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51.運氣其實挺好的

佐渡遼歌 | 2024-03-10 20:00:13 | 巴幣 212 | 人氣 825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李少鋒維持著撐住大門的姿勢,散出一波感知真氣,確定建築物裡面沒有其他修練者就向著張定緯點點頭,率先閃入樓梯間。張定緯隨後跟上,從口袋取出兩個口罩,聳肩說:「以防萬一準備的,沒想到真會用上。」
 
  「謝謝……他們目前還在爬樓梯。」李少鋒戴好口罩,放緩速度循著許廣淵的真氣源來到五樓,運氣強化聽力,確認過房內共有五人,比出手勢。
 
  房內隱約傳來談話聲響,夾雜著帶著怒意的大喊。許廣淵偶爾會回答,然而不曉得是為了維持在羅賢面前的形象還是擔心洩漏情報,都極為簡短。
 
  聽起來似乎是被以前認識的小混混纏上了?李少鋒暗忖許廣淵打架完全不靠譜,平時疏於修練,靠著第一重異芒境界的些許真氣,勉強就是在挨揍完恢復得比較快,能否護住羅賢也是問題,當下說:「請問要怎麼辦?」
 
  「速戰速決,把這件事情解決掉。我先把羅賢打昏。」張定緯說。
 
  「瞭解,我負責掩護。」李少鋒說完就運氣抬腳將門把強行踢壞,用肩膀撞開大門。
 
  張定緯立即俯身衝到羅賢身旁,散出柔勁將他弄昏。
 
  李少鋒緊接在後,迅速環顧一圈,掌握好敵我位置,接著將目光放到坐在沙發看電視的兩名高壯大漢。他們手邊都沒有兵器,桌面放著空便當盒,不過右邊那人的懷中微妙鼓起,不曉得是短刀還是手槍。
 
  張定緯無視兩名大漢,順手壓在許廣淵的胸膛將他往門邊推去,加速閃至染髮男子面前,張開手掌摀住嘴將他弄昏。
 
  李少鋒斜衝到沙發後面,雙手分別托住兩名大漢的腦側,往中央推去,在他們撞得頭昏眼花的時候散出柔勁,依序撼昏。
 
  眨眼過後,李少鋒和張定緯已經壓制現場。
 
  李少鋒隨即搜過三人的身,率先將大漢懷中的短刀抽起來扔到客廳角落,再依序將手機、錢包等等物品都扔過去,接著意外在染髮那人身上搜到一枚放在戒指盒的玩家戒指,姑且放到桌面,開口問:「需要把手腳捆起來嗎?」
 
  「不用,他們是普通人,足夠昏上大半天了。」張定緯說。
 
  「太、太好了,果然你們會跟在後面。」許廣淵如釋重負地嘆息說。
 
  「到底是什麼情況?」張定緯起身走到許廣淵面前,沉聲問。
 
  「染、染紅色頭髮那位是小凱,不曉得本名。好幾年前曾經合作過,但是他技術太差,而且連招牌都做不好,很快就拆夥了……啊啊,招、招牌是行話,就是在兩人合作時負責吸引目標的注意力,作幌子的意思。」許廣淵吞吞吐吐地說。
 
  「從前言後文推測得出來,不用特別解釋,繼續講。」李少鋒說。
 
  「雖然拆夥了,不過他在把包裹轉出去方面還是有點門路,日後有保持聯絡,有時候盜到比較難脫手的包裹就會交給他處理,不過在那種時候都被分掉很多錢,我甚至有好幾次懷疑過他故意報低了賣價。」許廣淵抿嘴說。
 
  「講重點。」李少鋒無奈地說。
 
  「總、總之,我在戴上這枚戒指之後就幾乎與以前的熟人斷絕聯絡,畢竟就算講了,他們也不相信那些克蘇魯遊戲的事情,今天在咖啡店偶然遇見小凱。稍微聊了聊,說是有一枚和我這個一模一樣的戒指,不過要賣五百萬。我聽到那個金額也以為是假貨,不過問了幾項細節,似乎是真的,由於他只肯賣給我本人,因此就跟過來了。」許廣淵說。
 
  「他們三人都是普通人,怎麼拿到戒指的?」張定緯問。
 
  「最近有一個很有錢的老頭子心臟病死了,非常、非常有錢的那種,聽說停車場就有十幾台千萬超跑,幾位消息比較靈通的君子就去那位老頭子的宅邸逛逛。戒指是其中一項贓物,說是珍而重之地放在玻璃展示箱內,就像是博物館那樣。」許廣淵說。
 
  「為什麼剛剛吵了起來?」張定緯追問。
 
  「小凱原本在店裡說好價格是五百萬,不過大概是看我一副游刃有餘的模樣,突然又扯出以前欠他錢的鬼話,想要改賣一千萬。」許廣淵說。
 
  「你還有欠債喔?」李少鋒無奈地問。
 
  「沒有!當初最後一筆都已經還掉了,那傢伙就是想敲詐。」許廣淵說。
 
  「也是你想要在羅賢面前充面子才會被誤會吧。」李少鋒嘆息著說。
 
  「這、這個……確實有點啦,能夠隨手拿出五百萬很帥啊。」許廣淵說。
 
  「另外那兩人呢?」李少鋒問。
 
  「不認識,聽起來應該是小凱現在合作的對象。」許廣淵說。
 
  「合作是歸他們管?還是像你以前那樣幫忙銷贓而已?」李少鋒追問。
 
  「我不清楚細節,不過從小凱的態度判斷應該是……幫忙銷贓的,啊啊,也有可能是請來當作保鑣的。」許廣淵猜測說。
 
  「保鑣嗎?為了戒指?」李少鋒說。
 
  「少鋒,你的金錢觀可能已經偏向玩家了,不過一枚戒指就賣到數百萬可是天價,更何況有機會賣得更高。已經有很多人願意為了這個金額賭上性命。」許廣淵苦笑著說。
 
  李少鋒不禁一怔,沒有接續話題。
 
  張定緯平靜地說「那樣也要是真貨」,雙眼閃現青綠異芒,運氣纏刃在食指,直接在木製桌面挽出一道凹痕,接著將那枚戒指放進去,抄起短刀,毫不猶豫地對準戒指砍下去。
 
  某種清脆聲響頓時響徹房內。
 
  張定緯拿起戒指湊到眼前端詳,隨口說:「玩家戒指是絕對不會損壞的,所以通常就是用硬物敲刮幾次,確定表面沒有出現任何損傷。」
 
  「原來如此。」李少鋒點點頭,確認性地問:「所以那枚是真的嗎?」
 
  「是真品。」張定緯說。
 
  「……真的假的?」李少鋒訝然說。
 
  「我的運氣其實挺好的。雖然老遇到各種麻煩,最後總會化險為夷。」許廣淵笑著說。
 
  那個不是什麼值得自傲的事情吧?如果最後沒有化險為夷,豈不是當場完蛋。李少鋒忍住吐槽,暗忖以前要去找許廣淵的麻煩,確實也是不知不覺間就讓他矇混過去,甚至還因此加入了工房,說不定也是某種才能。
 
  張定緯迅速巡過其他房間,並且再次搜過兩名大漢的身,確認沒有代表武學世家的徽章與刺青才稍微鬆了一口氣,開口說:「裏世界的人大多不會干涉武學世家的事務,反之亦然,這次是他們先來找麻煩的,我們這邊有理,只要沒有出人命就沒問題。他們上面管事的一旦猜到有武術家介入就會喊停,不再追查下去。」
 
  「如果上面的人不曉得內情呢?」許廣淵問。
 
  「那樣更好,基本上絕對找不到我們。」張定緯說。
 
  「確實想不到會被高中生、大學生打趴吧。」李少鋒苦笑著說。
 
  「接下來就是正事了。」張定緯重新拉好口罩,在房間走了一圈之後拿起礦泉水,旋開瓶蓋,蹲在小凱面前直接直接對準他的臉淋下去。
 
  小凱頓時被水嗆到,咳了幾聲猛然轉醒,接著立刻惡狠狠地瞪向許廣淵,咬牙罵:「居然敢暗算我們!這筆帳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的!」
 
  「安靜點。」張定緯伸手掐住小凱的喉嚨,同時另一手壓住他的手腕,沉聲說:「這傢伙沒有欠債,你是不是搞錯了?」
 
  小凱卻是依然惡狠狠瞪著許廣淵,保持沉默。
 
  李少鋒見小凱不肯回答,提氣拎起那兩名昏迷的大漢,在他的視野晃了晃,隨即放回牆邊。
 
  小凱的神情微微怔住,總算定眼看向張定緯,開口問:「誰派你們來的?」
 
  「是我在問問題。」張定緯重複問:「許廣淵沒有欠債。」
 
  「他有。」小凱堅持說。
 
  「有借據、本票或其他文件嗎?」張定緯問。
 
  「怎麼可能會簽那種東西,不過欠債還錢,就是這個道理。」小凱說。
 
  「那麼下一個問題,你是怎麼拿到這枚戒指的。」張定緯偏頭問。
 
  「那枚戒指的價值超乎你們想像,可別動歪腦筋。如果出了什麼意外,大哥會把你們碎屍萬段。」小凱頓時有些急了,威脅說。
 
  「敢問那位大哥是什麼名堂?」李少鋒插話問。
 
  「你們連誰在罩我都不曉得,居然還敢做出這種事情。」小凱冷哼說。
 
  「回答問題。你是怎麼拿到這枚戒指的?」張定緯又問。
 
  「你們死定了。」小凱說。
 
  「現在先把你的食指折斷,如果不肯回答就再折其他根。」張定緯說。
 
  小凱一怔後隨即發出哀號,極力掙扎卻被張定緯壓得死緊,動彈不得。
 
  李少鋒定眼細看,張定緯只是將一縷真氣輸入小凱的指尖,不過他的視野被固定在前方無法確認,而且侵體痛楚讓他懷疑手指已經被折斷了也不奇怪,暗自記住這個頗為有效的威脅方式。
 
  「說出這枚戒指是哪來的?」張定緯再度問。
 
  「那、那是在宅邸偷來的……有個老頭死了,原本好像是什麼企業的董事長,很有錢,在郊區有好幾棟別墅,大、大家聽到消息就各自去搜,最後找到了那枚戒指……」小凱斷斷續續地說。
 
  「你在說謊,老實交代。」張定緯沉聲說,再度散出真氣。
 
  「真、真的就是這樣!」小凱疼得再度哀號,咬牙說:「就是這樣啊!別墅地底有個類似緊急避難室的房間,我花了很多工夫才好不容易打開門,那個電子鎖可是最新技術的,裡、裡面卻都放著破舊書籍和奇怪雜物,就像是占卜會用到的道具,其中看起來最有價值的東西就是這枚戒指,放在像是博物館的玻璃展示櫃。」
 
  「於是就拿出來賣?」張定緯問。
 
  「是呀,聽說在某些人眼裡很有價值,可以賣到好幾百萬。我、我已經把知道的事情都說出來了,至少先叫個救護車吧?手指如果斷了,送急診應該接著回來吧?」小凱痛到持續流淚,懇求地問。
 
  張定緯又問了幾個問題,確認完細節之後開口說:「那麼這枚戒指,我們買下來了。一千萬,現金交易。」
 
  李少鋒應時打開皮箱,展示著現金。
 
  小凱瞪大眼,似乎一瞬間忘了真氣侵體的痛楚,愕然瞪著數十疊鈔票。
 
  「不管許廣淵有沒有欠你錢,這樣都全部兩清了。」張定緯說。
 
  「就、就這樣子吧……」小凱說。
 
  「不許將今天的事情說出去,懂吧?」張定緯說完,將玩家戒指收入懷內,逕自起身離開。
 
  李少鋒瞥了一眼立刻開始數起鈔票的小凱,側身讓揹著羅賢的許廣淵先踏出公寓,殿後離開。
 
  雨在不知不覺間停了,不過天空依然陰鬱暗沉。
 
  「反正羅賢也昏了,開車載你們回去吧。」張定緯說。
 
  「這樣真的沒問題嗎?」李少鋒忍不住問。
 
  「普通人有時候也會因為機緣巧合接觸到裏世界、克蘇魯遊戲的事情,不過無法實際參與,就會轉而收藏一些戰利品,變成贓物流到黑市就是裏世界的事情,剛剛也提過這次是對方先出手的,我們在徵得同意的情況下購得玩家戒指,合乎規矩。」張定緯說。
 
  「原來如此。」李少鋒點點頭,假裝沒有聽見許廣淵輪流揹人的提議,加快腳步走向停車場。
 
 
 
 
  雖然發生了不少突發狀況,至少順利帶回一枚玩家戒指,以結果而言並不差。
 
  張定緯自願向秦樓月報告始末,拽著許廣淵的衣領走向書房。
 
  李少鋒沒有陪著去聽許廣淵挨罵,坐在交誼廳的沙發,望向楊千帆等人參加遊戲時被傳送離開的位置,心想著這次參加『紫光』的時間似乎比預期更久,接著很快就注意到腳步聲。
 
  「──學長,歡迎回來。」夏羽走入交誼廳,由於剛洗完澡的模樣,白色長髮沒有紮成馬尾,自然披落在肩膀,笑著問:「東海之旅好玩嗎?剛剛經過樓月學姊的書房,聽起來好像在痛罵許廣淵耶。」
 
  「一言難盡……話說電影好看嗎?」李少鋒隨口問。
 
  「普通,不過焦糖爆米花滿好吃的,之後去的那間義大利麵店也很有氣氛,裝潢很棒,而且拿出一大塊起司直接在裡面炒義大利麵喔!」夏羽難掩興奮神情,立刻坐到李少鋒身旁,拿出手機展示著照片。
 
  由於是放學後直接出發,魏以安三人都穿著制服。莊紫陌也有入鏡,坐在角落面無表情地咬著吸管。
 
  「結果莊紫陌也有去嗎?」李少鋒問。
 
  「嗯呀,畢竟有約她。」夏羽說。
 
  「你們初次見面的時候鬧得不太愉快吧,沒問題嗎?」李少鋒問。
 
  「初次見面?啊啊,暑假前她陪莊奕徹過來工房的那次對吧。我是不喜歡她的個性啦,開口就是哥哥大人,閉口也是哥哥大人,實在有夠煩,不過終究是為了隊伍著想,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啦。」夏羽嘟起嘴說。
 
  怎麼聽起來似乎也不太討厭?李少鋒疑惑地問:「妳們到底在聊什麼?」
 
  「嗯?就是普通女高中生會聊的話題呀……對了,這個飲料很好喝喔!無酒精的長島冰茶,幾乎有一半都是薄荷!紫陌抝不過禹彤的要求,稍微喝了一小口就把臉都皺起來了。」夏羽輕笑著說。
 
  直接喊名字嗎?不過她也是直接喊魏以安、詹禹彤的名字,對莊紫陌就喊全名也有點怪怪的。李少鋒問:「妳沒有說出關於莊邦毅的事情吧?」
 
  「不用學長特別叮嚀啦,而且紫陌也不會主動提起這方面的事情。」夏羽說。
 
  「那樣就好。」李少鋒說。
 
  「對了,我們也有聊到學長的話題喔。」夏羽說。
 
  「什麼內容?」李少鋒好奇地問。
 
  「以安說了在午餐時間被你搭訕,禹彤也說了她也被搭訕過,於是她們兩人就很認真討論你是不是想要腳踏好幾條船,決定性的一擊是紫陌淡淡表示她就是在開學首日被你搭訕的那位學妹。學長的稱呼就從『社長』變成『劈腿混帳學長』了。」夏羽回想著說。
 
  「呃,妳身為知情者,沒有替我澄清嗎?」李少鋒問。
 
  「當然有呀,我很認真地一一舉出學長的優點,然後被紫陌嗤之以鼻。以安還很認真關心我有沒有被洗腦,沒想到用手機就可以查到洗腦方法呢,真是厲害。」夏羽說。
 
  「我在魏以安眼中居然是會洗腦別人的形象嗎?」李少鋒問。
 
  「以安肯定在開玩笑呀!真沒有幽默感耶。」夏羽笑著說。
 
  應該也有一定的認真吧……不知不覺間,自己在一年級女生組的評價已經跌落谷底了。李少鋒心情複雜卻也沒有辦法澄清,坐在沙發繼續聽夏羽說著看電影、吃晚餐的各種細節,暗忖開學以來的各種事情應該是真的在此告一個段落了。
 
 




創作回應

項熙忠實粉絲
老頭,是莊家家主嗎?那紫陌要是認出傳家戒指來不就出大事
2024-03-10 23:48:21
佐渡遼歌
不是不是,就是普通人的富豪XDD
2024-03-10 23:52:42
毒奶大師
不良小羅變成嗜睡小羅了
2024-03-11 11:28:56
佐渡遼歌
相信廣淵哥會扯一個說法說明為何他會突然睡著XDD
2024-03-11 11:31:27
赤月狼忠實粉絲
這次參加『紫光』的時間似乎比預期更久...不會是出事了吧?鋒燕CP啊!
2024-03-11 19:39:12
佐渡遼歌
遊戲當中本來就很多變數......
少鋒也只能默默等待。
2024-03-11 20:00:31
weiting
之後會切換到紫光的故事內容嗎?
2024-03-12 00:26:18
佐渡遼歌
本作目前都是讓讀者站在少鋒頭頂的第三人稱視角描寫,本篇中不會寫到少鋒不存在的章節。
不過如果有時間.......有時間的話會考慮以番外篇的方式呈現XD
2024-03-12 01:40:36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