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55.一樁買賣

佐渡遼歌 | 2024-03-20 20:00:22 | 巴幣 208 | 人氣 714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譚農軒拿起蛋黃酥小口咬著,仔細品嘗,接著又端起瓷杯喝著片桐總一郎剛泡好的香茗,看起來就像是已經解決了正事,讓人不禁懷疑他是否真的專程前來台中,花費重金就為了買下一紙扉頁。
 
  秦樓月保持笑容,介紹著糕餅店家,隨口回應譚農軒的話題。
 
  天南地北地聊了片刻,譚農軒才以輕鬆神態突然問:「妳可以說是台灣最為瞭解十書的魔法師,不曉得研究進展如何?」
 
  「譚掌門過獎,多虧第一本十書《食屍教典儀》被發現了,世界各地有許多隊伍都開始在這個領域注入資金與心力,相關資料比起過去幾年來可說是翻了十多倍,不過要取得實質進展依然需要時間。」秦樓月嘆息著說。
 
  「瞭望塔工房在這個領域鑽研許久,想必能夠更早做出成果。」譚農軒說。
 
  「樓月還有很多部分有待學習。」秦樓月謙虛地說。
 
  「這些實績著實令人佩服,大可驕傲一些。」譚農軒笑著說。
 
  「譚掌門遠道而來,除了購入《奈克特抄本》扉頁的正事,也希望就台灣現今局勢與瞭望塔工房、海端派的關係深入聊聊,不過或許是樓月的杞憂,希望不會出現提親相關的話題。」秦樓月率先說。
 
  「婚姻確實是維繫兩支隊伍的最佳方式。」譚農軒說。
 
  樓月學姊的婚約在暑假破棄了,所以現在要來提親?李少鋒不禁皺眉,不過見譚君堯的表情就知道肯定不是如此,卻更加難以捉摸譚農軒的真正來意。
 
  「自古以來強行拆散有情人都不會有好結果。」譚農軒攤開手,又拿了一塊綠豆椪,配著茶吃完才繼續說:「當然了,瞭望塔工房屢次締造實績,想必有許多男子傾心於善於領導、蕙質蘭心且獨具慧眼的工房長。」
 
  「樓月已經有了心上人,不太注意這方面的事情。」秦樓月說。
 
  「落英宴的事情傳遍台灣,若不是對於自身武藝極具自信的男子,大概連開口追求都不敢吧。」譚農軒大笑著說。
 
  「這麼一來,樓月就有些糊塗了。」秦樓月刻意單手捧著臉頰,不解地說。
 
  「不曉得瞭望塔工房是否有意願轉移根據地?」譚農軒乾脆地問。
 
  「希望詳細說明。」秦樓月端正神色地說。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如果有考慮轉移根據地,非常推薦台東縣,我派也會提供各種協助。不曉得各位是否來過?台東可是一個好地方喔,遠離都市塵囂,蔬菜與水果都很新鮮,更是有著豐富海產。」譚農軒流暢地說。
 
  「殲滅軍也曾經有過類似提議,說是會在他們總部仿造一棟和這間公寓徹底相同的大樓,不過當時婉拒了。」秦樓月說。
 
  「那樣等同於徹底隸屬於殲滅軍之下,身為隊伍的領導者當然得拒絕,不過如果你們願意搬來台東,則是當互相協助的鄰居。兩者的意義大不相同。」譚農軒說。
 
  「台東就在花蓮旁邊吧?」夏羽開口問。
 
  「我派與蒼瓖派一直保持友好關係,只是蒼瓖派在花蓮深山,我們海端派則是在台東的臨海山崖,多少還是有些差別的。即使弟子眾多,依然無法徹底防守住山林的每條路線,至多就是在四座城外別院拉出巡邏路線。」譚農軒說。
 
  「聽聞海端派根據地的宅邸奇險雄偉、恢弘壯觀。」秦樓月說。
 
  「相較於一整座城池的蒼瓖派,沒有什麼太大看點,就只是景觀較佳的面海宅邸。」譚農軒笑著揮手說。
 
  「安全性沒有問題嗎?」夏羽又問。
 
  「請不用擔心,宅邸建在海岬高處,下方是一覽無遺的緩坡,有任何人靠近都會在第一時間暴露行蹤,另外半側是面向太平洋的險峻峭壁,形式險要,即使是武術家也難以攀登。」譚農軒說。
 
  「那樣還是有著可趁之機吧。」夏羽說。
 
  「自然會有更進一步的防守細節,像是照著峭壁的監視攝影機與二十四小時輪班的弟子,最近的無人機技術也令人驚嘆,飛一圈就能夠將海面一覽無遺,不用像以前那樣蹲坐在崖面缺口放哨。」譚農軒說。
 
  看來和殲滅軍同樣是結合現代科技的根據地啊。李少鋒暗忖。
 
  「此外,我派弟子都熟悉水性,另有一套專門在海中施展的鞭法,威力可不會比在陸地施展更低。倘若真有愚蠢之徒嘗試從峭壁那面潛入宅邸,在攀至宅邸之前就會被打落海底,接著就是準備成為魚群的飼料了。」譚農軒補充說。
 
  「小時候曾經聽父親提過這些故事,不過一直以為只是故事。」秦樓月說。
 
  「畢竟沒有太多機會公開施展這套海中鞭法,而那些嘗試從海上潛入的愚蠢之徒也沒有機會談論自己是怎麼死的。總而言之,如果各位願意將根據地移來台東,我們派遣工匠,協助修築新的屋舍宅邸。」譚農軒說。
 
  李少鋒聽著兩人的言詞交鋒,清楚知道秦樓月不可能接受這項提議。
 
  目前瞭望塔工房的後盾是秦家刀,血緣在台灣武學世家的觀念當中是極為緊密的關係。倘若日後有什麼困難,不同於殲滅軍、蒼瓖派需要考慮利益、回禮與勢力平衡,秦家刀會是最值得信賴的援軍。
 
  正因為如此,即使將根據地轉移到台東有著好處,也不會大於經營數年的地盤與鄰近南投草屯的兩項優點。
 
  「很遺憾的,目前沒有轉移根據地的打算,這所高中就是瞭望塔工房的地盤。我們不會離開台中的。」秦樓月堅定地說。
 
  「當然不會強求。」譚農軒刻意嘆息,卻是沒有任何遺憾神色。
 
  李少鋒遲來意識到這項提議依然不是譚農軒的目的……至少不是最終目的,本次親自前來購入《奈克特抄本》的扉頁還別有所求。
 
  秦樓月同樣意識到這點,端正坐姿,微笑著說:「請譚掌門直說吧。」
 
  「現在是一個時代的轉捩點。」譚農軒沒有正面回答,感慨著說:「苗栗雪峰派的簡顥掌門不曉得積了幾輩子的好運才撿到那位絕世奇才,茶餘飯後講了沒多久,楚久樘就勢如破竹地崛起,不僅僅招攬國內外的好手殲滅軍,更是年紀輕輕就練至第九重境界。」
 
  「這個確實是台灣武術界前所未見的壯舉。」秦樓月說。
 
  「人們還在看著楚久樘究竟會走到多遠,沒想到又出現未曾預料的眾多事件──第一本『十書』被發現了,統合全世界教團隊伍的教團聯合因此崛起,其後又是總榜獎勵、即時公告、隨行者限制,連遊戲本身都出現莫大變化,對了,甚至還有人敢膽假冒『魔神之主』阿撒托斯呢!這些變化實在來得過於迅速猛烈了。」譚農軒說。
 
  「譚掌門正是親眼見證了這個時代。」秦樓月說。
 
  「確實,可惜我再活也沒有多少年,接下來是你們年輕一輩的時代,這些變化會持續演進又或者就此停止,也是仰賴你們,不過我在讓出掌門之前想要替自家門派做出一些貢獻。」譚農軒勾起嘴角,平靜地說。
 
  「海端派在譚掌門的率領之下持續締造實績,聽聞鳳膽丸也經由正式通路賣到日本、泰國、菲律賓、馬來西亞等地的黑市,成為受到當地玩家歡迎的解毒靈藥,朱桐丸、純槿丸的銷量也是歷年新高。」秦樓月說。
 
  「那樣可無法追上現今局勢。」譚農軒搖著頭,目光灼灼地正色說:「其實派內幹部大多反對我的這項決定,買了《奈克特抄本》的扉頁回去台東也沒有意義,十書向來不是我派的研究領域,然而他們不瞭解光是目前的這場對話就價值千金了。」
 
  「很榮幸譚掌門如此重視這場對話,只是樓月恐怕會辜負期待。」秦樓月說。
 
  「購入扉頁的金額是取自我的私房錢,無關派內經費。」譚農軒聳肩說。
 
  李少鋒見到譚光韜、譚君堯都難掩詫異神色,似乎也是首次聽聞此事。
 
  譚農軒再度端起茶杯,喝了幾口才繼續說:「其實很久以前就希望和幾位談談,可惜殲滅軍、蒼瓖派的防線極嚴,貿然行動只怕弄巧成拙,好不容易才等到這個機會。」
 
  「原本還有幾位候補,考慮許久才決定將扉頁賣給海端派。」秦樓月坦白說。
 
  「那樣也是機運。我這人沒什麼特長,就是頗有耐心。」譚農軒說。
 
  「老實講,過去一年來,陸續收到台灣各大隊伍的書信,有些希望登門拜訪,有些則是邀請我們前往參與派內活動,由於都是沒有深交的隊伍,全數拒絕了。在『神眠村』時,包含我在內,受到海端派兩位成員的協助才得以破關,返回地球,這份恩情至今都尚未有機會當面道謝。」秦樓月頷首說。
 
  「倘若不是有幾位協助,光韜和君堯是無法破關『神眠村』的。」譚農軒說。
 
  「說來汗顏,樓月原本以為在那之後會收到邀請,認真思量過前往台東的方式,沒想到卻是僅止於書信問候。」秦樓月說。
 
  「當然是希望邀請眾人前來我派根據地,當面表示謝意,不過台中過來台東,少說也是四、五個小時的車程,如果途中發生了什麼意外,我派擔當不起,如果讓殲滅軍、蒼瓖派、秦家刀浩浩蕩蕩地派人隨行,又有失原本意義。」譚農軒攤開雙手,嘆息著說。
 
  李少鋒一瞬間以為譚農軒提到的「意外」是指不久前莊邦毅在轉移時被劫,不由得繃緊神經,思索為何海端派會知道,片刻才意識到應該是暑假結束前有賊人闖入舊書攤的事件,然而這份猛然緊繃的神態都讓譚家三人都看在眼裡。
 
  李少鋒暗忖經驗還是不夠豐富,倘若換作是自己負責談判,即使沒有說出不應該的情報,也已經落於下方了。
 
  秦樓月伸手招呼片桐總一郎再斟出泡好的新茶,開口說:「譚掌門真是坦白,耐性也令樓月萬分敬佩。」
 
  「現在回頭來看也是正確選擇,等到了一個登門拜訪的好機會。」譚農軒勾起嘴角,雙手交握地放在腿上,前傾著身子,原本平易近人的氣氛隨之一變,緩緩地說:「豐億集團……現在應該稱為鹿港門了。根據傳到台東的各種風聲,現任掌門的親妹正在華文高中就讀,似乎還加入了由你們創立的社團,名稱是神祕武術社吧?」
 
 
 
 




創作回應

毒奶大師
拜訪一下都沒辦法保護難道轉移基地就可以嗎?
前腳救完莊邦毅現在就來找女兒
《我這人沒什麼特長,就是頗有耐心》這聽起來超級救世會的
譚掌門勸你安分點(⊙ω⊙)
2024-03-21 08:59:52
佐渡遼歌
譚掌門究竟有何居心
還請見接下來的章節分解──
2024-03-21 10:19:44
JOJO♥
一邊吃著蛋黃酥,一邊聊著正經的事情。感覺蛋黃酥和綠豆椪在譚農軒手上,沒有一直吃,而是一直拿著講話。
2024-03-21 15:08:45
佐渡遼歌
這邊就是歡迎自由想像XD
2024-03-21 15:14:50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