾神之淚的過程中,不斷遭遇龍牙兵的襲擊,我的小隊雖然隱匿了蹤跡和氣息,卻依然能精準找到我們的所在位置,屬下認為,這顆石頭會散播某種能量才導致他們不斷尋蹤而來。」

「這麼說來,伊希莉亞能感覺到眾神之淚的事就說得清了⋯⋯」,我一邊將眾神之淚還了回去,一邊問道「當時除了龍牙兵以外,你們還有遭遇其他生物的襲擊嗎?」。

「回稟陛下,還有當地野生的類人生物試圖搶奪眾神之淚,但不像前者那般追擊,故沒有一併稟報。」

「無妨,既然眼下有三個勢力在搶奪眾神之淚,那不如就把它讓給那些龍牙兵,讓他們自己去爭吧。」,此言一出,冷鋒無蹤陷入了沈默,緊皺的眉頭,思考這句話背後的用意。

眼看下屬不能理解的模樣,我有些失望的輕嘆一聲後,轉而面帶微笑的提醒說「既然對方可以透過它來追蹤我們,我們可以反其道而行,不是嗎?。」

在我說完的一剎那,冷鋒無蹤恍然大悟,疑惑的眼神已然清晰,口氣更是胸有成竹的回覆「屬下領命!」,便迅速地站起身來,化作一息黑煙,從窗戶消散了出去。


黑煙消散後,我走到梳妝台前,稍微整理了身上的服飾,順手拿起扇子,打開房門便走了出去。

門一開,便看到舒博爾一行人聚在眼前,但看他們那失望和焦慮的神情就能發現,他們嘗試尋找黑衣劍卒的下落是沒有結果了。

「咦?燕卿姐,你不是在房間休息嗎?」蘋果見到我緩緩走出房門時,臉上明顯有些訝異,也添了些許期待的眼神。

「雖說是休息,但看到你們一早就去打聽消息了,再怎麼說我也不該一直躺著吧。」,話雖然是這麼說,主要還是得把打探消息的矛頭轉向那些雪怪才行。

見我狀態良好,舒博爾鬆了口氣以外,仍上前關心的說「既然燕卿小姐堅持幫忙,那我們也不好推辭,但如果真的不舒服的話,還請不要勉強。」。

「多謝你的關心。是說,你們在這裡愁眉苦臉的,想必沒有打探眾神之淚的消息吧?」

「是,不知道為什麼,整座村子完全沒有人看過那些劍客的蹤影,包括被他們奪走的眾神之淚也是。」

聽完舒博爾的陳述後,我表現出深思的模樣,用一種自然卻又帶著疑問的口氣問道「會不會⋯⋯跟雪怪有關?」。

「雪怪?哦,就是那些拿雪球的怪物啊,可是眾神之淚跟他們有什麼關係呢?」,蘋果好奇的問。

正如外行人一樣,我對雪怪這個生物也是全然不知,所幸的是,我正有一個背景可以編造一個由頭,把話題帶到雪怪上,「嗯⋯⋯我曾在家鄉看過類似這種生物,他們通常會把閃閃發亮的東西帶回洞窟,但就不知道這裡是不是也一樣了。」。

「燕卿小姐的意思是⋯⋯雪怪有可能襲擊那些黑袍劍客,然後把眾神之淚搶走了?」

「不,你們也見證過那些黑袍劍客的實力了,龍牙兵都不是他們的對手,何況是雪怪呢?我個人認為,盜竊倒比搶走還有可能。」

「唔⋯⋯好吧,至少目前有一個可能,至於雪怪是不是跟燕卿小姐說的生物習性相似,不如我們去問問看蘿拉,說不定他會知道一些事情。」

決定好下一步後,我們啟行再度造訪,而當我們來到蘿拉的家門口時,便見到她的身旁跟著一位曾在墓碑前見過的冷峻男子。

蘿拉一見到我們便彬彬有禮的打招呼,米爾仍是一副冷漠的看著我們,「哦?今天個子很高的大哥也在這裡啊?」。

「是的。請問有什麼事情嗎?」蘿拉一副好奇的模樣,米爾卻是添了些許戒備,聽完舒博爾的講述後,神情更是嚴肅。

「事情大致上就是這樣。」

「原來是這樣⋯⋯米爾,你知道關於雪怪的事情嗎?」

經由蘿拉詢問,米爾的神情有些緩和,儘管如此,仍是保持有條不紊的口氣回覆說「雪怪有把閃亮物品帶回巢穴的習慣,如果你們說那些劍客真被襲擊的話,想必眾神之淚應該也會在那裡吧。」。

得知眾神之淚的線索,艾洛特更近一步的詢問「請問,你知道雪怪的巢穴位置嗎?」。

「村子東方就有一座雪怪的部落,你們要找的眾神之淚可能就在那裏。」

「原來⋯⋯多謝你告訴我們貴重的消息。」,得知眾神之淚的位置後,我們正要起步之際,米爾卻突然問道「不過⋯⋯你們有見到龍牙兵嗎?」。

舒博爾轉過身來,肯定的回答道「是,我們在廢礦的時候就見到龍牙兵了,雖然不能確定,但他們似乎是針對眾神之淚才襲擊過來的。」

「原來發生那樣的事⋯⋯」,忽然間,只字片語之中,米爾的口氣似乎隱隱透漏出一絲擔憂。

不知是否相處已有一段時日,蘿拉像是心有靈犀似的,投以關心的眼神,而米爾只是晃了晃頭,口氣平和的對蘿拉說「沒關係,現在還不算太遲。」。

「嗯?請問是有什麼事情嗎⋯⋯?」

「⋯⋯沒什麼。」雖然得到了像是若無其事的回答,敏銳的直覺卻讓艾洛特內心產生了疑惑,而我站在一旁,注視著那一對米爾頭上那明顯的岔角,腦海則是推敲起他的身分。

「(不是我以貌取人⋯⋯而是他頭上的那對岔角,很難想像他和冰龍之間不會沒有關係,但從他和蘿拉說的(現在還不算太遲)來看⋯⋯似乎跟什麼事情有關,而且是非常緊急的事情。)」

儘管內心是這麼想,但猜測僅僅止步於猜測,就目前來看,如果冷鋒無蹤沒有會錯意的話,想必他把一切都布置好了,就等入局了。

就在我內心想著的同時,米爾正呢喃的說「⋯⋯不趕快處理礦山的機器人不行。要是放任那些傢伙繼續採礦,毒氣也許會擴散到村子來⋯⋯」。

「嗯⋯⋯我們前往雪怪部落的路上會經過礦山,機器人的事情不如交給我們吧。」舒博爾拍著胸脯,充滿自信的說,蘋果的神情則像是滿臉寫著(唉~博爾大叔又把麻煩事攬到自己身上。)的無奈模樣。

突然,左邊傳來一聲開朗的呼喊「米爾!」,眾人望頭看去,正是先前那名穿著火辣的女村民,朝著米爾的方向一邊招手、一邊跑來。

「呃!?」,就在雙方即將發生碰撞之際,米爾一個閃身躲了過去,臉上的冷漠已經蕩然無存,取而代之的是訝異和靦腆的臉色。

「原來你在這裡啊~米爾!我找你很久了!」

女子的熱情使米爾有些不知所措,若說平常那冷漠眼神是不擅表達感情的象徵,那麼現在的靦腆表情,透漏的是對情感的生疏「啊⋯⋯是,是嗎?」。

「最近天氣很好欸,怎麼樣!要不要趁這個晴朗的天氣一起出去約會啊?」

「可是⋯⋯現在不是正在下雪嗎⋯⋯?」

儘管現場氣氛因為米爾的一句直男發言而變得尷尬,但這並不能阻攔女子主動的求愛攻勢,「那不是更好嗎?不分季節都能開花結果的戀情啊~」。

「啊⋯⋯那個,我想到我有一件急事,得先走了⋯⋯!」,不知是否招架不住女子的主動攻勢,還是不知道該怎麼應對,此時的米爾只想著趕緊離開,卻沒料到下階梯時一步踩空,面朝下的跌進雪堆裡。

等到米爾慢慢地把頭從雪堆拔出來時,才察覺女子用雙手摟住自己的臉頰,一副心疼的口氣,溫柔的說「摔倒了啊⋯⋯這麼白皙的皮膚要是受傷了,以後結婚該怎麼辦呀⋯⋯」。

「不是⋯⋯怎麼突然扯到結婚的層面去!?」

米爾站起身後,女子就上前湊了過去,甚至用手輕拉了幾下對方的衣袖,口氣挑逗的說「欸~你不是知道嘛~」。

「不知道⋯⋯」

「哎呀~雖然外表看起來很單純,但實際上該知道的都知道吧⋯⋯?」

「知,知道什麼!?」

「欸⋯⋯這個跟那個⋯⋯不是有那種的嗎?」,女子意味深長的用雙手比出了一些手勢,嚇得米爾直呼「噫!?失禮了!」。

看到米爾落荒而逃的模樣,感到掃興的女子也開始唸叨「呿⋯⋯又跑掉了。但我可是不會放棄的!相信女神大人也會祝福我這個為了愛情努力的少女!」。

看到向來冷漠的米爾會被一位熱情如火的女子吃得死死的模樣,我不免替對方感到一種複雜的幸福感。

艾洛特瞇著眼的笑道「看來是遇到天敵了呢。」,同是男性的舒博爾也略有同感的說「好像真的是這樣⋯⋯」,索瑪則是尷尬地苦笑。

隨後,女子轉過身來,緩緩地走向蘿拉,嘴邊則是一邊關心的說「所以~蘿拉呀,最近身體還好嗎?」。

蘿拉仍是彬彬有禮的回覆「嗯,我還好。」,但女子像是和親妹妹一樣的口氣囑託道「嗯~身體好就行。我知道米爾平常就很害羞,以後要是他回來的話,就拜託蘿拉妹妹一定要馬上告訴我哦!」。

「嗯,我知道了。」

「好哩~那我現在就要去追逃跑的米爾了,再見囉!」

不到一下子,女子便像風一般不見了蹤影,與此同時,我們也準備朝著雪怪的部落邁進,而我也趁這個機會,向蘿拉詢問這位女子的來歷。

「啊~您是說凱拉小姐啊,他和我一樣都是出生在這村子裡的,那時候他的身邊原本還有一位父親的,但過了不久就去世了,所以我跟她之間有點像是惺惺相惜的吧。」

(難怪會這麼放蕩不羈,原來是經歷過獨立成長後的真性子呀)

獲知凱拉的情報後,我向蘿拉互相恭敬的道別後,便回到冒險團內,一走來便聽到蘋果打噴嚏的聲音。

「唉呦⋯⋯在這種地方受什麼苦啊⋯⋯真是。」

「小心感冒,在這種地方病倒可是很難回復的。」

「放心啦!我又不像博爾大叔你一樣,什麼事情都拚死命去做。」

「⋯⋯虧我還特別擔心你⋯⋯」,看兩人互相鬥嘴的模樣,伊希莉亞微微一笑,眼神中透著一絲溫和,而冒險團就在這一種嬉鬧的氣氛中,朝向雪怪的部落出發⋯⋯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