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老人黨與革命社》〈06.犬儒龐克〉

超過敏少年夏雨韋 | 2024-05-02 08:56:37 | 巴幣 10 | 人氣 74

連載中《老人黨與革命社》
資料夾簡介
2069年臺灣,從事間諜活動的少女「花園」,負責替老人黨滲透黨外的革命社,卻在某天早上看見黨主席被暗殺的新聞,頓時陷入內戰的臺灣讓花園也想擺脫老人黨的掌控。


  「我還記得,那是我一生中最徬徨的日子。出於某些原因,我將頭髮染成白紙,才止息焦慮。」

  麟憶起在大學時期與明鏡等人相遇的時光,那時對方在「弼教處」擔任糾察隊長,私底下卻是秘密社團的招募員。他是在吉他社認識她的,放學時間明鏡始終待在教室的窗邊寫作。

  「教室要關了,妳還要留下來寫詞嗎?」麟手上拿著鑰匙問。那時他的頭髮仍是烏黑的。

  「嗯,果然還是一個人比較能靜下來思考。」明鏡用鉛筆捲了一下自己的長髮,那束俐落的公主切頓時變得有些慵懶。那時她的頭髮也是烏黑的。明鏡合掌央求道:「拜託,可以讓我留下來嗎?半個小時!半個小時就好!」

  「半個小時很難寫出什麼東西吧?」麟苦笑說:「不然我先把鑰匙給妳吧,明天記得還我就好。」

  麟遞給了她鑰匙。他看明鏡的課桌上散落著樂譜和筆記,發現她特別擅於寫詞,不過盡是些不入流的題材。明鏡對麟露出微笑,一邊機靈地把筆記本闔上,彷彿這麼做不會被發現一樣。

  「妳文筆真的很好,能把那種氛圍寫的那麽有美感,真希望可以和妳學一下用字遣詞。」

  「啊,還是被發現了。」明鏡趕緊將筆記本藏到背後,嘟嘴說:「你這個偷窺狂,沒想到你那麼眼疾手快!」

  「抱歉,我只是想藉機告訴妳妳很厲害而已。」麟自知有錯,低下頭說:「不像我,寫出來的東西那麼拙劣,只是在迎合評審和比賽的期待罷了。」

  「但你的成績還是很優秀,是老師們憐愛的高材生,不是嗎?」

  「不⋯⋯對我來說,就算我現在成績還行,未來的我究竟要成為什麼樣的人,我也不知道。」

  「未來的事,交給未來的自己解決不就好了?」說完,明鏡隨即噗哧一笑,搖頭說:「呵呵!開玩笑的喔,我只是想試試看說出這句話而已,聽起來好酷好瀟灑呀。」

  「對我而言,妳是真的酷又瀟灑。」麟藏不住佩服地說。他一面想起剛才在筆記本裡看到的內容,好像是一個名叫「第歐根尼」的老人住在插滿電線的膠囊裡,對著到養老院參訪的黨主席先生大罵「別攔我看A片!」等等荒唐劇情;仔細想想好像在隱喻些什麼。麟開口:「妳才是真正優秀的那個人,就算很常遲到,卻能避人耳目地現身在教室裡頭,還能偷簽出席紀錄表;即便如此妳在課堂上的表達欲讓人感覺妳無比認真。妳好像對生活中的所有疑問都抱有熱忱。」

  「等等!怎麼感覺你在偷酸我?還有你這個人也觀察我太仔細了吧變態!」明鏡氣嘟嘟地瞪著麟:「說!你剛才偷看到什麼內容?」

  「呃⋯⋯我看到一個住在膠囊裡的老人,說什麼『膠囊裡的太陽比外頭溫暖』之類的話。」

  「喔⋯⋯那你有什麼感想嗎?」

  「我覺得妳在挑釁政府。」

  「喂!等等!你這麼快就把我定罪嗎?你不想想這個東西還有什麼其它『有趣的』觀念嗎?」

  「妳都說『還有其它』觀念了,不就表示挑釁政府也包含在內了嗎?」

  「不不不,你這個人真會說話啊——」

  「但是,我想要了解。」麟打斷了狡辯的明鏡,堅定地說︰「為什麼妳可以這麼肯定地反對這個世界?為什麼妳能夠寫出那樣玩世不恭的東西?我不記得我的人生中有那種人可以教我學會這些事。」

  「嗯⋯⋯」明鏡扶著下巴思索,然後開口︰「那首先,你可以回答我一個問題嗎?」

  「好。」

  「你是抖M嗎?」

  起初明鏡以為麟會滿臉羞紅地看著自己,結果這傢伙卻連抖M是什麼意思都不知道。「那是什麼?」麟好奇地問。局勢瞬間變成明鏡滿臉羞紅地向麟解釋,這才終於讓尷尬再度轉移到麟身上。

  「等等⋯⋯妳幹嘛問我那種問題呢?」麟難為情地撇頭望向窗外。

  「哈!你就是那種凡事都往心裡堆,逆來順受的那種人吧!」明鏡渾身是汗,滿臉驕傲地指著麟:「就是因為你這樣的人!從來不會去想自己受過什麼不合理的待遇!自然也不會想這些事發生的原因是什麼!對於創作者而言,不學著批判才是最大的禁忌!」

  「咦咦咦?」麟震驚地望著明鏡,慚愧地回答︰「原來⋯⋯這就是我文筆這麼差的原因嗎?」

  「其實影響文筆的因素也不只是這個啦⋯⋯像是我覺得『不懂得描寫性愛的女人』寫出來的東西好無聊之類的,就感覺這個人的人生好像在刻意避免什麼人性需——」

  「等等!這個進展實在太快了!請逐一地告訴我該怎麼改善我現在的狀態,我沒有像妳那樣的創作慾,我該從何開始才好?」

  「就我看來,你不需要創作慾吧?」明鏡冷靜地盯著麟的雙眼,說:「你需要知道的,是你為什麼那麼『徬徨』吧?」

  那句話好像透入他透明的心扉。一句逼人掙扎的直諫,就像在白紙上寫下自己的無知同樣痛苦。

  「或許⋯⋯跟我的家人有關吧。」

  明鏡聽見麟的坦言,便小心翼翼地問︰「你的家人,他們怎麼了嗎?」

  麟緊咬著唇,說:「我的妹妹,她被警察逮捕了。」

  明鏡顯得有些驚訝,但隨即壓抑住情緒繼續問道︰「她做了什麼事情被逮捕?」

  「聽警察說是因為她——」麟不禁止住話語,卻又是逼自己說出口:「他們說她偷偷在學校從事性交易,我和家人聽到的時候都不敢置信,直到他們釋出一段影片,我們才⋯⋯」

  麟兩眼圓睜地看著地板,好像患有恐慌症那樣顫抖。明鏡不想逼麟說出往事,於是撇頭望向窗外的操場,「我知道了。」明鏡果斷地問:「麟,你等等放學後趕著回家嗎?」

  麟抬頭望向明鏡,只是搖頭。

  「那好,我想要你來一下我們的課後社團,是我和其他一些學藝術的朋友組成的私人社團,我和他們約下午五點,現在先過去應該時間差不多。」

  麟點頭。這是他第一次參加什麼課後社團。以前的他認為那種東西只是逃避學業的地方罷了;但現在的他已經不在乎了。

  下午四點五十五分,兩人提著背包走進音樂教室,只見一名低著碎蓋頭、穿著學院背心的文青男孩在裡面修理機械;另一名彈著貝斯的淘氣女孩裙襬改得特別短,總是戴黑色口罩、綁著兩搓雲朵般蓬鬆的辮子,貝雷帽讓地雷系氣質更加「溫良恭儉讓」了。

  明鏡轉頭對著麟說:「向你介紹一下,在那邊修理無人機的叫『小雨』,然後貝斯手是我的乾妹妹『雲云』,兩人都很好相處的,去和他們自我介紹吧。」

  麟有些見外地點頭,走向前去開口:「那個,兩位好,我叫呂瑞麟,我沒有筆名或暱稱,目前只有參加吉他社,興趣是——」

  「啊,是那個吉他彈得很爛的資優生。」雲云用她灑滿亮粉的眼眸盯著麟看,用無辜的語氣說著惡魔般的話語:「欸欸小雨,你的偶像來了。」

  「誰是我的偶像?」小雨抬起頭來瞇眼直視著麟,他好像因為長期修理機器而嚴重近視。男孩面無表情地回答:「他喔,請問學霸前輩來參訪本學渣詩社有何貴幹呢?」

  麟心想,這兩個哪裡好相處了。結果明鏡竟然捧腹大笑:「哈哈!太好了!大家好快就打成一片了呢!我想這就是所謂的打嘴砲吧?」

  「這是,妳所謂的打成一片嗎?」麟無奈地盯著明鏡說。

  雲云指著麟說:「學長,妳要是以為姊姊大人擅長交際那可就大錯特錯了!她在文學部的缺席率可是跟她在分組報告消失的次數一樣多喔!雖然姊姊最後都會帥氣地做好所有人的報告,但是呀!絕對不能恭維的就是姊姊大人的社交能力呦。」

  「我們會打成一片單純是因為我們是怪胎。」小雨彷彿面癱那般解釋道:「簡單來說,就是寧願相信站在桌上會比坐在椅子上更有學習效率的一群人。當然,我屬於比較收斂的那個,所以這個詩社的學習成效報告都是我寫的,要是讓社長寫我們大概都會被退學吧。」

  麟好奇地問:「請問,這個詩社的名字叫什麼呢?」

  明鏡轉頭回答:「犬儒龐克!要說身為社長的我有什麼座右銘要獻給團員的話,那就是:『先是犬儒,才成為龐克!』」

  「犬儒?龐克?我記得這兩個東西是互相矛盾的吧?」

  小雨沒趣地解釋:「假如到處都是電幕的話,也龐克不起來吧?要不是這間學校的風氣開放一些,估計這間教室也會被裝監視器。」

  「沒錯!人類的訴求會根據環境變化!這就是為什麼小雨會在姊姊的筆記本畫上『膠囊裡的第歐根尼』!」雲云隨意彈了幾次弦,壞笑道:「如果活在一個龐克會死的世界,那麼至少也要成為一條會思辨的狗!放心,我們不會要求你在街上手淫的,因為我們不信回歸自然那套。」

  明鏡抓撓著頭說:「總而言之,你想要知道怎麼寫出自己想寫的東西,前提是先質疑自己所處的這個環境,就像冥想一樣!想想一個社會最小的組成單位是什麼?」

  麟坐在了課椅上,回答:「家庭?」

  明鏡和其他人也紛紛坐了下來,她繼續問:「從你能想像到的『最大』和『最小』的單位裡頭,最讓你感到痛苦的是哪一個部分?」

  麟搖搖頭說:「我不知道⋯⋯自從我的妹妹被警察抓走之後,家裡的氣氛也變得非常沉悶。社會給了我爸媽很大的壓力,他們也不諒解妹妹為什麼要出賣自己的身體。然而,我總覺得妹妹在電話裡有什麼話想說,但有時傳來的卻是一陣沉默。我不曉得究竟是被消音了,還是她根本沒有說話。」

  雲云眼神同情地說:「你沒事嗎?跟我們聊這些?」

  麟點頭道:「我沒有人可以聊這些了。就算是我的家人,只要談到她我們的關係就會變得很疏離。」

  明鏡問:「家人為什麼不相信妳妹妹呢?她是自願這麼做嗎?」

  麟皺起眉頭回答:「根據警方提供的筆錄是自願的,但是當我用同樣的問題問我妹妹時,她卻總是在否認,她說她沒有賣身,她什麼也沒做。」

  小雨提出了疑問:「我想警察應該是根據某種理由而抓走她,而這個原因的真相是什麼,你有蒐集到其它的線索嗎?」

  麟神色掙扎地回答:「很遺憾的,我認為警察給我們的那部影片是真的,包含音檔和影像,她有提到她願意收錢辦事,而且承認有勾引男人的習慣。」麟緊抓著頭說:「以我對她的瞭解,她不會做這樣的事情。為什麼我會這麼無知?連她為什麼會淪落至此都沒有頭緒⋯⋯」

  三人陷入了沉默,他們見麟一手摀住自己的臉。

  「我連保護她都做不好⋯⋯我真的是個沒用的人。」





原作 超過敏少年夏雨韋
*插畫及封面皆由 超過敏少年夏雨韋 繪製

作者本人ㄉIG: jardin_novel
沉浸式閱讀平台(內有配樂)/EP艾比索:
Kadokado角川平台:
原創星球(尖端出版):
鏡文學:
POPO小說原創:
方格子:

創作回應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