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III.同心圓 (Leona x Diana)

虎鯨先生 | 2021-09-25 18:00:05 | 巴幣 0 | 人氣 146



  中央的火堆照亮了空間,高掛在建物上的圓盤反射那炙熱的火焰,彷彿太陽予眾人賜下恩典,應合著歌聲,雷歐娜拉著她起舞,旋轉模糊了眼角的餘光,視線一下子便只剩下黛安娜。
  當音樂從狂歡漸漸緩下,她們也跟著停下跳躍的腳步,僅是以擺動附和柔和的樂曲。摟抱著彼此,她們把頰靠在對方的肩頸上,耳際除了呼吸,沒有細碎的雜語。
  但在那之後,雷歐娜不得不從寧靜抽離,帶著弟弟們回到她真正的家。

  「父親、母親,我們回來了。」
  一聽到門廊傳來她的聲音,女人顧不得手上還沾著處理到一半的醬料,就這麼衝上前去迎接她的孩子們。
  「噢,我的雷歐娜。」她抱了抱雷歐娜,接著蹲下身,親暱地揉了揉小艾多納的頭髮。「晚餐馬上就好了。」
  她牽起克斯比納與艾多納的小手,一人一邊領著他們進入廚房,而雷歐娜則是一人晃到了房子後方的工作台。她的父親:亞蘇爾,正奮力地敲打著發燙的金屬塊。他褐色的捲髮隨著敲擊顫動,汗水從額頭滴下,浸濕他的衣襟,精實的手臂因勞動顯的格外飽滿,上頭刻著專屬日輪的符號,更是隨著鐵鎚上下躍動著,述說他的虔誠。
  他不僅是日輪裡面最勤奮與忠誠的那個,也是雷歐娜最尊敬的那個。

  「父親。」她不敢過度驚擾他,只是簡短地向他問好,示意她的歸來。
  而男人並沒有抬頭,只是應和了一聲,繼續專注在鍛造燈具的底座,幸好有母親的呼喚,才讓雷歐娜閃避掉將臨的窘境。
  「我……得先去找母親了。」她退了幾步,但在她轉身之前,男人開口了。
  「別忘記,我們得談談我在信中跟妳說過的東西。」
  他將烙紅的鐵浸入水中,炸出了滾滾熱煙,灰霧半遮住了他堅毅的臉龐,卻沒能消減任何一絲嚴肅。

  用完晚餐,雷歐娜幫忙母親整理了廚房及客廳,並安置好手足後,才又回到鍛造場,而亞蘇爾仍舊在工作,雷歐娜只好默默的等待父親完成手中的玻璃燈。
  「妳不只和其他侍僧爭吵,還錯過了祭典前半段。」他移動腳步,將新作的玻璃燈與先前完成的放在一塊。「我希望妳知道妳自己在做什麼。」然後他拿起毛巾,抹掉額際與頸間的汗水。「功勳很重要,但也別忘了信仰,那才能讓妳的榮譽顯得出眾。」

  雷歐娜點點頭,聽父親講述玻璃燈為何即使脆弱,卻能承載耀眼的光。從頭到尾,雷歐娜除了應允父親她會盡力做好本份之外,沒有什麼發言,直到最後父親嶄露慈祥的笑容擁抱她時,都沒有講出她是因為什麼,或是誰而錯過了祭典前半。
  她不想惹上更多麻煩,想跟父親提起她這次回來,其實想趁機弄出什麼漂亮的東西送給曾在祭典上與她共舞的女孩的念頭也消了。
  作為亞蘇爾的長女,她也能大概預料到父親會在她提出要求時告訴她什麼——我希望妳能專注在妳該專注的事物上。

  妳要成為拉赫勒克中的菁英。
  父親是這麼期許她的。
  
  獲盾之前,她或許還是一個能和父親一起玩遊戲的女孩,但獲盾之後,那些天真爛漫的事物只能留在回憶。
  對談後,雷歐娜回到房間,從置物櫃拉出一個小盒子,裡面裝著她幼時創作的塗鴉,還有一個當她第一次有能力拿起槌子時,父親領著她一起做出的小首飾,那是一個象徵著太陽與日輝的同心圓。
  這是妳。
  這是我。
  當時,父親指著那圈大圓這麼說道,接著把它放入雷歐娜掌中。
  現在,它被牢牢握著,靠在少女的胸膛上。
  雷歐娜的腦海浮現當時父親和藹的笑容,她明白,父親仍舊愛她,只是方式不太一樣,而她又何嘗不想把這份感情傳遞出去,可是,她沒有信心告訴父母親,她想傳遞愛的那個人,可能不受他們所認可。
  幾日後,雷歐娜又回到神廟修習。但身上肩負的煩惱以及將臨的考試,讓她沒有以前那麼快樂。好幾次,她都拒絕了薩賓娜跟海特洛普一起訓練的要求,跑去一塊隱密的角落解悶。

  相較雷歐娜度過了有家人陪伴的短暫假期,孤兒出身的黛安娜至始至終都待在宿舍裡研讀宇宙與星象一類,深奧到足以被稱為禁忌的書卷。
  當嘗過香料的美味,清淡的食物就不能再懾服一個人的口味。對她而言,雷歐娜便是這樣子的一個人,跟她在一起的時候,她可以短暫地從厭惡日輪的感覺抽離,而那種能夠被一個人寵溺的感覺,簡直教人上癮。
  可是,就是因為她是那麼美好的一個人,黛安娜才有所顧慮。她不認為總是被大家咒罵異教徒的自己,真的能夠在雷歐娜的心裡佔據一番席地,況且,黛安娜認為自己與她保持距離,雷歐娜才能絕對安穩地繼續當侍僧中最閃亮的那顆星星。
  她是那麼的耀眼。
  一個吻很美好,兩個,就有點貪心。看著坐在小丘上的女孩,黛安娜這麼想道,可是,身體卻仍不由自主走近。

  「妳在哭嗎?」
  「妳怎麼找到我的?」雷歐娜摀著臉,深深吸了一口氣後說。
  「妳不難找。」
  她放下手中的筆記,刻意背對她坐下,接著輕輕靠了上去。
  她沉默的陪伴成功讓雷歐娜卸下遮住臉的手,並試探性地碰觸黛安娜的。
  疊起的掌,再來是相扣的指頭,雷歐娜可以感受那股暖意透過碰觸傳了過來,她側過頰,發現同時黛安娜也轉頭看向她,那刻,她覺得自己好像成了一塊蠟,慢慢融化,並在唇印上時,緘封了所有悲傷。

  「好點了嗎?」
  「嗯,不會再哭了。」
  即使那可能很困難,但她偷偷的下了誓,除非黛安娜離去,否則她沒有必要耗費她的力氣,隨意讓眼淚浸濕自己的衣襟。
  接著,她拿下自己的鍊子,把信物塞到黛安娜的掌心。
  同心圓的形狀,銀鉻色的雙環,依著一個精巧的機關懸扣彼此,他們相互平行,循環著,好似兩人的爭論,一個誰也無法說服彼此,卻仍舊能依著信任而得以和平共存的關係。
  黛安娜拿起它,不斷地翻轉研究,接著再把銀飾遞回給雷歐娜。
  「怎麼了,妳不喜歡嗎?」
  黛安娜的舉動讓她有些失望,雷歐娜此時才想起,她們之間並沒有真正承認過什麼事情。
  「妳……我——」
  就在她思索著要怎麼告白時,黛安娜解開了綁著筆記的藤繩,然後攤開女孩的手,把它拿了過去,並把圓扣著圓的機關給解開,改用細繩串上。
  一下子,同心圓就被拆成大環與小環,分別躺在黛安娜白皙的的掌中。
  雷歐娜笑顏重開,毫不猶豫地留下了大環,並幫黛安娜把串著小環的繩繫上她的頸子。
  低著頭,黛安娜能感受到重量沉在胸膛上,和著雷歐娜擦過她耳邊的髮絲激起一股熱浪爬上臉頰。
  然後,女孩轉身,也替她繫上鏈子。

  她用手指拎起雷歐娜胸前那枚空心圓,銀質熠熠閃爍,耀眼如斯。
  但即便她能從雷歐娜得到愛,她永遠都沒法全心投入到曙光女神給予她的溫暖,比起高掛在天的烈陽,黛安娜更鍾意夜晚的星辰與月光。
  尤其是星座的故事,讓她癡迷不已。好幾年後,當她沿著一條柔光漫步時,她發現了一座隱密的龕洞,見證了先人流傳下來的壁畫。

  看見壁畫隔日,向來內斂靦腆的她,邀請雷歐娜一起同她躺在一塊大石上,並在雷歐娜不說話之後,抬起她的手來,往她掌心輕劃,跟她說既然星星也有屬於自己的光芒,那月亮跟太陽之間應該也是平等的,沒有什麼從屬之差。

  然而,聽見此番言論的雷歐娜卻義正嚴詞地告誡她,身為拉克爾的一員,不應該持有除了太陽之外的信仰。
  她本來柔情的眉間,印上了亞蘇爾常常不自覺露出的,藏在忠誠底下的狂妄。
  雷歐娜的反應,讓回到宿舍的黛安娜,不得不掏出埋在衣料底下的小環端詳。
  不管是訓練還是求知,從拿到第一面盾開始到現在必須獨當一面的年紀,這圈她每天都佩戴著的圓環,在她精心的照料下,還是一樣的形狀,沒有半點毀損的模樣,恰似她們兩個雖無交集卻不曾動搖的立場。

  真的是這樣嗎?

  某夜,她再次詢問雷歐娜,是否會想去到彼方,離開拉克爾,完成更偉大的夢想。雷歐娜則反問她,為何想離開被太陽祝禱過的聖地,放棄為太陽貢獻,而前往那頭,充滿未知的地方。
  黛安娜沒有正面回答,而雷歐娜則是緊緊抱住了將眼神投向巨石峰頂的她。

  噢,是的,她們未曾撼動彼此的想法。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