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40.盜亦有道

佐渡遼歌 | 2024-02-14 20:00:10 | 巴幣 230 | 人氣 679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秦樓月的書房格局寬敞,兩側擺放著附有玻璃拉門的大型書櫃,中央則是數張併攏長桌,堆著有待整理或研究中的文件、書籍與參考資料,角落有好幾副桌椅,方便在研究的緊要關頭讓成員們都待在這裡進行協助。
 
  主書桌旁邊的沙發床也有棉被和枕頭,熬夜時能夠小歇片刻。
 
  此時此刻,秦樓月嚴肅坐在主書桌後方的扶手椅,雙手交疊。
 
  李少鋒已經簡潔報告過前因後果,和夏羽並肩站在桌前,等待結果。許廣淵侷促不安地站在牆邊,似乎不曉得為何會被叫來。
 
  秦樓月凝視著夏羽,片刻才開口說:「這個原本是得招開緊急會議的重大事情,考慮到人多口雜,誠、燕子和千帆也在參加遊戲,而妳大概不願意徹底坦白,因此先待在書房說清楚。」
 
  「早知道剛剛就繼續保密了……」夏羽低聲說。
 
  「不要說傻話了。」李少鋒說。
 
  「這個是道義的問題啦。」夏羽嘟起嘴說:「身為知曉偷盜之術的人,就必須對盜王表示敬意,就算在學校看見盜王本人也不該做出這種率先揭穿的行為。」
 
  「咦?等等,盜王居然在高中裡面嗎?」許廣淵詫異地問。
 
  「你也知道嗎?」秦樓月偏頭問。
 
  「當然……君子們肯定都聽過相關傳言。那是統領以太陽為名的組織,也是所有君子的頂點,沒有那人偷不出來的物品。我原本以為只是誇大的都市傳說,不過自從戴上這枚戒指,知道世界還有著許多不為人知的祕密,不禁認為『盜王』的傳說肯定是真的。」許廣淵語帶憧憬地說。
 
  「看來確實是極度受到敬重。」秦樓月說。
 
  「畢竟是達成各種原本被認為不可能偉業的傳說人物。」許廣淵敬佩地說。
 
  「這麼聽起來,廣淵有這麼做的理由,然而夏羽,妳並不是君子也不是盜日團的成員吧?」秦樓月蹙眉問。
 
  「但是我會偷盜之術呀,因此必須對盜王保持敬意,否則日後出手時可能會失敗。」夏羽嘟嘴說。
 
  「確實是這樣沒錯。」許廣淵點頭如搗蒜地說。
 
  「玩家在參加克蘇魯遊戲的時候也有各種避諱和禁忌吧?就是差不多的意思,而且還有輕重緩急的差別,現在這樣也不是大事。假設學長知道千帆學姊的左邊胸部下面有一顆痣好了,即使被燕子學姊追問也不會講出來吧?」夏羽補充說。
 
  「兩件事情的重要程度完全不同吧。」李少鋒無奈地說。
 
  「並沒有太大差別啦,既然盜王不會危害瞭望塔工房成員,因此我也該謹守道義,不會揭穿。」夏羽說。
 
  「妳知道盜王為什麼要混進來嗎?」秦樓月又問。
 
  「大概是為了物色是否有值得偷的物品吧。」夏羽聳肩說。
 
  「如果是聽到『獸血寶石』的謠言,上級紅寶石已經賣給殲滅軍了。」李少鋒說。
 
  「上級紅寶石他看不上眼啦,特級紅寶石的話還有可能。」夏羽說。
 
  「那麼究竟想要偷什麼?」李少鋒問。
 
  「就是不曉得能夠偷什麼才會偽裝成學生,藉此打探情報。客觀來看,瞭望塔工房裡面有著一、兩樣稀世珍寶也是很有可能的,不久前就流傳過樓月學姊其實有十書確切線索的謠言吧?殲滅軍、教團聯合與蒼瓖派都對工房展示莫大興趣,又有學長的『受到啟發之人』的稱號,身為盜王,親自過來走一遭也是理所當然。」夏羽說。
 
  「那些都是謠言。」秦樓月蹙眉說。
 
  「無風不起浪,無火不生煙,盜王肯定判斷那些謠言有值得確認的價值。我反而有點訝異直到這個時候才行動。」夏羽說。
 
  「謠、謠言有九成九都是錯的,不過只要賭到對的那次就能夠狠狠賺一筆。我不清楚武術家的思考邏輯,不過對於君子而言,很能夠理解。」許廣淵說。
 
  所以她一直以來都覺得盜王會過來華文高中卻緘口不提嗎?而且剛才帶許廣淵過來是希望輪流詰問,看看能否問出藏著的情報,沒想到反而讓他們口徑一致地結成共同陣線。李少鋒無奈地想。
 
  秦樓月起身在書房走動,低頭思索,片刻才站在夏羽前面正色詢問:「妳確定盜王沒有敵意嗎?」
 
  「剛剛學長也提過了,正因為工房沒有值得盜王出手的寶物,他遲早會主動離開,或許是正好待在台灣,昨晚千帆學姊參加遊戲的消息傳出去,覺得守備變得薄弱就混進來看看。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我覺得是最好的對策。」夏羽說。
 
  「這樣似乎不是值得慶幸的事情。」秦樓月單手捧著臉頰,無奈嘆息。
 
  「當然如果盜王出手,我也會反擊喔。」夏羽補充說。
 
  「那麼他究竟假扮成哪位學生?」秦樓月問。
 
  「我沒有認出來啦,而且既然盜王沒有做出任何敵對行為,就算認出來也不會講。」夏羽堅持說。
 
  「擅自闖入其他隊伍的地盤已經是十足的敵對行為了。」李少鋒說。
 
  「依照君子們的標準,並不是。如果光明正大打著盜王或盜日團的名號或許不懷好意,然而並沒有那麼做,而是偽裝身分地獨自潛進來,所以就是,那個……學長!你也想要和盜王保持良好關係吧!」夏羽講到一半詞窮,癟起嘴喊。
 
  李少鋒頓時語塞,下意識伸手摸著戒指──自己戴上玩家戒指的理由是為了尋找在年幼時失蹤的妹妹,儘管如此,要找到失蹤十多年的一個人是近乎不可能的任務,不過只要湊齊情報、紀錄、人脈、管道四個條件,或許依然有著一絲絲的希望。
 
  「情報機關」擁有關於克蘇魯遊戲的玩家「情報」。
 
  「銀鑰」擁有那些被情報機關捨棄、隱藏、不曉得正確性與否的過往情報會成為「紀錄」。
 
  「廷達洛斯」作為全世界最大規模的暗殺組織,擁有足以聯絡到包含普通人在內所有人的「人脈」。
 
  「盜日團」則是作為全世界最大的盜賊組織,有著各種裏世界的「管道」。
 
  一想到此,李少鋒不禁握緊手指,理解到在這邊和盜王起衝突……甚至單純鬧得不愉快,對於日後都沒有任何益處。如果盜王真的只是來踩點,判斷沒有值得偷盜的寶物就會主動離開,那麼羽兒的決定並沒有錯。
 
  秦樓月瞇起眼,正色問:「那麼最後一個問題。夏羽,既然妳說沒有認出來,為什麼能夠立刻辨識出那是盜王的手法?」
 
  李少鋒不禁一怔,細想之下才意識到確實有些問題。
 
  真氣在地球的逸散速度極快,注意到氣息波動已經難上加難,遑論認出那縷真氣的持有者身分,就算真在美術教室發現藏放的備品,立即就認定是盜王也太過跳躍了,也有可能是盜王的手下或其他偷盜高手。
 
  換句話說,夏羽有其他確定是盜王的證據,只是基於所謂的道義沒有坦白。
 
  「認出來就是認出來了呀。」夏羽嘟嘴說。
 
  「反過來講好了。妳並沒有偽裝,盜王有認出妳嗎?」秦樓月沉聲問。
 
  「姆姆。」夏羽繼續嘟著嘴,掙扎片刻發現無法矇混過去,無奈說:「我以前因為一些緣由,曾經和盜王有些交流,在偷盜技巧、偽裝技術方面都受過指導,因此認出了蛛絲馬跡。」
 
  「您竟然直接從盜王手中學到了技術嗎?」許廣淵難掩羨慕地喊。
 
  「只是交流而已。」夏羽糾正說。
 
  「那樣也是非常厲害的事情啊!難怪手法完全看不出破綻,原來如此,那個就是盜王的技巧啊!請問有什麼專門的練習方式嗎?還是有需要配合真氣?畢竟聽說過歷代盜王也不一定修為高深──」許廣淵興奮追問。
 
  「廣淵,你先離開吧。」秦樓月打斷說。
 
  「咦?好、好的……那麼我還要回警衛室上班嗎?」許廣淵猛然回神,苦笑幾聲後遲疑詢問,接著被秦樓月冷淡瞥了眼,縮著脖子默默地關門離開。
 
  秦樓月坐回書桌,嘆息著說:「夏羽,如果在秦家刀,這種可能危害到隊伍本身的行為很嚴重。輕則閉關思過,重則會徹底失去同門信任,根據掌門的判斷還有可能逐出隊伍。」
 
  「所以我最後有講出來呀。」夏羽低聲說。
 
  「光是打算隱瞞就是大忌了。」秦樓月微微嘆息,正色說:「或許妳以銀鑰的命令為優先,不過待在工房的這段時間,我依然將妳當作我的隊員。」
 
  「我也……很重視工房的學長姊們。」夏羽咬住嘴唇說。
 
  「那麼這件事情先這樣吧,因此與盜王結仇也非上策,希望他真是過來打探情報,確定工房沒有寶物就會自行離開。一旦發現任何變化,務必要立刻告知我或少鋒。」秦樓月鄭重吩咐。
 
  「是的。」夏羽垂頭喪氣地說,離開書房後埋怨地用手肘拐了李少鋒一下。
 
  「重來一次我也會去向樓月學姊報告。」李少鋒冷靜地說。
 
  「姆姆,我知道啦,所以還是有跟學長講呀。只是如何發洩內心這股煩悶是另一回事。」夏羽低聲說。
 
  「妳該不會想要現在去練武場過招發洩吧?至今為止翹過不少次課,倒還沒有翹完又回去上課的例子,不過比想像中還要早談完,還是應該回教室吧,來得及上第七、第八堂課。」李少鋒思考著說,在走廊沒有看見許廣淵的身影,暗忖他大概已經回去學校了。
 
  「既然都翹課了,我們去屋頂等放學吧。」夏羽提議說。
 
  李少鋒不太清楚已經翹課卻還要特別跑回學校的理由,納悶歸納悶,還是順著夏羽的意,離開工房之後繞開校門,趁著沒有行人的空檔提氣踩著外牆翻入校內。
 
  夏羽習以為常地避開監視攝影機,穿過校舍,率先走到頂樓。李少鋒跟在後面,順手掩起鐵門,接著走到矮牆旁邊的陰影處,席地坐下。
 
  正值上課時間的緣故,校園頗為安靜。只有操場處傳來體育課學生的聲響。
 
  夏羽站在李少鋒旁邊,扭著手指,片刻才低聲說:「對不起,我不是故意拿那件事情當成籌碼要脅。」
 
  「……我沒有在意。」李少鋒說。
 
  「騙人。」夏羽嘟起嘴說:「學長的表情看起來就是沒有釋懷,如果因此留下疙瘩就不好了,還是在這邊講開啦。」
 
  李少鋒不禁摸著臉頰,暗忖自己這麼容易讓情緒表露於外也不是好事,繼續說:「我是真的不在意。妳最終還是有講出來,而且也是為了工房著想,不過下次能夠早點告訴我或樓月學姊就更好了。」
 
  「我盡量。」夏羽低聲說。
 
  「這邊至少乾脆點給個保證吧。」李少鋒無奈地說。
 
  「因為我不會對學長說謊,所以會盡量做到。」夏羽說。
 
  李少鋒不禁苦笑,同樣站起身子伸手拍了拍夏羽的頭髮,再度說了「真的沒有在意」,抬頭看著湛藍晴朗的天空。
 
 




創作回應

毒奶大師
最讓人害怕的不是盜王的出現,而是所有人寫了一整個寒假的寒假作業都在春節後開學那天一早跟著盜王一起消失了(⊙ω⊙)
2024-02-14 21:19:20
佐渡遼歌

這樣確實也是會成為校內傳說的事件XD
2024-02-14 21:26:20
波波忠實粉絲
李少鋒已經簡潔報告過全因後果。 應該是前因後果?
2024-02-14 22:06:21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4-02-14 22:34:5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