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XI.重逢的戀人(下) (Leona x Diana)

虎鯨先生 | 2021-10-24 23:52:42 | 巴幣 0 | 人氣 34


  外頭靜謐的夜色被烏雲削減了幾分柔和,她的心還砰砰的跳著,激動難掩。

  她對當初自己告誡黛安娜的舉動後悔莫及,但是,當她重新審視自己歷經星靈雙雙附身以及看見戀人被巨神接納的過程後,她想著要是把這個壁畫公諸於世,說不定改變拉克爾不需要流血流淚。


  但是記憶是不可靠的,她需要紙筆,就算她沒辦法把壁畫如實複製,至少留個地圖也好。她走出洞外,試圖把山稜的特徵及路徑刻在她腦海中,此時,無論紛飛的雨針如何狂妄地在她的衣料上繡出深色的紋路,她已無暇顧忌,只管在一攤泥濘中留下急促的足跡。

  然而,當她回到神廟,一隊傭兵卻聚集在她房門外,其中最資深的那個,也就是薩賓娜,更是滿臉焦慮,不停地來回踱步。

  見狀,雷歐娜將壁畫的事情都拋到了後頭,擔憂起來他們是不是發現了她私自調查關於不可在拉克爾談論的禁忌,要來找她談談,好險他們只是因為外頭的困境,而來尋求雷歐娜的幫忙而已。

  「我馬上就來。」她向拉赫勒克們告知她需要一點時間穿戴盔甲,讓他們在山壁構成的穿堂稍作等待,接著馬上衝進房內快速著裝。

  而原先應該要帶領士兵等候她的薩賓娜卻跟在後頭進入房內,把原先舒適的寢室整成了陰鬱的審問室,而緊張的雷歐娜只好連忙將眼神牢牢地盯在鏡子裡,把心思放在將裝備穿戴整齊。

  「雷歐娜,妳還好嗎?」當雷歐娜將護套套上手臂時,薩賓娜將手搭上她的肩膀,湊近了些。

  她的話語隱匿了一絲迂迴的氣息,使得雷歐娜無法探清薩賓娜的問題是針對她最近因過度操勞而不支倒地的事情,還是隱喻了她被黛安娜攪昏的腦袋。

  總之,雷歐娜不願不打自招,於是選一個最表淺的意義,敷衍薩賓娜投出的問題:「休息之後好一些了,謝謝妳。」


  薩賓娜並沒有馬上接話,反將視線投射到遠邊因不平衡的溫度而起了霧的窗戶,她皺起了眉頭,似乎很不喜歡這個畫面,好比她討厭夜色的神祕。

  「妳在找什麼?」

  薩賓娜低下視線,又望了一眼雷歐娜桌上的物品,那個稍些破舊的紙條,在她腦裡生出一個猜測,畢竟她與雷歐娜結識多年,也曾經不小心捕捉過兩人私下交換紙條的畫面。

  不過她並不是想指責雷歐娜,烈陽星靈的身分雖使她的能力超越凡人,卻也強迫她陷入困境,而她只是想幫助她。所以在她開口之前,她繼續說下去。

  「無論妳在找什麼,忙什麼,別忘記找個人幫妳,不要想著一個人解決。」


  「我在大門等妳。」

  門關上了,薩賓娜是否真透過那些蛛絲馬跡看透她的心思,雷歐娜也無從得知。她套上頭冠,拿起那面金色的盾牌,迎上傭兵們欽羨的目光以及他們未能解決的重擔。

  「出發吧。」



  發生在拉克爾北邊的曠野地帶的衝突是由負責夜間巡守的年輕傭兵發現的,那時小隊討論著是否該稍作停留躲避暴雨,但當他們決定走入巨岩的庇護那刻,才驚覺那頭閃現在山稜中的光芒並不是雷鳴,而是幻月星靈的攻擊。

  聽到這裡,雷歐娜深思的眼神悄悄燃起了一股驚訝,但她的驚艷很快的被擔憂給壓下。從傭兵的敘述中,她可以完整地想像與黛安娜對戰的野獸不只擁有像伯頱一樣尖銳的爪子,還有如爾波克一般厚實強壯的身軀。

  這場戰鬥無非是致命的,於是她要求傭兵們在下方待命,並順著他們的提示潛入那片被佈滿紫霧的山域。


  濃霧使氛圍變得詭秘許多,尚未看清全貌的雷歐娜只得暫時躲在山壁後微微探出頭來查看。

  她可以看見在霧的中央,有一些光芒正與駭人的怪物搏鬥著,在那道白光的照映之下,雷歐娜可以逐漸感受到黑獸散發出來的駭人氣息,遠遠比傭兵形容的還要令人恐懼。

  非人、非物,那是純粹的邪惡。雷歐娜望著嚙著鮮血的尖齒,感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力,將她腿的牢牢地釘在地上,將她的雙臂狠狠地箝在的她的身旁,全身上下,她能移動的只剩目光。

  沿著黛安娜揮舞新月刃的軌跡,雷歐娜可以從瀰漫四周的紫霧中看見又一隻黑獸倒臥在地,而後是散著寒氣的紫霧從那道傷口緩緩竄出,當牠的軀體逸散時,那片霧也跟著變得更濃了。

  可見度又低了一些,於是她更加靠近戰場,並望見了黛安娜的鎧甲上佈有一些爪痕,可她雖因耗盡魔力而疲累,卻從未因此分神,還更加認真的閃避另一雙巨爪並嘗試反擊。

  然而在第二波的攻勢中,她沒能把握好時機,那個不如以往閃爍的新月刃落在祂白色的骨甲上,不只被過大的力道彈震,更未能留下半分痕跡。


  同時,他們三個的視線落到了那把插在岩地上的新月刃。


  雨還下著,一滴一滴地從黛安娜的額際滑落,黑獸晃了晃腦袋,微微壓低了重心,寒冷的氣息尚未散去,同她雙眉間的憤恨,熊熊燃燒著。

  女人抿起唇,她不打算退縮,也從未退縮過,黛安娜知道她只要夠快,她還是有機會。

  閃爍在她眼裡的光芒使雷歐娜想起了年幼的她第一次墜落在那個眼神時的感覺,同時,一股力量從她腳下引燃,將她化成了照亮世界的光輝,瞬間,雷歐娜掙脫了恐懼的控制,將盾牌架在想重拾武器的黛安娜與黑獸之間。


  巨爪落在那面閃著金芒的大盾上,日炎隨之急速攀擁而上,燃燒牠由骸骨構成的腳爪。

  「雷歐娜?」

  「退後。」


  她抽出太陽聖劍,直指黑獸的眉心,她會要牠付出代價。

  趁牠慌亂的踱步,想甩掉附著在牠爪上的火焰時,雷歐娜箭步上前,用盾重擊牠的顏面,牠臉上的骨甲彷彿受溫融化的熱鐵,沿著截面斷裂,露出一雙漆黑的空洞。

  重擊迫使牠前肢跪倒在地,牠因憤怒朝雷歐娜怒吼,然而雷歐娜已戰勝恐懼,她轉過頭向黛安娜交換過眼神,接著,她們同時往相反的方向奔去。因著被日炎灼傷的痛楚猶在,黑獸隨著雷歐娜方位側過面去,黛安娜則抓緊機會衝到刃柄旁將刀鋒重新面向怪物。


  在她重新握住新月刃的那刻,雨停了。

  月亮彷彿涅槃重生的鳳凰,奮力推擠將烏雲退散,柔光開綻,月色在刃尖聚集起來,黛安娜大手一揮,牠背上的骨甲便被魔法劈岀一道月彎形的缺口,衝擊甚大,使牠翻了過去,半身袒露。

  在牠尚未找到立足點重新站起來之前,雷歐娜緊急旋身停在牠的面前,劍指眼前的虛無,直直地插了進去。

  牠張開牠的口咆嘯,用爪子探出最後一擊,可無論牠如何拒絕戰敗的命運,終歸只有消亡在彼端等候著牠。

  
  氣霧濃縮成一片片紛飛的瓣葉,隨著風在月光的照耀下緩緩隱沒在那頭詭秘的黑影裡,雷歐娜本想隨著那方向更加深入,但看見黛安娜不支倒地的身軀,她不得不轉過方向衝上前去接住她。

  女人倒在她的懷裡,柔潔的月光把她的頭髮照的閃亮,映出流淌在她體內的魔力,好一陣子後,她才發覺後方有個神廟也映著類似的光芒。
  
  雷歐娜抬起頭來。她是拉赫勒克的一份子,曾隨過分配到的任務走遍拉克爾的任何一處,卻從未在拉克爾的境內發掘過一處月環勢力,她猜想著這裡肯定有著不凡的魔力,但也有可能,是因為他們從未將目光落在月光照耀的地方。

  雷歐娜再次審視四周,方才的黑暗氣息減弱了,但她還是能聽到談論殺戮及仇恨的細語,判斷過認定這裡不該久留後,她迅速拾起新月刃,並抱起已無力站立的女人回到傭兵的面前。


  「雷歐娜!妳還好吧!」

  薩賓娜上前關心,但看到雷歐娜懷中的女人,又膽怯的留了一段距離。

  雷歐娜點點頭,告訴他們上頭發生的事情,包括黑獸及神廟的出現。

  「那到底是什麼?」年輕的傭兵說著,倒抽了一口氣。

  「我也不清楚。」雷歐娜回應道。她雖身為烈陽星靈,但閱歷比她深厚的智者大有人在,她盤算著回去後馬上找大祭司討論,並希望他同意調派人手調查。

  「走吧,我們回去。」

  但當雷歐娜邁開腳步踏上回程時,其中一個傭兵按捺不住厭惡的感覺,將雷歐娜的腳步打住。「請稍等,聖陽大人,妳不打算就地處置她?」

  「拉克爾不是蠻族。」雷歐娜低頭,望向她倚在她臂膀上的臉頰,接著掃視至沾了些血跡的臂甲。「她受傷了,她需要休息。我知道大家都不想要騷動,所以我們小心一點,不會有人知道她就在神廟裡。」

  「不是那個問題,她可是——妳知道這有多危險?要是她突然醒來把大家都殺了,怎麼辦?妳知道的……就像之前那樣。」

  這段話無非戳到雷歐娜的痛處,使得她皺起眉來。她當然知道黛安娜做過什麼,但是她需要跟她好好談一談,探討那些除了星靈之外沒有人可以理解的東西,要是她在這裡遺下她,她可能永遠不會有第二次機會。

  「不管你們是怎麼想她的,但她救了我。」於是,雷歐娜這麼回應。「她救了我的命,所以我相信她不會那樣做。」

  薩賓娜注意到雷歐娜面有難色,彷彿她的身子剛剛被黑獸的爪子戳出了一個破洞。於是她拍了拍傭兵的肩膀,打斷兩人的爭辯。

  「你也看到了。」她指了指昏眩在雷歐娜懷中的女人。「她已經沒力了,再說她要是敢作怪,雷歐娜在。而且,日輪或許需要她才能搞清楚這裡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就當作是……」

  但她又一轉態度,將視線狠狠地投向雷歐娜,提醒雷歐娜想起她不可割捨的本分。

  「為了日輪?」


  「為了日輪。」

  雷歐娜複誦道。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