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45.盜王

佐渡遼歌 | 2024-02-25 20:00:12 | 巴幣 1214 | 人氣 774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莊邦毅被劫的消息徹底封鎖,只有當初參與落英宴事件的幾支門派隊伍與玩家協會的高層知曉。
 
  隔日,慕容羊親自前來工房,向秦樓月說明詳細經過並且要求保密,同時向李少鋒問了許多莊紫陌在星期五放學後的細節。李少鋒自然是據實以告,卻也表達了認為莊紫陌是無辜的看法。
 
  經過一天一夜,沒有找到襲擊者也沒有找到莊邦毅,說不定已經逃往海外,那樣就脫離殲滅軍的勢力範圍,想要再次掌握行蹤可謂難上加難。慕容羊難掩焦躁神態,對於在秦樓月等人面前向來以大姊姊自持的她而言可是相當少見。
 
  話雖如此,這起劫人事件與瞭望塔工房無關,張定緯只是湊巧在場才聽到殲滅軍轉述的二手消息。慕容羊再次傳達完保密的要求,隨即離開。
 
  保險起見,秦樓月吩咐成員們周末都要待在工房。
 
  梁世明、林誠取消了原本前往草屯參加秦家刀訓練的行程。夏羽則是說了要靜心修練,拿了一瓶礦泉水就把自己關在第二練武場。
 
  李少鋒則是依照楊千帆留下的行程安排,揮刀練氣,順便專注在原本尋找盜王與新成員候補的任務。利用周末擬定出策略,李少鋒戰戰兢兢地去向秦樓月報告,講了許久才好不容易取得許可。
 
 
 
 
  星期一凌晨。
 
  李少鋒趁著天色晦暗之際翻牆進入華文高中,在十多間教室的黑板用粉筆畫上太陽、月亮與星星的圖案,右下角則是又畫了一個李子符號。
 
  既然無法找到盜王,那麼利用夏羽的情報,反過來讓盜王主動出面即可。
 
  ──畢竟盜王本人應該不曉得已經被夏羽瞧破行蹤了。
 
  如果只畫上太陽還能夠做其他解釋,加上星星、月亮就是指盜日團的三本奇書,無須細想就能夠理解這個暗號,等同於告知盜王已經暴露行蹤了。讓這個謠言廣為流傳,期待盜王主動出面接觸。
 
  做完前置準備,李少鋒先回去工房小睡片刻,等到按照正常時間踏入學校時,果不其然聽見每個學生都在談論這項惡作劇。
 
  許家瑀顯然認為這起事件與李少鋒脫不了關係,早自習就頻頻投以視線,不過有忍住追問衝動,上前聊天時也沒有提及。李少鋒保持警戒度過整個上午,卻是都沒有異狀,好不容易等到午餐時間──也就是盜王最有可能出面接觸的時間才迅速前往頂樓。
 
  夏羽端著杯麵,一如往常地坐在牆邊陰影處,很快就吃完還嫌份量不夠,搶過李少鋒已經咬了一口的巧克力麵包,邊吃邊說:「學長,那個謠言已經傳得沸沸揚揚了,每堂課的老師在上課前都會語重心長地警告不要搞這種惡作劇,教官還氣沖沖說著絕對要逮到人。」
 
  「我知道,全校集會的時候我也有去。」李少鋒說。
 
  「不知為何一年級的嫌疑最大,學長要怎麼補償我?飯後甜點呢?」夏羽問。
 
  「都搶了麵包還要求甜點嗎……妳又不曉得二、三年級的情況,而且不要把自己當作一年級的代表。」李少鋒試了幾次搶不回巧克力麵包,只好拿起菠蘿麵包撕開包裝。
 
  「話說學長你畫圖很爛耶,右下角那個是什麼?蘋果?」夏羽問。
 
  「李子啦。」李少鋒沒好氣地說。
 
  「直接用姓氏相關的水果當作屬名不會太過直接了?」夏羽問。
 
  「總不能簽上『李少鋒』吧,那樣早自習就會被叫去訓導處了。」李少說。
 
  「也有比較帥氣一點的暱稱吧。」夏羽嘟嘴說。
 
  「只要讓盜王看得懂就行。」李少鋒說。
 
  「那麼如果盜王真的來找學長,打算要聊什麼?」夏羽問。
 
  「到時候再臨機應變吧。」李少鋒聳肩說。
 
  「姆姆,學長才不是那種臨機應變的個性,肯定早就想了說詞,說不定還有第二個備用說詞。在這方面,學長和千帆學姊很像。」夏羽篤定地說。
 
  「畢竟我是師父的弟子。」李少鋒笑著說。
 
  「才沒有在誇獎啦。」夏羽嘟起嘴,見李少鋒堅持不肯鬆口才無奈翻著塑膠袋,喜孜孜地拿出藏在底部的巧克力球。
 
  「妳對於莊邦毅的事件有什麼看法?」李少鋒換了一個話題問。
 
  「嗯……確實挺奇怪的,我原本以為莊邦毅死定了。」夏羽聳肩說。
 
  「妳不覺得是教團聯合把他劫出去嗎?」李少鋒問。
 
  「他們根本沒有理由去救擅自行動的莊邦毅,甚至有可能先下手宰掉他。敢對學長動手,就算待在殲滅軍的總部也會被死於非命,這樣也能夠給其他隊伍傳遞出準確的訊息吧。」夏羽說。
 
  「那樣會違反與殲滅軍的協議吧。」李少鋒說。
 
  「學長依然不瞭解教徒呢。教團聯合之所以願意和殲滅軍合作,單純因為楚久樘保證學長的安全,然而在落英宴還是遇襲,解決掉主謀的優先度就高於合作。」夏羽說。
 
  「那麼關於那名強者,妳有頭緒嗎?」李少鋒問。
 
  「學長大概也猜到了吧。」夏羽不答反說。
 
  「……救世會嗎?」李少鋒低聲問。
 
  「大概吧。如果能夠藉此挑起殲滅軍和教團聯合的嫌隙,對於他們也是有益無害。殲滅軍、教團聯合都樹敵不少,然而同時與兩者為敵的隊伍並不多,膽敢正面挑釁就更少了,最有可能就是救世會。」夏羽肯定地說。
 
  「為此就殺傷了殲滅軍的大半成員?」李少鋒嘆息著問。
 
  「救世會以某種角度而言也是教團隊伍,只是信仰對象並非外星文明,而是流傳數千年的前人教誨。他們自詡為正義,打著為了地球普通民眾的名份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即使已經忘記『意義』卻依然要達成『結果』──只要發現使徒就得不擇手段地將其殺害。」夏羽淡然說。
 
  「……那麼妳知道那個意義嗎?」李少鋒追問。
 
  「阿妮絲已經提過了,他們畏懼著改變,因此賭命去殺死擁有『受到啟發之人』這個稱號的玩家。我們無法將這項消息告訴殲滅軍,不過幸好教團聯合知道救世會的存在,因此會採取消極態度避免情況加劇吧。」夏羽說。
 
  「如果救世會的人已經順利踏上台灣,教團聯合會默不作聲嗎?」李少鋒問。
 
  「嗯……」夏羽鼓起臉頰,思索著說:「聽說他們的做法極為謹慎,非到絕對肯定能夠殺死對方的情況就不會出手,甚至不會暴露行蹤,現在也是嘗試挑起殲滅軍、教團聯合的嫌隙。」
 
  「歷史悠久的隊伍多少還是知道片段吧?」李少鋒問。
 
  「但是不曉得當代的救世會成員究竟是誰,甚至不曉得有幾個人,而且救世會應該尚未確定學長就是使徒,因此不用太過擔心啦。」夏羽補充說。
 
  「居然還不確定嗎?」李少鋒苦笑著問。
 
  「台灣是海島,消息比較難傳出去,在外人看來缺乏證據,阿妮絲也懷疑過學長的受到啟發之人身分是殲滅軍、教團聯合演的一場戲吧。真講起來,讓替身出現在公眾面前,真正的使徒躲在幕後才是最安全的做法,當初要公開揭露學長身分前也考慮過由我自稱是『受到啟發之人』。」夏羽說。
 
  「為何沒那麼做?」李少鋒好奇地問。
 
  「那個時候正在全球直播又沒有套好招,任一人的神情舉止都會露出破綻,還是直接讓學長出面最乾脆。對了,這些細節要向羊……羊姊保密喔,當然也不能夠跟樓月學姊他們講。」夏羽說。
 
  「感覺每次越是追問,需要保密的情報就越來越多。」李少鋒不禁再度嘆息,將後腦杓抵在矮牆。
 
  夏羽左右搖晃著身子,片刻見李少鋒沒有講話就乾脆大字形地躺在水泥地的屋頂地面,望向天空發呆。
 
  李少鋒已經散出過幾波感知真氣,表示所在位置,然而午餐時間經過大半,依然沒有任何人上來頂樓的跡象。
 
  這個時候,夏羽突然站起來,嘟囔著「廁所」就默默走向鐵門。
 
  李少鋒無奈收拾著麵包塑膠袋和午餐垃圾,暗忖黑板塗鴉的做法似乎是失敗了,不過如果能夠讓盜王離開瞭望塔工房的地盤也不錯,稍微收拾好環境,提著塑膠袋也要離開頂樓。
 
  緊接著,有個極輕的腳步聲從樓梯間傳來。
 
  剛剛羽兒是故意離開的嗎?李少鋒意識到這點,當下同樣提氣,騰挪閃至鐵門旁邊。
 
  「──別開門。」
 
  嗓音低沉,帶著某種刻意營造的平鋪直敘。
 
  既然有辦法易容偽裝,改變嗓音也該不是難事。李少鋒沒有多想,率先開口說:「盜王親臨卻有施遠迎,還請見諒。」
 
  「沒想到那個拙劣的暗號真是這個意思……竟然有辦法看穿偽裝,這個也是『受到啟發之人』如此受到重視的理由嗎?」盜王問。
 
  這麼聽來,盜王並不曉得神賜能力的詳情,進而能夠推論盜日團沒有與教團聯合合作。李少鋒心念電轉,知道能夠將這點當作交涉籌碼,繼續說:「非常抱歉,可惜除此以外想不到其他能夠見到盜王的辦法。」
 
  「倘若我當場離開,又是如何?」盜王問。
 
  「那樣也是機運,不會強求。」李少鋒聳肩說。
 
  「所求何事?」盜王又問。
 
  「希望瞭望塔工房能夠與盜日團締結合作關係。」李少鋒乾脆地說。
 
  「語氣還真是狂妄……位處偏遠島國、成立不到五年的新興隊伍竟然想要與盜日團締結合作關係,而且從你的語氣判斷,並非臣服、並非隸屬,而是平等的合作關係吧。」盜王的語氣帶上怒意與不屑,冷哼說。
 
  「瞭望塔工房確實頗弱小,不過那是目前的情況,今後會持續地成長、茁壯,遲早將會成為世界知名的強大隊伍,屆時,想必也會擁有盜日團也亟欲合作的理由。」李少鋒肯定地說。
 
  「口說無憑。」盜王冷然說。
 
  「總不能說殲滅軍、蒼瓖派、教團聯合也都看走了眼吧?」李少鋒問。
 
  「拿其他隊伍來背書沒有任何意義,那些並不是你所締造的功績。」盜王說。
 
  「不管現今的隊伍有多麼強大,都曾經是弱小的。在數十年前,全世界沒有人想過台灣會出現一位將修為練致第九重境界的總榜強者,也沒有人想過那位強者會建立一支現今活躍於攻略遊戲最前線的隊伍。」李少鋒說。
 
  「希望『總帥』楚久樘、『蒼瓖派掌門』夏逸舟與『教主之子』希歐・衛威恩・沙布爾並不是基於你的伶牙俐齒才給予特殊待遇。」盜王刻意依照方才提到的隊伍順序列舉出人名,語氣依然不屑。
 
  「不是『教主』古斯塔夫・季堯姆・沙布爾,而是『教主之子』的希歐・衛威恩・沙布爾嗎?」李少鋒反問。
 
  「你難道曾經見過『教主』嗎?據說連教團聯合的高階幹部也無法輕易見到他的容顏。」盜王思索著說。
 
  李少鋒沒有反駁也沒有承認,刻意保持沉默。
 
  盜王很快就自行認定這是虛張聲勢,沉聲問:「你究竟所圖為何?」
 
  「正是方才提到的合作關係。倘若日後盜日團有任何需要協助的時候,瞭望塔工房會提供協助,反之亦然,瞭望塔工房也希望得到盜日團的協助。」李少鋒坦白說。
 
  「李少鋒,你太過自傲了。玩家之間的規矩對於五凶而言毫無意義。只要收到委託,獵犬的牙就會咬斷你的喉嚨;只要站在戰場,灰雀蜂的槍口就會飄起射穿你額頭的硝煙;只要給出足夠價錢,道爾・威森就會仔細將你的每樣器官裝入盒子,貼上標籤;只要觸犯禁忌,黑曜薔薇的花瓣就會落在你的屍體旁邊。」盜王緩緩地說。
 
  「那麼不曉得盜日團又會做出什麼事情?」李少鋒問。
 
  「只要一封信,全世界的君子會盜走你所有珍視的事物,回過神來,你的身邊將空無一物。」盜王說。
 
  「聽聞過無色戒與盜王印的傳言,希望有機會親眼見識。」李少鋒說。
 
  「沒想到也知道這方面的事情。這麼說起來,你前一陣子殺死了編號獵犬,但是有辦法從那隻口中拷問出情報嗎?又或者……校門那位警衛告密?那名警衛看手指的動作就知道技術不錯,然而修為太低了,理當不會曉得這些情報才是。」盜王喃喃自語地說。
 
  如果許廣淵知道自己的偷盜技術被盜王誇獎了,應該會高興到喜極而泣吧……不過既然沒有提到夏羽,順著這點說下去應該比較適切。李少鋒說:「這項提議發自內心,我身為瞭望塔工房的成員,盡己所能的事情自然也包含在這份協議當中。教團聯合提出極為優渥的條件,我並未答應,而是向盜日團提出合作提議。」
 
  「李少鋒,不管你從何處知曉這些關於五凶的情報,依然沒有參透本質。你究竟所圖為何?」盜王再度沉聲問。
 
  李少鋒意識到方才的交涉與虛張聲勢沒有太大效果。自己只希望和盜日團締結密切關係,日後尋找李韶涵的時候能夠派上用場,一瞬間想要坦白已告,總算是在最後關頭用理智阻止了這份衝動。武術家是講求實力的世界,率領著五凶之一的盜日團團長想必也是如此,願意出面談話就該視為很大的成果了。
 
  「希望與盜日團保持良好關係。」李少鋒平靜地說。
 
  「不許將這段談話告訴殲滅軍、蒼瓖派、秦家刀與其他隊伍,其他就……看你的誠意了。」盜王說。
 
  初冬微風吹過頂樓。
 
  帶著滲入肌膚的淺淺寒意。
 
  李少鋒疑惑思索著「誠意」究竟是什麼意思,等待許久才隱約意識到不對勁,倏然拉開鐵門只有看見空蕩蕩的樓梯間,沒有任何人的身影,遲來意識到方才那個極輕腳步聲也是盜王刻意發出來的。光是這項來去無蹤的輕身變化就已經是超俗絕倫的修為了。
 
  樓梯地面有一張印有「盜王印」的明信片。明信片上面是台中公園的湖心亭素描,不過最為關鍵的盜王印封蠟卻只有半截。
 
  「盜王還有閒情逸致到處觀光啊……」李少鋒撿起那枚名信片,看著半截封蠟與表面泛著的奇特紋彩。微微燒焦的漆黑當中閃爍著淺淺光輝,宛若將數種金屬融化後混雜製成,確實是難以造假。
 
 
 





創作回應

「異端」74
同意夏羽就是盜王,不在場太可疑了
2024-02-26 04:14:40
佐渡遼歌
歡迎隨意考察預測XDD
2024-02-26 10:51:22
狐狸
那段 五兇的嗆聲真的帥
2024-02-26 18:27:33
佐渡遼歌
站在盜王立場被一個去年才冒出頭的小輩要求平等合作,肯定是很不爽的XDD
2024-02-26 18:46:17
毒奶大師
如果夏羽不是盜王我總覺得夏羽當初偷過盜王的東西,他們的友好交流可能就是這個
2024-02-27 10:03:27
佐渡遼歌
同樣歡迎預測考察!!
2024-02-27 11:18:29
毒奶大師
只有半截,看來另外半截應該就在(⊙ω⊙)
2024-02-27 11:20:10
佐渡遼歌
有些台詞也是意味深長──
2024-02-27 11:22:17
丹雀
「都搶了麵包還要求甜點嗎……妳又不曉得二、年級的情況」
這段少了「三」唷!
2024-04-02 22:12:43
佐渡遼歌
感謝抓蟲!!立即修改!!
2024-04-02 22:21:52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