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第五章:上弦月溪谷

Islia Saori | 2024-05-15 11:43:02 | 巴幣 12 | 人氣 521

連載中第四卷
資料夾簡介
歷經冰龍一役後⋯⋯慕燕卿和冒險團朝哥蘭德村前進,路經一處名為「失落要塞」的地點,傳聞那是被詛咒的要塞,直到伊希莉亞感應到了眾神之淚⋯⋯才開始了與納斯普族的緣分。

再度來到荒郊野嶺時,此時的天色尚屬黑夜,這對於獨自遊走在外採集藥草的納斯普族女子而言,無疑是德里歐士兵最好的綁架對象。

走著走著,蘋果一臉不耐煩的嘮叨「唉⋯⋯真是的,一回到這裡,就讓人想起不好的回憶,會不會等一下就遇到士兵啊?」,而對於這一點,舒博爾亦有同感。

按照艾格里特所說的⋯⋯這個溪谷形狀與上弦月相似而被稱作:上弦月溪谷,而這也是前來逃難的納斯普族,前往失落要塞的必經之路。

正因這形似上弦月的路是通往失落要塞的唯一途徑,德里歐軍才選擇駐紮在此,一方面能偵查要塞內的動靜,另一方面還能綁架路經途中的納斯普族,而這就是為什麼我們會遭遇藍德斯一行人的原因。

「只要依照艾格里特說的方向去走,應該就不會迷路了。」

「嗯,那我們趕緊去找格芮妮吧。」,艾洛特的口氣有些著急,主要還是擔心一路上埋伏的德里歐士兵會對格芮妮造成威脅。

沒有大聲呼喊,也沒有在草叢尋找,而是照著索瑪描述的方向,用著不疾不緩的速度跑了過去,直到眼前出現了在礦山裡遭遇過的無人機⋯⋯我當下迅速喊了一聲「等等!」,眾人隨即停了下來,用了一副不解地眼神看著我。

「那兩台無人機,你們還熟悉對吧?」

舒博爾一臉不解的回答「記得的話,好像是在礦山裡的偵查無人機吧,怎麼了嗎?」。

我沒有回覆,只是從地上拿了一塊石頭隨手一丟,被砸中的無人機頓時發出警報,一陣陣警笛聲傳入眾人的耳中,三名德里歐槍兵也隨即趕到現場。

「有埋伏!」,眼看埋伏在前,舒博爾拔出大刀,趁對方反應不及,舉刀便砍。

然而,這一舉動也被另一台無人機偵測到,於是又傳來一陣警笛聲,這一次趕來的是三名德里歐劍兵,不等他們集結起來,伊希莉亞、索瑪、蘋果也衝了上去。

艾洛特更是抽出配劍,伴隨揮舞的動作,一層接著一層的黑魔法陣向前疊進,明明距離不及劍鋒所處,涉入陣內的士兵彷彿像是被砍中一樣紛紛倒下!

(這是⋯⋯地絕的空間斬擊!?)

這招隔空斬擊,對慕燕卿而言十分熟悉,因為身旁正有一位司掌空間的地絕神皇能夠做到無視距離的斬擊,因此他對艾洛特使出的招式感到興趣。

興趣歸興趣,在慕燕卿的眼裡,這一招仍有缺陷,主要還是因為距離問題,哪怕透過黑魔法陣暫時延伸了砍擊的範圍,卻沒辦法達到能無視距離,更不用說威力能比得過冷鋒無蹤的劍氣了。

打倒士兵之後⋯⋯冒險團繼續向前移動,偶然發現一大群體型迷你和尋常的地獄鼠戰士正一路衝來,光是用看的⋯⋯少說也該有三、四十幾隻。

「嗚哇!這麼多,不如⋯⋯」,蘋果靈機一動,打算故伎重使,再炸一次兩邊的山坡,直到炮口被慕燕卿按了下來。

「咦?燕卿姐⋯⋯你要做什麼?」

「不用擔心⋯⋯依照速度來看,不是衝我們來的⋯⋯」

不如說⋯⋯這群地獄鼠本就是衝我們來的,不確定是不是因為看到了我,所以才沒有停下腳步,而是選擇繞了過去。

等到地獄鼠一個接著一個離開,我才緩緩向舒博爾開口「博爾先生,我們可以繼續前進了。」。

舒博爾有些不知所措的回應「哦,好,那我們就繼續走吧⋯⋯」

雖早在馮德斯村就見過類似的情景,對於類似的情況重現,心裡多少還是有些不適應,可對艾洛特和索瑪而言,反倒是慕燕卿那異於常人的冷靜,更令人懷疑。

走到木橋處時,發現格芮妮正從對面走了過來,蘋果揮著手,開朗的打了招呼「啊,找到路痴姐姐了!」。

格芮妮一臉疑惑「嗯?你們⋯⋯來到這裡有什麼事情嗎?」

見到格芮妮平安,眾人不禁鬆了口氣,舒博爾則上前答覆「格芮妮小姐,艾格里特正在找你。」。

一聽到艾格里特正在尋找自己,格芮妮幸福的笑了笑「嗯,我知道了,再等一下,我馬上回去。」。

但是⋯⋯格芮妮在四周看了看,接著又是一副傷腦筋的模樣「這裡又是哪裡呢?」

「唉⋯⋯又不知不覺的走到這裡來了⋯⋯」

是迷路還是裝傻呢?早在先前第一次見面時,格芮妮就表現出了典型路痴的模樣,但他卻能夠帶領我們一路返回失落要塞,說明他也不至於不會認路。

直到現在,我們已經與納斯普族站在同一陣線,斷然沒有繼續裝下去的意義,不過看到他那副傷腦筋的模樣,慕燕卿才相信他是真的路痴。

「是說,你在這裡做什麼呢?」索瑪好奇問道。

「我正在採藥草,因為要治艾格里特的病會需要這些。」

察覺到不對勁的舒博爾接著詢問「艾格里特有生病嗎?看不出來啊⋯⋯」

談到艾格里特的病情,格芮妮的神情擔憂了起來「艾格里特從前就得病了,平時雖然看起來健康,但偶而會突然暈倒。」。

「所以我為了治療他的病,才跑來這裡採藥草。」

對於藥草方面頗有涉獵的慕燕卿上前一觀,隨口問了一句「找到藥草的話真的能治得好病嗎?」。

格芮妮則是頗具自信的口氣回覆「呵呵,雖然每次做好了藥,艾格里特喝了都直搖頭,不過只要繼續找下去,想必也會有辦法的吧?」。

看了一眼後,慕燕卿壓根不知道格芮妮手上籃子裝著到底是什麼藥草,只知道眼前的少女,對艾格里特的關切和照顧都遠遠超過一位納斯普族人對首領的尊重。

慕燕卿思索了一陣,只是口氣稍微低沉的問道「⋯⋯需要的藥草的找到了嗎?」。

卻見對方用著不好意思的口氣回應「嗯⋯⋯是,只是不知不覺又迷路了,給你們造成麻煩了⋯⋯抱歉。」

「人沒事就好了,那麼我們趕緊回要塞去吧。」

「嗯,請跟我來。」

於是,由格芮妮帶頭,引導我們往要塞的方向離開,但讓慕燕卿有些不明白的是,她不是路痴嗎?怎麼舒博爾要讓她帶頭啊?

不出意料的,渡過了木橋後,轉眼之間又見到先前到過的峽谷懸崖,我們被迫再度與烏鴉群、白羽鳥人,還有三岔路的德里歐士兵交戰。

經過數次交戰,疲憊不堪的我們輾轉來到了陌生的木橋,直到現在,舒博爾才發覺了異常,後知後覺的喊住格芮妮「那個⋯⋯是這個路嗎?感覺跟剛剛上來的路不一樣⋯⋯」。

蘋果這時才驚訝的說「哦,沒想到格芮妮姐姐會走前面欸。」反應過來的索瑪苦笑了起來,艾洛特更是感到不祥的預感,一副汗顏的催促著「感覺這裡不太對勁,快繼續走吧。」。

這時,格芮妮的前方走來三道熟悉的人影,走在兩側的是先前看守牢籠的衛兵,也是跟隨爾斯梅勒村監察官的士兵,走在中間的自然是監察官:歐戴羅本人了。

只見歐戴羅仍然用著他那囂張跋扈的走路方式,扭來扭去的姿態,加上用那鼻孔看人的模樣,依舊未改那欠揍的貴族氣質。

歐戴羅用手上的紅寶石金杖指向格芮妮,開口便講「正如我所料中的!」。

「嘿嘿嘿⋯⋯果然不顧性命在路上巡邏是有回報的,而且還有一位納斯普族女人!只要抓你們回去就可以升官發財了!」

雖然不知道他哪來的勇氣感這麼說,但艾洛特還是忍著尷尬地問「歐戴羅監察官⋯⋯不,現在應該不是監察官了,我有一個問題想問。」。

「好~我會聆聽你們最後一個問題的⋯⋯」

艾洛特嚴肅的問了一句「你為什麼會在這裡?」這個問題,就連蘋果也跟著問「對啊!你被假面K打倒後不是被村民拖走了嗎?」。

聽索瑪說,歐戴羅先前就是被關在還有野豬人族殘黨存在的麥子倉庫裡,但對方還沒有意識到雙方人數的差距「呵呵呵⋯⋯你們這些傢伙,還以為是什麼問題呢,不過只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嘛。」。

「當然是我把他們打倒了才回到這裡不是嘛。」

歐戴羅的這句話,反倒讓身旁的士兵感到疑惑「歐戴羅大人,我們不是趁村民不注意的時候跑掉的嗎?」。

「好不容易逃了出來⋯⋯結果遇到盧克萊因執政官才被抓到這裡來⋯⋯」

對於身旁士兵的拆台行為,讓冒險團知道了事情來龍去脈,對於歐戴羅的毅力,舒博爾當即表示「果然是歷經艱辛的男人。」一旁的蘋果也跟著戲謔地說「是啊,固執到不輸給博爾大叔呢。」。

面對冒險團的一系列嘲諷,歐戴羅氣得當即申斥「這些傢伙⋯⋯作戰中不准私談!還不去抓住那些傢伙!」。

一旁的劍兵卻用著理直氣壯的口氣回覆「明明是你先開始跟他們聊起來的⋯⋯」。

「廢話這麼多幹什麼?還不去抓啊!?」

因為不能違抗上級的命令,這對可憐的士兵只能一邊暗自在心裡怒罵著歐戴羅,一邊可憐自己即將到來的下場,顯然只有他們倆知道人數上的差距。

區區兩名士兵,哪裡還是冒險團的對手,慕燕卿只是拿起兩顆石頭,分別朝兩人的頭上投了過去,其力道之大,雖不致死,但也足以將頭盔打到凹陷進去。

被這麼一下擊中的兩名士兵,立馬嚇得跑到後方,歐戴羅更是怒喊「你們!你們要去哪裡啊!?」

其中一名槍兵回道「歐戴羅大人,這段期間感謝你的照顧了!」。

另一名劍兵更是這麼說著「我們不會忘記歐戴羅大人的犧牲的!」。

話一講完,兩人便朝著後方落荒而逃⋯⋯只留下歐戴羅一人,獨自面對自己的冒險團,艾洛特上前戲謔的說道「看來歐戴羅大人失去了逃跑的機會了啊?」。

「哼⋯⋯真正高貴的貴族不齒於逃跑這種懦弱的行為。」

「不過⋯⋯既然今天能相會也是緣分,不如你們放了我一馬,就當沒這回事,呵呵呵。」

歐戴羅輕笑了起來,但同一時間,冒險團眾人也莫名跟著笑了起來,唯獨慕燕卿和伊希莉亞露出另有深意的微笑。

舒博爾帶著微笑地問道「格芮妮,失落要塞有安置俘虜的地方吧?」

「是的,有個黑暗的封印死靈集散地。」不但格芮妮這麼說,索瑪和蘋果更是笑著嘲諷「我們會提供給你一個吃三餐的地方呢。」。

「真是幸運呢~大叔。」

惱羞成怒的歐戴羅怒吼著說「你,你們把我當成什麼了!?」然而不等歐戴羅再說任何一句話,冒險團眾人紛紛圍了起來,隨即一擁而上!迅速的將他打到失去意識。

出了一口惡氣的舒博爾,此時正神清氣爽拍了拍手上的灰塵「現在總算安靜了,我們趕緊把他帶到要塞去吧。」。

創作回應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