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克蘇魯的黎明》0646.妳有願意為此賭上性命的理由嗎?

佐渡遼歌 | 2024-02-28 20:00:19 | 巴幣 322 | 人氣 706

連載中克蘇魯的黎明第二部
資料夾簡介
克蘇魯元素的奇幻武俠作品!!

  雖說成功接觸到盜王,展現出己方有交涉、合作的意願,即使沒有談妥也為了日後再度見面做出鋪陳。修練者的世界極為看重實力,裏世界也該是如此。放低姿態進行交涉只會被看輕,無論如何都該擺出強勢態度。
 
  李少鋒認為這個決定是正確的。
 
  話雖如此,並沒有盜王在那之後就已經離開華文高中的證據,不如說,趁著交涉過後的幾日繼續待在學校觀察後續反應才更有意義。畢竟擅長偽裝的話不會只限定一人,只要再偽裝成其他人就行了。
 
  李少鋒有想到這點,然而該講的事情都講了,如果盜王又來接觸反而沒有辦法給出更多交涉籌碼,乾脆不再在意這件事情,繼續過著日常生活。
 
  那張有著半截盜王印的風景明信片則是收在房間抽屜。
 
  夏羽表示盜王印是「盜王吩咐手下君子的絕對命令」,只要收到就得徹底遵守,即使是莫名其妙的指示也有可能影響到盜王偷盜寶物的關鍵,然而重點在於上面所寫的指示。封蠟只是一個證明,只有半截更是毫無意義。
 
  明信片兩面都沒有任何文字,姑且利用工房現有的儀器做過簡單檢查,也沒有發現隱形墨水或特殊塗料,就是紀念品店賣的空白明信片。雖說多了一個能夠發動「神賜能力」的契機,不過就算知道盜王的真面目也沒有太大意義,看著他在台中公園散步也是尷尬,斟酌許久還是先好好收著。
 
  那之後,夏羽不再提起盜王、盜日團的話題。
 
  李少鋒也繼續專注於原本工房新成員候補的任務。
 
  再度審視資料與這段時間的相處結果,最適合的人選依然是何詩瑚。
 
  行動謹慎、思緒冷靜,而且有著獨自發現戴著玩家戒指集團的洞察力,體力方面固然令人擔憂,不過只要開始習武練氣,怎麼樣都會擁有平均以上的體力。李少鋒原本也是體力普通,現在已經被楊千帆訓練到用跑百米的速度繞著操場跑上十幾圈也沒問題,對此倒是不太擔心。
 
  問題在於何詩瑚是否有著不惜賭上性命也要成為玩家的「理由」。
 
  李少鋒趁著午餐時間前往何詩瑚的教室,麻煩同學傳話找人,站在後門等了片刻就看見她小步過來。
 
  「有什麼事情嗎?」何詩瑚疑惑地問。
 
  「想要稍微借一步聊聊,不曉得有沒有時間?」李少鋒說。
 
  「怎麼這麼突然……」何詩瑚略為思索就突然將雙手舉在胸前,警戒退了兩步問:「不會是告白吧?」
 
  「為什麼會想到那邊去?」李少鋒苦笑反問。
 
  「你沒有聽過自己的謠言嗎?同時向二年級的高冷校花和一年級的白髮美少女告白,死纏爛打地腳踏兩條船,甚至還有大學生模樣的美女會在校門口埋伏著等放學,根本是花花公子吧。」何詩瑚說。
 
  有事實作為根基的謠言倒也難以反駁,不過記得去年謠言還是在當高冷校花的跑腿小弟,那樣腳踏兩條船應該算是升級了吧?李少鋒苦笑著說:「那些都不是事實。」
 
  「這樣並沒有否定等會兒要向我告白的猜測耶。」何詩瑚說。
 
  「沒有要告白。等到聊完,妳如果有什麼疑問也可以開口。」李少鋒一邊說一邊舉起右手,展示著戴在無名指的晶藍戒指。
 
  何詩瑚不禁端正神色,低聲問:「什麼問題都可以嗎?」
 
  「不保證一定會回答就是了。」李少鋒聳聳肩,側身說:「先到比較適合談話的場所吧。這邊請。」
 
 
 
 
  李少鋒領著何詩瑚前往位於綜合大樓的音樂教室。
 
  這間教室平時都鎖著,只有工房成員擁有鑰匙。牆壁是特製的隔音材質,不用擔心對話內容被待在外面走廊的學生們聽見。
 
  何詩瑚入內後端正坐在長椅,並沒有詢問「擅自進來教室沒問題嗎」一類的問題,卻有些侷促不安地用手指擰著裙襬。
 
  李少鋒確認過每扇窗戶都鎖著,再次拉好簾幕,原本想要拿出手機錄音,等到楊千帆破關回來時可以參考,不過見到何詩瑚的警戒神情還是作罷,隨口問:「何詩瑚,假設妳中了彩券,一夜之間獲得天文數字的鉅款,接下來會做什麼?」
 
  「這是什麼心理測驗嗎?」何詩瑚疑惑地問。
 
  「當作心理測驗也無妨,請問妳在那之後會做什麼?」李少鋒再度問。
 
  「如果是那種一輩子也花不完的鉅款,大概……總之先存著,然後繼續上學吧。」何詩瑚說。
 
  「這麼務實嗎?」李少鋒問。
 
  「突然拿到了一大筆錢根本不曉得該怎麼花吧,就算說要買房子、買車子也很沒有真實感,說起來,我還不能去考駕照,拿去投資感覺會賠光,還是存著最保險。」何詩瑚說。
 
  「如果那筆錢必須在特定時間內花光呢?」李少鋒問。
 
  「那樣就不是彩券了……買房子吧,不然就是換成黃金、鑽石。」何詩瑚說。
 
  「同樣是很務實的做法呢。沒有什麼獲得鉅款就會去買、去做的事情嗎?還是說,那是金錢買不到的?」李少鋒問。
 
  「這些問題和第一次社課時讓我們依序講出夢想有什麼關係嗎?」何詩瑚敏銳地問。
 
  「不好意思,先等到我這邊問完,再回答妳的問題。」李少鋒也不再隱瞞,取出手機打開事前做好的清單,繼續問:「首先,請問去年期末考的成績是班排第幾名?」
 
  「嗯?記得是七、八名左右吧。」何詩瑚說。
 
  「會說幾種外語?」李少鋒問。
 
  「只有英文,日文勉勉強強懂幾個詞彙。」何詩瑚說。
 
  「敢看鬼片或恐怖片嗎?」李少鋒問。
 
  「可以,但是不喜歡。」何詩瑚說。
 
  「那麼敢搭尖叫系的遊樂設施嗎?」李少鋒又問。
 
  「雲霄飛車沒有問題,自由落體就比較不擅長。」何詩瑚說。
 
  「至今為止有親眼見過動物死掉的瞬間嗎?魚類和蟲子不算。」李少鋒問。
 
  「這個……限定在瞬間的話是沒有,不過我老家算是挺鄉下的,看過幾次動物屍體。」何詩瑚說。
 
  「有密集恐懼症嗎?」李少鋒問。
 
  「沒有。」何詩瑚說。
 
  「有其他的恐懼症嗎?」李少鋒追問。
 
  「大概沒有吧,不過不喜歡蟲子。」何詩瑚說。
 
  「站在頂樓邊緣會出現『跳下去』的衝動嗎?」李少鋒問。
 
  「多少吧,不過當然不會實行。」何詩瑚說。
 
  「那麼拿著刀子的時候,有想過『朝著自己的手腕割下去』或是『朝著其他人捅過去』的衝動嗎?」李少鋒問。
 
  「和剛才的問題一樣,大家多少都有想過吧,但是當然不會實行,甚至會刻意把刀尖往下擺,保持在不會刺到其他人的角度。想法是一回事,那麼做之後必須承擔的後果又是一回事。」何詩瑚說。
 
  「有打過架嗎?」李少鋒問。
 
  「沒有。」何詩瑚說。
 
  「不用到非常激烈的那種,動手打架就算。」李少鋒說。
 
  「那樣的話……在小時候有過幾次吧?幼稚園左右。」何詩瑚不太確定地說。
 
  「有殺過人嗎?」李少鋒沉聲問。
 
  「你在說什麼?當然沒有啊。」何詩瑚蹙眉說。
 
  「那麼回到剛剛拿著刀子的問題,如果面臨抉擇,需要捅陌生人或捅自己,妳會怎麼選?」李少鋒問。
 
  「這個……需要端視各種因素而定。」何詩瑚說。
 
  「硬要選一個呢?」李少鋒追問。
 
  「所以說了要端視各種因素啊,對方是誰、處於什麼場景、一定要做出抉擇的原因又是什麼,全部都釐清了才有辦法回答吧。」何詩瑚說。
 
  這些問題是拿秦家刀的範本修改而成,瞭望塔工房的專用版本,當然沒有正確答案,而是在面試希望加入隊伍的新人時提出來,將回答時的反應、態度與答案當作參考。
 
  李少鋒沒有繼續逼問,轉而問起其他問題,大多同樣弔詭、特殊且難以回答。何詩瑚的眉間越蹙越緊,卻還是依序給出回答。
 
  「──那麼最後的問題……何詩瑚,妳最為重視的事物是什麼?」李少鋒問。
 
  「又是這種難以回答的,平常根本不會去思考何謂最重要的事物吧。」何詩瑚低聲抱怨,倒也思考著回答。
 
  李少鋒沒有催促,站在講桌旁邊靜靜等待。
 
  由於音樂教室徹底隔音,外面學生們的聲音傳不進來,在在理當喧鬧的午餐時間也極為安靜,沒有人講話就只有淺淺的呼吸聲在室內迴盪。深色窗簾更是令室內稍嫌晦暗,加深了這份沉默。
 
  何詩瑚認真思索片刻,開口說:「我還在尋找中。」
 
  李少鋒點點頭,正色詢問:「那麼妳有為此賭上性命的覺悟嗎?」
 
  何詩瑚不禁沉默,然而震懾於李少鋒的氣勢,同樣認真地回答說:「不可能為了還不清楚究竟是什麼的事物賭上性命,因此答案是沒有。」
 
  「感謝。」李少鋒緩緩吁出一口氣,露出笑容說:「不好意思,花的時間比想像中還要久,午餐時間快要結束了。妳有什麼想問的?」
 
  「雖然我對於你們那群人有些興趣,卻也不想介入得太深,感覺就會有麻煩……」何詩瑚低聲說。
 
  「對了,我知道妳有去找過樓月學姊問過這方面的事情。」李少鋒說。
 
  「那位已經畢業的捲髮學姊吧。當時其實也沒有提到什麼,她微笑著警告如果沒有覺悟,最好繼續保持距離,我也就不敢多問。」何詩瑚回想著說。
 
  「確實很像是樓月學姊會講的話。」李少鋒說。
 
  「我可是有保持距離,而且也沒有填神秘武術社,這次是你們主動靠過來的。」何詩瑚斜眼說。
 
  「不好意思,我們這邊也有一些考量。」李少鋒苦笑著說。
 
  「那些問題是在確認我有沒有加入的覺悟吧?現在被刷掉了?」何詩瑚問。
 
  「如果真的很想要知道答案,也是可以告訴妳。」李少鋒問:「要嗎?」
 
  「在你可以講的情況之下,稍微說說你們的事情就好。」何詩瑚說。
 
  李少鋒坐在長桌邊緣,比照當初向許家瑀說明的時候,斟酌著界線,保持在不會提及克蘇魯遊戲的範圍,雖然這樣難免就出現各種可疑的空白。何詩瑚逐漸聽下來,表情也變得頗為嚴峻,很快就主動打斷地說「算了,就這樣子吧」。
 
  「那麼算是達成一開始講好的條件了。」李少鋒笑著說。
 
  「你現在的笑臉和那位副會長學姊差不多啊。」何詩瑚無奈地說。
 
  「如果在路上見到戴著這種戒指的人,也請不要擅自上前搭話。」李少鋒說。
 
  「這個不是當然的嗎……」何詩瑚搖頭嘆息:「雖說解開了內心的一些疑惑,卻也出現更多的疑惑,不過還是別深究了。如果只是繼續參加社團,應該不會有危險吧?」
 
  「當然,社團就是一個強身健體、鍛鍊心魄的普通武術社。」李少鋒笑著說。
 
  「希望如此。」何詩瑚微微頷首致意就起身,率先離開音樂教室。
 
 
 



創作回應

赤月狼忠實粉絲
總覺得現在瞭望塔裡還缺一個軍師型的人,實力不用太頂尖,就是負責動腦子,談笑間強虜灰飛煙滅那種
2024-02-28 20:56:41
佐渡遼歌

有樓月學姊呀XD
雖然她同時兼隊長+籌畫+研究的職務確實很爆肝,連殲滅軍都有簡妮秘書專門負責籌畫
2024-02-28 22:25:45
波波忠實粉絲
把女生帶到沒什麼人用的教室,窗戶鎖上窗簾拉上,孤男寡女共處一室,要是我才不敢跟一個沒多熟的學長單獨在一個空間www她膽子也是挺大的
2024-02-28 23:14:59
佐渡遼歌

遙想去年少鋒也是被千帆這樣帶到同間教室
在這方面沿用過去經驗XD
何詩瑚其實也算是頗有行動力的,當初也敢正面去問樓月XDD
2024-02-29 00:11:12
波波忠實粉絲
是說她的人設還有這段回答感覺就是不太會加入的角色w 我目前還是猜那個不良少年羅賢
2024-02-28 23:16:04
佐渡遼歌
還請期待今後更新!!
2024-02-29 00:11:22
赤月狼忠實粉絲
回作者,我沒講清楚,是「專門」負責動腦,分擔一點樓月學姊的工作,不然感覺她沒死在遊戲裡也會過勞死
2024-02-29 00:16:40
佐渡遼歌
這邊的話工房成員每月開會都會稍微幫忙分擔
定緯哥的職務是副隊長,職責方面也會陪著討論、發表意見
只是隊伍之間的政治交涉是樓月學姊的擅長部分,因此......她的負擔還是很大(望
2024-02-29 00:23:40
佐渡遼歌
如果有擅長籌畫的細心新成員確實會幫大忙XDD
2024-02-29 00:24:19
zerox
明明只是正常交談,可是在旁人眼裡一言一句都像是在把妹,這也是一種才能。
2024-02-29 07:18:15
佐渡遼歌
被動技能XDDD
2024-02-29 10:07:25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