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九章:事故

Islia Saori | 2024-04-24 15:31:12 | 巴幣 10 | 人氣 479

完結第三卷
資料夾簡介
經過野豬人族與惡劣監察官:歐戴羅的交鋒後,冒險團一行人與雛菊一同踏上旅程,前往眾神之淚出沒的羅特魯爾村,在那冰天雪地之中,是否會有更大的危機在等著他們呢?

經過昨夜的事件後⋯⋯今天早晨,我們聚集在旅館門前,商量著該從哪裡著手調查時,伊希莉亞指著在中央廣場徘徊的麥德斯,開口就說⋯⋯

「那個人⋯⋯有眾神之淚的氣息,雖然非常微弱⋯⋯」

「嗯?他不是上次那個語無倫次的大叔嗎?莉亞姐。」

仔細一看,麥德斯第一次給人的印象就是瘋瘋癲癲的情況,若說他真的瘋了,那他身上的衣服和裝飾未免過於奢華,可要說他裝瘋,單憑一個眾神之淚就能裝瘋賣傻到現在,也未免太不合理。

「確實⋯⋯很可疑。」

「要過去問問看嗎?博爾先生。」

「嗯,反正現在也不知道從哪裡查起,就這麼做吧。」

打定主意後,舒博爾一人走上前去,嘗試從麥德斯口中套得線索,卻見對方仍然像個兄長一樣展開雙臂,大聲說道「啊~曼多拉,你來了呀。」。

「⋯⋯」,舒博爾尷尬的回過頭來,猶豫不決的口氣問向我們「怎麼辦?要配合他嗎?」。

「今天就先配合看看吧,博爾先生。」

聽完索瑪這麼一說,舒博爾一邊點頭,一邊嘴裡唸叨「唉⋯⋯現在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好主意了。」。

舒博爾鼓起勇氣,開口回應「是,大哥。」,但他沒料到麥德斯一來就問「有去找新娘嗎?」。

「新,新娘!?你在說什麼啊,村長。」,見舒博爾的節奏慌亂,艾洛特刻意咳了幾聲。

「哦,喔⋯⋯大哥,你知道關於眾神之淚的事嗎?」

「粽子?想要粽子的話,家裡不是很多嗎?」

麥德斯這麼回答,讓舒博爾不耐煩的揉了揉雙眼,感覺和這個大叔說話就像對牛彈琴一樣,就連蘋果也不禁疑惑的問了問,「莉亞姐⋯⋯那個大叔真的拿了眾神之淚嗎?」。

「他的身上⋯⋯有微弱的氣息,從剛才到現在都有感覺到⋯⋯」

儘管伊希莉亞確信麥德斯身上留有殘存的眾神之淚氣息,但看舒博爾聊了幾分鐘都沒有結果,艾洛特不禁唸叨「嗯⋯⋯感覺不是很順利呢⋯⋯」。

過了一段時間,舒博爾走了回來,臉上盡顯煩悶,「我感覺跟那個大叔繼續講下去,可能一整天都得要浪費在這裡⋯⋯」,話一說完,索瑪便尷尬地苦笑起來。

「⋯⋯不如我們問問村裡的其他人,看看能不能從中得知麥德斯的事情。」

隨後,我們先是找到了凱拉,並向她提問有關麥德斯的事跡⋯⋯

「啊~你說村長呀,他平時都像現在這樣不太正常,但偶而會回復原狀,只是⋯⋯沒有人知道他到底是怎麼賺到錢的。大概就這樣吧,你們可以去問問蘿拉,說不定他知道的事情比我更多。」

「我明白了,那我們會再去問問看,謝謝。」

向凱拉道別後,我們隨即動身前往小木屋前,恰逢遇見了在回家路上的蘿拉⋯⋯

「嗯?你們想要了解麥德斯叔叔嗎?我知道了⋯⋯」

根據蘿拉所描述的經驗,麥德斯以前是個非常善良的人,哥哥還在世的時候就跟他一起工作了,他經常以同事的身分去幫忙我哥跟魯斯叔叔。

愛德琳女神消失後,他仍然不離不棄的提供幫助,甚至在礦山說服她哥哥不要放棄的,也是魯斯和麥德斯兩人,就連下葬她哥的那一天,也是這兩人一同立起了墓碑。 

就目前為止,魯斯雖然到現在都沒什麼變化,但蘿拉告訴了我們麥德斯過去發生了一次墜落事件,導致他完全變了一個人,就像現在這樣精神恍惚,有時還會近乎瘋狂地蒐集錢財。

原先蘿拉以為,是因為麥德斯還在當礦工的時候,就總惦記著要當富翁的事情,可即使如此,這種富翁夢也不至於讓他變得這麼瘋狂。

可惜的是,蘿拉表示能說的只有這些,她轉而讓我們去詢問魯斯,那時他和麥德斯之間就是好友,應該能從中探得更多消息⋯⋯

「謝謝你的說明,蘿拉。」

「不會,請各位一路慢走。」

我們揮手道別了蘿拉後,隨即來到了水果攤前,向年邁的魯斯詢問⋯⋯「麥德斯啊⋯⋯真是懷念的名字,我已經很久沒叫這個名字了。」。

「請問你知道關於麥德斯的事情嗎?」

「當然知道,那傢伙可是我年少時期的好友啊。」

雖說是好友,但麥德斯的穿著盡顯奢華,反觀魯斯身上,卻是一塊塊補丁縫起的棉衣,想起兩人之間的差別,索瑪不禁想問「但是麥德斯看起來⋯⋯」。

「唉⋯⋯可能是發生了那一次事情,才讓他變得這麼苛薄寡恩吧⋯⋯」

「能冒問一下是發生什麼了嗎?」

魯斯微低了頭,右手兩指握著自己的下巴,仔細思考著過去所發生的事情,嘴裡只是透漏一句「是有發生過一次事故⋯⋯」。

依照魯斯所描述的過去,自愛德琳女神被驅逐之後,橄欖石礦山的毒性物質不斷外洩,而且自從蘿拉的哥哥中毒去世後,導致再也沒有任何人願意進入挖礦。

「那時我們想出來的替代方案,就是所謂的「冰凍水晶礦山計畫」。」

「冰凍水晶礦山?」

「是,那是將冰凍水晶溪谷的水晶洞穴作為礦山後,並在那裏採集水晶的巨大計畫。由於當時是村長的麥德斯和我一起規劃好的計劃,畢竟牽扯到村子生死攸關的問題,所以完全沒有顧及自身的疲勞而到處奔波。」

「是讓麥德斯產生變化的那一次事故對吧⋯⋯?」

「沒錯⋯⋯那一次是麥德斯因為過度疲憊,在溪谷的水晶洞窟裡失足,掉到懸崖底下的事故。」

那時的魯斯在洞穴和溪谷到處尋找,找了一整天才找到了崖底的麥德斯,不過那時候的他已經神智不清了。

「唉⋯⋯雖說人還活著就該慶幸了,但也因為這樣,他也無法再繼續做事,於是計畫就被取消了,而感到失望的人們為求生存,只能被迫離開村內⋯⋯」

之後⋯⋯村子就變成現在這副近乎滅跡的模樣,而魯斯自己也開始靠著賣水果維生,凱拉和蘿拉的處境想必也是如此艱難。

但是有一個問題,一直滯留在艾洛特的腦海裡,久久不能忘懷,而這也是眾人想不明白的疑點,「那麥德斯是怎麼成為像現在的富翁呢?」。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只有麥德斯自己在這村子就變得富裕起來,雖然村外都說是做高利貸產業才能一夜致富的⋯⋯可還是有許多無法釐清的層面。」

「原來如此⋯⋯」

這時,魯斯想起我們前來詢問有關眾神之淚的消息,好似與麥德斯有所連結,於是開口問道「嗯⋯⋯是說你們先前是在找眾神之淚對吧?」。

「是,請問你有想到什麼嗎?」

「眾神之淚⋯⋯眾神之淚啊⋯⋯」,忽然間,魯斯回想起那時,在冰凍水晶礦山的那一段記憶⋯⋯


那時的冰凍水晶礦山⋯⋯麥德斯看著一車車裝滿水晶的礦車,雙手不停翻覆著,好似在尋找什麼,而察覺到異狀的魯斯,帶著不解的口氣詢問「麥德斯⋯⋯這是怎麼回事?這麼多水晶是從哪裡來的?」。

麥德斯沒有回應,只是近似瘋狂的在礦車裡翻找什麼,一邊嘴裡不斷唸叨著⋯⋯「沒有⋯⋯這裡也沒有⋯⋯!」。

「麥德斯!你振作一點!」

「⋯⋯想知道我變成這樣的原因是什麼嗎?魯斯?」

「告訴我吧,到底是什麼東西把你變成這樣的?」

「拿眾神之淚過來⋯⋯那樣我就會告訴你想知道的答案⋯⋯」


回到現在⋯⋯我們聽完魯斯過去的經歷後,先前所有疑點,都在這一次全部解釋清楚了,得知麥德斯有時瘋癲、有時正常,但在水晶礦山的期間卻又異於他平時的模樣,而這又衍生出了新的疑點。

當然對我而言沒什麼大不了的,畢竟我早就知道麥德斯變成這副模樣的元兇就是岱斯龍,但作為一位當事人卻又同時享有類似上帝視角而言,這種想說卻又不能當面說出來的感受,真是一種刺激的體驗。

「我所知道的⋯⋯就只有這樣了,如果後續你們還得知麥德斯的一些事情,也麻煩先告訴我吧。」

「好,之後有關麥德斯的事情,我們會再告訴你的,謝謝。」

隨後⋯⋯我們向魯斯道別後,走到了一旁並圍成一個圓圈,最終由艾洛特統整三人的經歷後,得出了一個結論:「無論如何⋯⋯基本可以認定帶走眾神之淚的人就是麥德斯了。」

「雖然還有很多疑點還沒釐清⋯⋯但現在也只能這麼認為了。」

「可是⋯⋯如果麥德斯就是那個可疑男子的話,那麼龍牙兵為什麼會聽他的指令呢?」,歷經昨晚一戰之後,深感懷疑麥德斯身分的索瑪提出了這般疑點。

「索瑪哥說的也是,難不成那個大叔是龍?」

要說還是只有蘋果能有這麼大膽的猜想,雖然離正確答案還有一點距離,不過能猜測到這種地步,也算是大開眼界了。

「麥德斯是龍⋯⋯!?」

「我只是說有可能啦,博爾大叔,再說⋯⋯龍牙兵不是就只會聽從龍的命令嗎?」

「哦⋯⋯但是他看起來也不像條龍啊⋯⋯」

這時,艾洛特的內心有了更進一步的猜測:(難不成⋯⋯讓麥德斯產生變化的事故,跟冰龍有關?)

猜測歸猜測,關於眾神之淚的下落,仍然是眼下的第一要務,而為了得知麥德斯藏匿眾神之淚的地點,艾洛特提出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羅特魯爾村郊外⋯⋯趁麥德斯外出的時候,我們偷偷的跟在他的身後,並持續走了一段時間,眾人都保持十足的耐心,唯有蘋果不耐煩的碎唸。

「唉呦⋯⋯都快要冷死了,我們到底要跟多久啊⋯⋯?」,見蘋果一邊摩擦自己的雙臂,一邊浮躁的問,索瑪則關心的回覆「再忍耐一點吧,蘋果。」。

「既然已經跟蹤到這裡來了,就只能繼續跟蹤了。」

「唉,我才剛從生病狀態脫離不久的說⋯⋯這樣下去不知道會不會感冒復發。」

不知是不是因為先前在愛德琳神殿體會到一種奇特的怪異感,舒博爾像是被戳到痛點一樣,當下情緒激動的拒絕道「那⋯⋯那絕對不行!」。

「呃呃⋯⋯那蘋果先回去休息吧,我們會繼續跟蹤他的。」

蘋果好像是打趣舒博爾一樣,用著無可奈何卻又頑皮的口氣回覆「不用了~博爾大叔,如果不舒服的話,我自己會先回去的,不要跟丟了對象就好。」。


然後⋯⋯就這麼持續跟蹤了一段時間⋯⋯眾人跟在後方,來到了一處天然形成的石頭拱橋下,麥德斯的身影卻突然間消失無蹤。

「哦!消失了!?」

「我不是說過絕對不能跟丟了嗎!?博爾大叔⋯⋯!還不趕緊去找!」,眼看目標在眼前消失,我們開始分散開來,尋找麥德斯的蹤影,可找了一段時間,仍是不見蹤影,甚至連腳印都沒有。

索瑪突然反應的問說「會不會他已經發現我們了?」,但這個想法很快就被艾洛特反駁了「應該不是,如果被發現的話,龍牙兵群早就出現了。」。

這時,拱橋下的對面,跑來了一道熟悉的冷漠身影,「啊,是那個藍頭髮的大哥!」認出米爾身分的蘋果,一臉驚訝的說道。

「這裡也沒有⋯⋯嗯?」

看我們在這裡徘徊,米爾闊步走來,剛一見面便即詢問來意「你們在這裡做什麼呢?」。

「在找眾神之淚。」

「可你們不是說已經找到眾神之淚了嗎?」

「是,不過⋯⋯可能已經被龍牙兵搶走了。」

「被龍牙兵帶走了⋯⋯!?那這下糟糕了⋯⋯真的糟糕了。」

此時的米爾估計和我一樣已經察覺到了嚴重性,艾洛特仍是不急不忙的詢問「請問你有看到麥德斯嗎?他剛才在我們前面⋯⋯」。

不等對方說完,米爾冷冷地回了一句「沒看到。」作為回應⋯⋯

「知道了,那麼⋯⋯」,不知為何,艾洛特死死盯著米爾,一言不發,好似對他的身分也產生了是否為冰龍的懷疑。

「怎樣⋯⋯?」

「容我再問一次,請問你了解關於冰龍的事嗎?龍牙兵是按照龍的意志行動的士兵,但我不能理解他們為什麼要搶走眾神之淚。」

「⋯⋯不了解嗎?我認為這點道理很簡單就理解了。」

「什麼⋯⋯?」

「冰龍需要眾神之淚吧,所以才會利用龍牙兵去取得。」

米爾簡簡單單說幾句話,就輕鬆地把岱斯龍的動機全部暴露乾淨了,不愧是自己的分靈體啊,「那麼⋯⋯冰龍需要眾神之淚的理由會是⋯⋯難不成!」。

「怎麼了,艾洛特?」,見艾洛特神色既嚴肅又緊張,好像想到了什麼嚴重的事情一樣。

「博爾先生,我們到現在好像都漏掉了最重要的事情。」,索瑪不解地問道「什麼最重要的事情?」。

「我就這麼說吧,蘋果需要眾神之淚的原因是什麼?」

「啊,那是因為我想要通往神界去啊。」

「沒錯,利用眾神之淚就可以使時空封印結界陣無效化,所以才能跨越空間前往神界,相對的⋯⋯冰龍也是被封印在結界陣,所以只要他擁有眾神之淚就代表⋯⋯」

說到這裡,再怎麼樣遲鈍的人,也領悟到了事態的嚴重性,包括舒博爾也不禁喊出「難道!」二字。

「如果冰龍拿到眾神之淚的話⋯⋯就可以從封印的結界陣中脫困出來!」

「如果變成這樣的話⋯⋯那將會成為非常嚴重的事情⋯⋯!」

「冰龍從結界陣脫困出來的話,就會像過去一樣攻擊礦山⋯⋯說不定還會再次對人類動手也說不定。」

(嘛,雖然事情被他們說的很嚴重,但讓我感到有趣的是,岱斯龍沒有借我的手去摧毀封印,反而任憑自己被百般羞辱,看來這條復仇之龍,多少還是有一點自知之明啊⋯⋯)

可依照艾洛特這麼一分析,我也明白岱斯龍的禁錮從表面上來看,根本不是利用特殊材料製成的鎖鏈,而是一道封印結界陣,「(如果能得知其中原理的話,或許我可以用在其他生物身上⋯⋯)」。

這時,米爾清了清嗓,上前便說:「雖然你們把事情的重點方向放對了,但我得修正你們想法的錯誤。冰龍不是為了攻擊人類才這麼做,如果不破壞礦山,裡面的毒性物質就會流向羅特魯爾村⋯⋯所以冰龍才要破壞那個礦山。」

「這麼說來⋯⋯即使讓冰龍脫困,你認為也沒關係的意思嗎?」

「我沒有這樣說,只是純粹想要修正你們錯誤的想法罷了。」,話說到這,艾洛特陷入了沉思⋯⋯「(感覺⋯⋯好像哪裡前後不一,應該還有我們不知道的事情⋯⋯)」。

忽然,耳邊傳來身後好幾個腳步聲,隨著距離縮短而慢慢變高,我大喊一聲「有敵襲!」,眾人隨即轉過身來,進入戰鬥狀態。

眼見來敵正是龍牙兵隊,代表跟蹤一事,行跡已然暴露,「果然⋯⋯還是被發現了⋯⋯」。

「真麻煩⋯⋯又要跟這些傢伙打嗎?」

就在雙方一觸即發之際,米爾隔著我們面向龍牙兵們,雙眼一睜,龍牙兵們頓時陷入混亂,甚至有的還失去戰鬥能力。

「嗯?他們的行動有點奇怪欸,博爾大叔。」

「是啊⋯⋯感覺像是突然陷入混亂一樣。」,趁龍牙兵混亂之際,索瑪當機立斷說道「雖然不清楚發生什麼事,但現在是好機會!」。

「戰鬥就交給你們了,我怕我會妨礙到你們,先離開了。」

米爾身一轉,慢慢踏步的向前離去,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什麼事情一樣,而龍牙兵的混亂這也證實了艾洛特內心的猜想(果然⋯⋯)

雖然龍牙兵人多勢眾,卻不知為何的陷入混亂,導致他們根本無力應對冒險團眾人的反擊,僅花了不到半刻的時間,現場再度歸於平靜。

但對於龍牙兵的突然混亂,舒博爾疑惑的說「雖然很輕鬆就把龍牙兵打倒了⋯⋯但他們的模樣很奇怪。」,索瑪也同感的說道「是啊,感覺被槌子砸中都不會動呢。」。

「咦?那個藍頭髮大哥去哪裡了?」,蘋果好奇的問道,索瑪平淡的回覆「應該是回到村內了吧。」。

既然跟蹤的失敗已成定局,眼下舒博爾只能決定返回村內⋯⋯「嗯⋯⋯我們也準備回去吧。」,但之後我們在村裡的信用問題,變成了第二個燙手山芋。

「麥德斯的事情有點麻煩,因為被他發現之後就不會像過去一樣善待我們了,之後回去得要格外小心。」


回到村莊後,我們並沒有迎來麥德斯憤怒的指責,反倒魯斯匆匆忙忙的跑了過來,用著氣喘吁吁的口氣,著急地說「喂!事情糟糕了!」。

「發生什麼事了?魯斯?」

「麥德斯⋯⋯他帶龍牙兵進村,把凱拉抓走了!」

此言一出,眾人頓時一驚,即使發生昨夜的事情,也不至於光天化日下就把凱拉帶走,「真是⋯⋯那個大叔還是惹事了。」,一旁的舒博爾不禁唸叨。

「可是怎麼會是凱拉呢?會不會是想拿她當人質來要脅我們吧⋯⋯」

眼下動機尚不明確,當務之急,艾洛特雖有些慌張,但還是冷靜的向魯斯打聽「魯斯,你看到麥德斯往哪裡走了嗎?」。

「他們往冰凍結晶溪谷去了!」

「知道了,舒博爾先生,我們快去找麥德斯吧。」,舒博爾點頭同意,卻見魯斯挺身站出,自願請纓的說「我也要去,不能再只是觀察麥德斯的行動了。


於是,我們整裝待發⋯⋯準備朝冰凍結晶溪谷方向進發,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和他們一起行動的慕燕卿,正偷偷微笑的看著他們,走向這一章劇情的最高潮。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