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新人同人創作】歡迎參加異界騎士育成計畫—— 119.有趣的實驗

睡醒繼續睡 | 2024-05-10 00:43:25 | 巴幣 2 | 人氣 45


當她第一次睜開雙目之時,眼前的一切就已經化為了一片廢土,但她沒有任何一絲的哀傷或嘆息,只是開始了第一次思考。

自己究竟為了什麼而站在這裡?自己又該做些什麼?

她是Greeed,但她卻沒有如同動物般的怪物面容,打從一開始就是人類的外表。

不過這也不代表說她就能像個正常人一樣,感受空氣的味道或是欣賞視線內的顏色。

即便無法感覺到這些,也不在意這些,但她仍然渴望,這是出自於「貪圖慾望的怪物」的本性……

但是她又該渴望些什麼呢?

「沒有存在的意義嗎?那跟我走吧,我就是你活著的意義。」

.
.

「……來了。」

本來還閉著雙眼的佩特突然猛的睜眼,並出聲道。

沒過幾秒,一條黑色的巨龍就從下方仰天飛出,映入了門司的眼前。

那條巨龍直接把頭撞進了大樓之中,把本就已經不怎麼完整的寫字樓又砸出了一個大洞。

當然,門司找這條黑龍沒有事,這黑龍也沒有自虐的傾向,一人一龍的目標都是同一個「牠」。

【Strike Vent】

才剛被擊碎的大樓之中又再次傳出了一顆顆漆黑的火球,逼得黑龍將頭從樓中拔出並繼續盤旋於空中。

而「牠」也從這大洞之中探出了身子,也顧不得上面的玻璃碎渣有多麼尖銳就直接用手扶在了上面,另一隻手卻也變成了和那隻黑龍長得一模一樣的龍首。

門司遠遠的看見了牠的身影,全身漆黑的同時還有著些許紫色做出點綴,尤其是那一噌半透明的面罩更是遮擋住了牠半個面容,然而即便如此,仍是沒能降低牠給人帶來的恐懼與不安,再加上那如同小丑嘲笑眾人的外露牙齒……

「嗯,終於恢復過來了呢,Poker face。」

門司的表情比起滿意反倒是有種事情終於完成一個階段的放鬆。

「看來擅自亂玩契約卡惹得正主『暗黑龍(DragBlacker)』生氣了啊。佩特,周圍還有其他人存在嗎?」

「嗯……如果是怪人了話,應該還有幾名,騎士了話似乎就比較少了……」

佩特依舊是那不確定的口吻,即便自己早已在附近都安插了「眼線」。

「畢竟當初會把人放生在這裡,就是因為這裡已經沒有什麼人了啊……好吧,那把能看見的所有人都一起捲進牠們的戰鬥中吧。」

「全部?連我的Yummy也要嗎?」

門司不由得嘆聲,無奈地看到佩特。

「我可不想和狀態良好的牠打交道啊,拜託了啦!」

.
.

「那麼,開始另一場有趣的實驗吧。」

戰極有些興奮的說著,邁開步伐走進了大樓內,走著走著還不忘裝備上Vision驅動器,之後又將大拇指底在的驅動器上掃描指紋。

隨後一個傳送門從他的背後開啟,又走出了三名假面騎士,分別為Mad Rogue、Demons以及Sasword。

不過這三位騎士都在走出傳送門之後就一動不動的低下頭,這也正常,因為都是戰極自己創造的假貨而已。

之後又從傳送門中飛出了三顆眼魂衝進了三位騎士的體內,這才讓他們動了起來跟上戰極的腳步。

其中,位於戰極身後,三人正中間的Demons傳出了話聲。

「戰極村正,你的行動已經不在門司的要求下了。」

「放輕鬆,圖靈。他們的實驗我也很感興趣,但現在不是插不了手嗎?那麼我給自己找點事做也符合當初的約定吧。」

「拼圖」之所以為「拼圖」,就是因為眾人對於自己內心的「答案」過於執著,執著到失去了許多選項。

甚至有時連是否要舉起杯中的酒一飲而盡,都會像是毫無選擇權。

也因此即便是「拼圖」們之中最有話語權的門司,也只能立下幾條模糊的規則,以「不引響拼圖的蒐集」和「避免災害發生」兩條規則來簡單的限制幾人。

而這些規則對於其他人來說都還算有用,然而唯獨對戰極村正這人是一點用也沒有了。

幾人慢慢地來到了那間房門前,戰極感受得到先前自己埋下的「座標」就在那扇門後面……

他停下了腳步,指向了離自己還有點距離的房門,身後的三位騎士馬上理解他的意思,走到了門口。

站在最前面的Sasword,提劍就要劈開那扇門。

此時突然……

【Scrap Finish】

一道紅色的閃光撞開了那扇門和門前的Sasword,並在其餘兩位騎士反應過來之時,那名Sasword已經隔著幾片破碎的門板碎片被Build Energy給踩在地上。

「現在的我,可是很生氣的喔……」

平常在擠壓驅動器的影響下,葛城在變身成Build之時就會顯得過於情緒化,而此時她所說出的話更是比起以往更顯得幾分的冷聲與憤怒。

同樣從門口處,幾發鬼石子彈擊射而出,卻被Mad Rogue和被圖靈附身的Demons給及時閃躲開來。

兩人同時抬頭,就看見了一名從未見過的鬼出現在門口。

「音擊戰士,還有這體型…結合數據分析…是川奈望嗎?」

被一下子就拆穿身分的雨華鬼也沒有別的反應,只是又拿出了變壓蒸氣鎗與另隻手的音撃管.剛勇形成雙槍之勢,之後也是一句話都沒有說,不斷地掃射著門前的敵人。

雙槍猛烈的火花,而門口走廊卻狹長不好躲避砲火,使得兩人即便有所反應和及時閃躲卻也是被擦中了幾下。

看著那名鬼在宣洩一波子彈之後,從門口走了出來,跟著那名因為腳下踩著的騎士而看起來增高不少的Build一同看向了自己和身後的Mad Rogue。

圖靈除了在成為幽靈之後難得的不安外,更是閃過了一個問題。

……這到底是什麼的實驗?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