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50.咖啡店

佐渡遼歌 | 2024-03-08 20:00:11 | 巴幣 216 | 人氣 69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隔日。
 
  放學時的天空陰鬱暗沉,似乎隨時都會下雨。
 
  李少鋒抬頭看著烏雲,暗自想著夏羽應該和魏以安她們會合了,不過很快就專注在自身任務,離開高中後先到工房地下室的停車場,搭著張定緯的車返回街道,停在路旁。
 
  許廣淵站在不遠處的人行道,身穿風衣,戴著鴨舌帽。
 
  羅賢也在旁邊,難掩興奮神情地說著話。
 
  李少鋒用手機發了訊息,告訴許廣淵已經準備就緒,看著他左顧右盼之後招了一輛計程車和羅賢坐在後座。
 
  張定緯催發油門,尾隨許羅兩人搭乘的那輛計程車,駛向東海。
 
  台灣的黑市皆是由鯤島丐幫這支隊伍負責經營、管理,賣方要販售商品需要獲得鯤島丐幫的同意,自然也得繳交相符費用:買方進去時也得先繳交每人十萬台幣的入場費,此外,只有克蘇魯遊戲的玩家才有資格作為客人進入。這點算是台灣黑市的特殊規矩。
 
  中部的黑市分別位於大里、烏日、東海三處,每隔一定時間更換場所,輪流舉辦。
 
  許廣淵原本以偷盜為業,以他們內部行話來講就是「君子」。
 
  意外戴上戒指、成為克蘇魯遊戲的玩家之後,許廣淵相較減少了偷盜次數,轉而參加比較沒有危險性的克蘇魯遊戲,攜回黃金、寶石等等戰利品,變賣成現金維生,因此也知道裏世界的門路。
 
  抵達東海商圈時,天空開始飄落毛毛細雨。
 
  正值晚餐時間,許多大學生都聚集在商圈街道,其中也有不少遊客身影。餐廳擠滿客人,小吃攤販旁邊也是大排長龍。
 
  張定緯將車子停在黑市旁的停車場,拿起皮箱就快步走向人行道。李少鋒戴上鴨舌帽多少遮住容貌,同樣快步跟上。
 
  根據今早在警衛室簡單商量的結果,許廣淵要探聽的情報限於「寶物贓物」與「玩家戒指」這兩項。倘若有玩家戒指的現貨就傳訊息給李少鋒,讓他們去買,將羅賢牽扯其中的可能性降到最低。
 
  張定緯提著的皮箱當中就裝著準備作為訂金的一千萬現金。
 
  李少鋒自認為價值觀已經偏向玩家,不過剛剛在車上見到裝滿皮箱的千元鈔票還是不免感到震撼。
 
  細雨持續飄落。
 
  人們紛紛撐起雨傘,視野頓時受阻。李少鋒緊鎖著許廣淵,保持數十公尺的距離跟在後面,同時提高警覺,萬一出了什麼意外至少也要帶著羅賢撤離此處。
 
  「少鋒,你的追蹤技巧挺不錯的。」張定緯說。
 
  「因為師父教得好,也有工房學長姊們的指導。」李少鋒說。
 
  「真是的,一開口就誇回來,這樣我豈不是不好刻意轉移你的注意力,測試看看你在追丟人時會怎麼補救嗎?」張定緯笑著說。
 
  「居然還有那種突發小測試嗎……」李少鋒看著許廣淵一副過來逛街的悠哉模樣,甚至還有閒情逸致停在飲料店買手搖杯,要追丟倒也是頗為困難,歉然說:「真是不好意思,大學開學前還麻煩定緯哥過來。」
 
  「幫學弟妹們的忙不算什麼啦。」張定緯笑著揮手說:「你也不用那麼緊張,真有什麼事情就見機行事,沒有事情就是最好的。」
 
  「是的。」李少鋒說。
 
  「回去前要順便去一趟黑市嗎?」張定緯問。
 
  「定緯哥有要買什麼嗎?」李少鋒反問。
 
  「如果廣淵沒有拿到玩家戒指的情報,進去黑市碰碰運氣也是一個選擇。還是希望至少有一枚存貨。」張定緯說。
 
  「入場費是兩人二十萬,這個碰碰運氣的代價似乎有點高,而且大機率沒有。」李少鋒苦笑著說。
 
  「我也覺得機率很低,前幾天聽說日本九州的黑市拍賣會有枚玩家戒指出價二十億日幣,居然還有人買。」張定緯嘆息著說。
 
  「變貴是一回事,就怕那些為了戒指去殺害玩家的案例會增加。」李少鋒說。
 
  「難免的,幸好台灣在這方面還算相較和平。」張定緯說。
 
  這個時候,許廣淵拿著剛做好的手搖杯,和羅賢邊走邊喝地繼續前進。
 
  他到底有沒有瞭解被襲擊的嚴重性啊?而且己方兩人一路上可是什麼都沒有吃,雖然對於玩家而言餓個兩、三天不是問題,心情方面還是難以調適。李少鋒暗自決定回去後要向班長告狀,繼續尾隨。
 
  那間咖啡店位於偏離鬧區的巷弄中段,窗戶佈滿污漬水痕,門口十多個盆栽也疏於照料,大多奄奄一息,泥土長滿雜草青苔,兩副桌椅疊放在落地玻璃旁,堆著各種骯髒雜物。兩側都是出租給大學生的公寓。
 
  由於兩棟公寓都是有著電子鎖的嶄新裝潢,更顯得咖啡店的陳舊。
 
  根據許廣淵的說法,鑰匙放在某一個盆栽底部。不過店內已經有兩名客人,正在與店主交談,許廣淵、羅賢就直接踏入店內。
 
  「店主和兩位客人都不懷氣息。」張定緯低聲說。
 
  「太好了。」李少鋒暗忖這樣就少了很多節外生枝的風險,保持在能夠從骯髒窗戶看見羅賢身影的位置,準備讀他們的唇語。
 
  下一秒,李少鋒猛然意識到某種異狀,不禁左顧右盼。
 
  巷弄狹窄,沒有其他行人。
 
  幾輛機車隨意停放在住家門口,尚未營業的空攤販稍微佔據了道路,更遠處則是位於巷口轉角的便利商店。
 
  一名體格羸弱的男子就席地坐在便利商店的台階。男子兩頰微凹、不修邊幅,莫約五十多歲,身穿到處都是補釘的破舊襯衫,手邊放著好幾個啤酒罐和一桿灰桿子,完全不在意路人目光與濛濛雨勢,逕自喝著酒,接著倒了幾次發現啤酒罐已經空了,在懷中掏摸片刻後取出一個紅色葫蘆,繼續喝著。
 
  李少鋒大感愕然,看了好幾眼才低聲說:「定緯哥,那個……鯤島丐幫的洪幫主就在旁邊耶,我們是不是應該過去打聲招呼比較好?」
 
  「什麼?」張定緯訝然轉頭,瞇眼看了片刻才說:「當然不能失禮。」
 
  「在這種地方遇見洪幫主算是正常的嗎?」李少鋒問。
 
  「黑市附近都是鯤島丐幫的地盤,遇到他們的幹部並不稀奇,洪幫主率性而為,偶爾會聽說獨自在台灣各地的酒吧、餐酒館喝著酒,不過那份實力有目共睹。」張定緯說。
 
  李少鋒瞥了一眼在咖啡店內和店主交談的許廣淵,祈禱不會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出事,起身和張定緯走向巷口。
 
  洪向德並沒有望向張李兩人,逕自喝著酒。
 
  尚未靠近就能夠聞到淡淡酒味,臉頰、頸側也都已經變得通紅,看起來似乎已經醉了。李少鋒卻也知道只要運氣施展「調理」、「解毒」類型的變化,十多秒就能夠排除酒精,而且從洪向德不靠繫繩、精準讓酒葫蘆在手背保持平衡這點就知道他只是故作醉態。
 
  「瞭望塔工房的張定緯、李少鋒,見過洪幫主。」張定緯躬身行禮說。
 
  「見過洪幫主。」李少鋒跟著說。
 
  洪向德沒有立即反應,又喝了幾口酒才偏頭,舉起葫蘆笑著問:「哎呀哎呀,真是奇遇。你們要喝點嗎?」
 
  「不好意思,目前正在執行任務。」張定緯說。
 
  「你呢?」洪向德轉向李少鋒問,搖了搖紅葫蘆。
 
  「我還是高中生。」李少鋒苦笑婉拒。
 
  「真可惜呢,裡面裝的是黃金蜂蜜酒,而且不是尋常那種。你們知道嗎?黃金蜂蜜酒不只有一種而已,雖說在『黃金蜂蜜酒』這場遊戲當中攜回地球的佔最多數,根據瓶底標籤是被稱為『OE』的尋常品,那些遊戲住民的祖先在數百年前不曉得透過何種手段購得,珍藏至今的酒款,風味和口感在黃金蜂蜜酒當中都普普通通。」洪向德舔著嘴唇說。
 
  一講到酒的話題就變的很饒舌啊。李少鋒應了幾聲表示有在聽。
 
  「實際上,只要是色澤宛若融化黃金的蜂蜜酒都可以稱為黃金蜂蜜酒,然而根據花朵種類的差異,蜂蜜本身嚐起來就有所不同,不同種族在釀造時更是有著不同做法,也會添加不外傳的香料與秘方,世人們大多一概而論,卻不曉得其深奧之處。」洪向德說完又傾著紅葫蘆,喝了一口。
 
  「不曉得洪幫主有何指示?」張定緯乾脆地問。
 
  「你從小就挺沒有耐心的……」洪向德稍微側了側身子,讓出更多空間讓兩名普通人的女大學生進入便利商店,突然問:「張定緯,你現在是大學生吧?」
 
  「是的。」張定緯說。
 
  「蒼瓖派的那位掌門千金也在讀大學,時代真是變了,連武術家都要講求學歷,不曉得今後又會出現什麼風潮。」洪向德握住灰桿子,「嘿」了一聲撐起身子,順手將階梯的空酒罐都掃入塑膠袋,勾起來將之放在肩膀。
 
  「我認為大學的各種經驗也有益處,不同於國中、高中,能夠遇見各式各樣的人。縱使修練者與普通人的生活存在著差異,我們依然活在相同的世界。」張定緯說。
 
  「即使今後的生活都不會和那些普通人有深入牽扯?」洪向德問。
 
  「未來會發生什麼事情,誰也說不清。」張定緯說。
 
  「你也是這麼想嗎?」洪向德偏頭問。
 
  「我身為普通人,原本沒有機會踏入這個世界,多虧學長姊們成立了瞭望塔工房,才有機會習武練氣。」李少鋒正色說。
 
  「那麼今日前來東海是為了進入黑市嗎?」洪向德又問。
 
  「本日過來辦一些隊內事務,不會進入黑市。」張定緯說。
 
  「現在時局紛亂,不久前甚至出了一場車禍,你們也要注意自己的一舉一動。」洪向德說完就逕自轉身,拖著夾腳拖離開。
 
  玩家協會的現任會長是胥明,卻是兼任,本職依然是鯤島丐幫的九袋長老。莊邦毅被劫的事件傳入洪向德耳中也是理所當然。李少鋒感覺吃了口頭警告,然而明明和自己無關又無法果斷否認,不禁苦笑。
 
  張定緯很快就切換心神,再度返回剛才能夠監視咖啡店的位置。
 
  許廣淵依然和店主聊著天,羅賢則是難掩興奮地坐在旁邊。片刻,許羅兩人突然離開咖啡店,跟著一名染髮的瘦弱男子離開。
 
  「為什麼突然擅自行動。」張定緯皺眉說。
 
  「沒有玩家戒指的現貨就當場離開,有現貨則是傳訊息說明細節,讓我們去買才對,難不成又想在羅賢面前撐面子嗎?」李少鋒思索著說。
 
  「如果真是如此,回去就得狠狠罵他一頓。」張定緯說。
 
  李少鋒苦笑幾聲,接著突然看見許廣淵左顧右盼,嘴唇微動在說著什麼,正色說:「定緯哥,似乎不太對勁,許廣淵嘗試讓我讀懂他的唇語,重複著『請跟過來以防萬一』這句話。」
 
  「一旦有變故,你立刻確保羅賢的安全。」張定緯吩咐說。
 
  「許廣淵就先不用管嗎?」李少鋒問。
 
  「身懷真氣的話挨揍幾下不會有大礙,正好給他一個教訓,在店內理當有很多時機發一則訊息,卻是等到出了店內才讓你讀唇語,而且還沒有準確把握我們的位置。」張定緯搖頭說。
 
  李少鋒點點頭,繼續尾隨在後。
 
  許廣淵三人很快就遠離了東海商圈的鬧區,來到較為安靜的住宅區。
 
  街道兩側幾乎都是公寓,偶爾也有帶著小小庭院的獨棟屋舍。行人大幅減少,幾乎沒有看見觀光客與大學生的身影。
 
  片刻,許廣淵三人踏入了一棟公寓。
 
  張定緯迅速從口袋取出鋼珠,在掌心掂了掂,隨即以獨門手法射出。
 
  鋼珠劃出弧線,正巧在鐵門即將關起的那瞬間卡住。
 
  李少鋒順勢提氣往前衝,數個踏步閃到公寓,貼牆伸手,用手指托住大門邊緣不讓其關起。
 
 



創作回應

秦思
該說意外還是不意外,許先生來創造支線了
2024-03-09 08:37:51
佐渡遼歌

替隊伍新人挽回過錯也是身為前輩的工作
少鋒:......
2024-03-09 10:39:15
JOJO♥
拜讀完大大的文章。

看到文章的標題是咖啡店,原以為是溫暖陽光路線的那種,後來發現原來還能有這樣的描述,出乎意料呢。
2024-03-10 14:03:33
佐渡遼歌
感謝閱讀XD
咖啡店也是有各種類型~
2024-03-10 14:22:48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