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八章:歐斯巴特

Islia Saori | 2024-05-23 23:59:19 | 巴幣 12 | 人氣 487

連載中第四卷
資料夾簡介
歷經冰龍一役後⋯⋯慕燕卿和冒險團朝哥蘭德村前進,路經一處名為「失落要塞」的地點,傳聞那是被詛咒的要塞,直到伊希莉亞感應到了眾神之淚⋯⋯才開始了與納斯普族的緣分。

步出要塞後,上弦月溪谷⋯⋯

獨自一人的慕燕卿,走入經常發生綁架事件的上弦月溪谷,道路上盡是荒涼一片,身旁的枯黃樹林也令人感到不安和詭異,畢竟走在這裡的納斯普族難民,誰也不知道自己會不會莫名其妙就被綁走。

然而這種問題,對慕燕卿而言簡直小到不能再小,再怎麼說,創世神皇的力量仍然擺在眼前,獨自一人等於可以肆無忌憚,不用顧及任何眼光去使用力量。

當然⋯⋯慕燕卿心裡也明白,就算自己不出手⋯⋯也會有人出手的⋯⋯

突然間,兩側的樹林傳來哀嚎和破風聲,慕燕卿一邊聆聽,一邊辨認傳來的聲音屬於什麼生物,甚至是從何方傳來。

「聲音傳自西北邊跟東北邊兩側⋯⋯是埋伏準備綁架的德里歐士兵,沒辨錯的話⋯⋯這道破風聲,這名劍卒的天極劍法應該屬於迅斬派。」

天極劍法⋯⋯向來是天皇旗下單位的必修之一,不同於舒博爾注重物理的騎士劍術,該劍法更傾向以遠程劍氣為主,近攻為輔,單人對敵可十步殺一人,多人交戰可互為犄角,相互支援。

之所以是必修,有很大程度是受天皇善於用劍有關,且尚沉迷於劍道,因此便以該劍法為起點,從每位修練者的用招習慣之中找出更為完美無暇之劍法。

也因為如此,天極劍法在每一位劍卒的使用下變得各有不同,長此以往也就有了:迅斬派(快)、斷念派(狠)、必殺派(準)等三大衍生派系,其中更有眾多派系層出不窮。

身為人衡神皇的慕燕卿,雖然不如天極神皇善於用劍,但對於來源自三皇的衍生招式皆有涉獵,只需聆聽劍氣發出的破風聲,便知道用招者的派系。

果不其然,有三名黑衣劍卒從樹林裡走了出來,右手輕握銀劍,劍鋒隱約滴著鮮血,被黑色面罩覆蓋的面孔,不僅顯得神秘,還能起到威懾的作用。

領頭的黑衣劍卒率先單膝跪地,向慕燕卿稟報:「屬下奉都統大人之命,前來與陛下會合。」。

「嗯⋯⋯你們做得乾淨,冒險團回報委託時,沒有說出任何與你們有關的資訊。」

領頭的黑衣劍卒應了一句「承蒙陛下神威。」。

「那好⋯⋯本皇此次離開要塞,主要是要得去看看你們的都統大人,快帶路吧。」

黑衣劍卒們拱起雙手,口氣恭敬卻又低聲的回覆「謹遵陛下意旨。」後,便紛紛起身,以慕燕卿為陣眼,圍成一個具備犄角之勢的正三角陣,能便於牽制敵人與相互支援。


同一時間,失落要塞⋯⋯大帳篷內。

此時天色已經夜幕低垂,休息結束的冒險團眾人剛走進帳蓬,恰逢艾格里特開口問道「你們來得是時候,我正好要找你們,眼下有空閒的時間嗎?」。

舒博爾疑惑地回問「請問首領有什麼事嗎?」

「有好消息和壞消息。」現場氣氛變得緊繃,艾格里特嚴肅的說著「好消息是⋯⋯我們找到了這段期間被綁走同胞的位置,根據萊歐尼特的審訊結果,表示出人類軍隊把他們關押在烏鴉溪谷的洞穴裡。」

「原來是被綁到那裡去了⋯⋯那壞消息是?」

突然間,艾格里特的嚴肅神情轉變成了擔憂「格芮妮⋯⋯被人類軍隊綁走了,應該是趁我們不注意的時候被綁的。」。

「⋯⋯原來如此,那首領想要我們怎麼做?」

「要想平安無事的把人質救回來,我就必須要帶一些士兵一起前往烏鴉溪谷⋯⋯但人類軍隊的防備森嚴,要塞的兵力不能再少了,所以希望你們可以提供援助。」

「我知道了,這段期間一直受你們的照顧,提供援助本是應該的。」

過了一段時間⋯⋯雙方展開了對於救援方略的緊急會議。

自從德里歐軍駐紮新月峽谷後,便控制了附近的兩處溪谷,一個是上弦月溪谷,用於掌控納斯普族難民的路線,另一個則是烏鴉溪谷,以作為儲藏人質的倉庫。

如果說低地的上弦月溪谷是屬於適合埋伏的樹林環境,那麼處於高地的烏鴉溪谷則是四通八達的平原,而要想避免人質逃走,德里歐軍必須派遣大量兵力防守。

而兵力數量上的差距,恰好是納斯普族的軟肋,為了避免過多的人員損失,艾格里特打算由冒險團領頭,自己則率領四名納斯普族精銳確保後路。

舒博爾和艾格里特打定主意後,便與眾人一起離開,但一走出帳篷,便見到阿倫匆忙的走來⋯⋯

見對方滿臉緊張的模樣,艾格里特當即回絕「阿倫,你不能跟著去。」,阿倫卻是著急的回覆「我不會妨礙到你們的,所以⋯⋯拜託請讓我一起去!」。

「阿倫你聽著,如果你也陷入危險的話,要想救出你的哥哥就變得更加困難,我知道你心裡難過⋯⋯但為了你哥,就先忍一下吧。」

「⋯⋯好吧。」阿倫失望的嘆了一聲,滿臉盡是失落,就算內心仍有不捨,但還是只能遵照命令,慢慢的離開⋯⋯

看到阿倫失魂落魄的模樣,蘋果不禁同情起來,畢竟她的母親也是被人綁走的,親人失蹤的痛苦與心急,除了她以外,估計沒有人能體會得了這種感受。

站在首領的角度來看,艾格里特明顯已經習以為常了,他的神情並沒有太多感情,只有愧疚和自責⋯⋯

「這種情況⋯⋯已經發生很多次了,看著子民的朋友、戀人、家人一個接著一個消失,都讓我想起那一個人的手段⋯⋯煉金術師:歐斯巴特。」

艾格里特知道,眼下不是歎息的時候,吐了口氣,將自己的心態整理好後,隨即命令「先出發吧,不能再耽擱了。」。


另一邊⋯⋯新月峽谷某處⋯⋯天極遠征軍大營。

此處位於峽谷最為邊緣之地,由於懸崖的強風,使德里歐軍無法在此駐紮,而是行至較低的高地平原紮營。

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像這樣一個誰看了都會覺得是必死無疑的懸崖邊緣,恰好是天極遠征軍的大營駐紮點,且居高臨下,正好能看到兩邊溪谷之一的烏鴉溪谷,可謂是擁有了絕佳的視野優勢。

大營內⋯⋯鴉雀無聲,只有數十名來回走動的腳步聲,這讓慕燕卿不禁疑惑,現場怎麼能如此安靜?

「⋯⋯這裡風急浪高,在此設營有被吹落懸崖的風險,你們的都統大人不這樣認為嗎?」

慕燕卿隨口一問,走在前頭的黑衣劍卒,語氣帶些肯定,卻又小聲的回覆「都統大人認為,懸崖與強風確有風險,但此地具有最佳的視野,又相對隱密,即使是士兵也不一定能找到這裡。」。

從常理來看,在這設營確實不合理,但也因為尋常軍隊不會選擇在這紮營,恰好達到了隱密的效果,加上居高臨下的視野,可以隨時觀察烏鴉溪谷的一舉一動。

這時慕燕卿才想起過去的戰爭時期,最擅長運用當地氣候者,非天皇旗下的士兵莫屬,更讓他不禁對那悠久的回憶笑了出來「呵呵⋯⋯確實符合你們的作風。」。

走著走著,慕燕卿跟隨劍卒走到一處大帳蓬外「人皇陛下,都統大人在帳內等候,我等先行告退。」。

慕燕卿擺手示意,劍卒們解散陣形後,隨即奔向各處,身影更是消失無蹤,若不是現場過於安靜,要不然耳邊也不會傳來他們微弱的腳步聲。

「⋯⋯該是時候進帳了。」慕燕卿掀開了營帳的幕簾,赫見冷鋒無蹤正單膝跪地的迎接「屬下參見人皇陛下。」

慕燕卿走向掛在一旁的戰略圖,一邊說道「起來吧,目前局勢和德里歐軍隊的實際情況如何?」。

冷鋒無蹤站起身來,不疾不緩跟上腳步,語氣嚴肅的說「回稟陛下,斥侯歸營來報,說是烏鴉溪谷藏有納斯普族的俘虜,失落要塞方面則是艾格里特率領冒險團以及些許士兵前去援救。」

聽完斥侯的情報後,慕燕卿臉色一沉「⋯⋯實際人數有多少?」

「屬下估計,加上冒險團五人和艾格里特本人,共有十人。」

這時,腦海裡忽然浮現起舒博爾離開前曾說過的話,當時還對萊歐尼特對令牌的用意產生好奇「(如果是照著陷阱來看⋯⋯一切似乎都說得通了。)」

正規軍之所以是正規軍,在於他們對上屬算是絕對忠誠,歐戴羅的情況只能算作少數,即使那些士兵被俘,令牌的功用也只取決於拿在誰的手上,因此利用它去套得情報也沒有任何用處,這樣的話,就只剩一個可能了⋯⋯

「陷阱⋯⋯一定有人刻意告訴萊歐尼特關於令牌的功用,要塞已經被人滲透了。」

「陛下,目前要塞的救援隊想必已經和德里歐守軍正面交戰,是否要派遣別動隊前去暗中掩護?」

「傳令下去,召集百人劍卒隊,由你統一指揮,隨本皇迅速前往烏鴉溪谷,暗中掩護要塞救援隊!」

冷鋒無蹤得令之後,便手握配劍,快步向外走去,慕燕卿也不再耽擱,跟著走出帳外,準備出兵。


另一方面,烏鴉溪谷內,突破德里歐守軍的防線後,艾格里特跟隨冒險團的腳步進入了洞穴,只見格芮妮和幾名納斯普族女兵被綁在一旁的木柱上,似乎意識不清。

「格芮妮!」聽到聲音的格芮妮,緩緩從昏迷狀態醒了過來,但第一眼看到的,除了艾格里特那滿臉擔憂的神情以外,還有他身後逐漸逼近的威脅。

格芮妮柔弱的喊了一聲「小心!」後方漸漸走來數道人影,耳邊傳來了狡猾而又險惡的蒼老笑聲「咳,呵呵呵⋯⋯」。

銀髮老者一步一穩,手持帶有納斯普族人的頭骨長杖,身穿暗紫和紅色的法袍,就連左肩的裝飾都還是用了納斯普族的頭骨製成「你真是讓我等太久了,小子⋯⋯」

「不對⋯⋯歐斯巴特怎麼會在這裡,難道是陷阱嗎!?」

歐斯巴特一臉老奸巨猾的笑道「果然只要認真忍耐就能迎來收穫,知道我為了要騙你來到這裡,吃盡了多少苦嗎?」。

一副近乎狐狸的嘴臉,說著狡猾的言語,加上那一身死靈術士的服飾,讓蘋果打從心裡排斥,艾格里特的眼神更像是面對陰影一樣,雖有所畏懼,卻同時間透漏了那勇者無懼的信心。

「嘿嘿嘿⋯⋯小子啊,乖乖聽話過來吧,讓我親手把你體內的東西給取出來⋯⋯」

此話一出,士兵們看歐斯巴特的眼神不禁怪異了起來,他身旁同樣穿著形似死靈術士的助手遮起了面孔,但從雙眼來看,還是能感覺得到煩悶。

「⋯⋯你們都站著做什麼?還不趕緊把那些傢伙全抓起來!」

在歐斯巴特的一聲令下,他們身後的通道也開始陸陸續續有德里歐士兵前來增援,一時之間,戰況從優勢轉變成了人數差距上的劣勢。

經過了不間斷的多次交鋒,艾格里特身上已有不少的負傷,身邊的隨從精銳更只剩一名,反倒是歷經多次危險,對這種情況習以為常的冒險團卻幾乎沒有損傷。

「呵呵呵⋯⋯雖然還少了一人,但還是有如情報所說的一樣厲害呀,藍德斯那小鬼有你們這樣的對手干擾,想必非常辛苦啊。」

不到一下子,在場所有的德里歐士兵被大致解決後,現場只剩歐斯巴特和一直在身旁的死靈術士。

「⋯⋯早在你還是俘虜的時候,我就該馬上結束掉你那可悲的渺小生命,要不是那沒用的歐戴羅連我交代的事情都辦不好⋯⋯嘿嘿嘿⋯⋯」

冒險團眾人圍著艾格里特,形成一個保護圈,舒博爾更是站在面對敵人的正面,大聲怒斥道「勸你盡早停止綁架弱勢的納斯普族當作實驗材料的行為!否則我的刀會架在你的脖子上!」。

然而這樣的威脅,對於像歐斯巴特這樣一個老奸巨猾的老狐狸,只不過是幼稚小兒才會用的粗俗伎倆,只見他笑了三聲,當即回覆「老夫可是奉了國王陛下的命令去做這些事情的,難不成你想怪罪國王嗎⋯⋯?」。

眼看舒博爾被反駁的無話可說,艾格里特隨即上前怒喝道「閉嘴吧!歐斯巴特!你不過是假借國王的名義來滿足你自己的慾望罷了!」。

「你到底要欺凌我們納斯普族到什麼時候!?」

「嗯?欺凌納斯普族⋯⋯老夫可不是為了這種小事才來的,老夫唯一感興趣的⋯⋯是裝在你體內的人工眾神之淚啊!」

一旁的蘋果好奇問起「人工⋯⋯眾神之淚?他說什麼意思啊?艾洛特。」

「原本眾神之淚就不是人類能夠做出來的,但是⋯⋯那位煉金術士似乎已經成功製造出來了⋯⋯」

話一說完,卻見歐斯巴特冷哼一聲,語帶不屑的說「老夫都上歲數了,沒事去動你們納斯普族的大本營做甚?要拿你的同胞來做實驗,其他地方也多的是。」。

「這一切⋯⋯都是為了取走人工眾神之淚,老夫才極力向陛下求取兵權而來,要是你沒從實驗室逃走的話⋯⋯也就不用這麼辛苦了。」歐斯巴特冷笑了數聲。

艾格里特驚訝道「所以⋯⋯你們只為了抓我一個人,就帶來近萬的軍隊⋯⋯?」

「因為你有那個價值!艾格里特!」

歐斯巴特奸笑道「第兩千三百一十個實驗體⋯⋯獨一無二的完成品,只要拿到在你身上成長的眾神之淚,老夫將會成為第一個製造出眾神之淚的煉金術士!」

笑聲未停,歐斯巴特抬起長杖,召喚大量被控制的納斯普族士兵前來助戰,冒險團眾人再度陷入重重包圍。

「打鬧該到此為止了,老夫就先讓這些士兵們陪你們玩玩吧,小子們!」

歐斯巴特正要轉身之際,艾格里特怒喝一聲「你以為我會這麼輕易放你走嗎!」話語甫落,便雙手持刀,衝上前去,誓斬帶給同胞近乎無限痛苦的罪魁禍首。

然而⋯⋯擋在面前的納斯普族士兵紛紛退開,艾格里特並沒有發覺到異狀,任由情緒掌管自身,雙手緊握刀柄正要下手一剎那,歐斯巴特握著長杖,直往地上一佇,一道防護罩圍繞周身,同時併出的衝擊波,更將對方震出。

「呃!」這一震來得突然,不少身上的傷勢變得更加嚴重,歐斯巴特奸笑道「你這樣跑過來我就更方便了⋯⋯」。

就在此刻,從天降下一道劍氣,射向兩人之間,剎那間,風沙飛揚,塵土大起,艾格里特的身影也被沙塵覆蓋的模糊不清。

「是誰⋯⋯敢壞了老夫的好事!」歐斯巴特雖有些許惱怒,但老成的經驗卻告訴他,裡面肯定有陷阱,因此站在原地,只待對方現身。

耳邊⋯⋯傳來遠處的破空聲,數十道有亂有序的腳步聲,正逐漸逼近,隨後又是一陣刀劍相互碰撞的聲響,卻也只維持了不到三秒,現場便再度陷入寂靜。

風沙漸漸消去⋯⋯映入眼簾的,不止是受傷在地的艾格里特與,還有十幾名黑袍劍客與倒成一片的納斯普族士兵。

即便心裡早有預料,但見劍客的領頭者緩緩走來,臉上的面孔雖被兜帽遮住,卻讓歐斯巴特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聽藍德斯那小子提起過⋯⋯奪取眾神之淚之所以失敗,都是拜你們所賜⋯⋯如今老夫要取人工的眾神之淚,你們也要從羅特魯爾村特地過來插手⋯⋯?」

黑袍客,手握劍,緩緩踏出的腳步,慢慢逼近的身影,只相差離了十步的距離才驟然停下「人⋯⋯上了年紀,就會變得十分謹慎,但只要一瞬間⋯⋯糊塗就會使其鑄成大錯以致含恨而終⋯⋯」。

低沉的語氣,令人不解的話題,冒險團眾人雖有些遲疑,但歐斯巴特的額頭已經不自覺的滴了滴冷汗,臉上雖無懼色,卻也變得更為嚴肅。

「⋯⋯老夫雖然謹慎,但還沒糊塗到連眼下的情勢都看不清⋯⋯不過你可要記住了,與國王為敵,也不明智呀⋯⋯」

「是嗎⋯⋯人總以為自己做的準備已經足夠了,卻渾然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哼!那好⋯⋯老夫會期待國王陛下下達的通緝令!」歐斯巴特迴身一轉,便傳送離開⋯⋯

這一幕,冒險團眾人不敢大意,只是高度警覺的看著,卻見對方手一擺,劍客們隨即割斷了綁著格芮妮和其他俘虜的繩子,便緩步離開了現場。

劍客們的相繼離開,對方更是移了開來,冒險團眾人紛紛上前,艾洛特迅速施放了基本的治癒法術,同時檢查了艾格里特的體內。

「原來你的身體具有煉金術士製造的眾神之淚,難怪伊希莉亞感應到的像是眾神之淚又不是眾神之淚的東西⋯⋯果然那個歐斯巴特說的沒錯。」

做了基本的治療,艾格里特忍著疼痛,語氣吃力的說著「希望你們⋯⋯先別跟其他人說。」。

「雖然⋯⋯總有一天要說,但如果一回去就說出來,要塞的納斯普族一定會陷於混亂。」

艾洛特點了點頭「⋯⋯知道了。」眼前的艾格里特,即便自己身中重傷,內心卻還是顧及要塞內的同胞,一想到這,眾人一時感到心中有愧。

「所有事情的起因,都是因為我嗎⋯⋯為了遠離追趕同族的軍隊而來到失落要塞,結果卻是我帶給他們滅頂之災⋯⋯」

從始至終,艾格里特不曾想到自己就是國王派遣軍隊的主要原因,出自帶給同胞滅頂之災的自責,導致他的傷口變得越發嚴重。

就在這時,耳邊傳來一聲「艾格里特!」格芮妮著急地跑了過來,艾格里特頓時鬆了口氣「格芮妮⋯⋯還好你沒事⋯⋯我,我其實⋯⋯呃!」。

突然間,艾格里特捂著胸口,只覺心臟一陣絞痛,雙眼一黑便暈厥在地!

「艾格里特!快睜開眼睛啊⋯⋯」

「不妙⋯⋯他的傷勢很嚴重,格芮妮!必須趕快帶他回去治療!」

格芮妮雙眼通紅的抱起艾格里特,語氣帶著哭腔的說道「拜託,你一定要撐住啊⋯⋯」

接著⋯⋯格芮妮便帶著艾格里特,在冒險團的保護下,朝著失落要塞的方向離去,而先前的黑袍劍客們則是不知所蹤⋯⋯

或許⋯⋯他們仍在現場,只不過不是為了控制這片區域,而是因為一個改變失落要塞內所有納斯普族命運的變數,出現了⋯⋯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