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七章:冰龍

Islia Saori | 2024-04-20 17:31:31 | 巴幣 10 | 人氣 472

完結第三卷
資料夾簡介
經過野豬人族與惡劣監察官:歐戴羅的交鋒後,冒險團一行人與雛菊一同踏上旅程,前往眾神之淚出沒的羅特魯爾村,在那冰天雪地之中,是否會有更大的危機在等著他們呢?

再度步入雪山深谷之中,冒險團一行步步為營,先後擊倒了路途阻攔的青狼和冰晶史萊姆,穿梭於一道道天然形成的冰橋下,我們輾轉來到了一處巨大木樁柵欄和相互交叉的巨大象牙所組成的門口。

(此地就是雪怪的部落⋯⋯若所料不錯,想必冷鋒無蹤已經安排好了眾神之淚的去處⋯⋯)

踏入部落之中,便聽到陣陣吼聲從遠處傳入耳裡,我直覺反應到,那是召集同類的呼叫,果不其然,一群張牙舞爪的雪怪,伴隨怒吼從前方遠處衝了過來。

面對雪怪群洶洶來襲,舒博爾率先士卒,一刀就將領頭的雪怪砍倒在地,然而這並沒有起到削弱攻勢的效果,反倒讓牠們越加憤怒,攻勢也越加凌厲。

「可惡⋯⋯這些雪怪太難纏了!」,舒博爾頻頻揮舞手中的大刀,雖然勢如破竹,但突破中仍有幾隻雪怪死命抓住刀刃,使其動彈不得。

反觀伊希莉亞和蘋果卻是得心應手,快速的雙刀劈砍正是反應遲緩的雪怪所不能對付的弱點,坦基鐵拳和火箭炮等科技武器更是將牠們打得四處潰散。

另一邊,我和索瑪、艾洛特三人聯招,雷電、黑魔法與掌氣相互結合,隨著雙掌運化,強悍的能量波頓時爆出,大批雪怪瞬間被其能量震飛。

「呼⋯⋯總算把這一波的雪怪給清掉了⋯⋯」,舒博爾氣喘吁吁的說,似乎與雪怪交戰已經消耗了他不少體力。

而蘋果只是緩緩伸了懶腰,便又活力十足,索瑪和艾洛特倒是還好,唯獨伊希莉亞的臉色,似乎有些肅穆。

「嗯?怎麼了嗎?莉亞姐?」,蘋果關心的問道,卻見伊希莉亞指向前方「那裡⋯⋯有眾神之淚的反應⋯⋯」。

「看來燕卿小姐的猜測是對的,那麼⋯⋯我們趕緊把眾神之淚帶回來吧!」舒博爾說完,便提起大刀向前邁進,其餘人也隨之啟行。


同時間,山谷交隙,雪怪另一處部落之內,一場血淋淋的屠殺已經接近尾聲⋯⋯

「吼吼吼!!!」,風雪交加,白茫大地盡染鮮紅之血,一具具無頭雪怪浸泡在自己的血裡,殘破的身軀更只能任由寒霜侵蝕⋯⋯

僅存的吼叫,夾帶怒氣和急促,造就這場屠殺的⋯⋯只有兩名黑衣劍卒,揮灑手中銀劍上的污血,冰冷的兩對眼神,注視這頭最後的群落生物準備做出困獸之鬥。

「⋯⋯要留一個活口嗎?」,冰冷的語氣,是物競天擇的必然,更是弱肉強食的體現,其中一名黑衣劍卒向自己的同僚這般問道。

「沒必要⋯⋯殲滅他們也不過是最大確保這場局能完善進行,何況另一邊,還有人皇陛下在,應不至於滅種才是。」

環繞生命倫理的話語,然而不知情的雪怪,拚死一搏的衝了上來「吼!!!」,直到劍芒一閃,又是一具無首殘軀倒在了血泊中。

「任務完成,該是時候前去接應人皇陛下了,走吧。」,兩人收起銀劍,腳步微快的向前推進,空留一處諾大的部落和遍地殘軀,這一天⋯⋯降下的雪似乎比往常還要更大。


回到冒險團那邊,在眾人齊心努力下,突破了由雪怪和地獄鼠戰士、米德蘭巫術師組成的防線,令我感到疑惑的是,在塞內山出現過的地獄鼠戰士和米德蘭巫術師怎麼會再度出現在此,對此,艾洛特詳細的為我說明。

「這些鼠類怪物因其繁衍遍布王國各地而聞名,牠們為了不被視作外來種而被滅種,所以經過了數十代演化,這才變成了現在能與當地生物配合攻擊的地獄鼠戰士,有的個體還具備魔力天賦,演變成現在的米德蘭巫術師。」

(說到這⋯⋯真的不得不感嘆這個世界的自然系統啊,一個小小的鼠類竟然能演化到這種的程度)」,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艾洛特又緊接著說⋯⋯

「雖然他們的繁衍能力十分強大,但只要一方被趨於弱勢,牠們馬上就會趁火打劫,甚至會直接背叛倒戈,這也是牠們為什麼到現在還沒有比野豬人族強大的原因之一。」

(嗯⋯⋯我倒是挺能理解這麼做的動機就是了,畢竟趨福避禍本就是防止滅絕的保護機制,不過我倒是沒看過這裡的鼠類怪物有逃走的跡象呢⋯⋯)

經過了一小段路後,我們走到一處空曠的區域,在倚靠山脈的巨大帳篷面前,是一頭宛如巨人般巨大且更為壯碩的雪怪,除了左手的爪子比普通雪怪更為鋒利以外,肩膀上的骨製護肩以及右手緊握的骨製巨斧,更顯其身分不凡。

然而,讓我產生好奇的,並不是牠配戴的骨製裝飾,而是牠頭上那對一邊斷裂的犄角,以及那帶有傷痕的左眼,從那眼神更透漏出一種類似戰場老兵的氣質。

當然我們重點不是在牠身上,而是牠身後的眾神之淚⋯⋯「眾神之淚⋯⋯就在那裏⋯⋯!」。

「嗯⋯⋯那頭體型異常巨大的雪怪就是酋長了吧。」舒博爾肯定的說,艾洛特隨即提醒「這頭雪怪酋長與先前我們所見到的雪怪有很大不同,記得不能輕敵,要盡全力去擊倒牠才行。」。

雖然話是這麼說⋯⋯但蘋果倒是用著愜意的口氣回覆「什麼嘛~先前不都把幽靈樹還有那個機器人豬收拾掉嗎?這個一定輕輕鬆鬆啦~」。

眼看蘋果全然不把雪怪酋長放在眼裡,伊希莉亞仍是不忘提醒說「蘋果,不要輕敵。」。

「我知道啦~莉亞姐,那我們上吧!」,蘋果一聲高呼,便坐在坦基的肩膀上衝了過去,而我們趕忙跟了上去,戰鬥一觸即發!

首次交鋒,舒博爾的大刀與雪怪酋長的巨斧相拚,這是兵器上的比較,更是力與力之間的較量,一旁的伊希莉亞迅速繞至左側,欲求快攻突襲⋯⋯

不料對方強行將舒博爾推開,轉而將巨斧朝向偷襲者!「⋯⋯!」,所幸,伊希莉亞憑藉直覺退了回去,雪怪酋長卻趁勢衝撞了過來!

「莉亞姐,小心!」,就在此時,一發炮彈阻停了撞擊,配合坦基的衝刺,本欲趁勝追擊的雪怪酋長反倒被撞退了數十步。

藉此良機,索瑪與艾洛特連環夾擊,黑魔法與雷電相互交錯的攻擊,雪怪酋長被迫被動防守,以此重整態勢,「哦!照這樣下去,估計很快就能把眾神之淚搶過來了!」。

然而,雪怪酋長突然仰天的一聲怒吼,宛如晴天霹靂般震耳欲聾,眾人一時無法動作,唯有不受影響的我察覺到了異狀。

伴隨一聲怒吼,山谷之間開始傳來此起彼伏的相似叫聲,「(看來牠打算搬救兵過來。)」,隨後⋯⋯一批接著一批的雪怪從後湧了過來,可此時舒博爾他們仍然處在回復狀態,根本不及應對敵人的增援。

「看來短時間內,得靠我了。」,話語甫落,我展開雙臂,右掌五指合攏為刀、左手雙指靠攏為劍,刀劍雙式一對雪怪酋長!

雪怪酋長看到我這副模樣,原本還有些疑惑,直到我手中的「掌刀劍指」開始凝神氣為刃時,不解的眼神立刻轉變為忌憚和提防,「來⋯⋯誰要成為我刀劍之下的第一亡魂!」。

這時,雪怪酋長不再主動攻擊,而是將巨斧嵌入雪中,並大力往上一拉,積雪驟然噴灑而出,其他雪怪趁其分心一擁而上,卻見劍氣四溢,掌刀橫掃!傾刻殲敵於一瞬之間。

「呵,雕蟲小技竟敢班門弄斧!」,隨著雙臂朝地一揮,刀劍氣流同時併入地面,撼動一片白茫大地,被震起的沉澱白雪頓時化成白霧,將在場所有生物的身影吞沒其中。

迷霧之中,生死僅在一瞬之間,雪怪酋長保持戒備,耳邊卻不斷聽見同類被砍中的哀聲,時不時還有隱藏在霧中的劍氣併發而出,頻頻造成許多傷口,然而經驗的累積卻告訴他,這時候絕不能輕舉妄動⋯⋯

於是,雪怪酋長原封不動的站在原地,直到霧氣消散的那一刻,才發現自己已經被重重包圍了⋯⋯

「哦,你還站在原地啊~」,雪怪酋長見到我站在一旁,環顧冒險團眾人的眼神,是對自己上當的不敢置信,更是恥辱的象徵。

這一刻,不堪受辱的酋長再也壓抑不住怒火,於是怒吼一聲「呃啊啊啊!!!」,隨即舉起巨斧,二話不說就朝我劈來,「各位請照戰術進行!」。

伴隨一聲令下,一道黑魔法陣突然顯現,雪怪酋長的動作遲緩不少,還沒來得及反應時,伊希莉亞的雙刀便已砍斷對方的腳筋,雪怪酋長立時跪地不起。

「換我們上了!」,隨後,坦基衝上前去,以自身重量力壓頭部,舒博爾、索瑪緊跟其後,前者一刀雖刺入皮肉卻無法深入,後者以自身雷電,麻痺酋長全身神經。

最後,蘋果扛著火箭炮,閉著右眼將瞄準鏡對準頭部,「最後一擊!開炮!」,隨著扳機一扣,舒博爾和索瑪拉著坦基同時脫身,三重炮彈直轟酋長臉部,剎那間烈火焚燒,這頭雪怪之中的巨人就此倒地不起⋯⋯


戰鬥結束後⋯⋯眾人紛紛解除戰鬥狀態,舒博爾喘了口氣,僥倖地說「唉呀,差點以為要被炸死了~」,嘟著嘴的蘋果不服氣的說「呿!我不像博爾大叔你說的那樣技術那麼差。」。

「幸好燕卿小姐沒受影響,要不然我們就真的危險了呢。」,索瑪微笑的說道,艾洛特則是帶著疑問的問說「不過燕卿小姐是怎麼知道要利用雪地呢?」。

「啊~這只是逃跑的技巧罷了,我只是看到雪怪酋長用了相似的手法,所以我就拿來加以改造了。」

「原來如此⋯⋯這麼說來,燕卿小姐回神的速度也很快呢,在那種情況下,還能即時反應並想出一套戰術,真是具有大將風範呀。」

儘管艾洛特瞇著眼誇讚我,但我卻覺得有種被看破的感覺⋯⋯「無論如何,我們先去看看眾神之淚吧。」。

眼前漂浮在半空中,被某種魔法能量壟罩的符文石,正是先前冷鋒無蹤所繳獲的眾神之淚,親眼見證到實物的艾洛特,若有所思的唸叨「這就是⋯⋯眾神之淚⋯⋯?」。

「終於拿到第二顆眾神之淚了呢,博爾先生。」,索瑪欣慰的說道,但舒博爾卻有些失望的回覆「是啊,只可惜這一顆好像不是治癒之石。」。

「很好,很好!照這樣下去,很快就可以去天界把媽媽帶回來了~」,看到蘋果開心的模樣,伊希莉亞也感到高興的揚起嘴角。

對艾洛特而言,事情似乎發展得太過順利,內心不由自主的產生一種預感⋯⋯(沒想到會這麼容易拿到第二顆眾神之淚⋯⋯)

「看來眾神之淚並沒有我想的那麼難取得,還真是幸運呢。」

「沒錯,幸好藍德斯帶領的德里歐軍隊已經離開了」。

「那麼我們趕緊回到村子吧~你們都沒有忘記吧?」

蘋果這一句話,反倒讓舒博爾好奇一問「嗯?忘記什麼?」,索瑪隨即微笑的提醒說「當然是留在旅館的雛菊小姐不是嗎?」。

「啊!啊啊⋯⋯是我忘記了⋯⋯」,恍然大悟的舒博爾尷尬的回覆,艾洛特則仍是笑咪咪的說「附近的哥蘭德村也離這裡不遠,應該可以很順利的把雛菊送回去,哈哈。」。

「是啊,希望以後也能像這樣順利的解決呢。」

(接下來⋯⋯不出所料的話,龍牙兵也差不多該現身了。)

忽然,伊希莉亞拔出雙刀,再度進入戰鬥姿態,口氣嚴肅的一句「小心⋯⋯!」,蘋果不解的問「怎麼了?莉亞姐?」。

「龍牙兵⋯⋯來了⋯⋯」

果不其然,龍牙兵正如我所猜想的一樣席捲而來,這一次不但包圍了我們,而且這一次還有穿著疑似法師的骷髏人,除了頭部散發藍光以外,手裡更是拿著類似法杖的道具,儼然是領導這些龍牙兵的存在。

「還以為可以輕鬆度過的說⋯⋯」當舒博爾正以為這麼想時,一旁的艾洛特也一副臉色尷尬的回應「看來世上沒有那麼容易的事呢⋯⋯」,顯然是先前的預感實現了。

「看來這一次他們是來真的了,博爾先生。」

「但再怎麼說,我們也不會這麼輕易就把眾神之淚給交出去的。那麼,把這些傢伙打倒之後就趕緊回村子吧!」

驟然,一旁的山谷峭壁之上,傳來一句「放下眾神之淚,饒爾等不死!」,在場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時,兩名黑袍劍客從樹林中緩緩走出!

「又是他們⋯⋯不妙啊⋯⋯」,深知敵我實力差距過大,即便是龍牙兵也有可能在一瞬間內被擊潰,正當舒博爾打算開口放棄眾神之淚時,慕燕卿上前請纓「我來爭取時間,請你們趕緊離開!」。

一聽到我句話,舒博爾堅決不同意的說「不,我們不能就這樣丟下你一個人,眾神之淚還可以再取回來,但是我們不能讓你去犧牲啊。」。

「是啊,大不了就跟他們拚了,就算丟了眾神之淚也不能讓燕卿姐去送死!」不只是蘋果一人,甚至連艾洛特和索瑪也前來勸阻,伊希莉亞更是用手壓著我的肩膀,搖著頭的說「不能去⋯⋯」。

「你們的關心,我收下了⋯⋯但我的實力你們是知道的,眼下還可以帶著雛菊小姐和眾神之淚一起往哥蘭德村子的方向離開,機會稍縱即逝啊!」

眾人眼看我決心已定,便不再多言,而是打算帶著眾神之淚,以最快的速度朝村子離去⋯⋯

後方的龍牙兵似乎察覺了我們的動機,欲將包圍圈範圍縮小,山谷之上的黑袍劍客卻突發數道劍氣,將龍牙兵的陣型打散開來。

「就是現在!快走!」

隨著一聲快走,冒險團內除了我以外,其餘人皆朝著村子的方向離去,龍牙兵本想追擊卻不料被我一掌打退。

「你們的敵人,是我⋯⋯」,如今局面是多對一,面對數量上的劣勢,帶頭的龍牙兵法師上前問道「孤身一人,你不怕?」。

只見我微微冷笑,只回一句「誰說我只有一個人啊?」,我隨即遞去一個眼神,在山谷埋伏許久的兩名黑衣劍卒便衝了下來,不到半刻,龍牙兵及其法師便被全滅。

「稟人皇陛下,吾等奉都統之命,護送陛下前往冰龍之巢。」兩名劍卒單膝跪地,一人一手拿劍帶鞘的抱拳稟報。

「冷鋒無蹤果然沒讓本皇失望⋯⋯煩請帶路。」

兩名劍卒一點頭,異口同聲的回覆「遵命!」後,便當即起身,朝向遠處方向走去,而我則緊跟其後,雙手擺在後腰,靜心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走了一段路後⋯⋯我跟著兩名劍卒,來到了一處溪谷,照理來說路途之中都有野生的怪物徘徊,也不知是否因為他們一路跟著龍牙兵的去向,所以沿途把所有怪物都清掃乾淨且不留任何痕跡。

(辦事真是利索啊~冷鋒無蹤,等哪天你想要什麼,本皇還真不知道要怎麼賞賜你。)

步入溪谷深處,一處彷彿透著深藍光的洞窟就在眼前,其中一名劍卒向我說明「此處名叫:「冰凍水晶溪谷」,而眼前的洞穴便是都統大人探查到的冰龍之巢「冰凍水晶洞窟」。」。

「洞窟整體結構如何?」

「回稟陛下,整座洞窟大多以深藍色的水晶、凍土和石壁所構成,具有直線貫通的通道,但到了第四、第五入口時,則衍生兩到三個空間,但最後方向都指向最深處。」

「你們已經搜查過每個通道了?」

「是,洞窟之內有些許零散的龍牙兵徘徊,還有形似冰龍幼子的生物存在,關於最深處,則是都統下令:「唯有等陛下親自前來,才能進入搜查。」。」,我點了點頭,並在劍卒們的帶領下,進入了洞窟。

一進到洞窟,映入眼簾的景象,遠沒有我原本所想的還要狹窄,事實相反的是,整個洞窟的規模大到能容納一座宮殿都還綽綽有餘,與其說是洞窟,倒不如說巢穴還比較符合。

越是深入洞窟,伸手不見五指的情況非但沒有出現,反而越顯明亮,而這一切都得歸功於埋藏在內的天然深藍水晶,其規模之巨大甚至能大過一座人形雕像,其中閃耀的冰藍螢光,更是壟罩著整個洞窟。

「還真是特殊的洞窟美景呀,若在此處進行開採水晶的作業,運回仙靈古國不知可行?」

「請恕屬下無禮⋯⋯天皇陛下沒有給予都統大人能在此地開採水晶的許可,若是要這麼做,只怕會動用到極端手法而間接傷了當地的天然水晶礦脈。」

唉~又來了,我不過只是隨口一說,這兩名劍卒反而當真了,天皇旗下的人就是這樣死腦筋。「(嘛⋯⋯雖然我心裡確實想要,但怎麼說我也不會在這種時候做這種事,眼下還是趕緊找到冰龍才是。)」。

隨後,在劍卒的帶領下,我輾轉來到一塊狹窄的凍土空地,第一眼便看到冷鋒無蹤和一隊隊排列整齊的劍卒,正蓄勢待發的等待下一步指示。

「多謝兩位了,請歸隊吧。」

兩名劍卒雙手一拱,便迅速返回行列,冷鋒無蹤正好走來,向我回報戰果「屬下不負陛下之意,利用龍牙兵追蹤眾神之淚的特性,我們成功反跟蹤到了此處,且無人傷亡。」。

「很好⋯⋯有關失落要塞和德里歐軍隊的消息呢?」

「回陛下,我們的斥侯已經截獲了德里歐軍隊的動向,而失落要塞的斥侯則尚未回報,請陛下恕罪。」

「無妨,先說說看德里歐軍隊的消息吧⋯⋯」

依照派出斥侯的消息,德里歐軍隊正位於一處名叫新月峽谷的地方駐紮,且總數兵力從原先的幾百人增加到了近萬人,明顯有著開戰的意味,而位於附近的防守要點,則是先前尚未回報情報的失落要塞。

雖不確定要塞駐紮的是什麼部隊,但是依照德里歐軍隊在要塞附近安營扎寨的動靜來看,也從側面顯示出他們攻打要塞的意圖,但就目前而言,這只是後話。

回報完所有情報後,冷鋒無蹤當即向慕燕卿稟明當前狀況「我軍已經在此等候,只待陛下一聲令下,隨時可以往最深處攻入,生擒那條冰龍!」。

「不急,本皇倒是有一個方法,定使敵人驚慌失措,詳請聽來。」,竊竊私語了一番後⋯⋯我露出一副耐人尋味的笑容,冷鋒無蹤更是恭敬有禮的回覆「那就有勞陛下了。」。


此時⋯⋯位於洞窟最深處⋯⋯被復活的龍牙兵法師,這時正跪在地上,顯然是因為搶奪眾神之淚失敗而被懲處,而在他面前的存在,正是愛德琳女神的守護神獸:冰龍

「可惡的人類⋯⋯竟敢屢屢壞我的好事!!!」,遠超雪怪酋長數倍的體型,頭上的兩對龍角,從眼框延伸外長,與一般普通的龍不同的是,他似乎沒有翅膀的結構,取而代之的是形似人類手臂所連接,卻被鎖鏈禁錮的龍爪。

憤怒的怒吼回聲,響徹了四通八達的洞窟,是對被禁錮許久的憎恨,更是對忘恩負義的人類,熊熊燃燒的復仇意念。

這時,一道出神入化的身影,伴隨陣陣白光,緩緩踏入,察覺入侵者存在的冰龍,卻不禁睜大雙眼,出自生存本能的恐懼,不斷提醒著牠,眼前之人,具有滅絕性的實力。

「⋯⋯!」這是第一次,這條復仇之龍第一次面臨到壓倒性的絕望,直到白光消散,赫見一名黑髮女子現形之際,仇恨頓時凌駕於恐懼之上,大聲怒吼道「人類!!!殺了他!!!」。

龍吼一出,聲量撼動整個洞窟,拔高的音量引起水晶頻頻共鳴,天上的鐘乳石更是震得紛紛落下,又見大批龍牙兵被召喚而來,但見來者右手放後,左手擺前,一步一穩的姿態,絲毫沒有在意起眼前以及頭上的危險。

「殺⋯⋯」,龍牙兵法師操縱手中法杖,命令旗下所有龍牙兵朝入侵之人攻去,卻見對方緩緩舉起左手,匯聚強悍無匹的力量!

女子微微冷笑「哼⋯⋯」,隨著左掌擊落,爆發勢如狂瀾之氣流,盡掃眼前之敵,周圍地形丕變,大地為之喧騰,龍牙兵法師反應不及,便被擊成一搓骨粉。

反觀冰龍,雖然有所損傷,卻仍不死心的召喚一批龍牙兵,欲再度發動一波攻勢,卻見女子身後射出連發劍氣,隨後百名黑衣劍卒,伴隨陣陣殺聲,一擁而上!不到半刻,龍牙兵便被全滅,只剩冰龍獨對眾敵。

「那麼⋯⋯你就是冰龍本尊?」

我看著眼前比自己大好幾倍的冰龍,咬牙切齒的對我怒吼「可恨的人類⋯⋯總有一天我會向你們復仇的!!!」。

「唉~算了,或許我是在講廢話,先讓你好好知道怎麼跟人類溝通才行呢。」,我遞去一個眼神,明白其意的冷鋒無蹤,揮手示意所有人退下後,便跳上半空,一掌將冰龍的頭部強壓在地,迫使其作出屈服的動作。

看著冰龍被迫屈服的模樣,我表現一副眉開眼笑的臉色,饒有興致的說道「普通生物一遇上壓倒性的存在,都是選擇逃跑或是屈服,看來身為龍的自尊,使你放不開啊⋯⋯怎麼?堂堂一條冰龍,連一隻普通生物都不如嗎?」。

冰龍雖被激怒,甚至被迫壓倒在地,承受任何一條龍都難以接受的奇恥大辱,但看對方似乎沒有要殺自己的念想,於是暗壓心頭怒火,而是口氣帶著些許憤恨地問「人類⋯⋯你想怎樣⋯⋯?」。

「哦,那麼快就釋懷啦?看來也不用我特別教你怎麼跟人類溝通了。我想請你跟我演一齣戲,就這麼簡單。」

「可笑⋯⋯我堂堂守護愛德琳女神的神獸:「岱斯龍」要陪你演一齣戲?我憑什麼要答應你⋯⋯?」

「嗯~如果你的雙爪沒有被綁住的話,這一句話倒還有一點說服力,當然,我也知道這種沒有利益又要傷你自尊的事情是一定不會被答應的,所以⋯⋯不如我們各退一步怎麼樣?」

「各退一步⋯⋯?人類,你到底在玩什麼把戲?」

「你不是需要眾神之淚來破解禁錮嗎?我就給你一個搶到手的機會,而且我的手下絕不干涉。」,岱斯龍眼神晃動,似乎對我的條件動了心,「你⋯⋯要我做什麼⋯⋯?」。

「先前和你們爭奪眾神之淚的冒險者們,他們正在羅特魯爾村休息,這就是我給你的一個機會,但前提是⋯⋯不能死人,而且我要知道你們龍牙兵的一舉一動。」

「你要我放下仇恨⋯⋯放過那些可恨的人類嗎!?」

「喂,你口中說的人類也包括我啊,再說了,拿到眾神之淚你就可以準備把禁錮給解開了,到了那時,你不也能復仇嗎?」

「你⋯⋯不是人類,你比人類更可怕,更深不可測⋯⋯」,岱斯龍看著我的眼神,從原先的憎恨,轉變成疑惑和敬畏。

我微笑的靠近過去,輕聲細語的說「既然知道⋯⋯那就請麻煩維持平常,只要你好好把握機會,小心守著你和我之間的底線,眾神之淚就是你的了⋯⋯」

我揮手示意,冷鋒無蹤當即收手,並從龍頭跳了下來,「走吧,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


伴隨一眾黑衣劍卒的護送下,走出了洞窟後⋯⋯我看著身後所有的劍卒,下了一道命令「從今日起,別動隊正式撤出羅特魯爾地區,全隊往失落要塞方向前進。」。

劍卒們聽完命令,當即回應一聲「遵命!」,便開始一個接著一個離開,冷鋒無蹤則上前詢問「人皇陛下,倘若岱斯龍趁機反水,豈不是更添了麻煩?」。

「岱斯龍會不會藉著這個機會反水我是不清楚,反正敲山震虎的目的已經達到,更何況⋯⋯本皇也不怕他反水,大不了再找個機會除掉他就是了。」

「那麼,屬下這就率領別動隊撤離此地,轉移至失落要塞附近。」

當冷鋒無蹤正要離開之際,「慢。」的一聲喊住了對方,「陛下還有何命令?」。

「⋯⋯通信給你的兩位副都統,讓他們把所有的兵馬召集過來,暫時將別動隊編入本隊,由你統掌全軍,駐紮位置盡可能隱密,沒有本皇命令,誰都不得擅自殺死任何德里歐士兵。」

「屬下遵命,那麼失落要塞的總體情報⋯⋯」

「待本皇和冒險團前往失落要塞時,你找機會派人前來傳遞即可。」

略加思索後⋯⋯冷鋒無蹤點了點頭,隨後轉過身去,帶領所有的劍卒朝著東方挺進⋯⋯

不知不覺,我嘆了口氣,一種似曾相熟的枯燥感開始湧上心頭,「忽然覺得好累呢,明明我人都到異界了,反而還在辦國事,唉⋯⋯真的是⋯⋯」。

嘴裡一邊碎念,雙腳一步接著一步朝著村子的方向走,雖然沒了軍隊的暗中庇護,但畢竟岱斯龍的龍牙兵可以隨時召喚,要是留了一手,難保不出人命的差錯⋯⋯

無論如何,冰龍之禍終究是冒險團必須解決的難題,為了確保日記的故事能夠完善的進行,冒險團絕不能死任何一人⋯⋯!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