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39.『紫光』

佐渡遼歌 | 2024-02-11 20:00:10 | 巴幣 312 | 人氣 727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高中開學後的日子過得風平浪靜。
 
  李少鋒忙於自身修練與社團新生們的課程內容規劃,同時又得兼顧課業,忙得不可開交。
 
  暑假時訂下的目標尚未完成,護壁、旋勁兩項複雜的變化都尚未徹底掌握,成為神秘武術社的社長更是體會到秦樓月、楊千帆平時的辛勞,光是觀察每位社員的情況就得花費許多心思,並且調整原先訂好的訓練內容,更得從中挑選出適合成為工房新人的候補,責任重大。
 
  在某日傍晚六點,楊千帆、燕子、林誠收到同一場遊戲邀請。
 
  依照瞭望塔工房的總人數,有三名成員同時收到邀請就必須鄭重考慮是否參加,立即在交誼廳召開緊急會議。
 
  遊戲是建議等級三十的『紫光』。
 
  該場遊戲場所是一處廢棄的宇宙基地。
 
  宇宙基地有時候會連接著小行星,有時候會獨自飄浮在宇宙空間。外型與結構也隨著每場遊戲出現變化,大多是圓盤型,以狹長通道交錯連接著十多個房間,卻也有過金字塔型、雙橢圓形、立方體等等紀錄。
 
  破關條件是「解謎」。
 
  基地內部處於爭鬥過後的狀態,殘敗混亂,大多會有數具屍體。玩家們需要在眾多線索當中找出這座宇宙基地被廢棄的「原因」,只要有一位玩家認知該項事實,即算破關,所有玩家都會被傳回地球。
 
  有時候會是較為弔詭奇特的原因,像是「基於某種外星信仰的占卜結果需要殺死所有船員」、「有船員感染到出現各式症狀的外星病毒」;有時候單純是「船員意外操作失誤,破壞了系統中樞,不得不撤離」。
 
  線索散落在基地各處,只要花費時間終究能夠找出答案。
 
  遊戲當中則會遇到名為「星之彩」的外星種族。
 
  那是一支在外星文明當中也顯得極為獨特的種族,有著形體,卻是以「流動光彩」的方式為人感知,並非液體、氣體或固體,而是持續發光且流動的色彩,並且以尚未明瞭的方式活動,在地面爬行、滲入地底鑽動、在宇宙空間翱翔、在深海海溝優游。據說星之彩能夠進入任何場所,也活在任何場所。
 
  也有玩家將該種族稱為「活著的真氣」、「有自我意識的魔力本身」。
 
  星之彩的生態、習性與智慧程度充滿謎團,不過偶爾會展露敵意,以某種方式吸取生命本源的「真氣」、「魔力」或「妖氣」,雖說既然是生物就有辦法以真氣魔力互相抗衡,實際上也有玩家宣稱曾經殺死過星之彩,不過實務而言,一旦遭遇星之彩的全方位偷襲幾乎避無可避。
 
  此外,星之彩不會留下任何屍體,那抹顏色會像是高速溢散的氣息,轉瞬即逝,只有殘留在地面的模糊痕跡證明星之彩確實死亡了。無法得到任何素材這點也是玩家不願與之敵對的理由。
 
  有時候年幼的星之彩則會以「寄生」的方式成長,不知不覺間地滲入生物體內,附著在某處,無論植物或動物,一旦被星之彩寄生就會急速且病態地成長,在最短時間激發出最多生命能量,接著在星之彩離開之際迎來死亡。
 
  難以感知到存在的年幼個體比起持續發出耀眼光彩的成年個體更難應付,這點也是謎團之一。
 
  不幸中的大幸,在『紫光』這場遊戲當中,星之彩只會偶爾掠過宇宙基地附近,玩家們能夠從窗戶看見漆黑宇宙的光彩拖曳痕跡,幾乎沒有過進入基地內部的紀錄。
 
  由於楊千帆以往有過破關一次的經驗,燕子、林誠都同意,很快就決定參加。
 
  為了避免節外生枝,秦樓月沒有立即公開這項消息,決定隔日再提交報告給玩家協會,不過在楊千帆三人參加遊戲時,從「即時公告」發現端倪的玩家立即在論壇廣為擴散,台灣門派幾乎都知道了,不過或許是李少鋒沒有參加的緣故,並未引起太大風波,只有慕容羊當晚前來工房稍微聊了一下。
 
  李少鋒相信著自家師父,然而考慮到各種變因,還是難免湧現不安,想像著如果星之彩進入基地內部的情形,又或者其他參加者做出異於尋常的舉動。徹夜難眠,隔日上學也難掩焦躁,無法專心聽課。
 
  等到午餐時間,李少鋒快步離開教室,卻沒有立即前往福利社,站在走廊低頭望著校庭發呆。
 
  各處都能夠看見學生們的身影,談話聲響此起彼落。
 
  「他們應該無法想像,現在有人正在不曉得多麼遙遠的宇宙基地,嘗試解開謎題吧。」李少鋒喃喃自語,片刻才走向福利社,擠在混亂無比的學生們當中拿了幾個餐盒,結帳後走向屋頂。
 
  由於楊千帆、燕子都去參加遊戲了,這幾天都只有李少鋒、夏羽會在屋頂用餐。李少鋒提過剛開學的時機很重要,如果夏羽希望和班上同學打好關係可以先不用上來頂樓,但是被她無所謂地聳肩表示「我要在頂樓吃」。
 
  不禁有些擔心她能否順利交到朋友。
 
  當李少鋒抵達屋頂,夏羽已經在了。她已經吃完午餐,手邊放著三明治的空塑膠袋,倚靠矮牆坐在邊緣,抬頭凝視著初冬的湛藍天空。
 
  李少鋒跟著抬頭瞥了幾眼,看不出個所以然,坐到她旁邊吃起豬排炒麵。
 
  「學長,真虧你願意擠入午餐時間的福利社耶。那人潮都快要比丘丘人的巢窟還要恐怖了。」夏羽伸了個懶腰收回視線,翻找著塑膠袋,查看李少鋒買來的其他餐點。
 
  「丘丘人的巢窟那麼恐怖喔?」李少鋒隨口問。
 
  「現在是在講福利社很恐怖啦,感覺進去就會被擠扁了。」夏羽嘟嘴問:「怎麼沒有買甜點?」
 
  「我有在群組問要不要幫忙買什麼,妳沒回。」李少鋒說。
 
  「大概是沒看到吧,上課又不能玩手機。」夏羽說。
 
  「有買麵包啊。」李少鋒又說。
 
  「麵包能不能算甜點有待商榷耶。」夏羽說歸說,還是拿起巧克力麵包,小口吃了起來。
 
  「等到燕子學姊回來,妳可以和她好好討論這個話題,說不定能夠成為食物宗教戰爭系列T恤的題材。」李少鋒看著夏羽咬著巧克力麵包的側臉,暗忖有其他人在場的時候,她會刻意擺出親暱態度,或是挽著手臂、或是挨著肩膀,單獨相處時反而相當自重,甚至會主動保持距離。
 
  「記得『紫光』的平均破關時間很快,有時候拿著各種雜物亂猜也會猜中答案,說不定今晚就會破關回來了。」夏羽說。
 
  「是呀。」李少鋒點頭說,接著突然看出夏羽似乎不希望太早破關,內心浮現不祥預感,尚未細想就開口說:「羽兒,妳有什麼想說的事情嗎?」
 
  「沒有呀。」夏羽歪頭說。
 
  「現在只有我在場,有什麼想講就講。」李少鋒說。
 
  「姆姆……」夏羽沉默片刻,偏開視線說:「大概……我是說大概喔,盜王可能混在學生裡面。」
 
  「啥?」李少鋒原本只是隱約猜想可能有問題,沒料到竟然真是如此重大的事情,愕然反問:「盜日團的首領已經混入高中,妳認出來了卻沒有講?」
 
  「沒有認出來啦,只是第三節課左右注意到似曾相似的氣息波動,而且在綜合大樓的美術教室又發現逃脫用的備品,才會這麼推測。」夏羽立刻辯解。
 
  「什麼備品?」李少鋒問。
 
  「就是逃脫時的替換衣物呀,放在櫃子最上層。如果我要放逃脫用的備品也會放在那裡,巡視時意外發現了,從手法判斷大概就是盜王沒錯。」夏羽停頓片刻,刻意抬起小臉,裝可愛地問:「話說我已開始後悔了,學長,剛剛的對話能夠當作沒有發生過嗎?」
 
  「說什麼傻話,妳現在跟我回去工房見樓月學姊。」李少鋒立刻將吃到一半的餐盒裝回塑膠袋,順便搶下夏羽手中的巧克力麵包,拉著她離開頂樓。
 
  「盜王又沒有做出什麼敵對行為,我們假裝沒看到啦。」夏羽不依地說。
 
  「他都踩到我們地盤裡面了還沒有敵對?快點起來。」李少鋒堅持說。
 
  「哇,高中第一次翹課就獻給學長了。」夏羽平鋪直敘地說。
 
  李少鋒暗自慶幸夏羽沒有動真格掙扎,否則她在高中又逃又藏,自己可沒信心捉到人,接著考慮到現在己方兩人的行動可能讓盜王看在眼裡,頓時稍微端正神情,刻意挑選比較沒有學生的路線前往校門。
 
  由於正好是許廣淵在警衛室值班,倒也不用刻意從腳踏車棚的路線離開學校。李少鋒打了個手勢就準備光明正大地離校,不過想了想,發了一則訊息麻煩梁世明處理警衛的事情,連著不明就裡的許廣淵也一起帶到工房。
 
 
 
 
 
 



創作回應

波波忠實粉絲
盜王可能混在學生裡面……突然來了一個勁爆消息,作為讀者也很驚訝啊啊啊!想說前面劇情都很日常w
2024-02-11 20:52:03
佐渡遼歌
敬請期待XDD
2024-02-11 21:06:16
小蛇hebi(詩音)忠實粉絲
說夏羽人前人後態度有差那邊真的有感,當初夏羽剛登場覺得是有點酷酷的神祕少女,結果後面開始各種飛撲撒嬌XD
2024-02-11 21:51:14
佐渡遼歌
神秘感蕩然無存XDDD
2024-02-11 22:28:34
毒奶大師
恭迎盜王加入瞭望塔
2024-02-12 08:03:28
佐渡遼歌
這點就請期待日後劇情!!
2024-02-12 11:15:49
weiting
星之彩這種無意識只靠本能的外星生物真的滿危險的
2024-02-13 10:28:17
佐渡遼歌
某種程度脫離了人類對於生物的認知,無法交流也難以預測行動
2024-02-13 10:37:59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