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II.永晝祭 (Leona x Diana)

虎鯨先生 | 2021-09-22 00:01:03 | 巴幣 10 | 人氣 257



  年輕的拉克爾侍僧排排並列,隨著長官的號令練習戰技,裡面最出色的,無非是她,陽光鍛造者之女——雷歐娜。正氣凜然的眉宇之間,蘊著超齡的堅強,不只是同儕,她精準如鷹的攻擊、銳利如舞的步伐,甚能吸引日誓祭司的目光。
  
  然而,在一雙雙注視著自己的視線裡,雷歐娜關心的,依舊只有那個特別的黑髮女孩。

  練習場中央,被人群圍繞而無法動彈的雷歐娜撇過頭,試圖在人群當中攫住那雙散發著神秘氣息的黑眸,但相視不過是短短一瞬,對方很快地逃開了。

  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雷歐娜還記得,那天在辯論課時,她作為反方反駁薩賓娜對於即將到來的永晝夜的看法,並講出了一句「黑夜不代表黑暗」,從那時候開始,她總能感覺到女孩的目光尾隨,然而,她倆總對不上視線,只要她一轉過頭去,黛安娜就會閃避開來,幾乎像是刻意的那樣。

  也許黛安娜並不喜歡她的發言?
  雷歐娜想。也是,她知道自己的辯論能力不足,不像黛安娜一樣,永遠都能夠用完善的觀點闡述自己的主張,即便她的方向與眾人相異,也沒有人願意冒著出糗的風險,起身與之匹敵。

  但這也代表,不擅於建構完整論述的自己可以尋求她的幫助。
  為了磨練自己的技巧,雷歐娜想出了一個溫和的方式,來接近那位總是板著一張臉,防備他人侵入自己領域的女孩。

  她寫了紙條給她。
  那張便籤小小的,不過一個掌心寬,像一支羽那麼輕,但遞出的時候,就像奮力推著一塊大石上山那樣難。
  
  隔天清晨,雷歐娜抱著忐忑向曙光女神禱念,而一切似是有某種力量祝福著她,雷歐娜很快地收到了回信。雖然雷歐娜期望著是當面對談,而不是透過紙筆相論,但不知怎地,僅僅是這樣無聲的交流,也足以讓她感到快樂。

  也許是有了那份喜悅支撐著,才使雷歐娜回信的速度格外快速,甚至有時候早上才剛收到紙條,她在下午的課堂就能給出回覆。
  而相較於雷歐娜,黛安娜每次的回覆都經過了一番琢磨,艱深的意涵使那些文字就算重新閱讀好幾遍,都能讓雷歐娜意會到新的技巧。
  所以在沒有收到新紙條的日子裡,睡前,雷歐娜總會翻開筆記本,複習那蘊藏在優雅筆跡中獨樹一格的提點。

  在黛安娜的輔導下,每一天,雷歐娜的辯論技巧都在增長,遑論正方反方,口舌爭鋒時,雷歐娜的攻擊也能像她揮劍那樣精準熟稔。
  當然,她又何嘗不想讓那個引領她的人見識到她的成長,於是,她刻意在辯論課上點名黛安娜,希望能透過兩人獨有的方式,更加了解彼此。
  

  「夠了!黛安娜,我之前就已經要求妳停止發言了。」
  然而,當她們沉醉在語言與思想的交流中,探討天空中的天體與其所代表的意義時,最前方的聶姆雅站了起來,遏止正應雷歐娜要求而發言的黛安娜繼續完善她所認為「光非完全屬於偉大太陽之域」的論點。

  而黛安娜沒有退縮,沒有馬上坐下,而是盯著師長,那片沉重的氣氛凝結在她冷冽的眼眸中,反抗著來自上層的惡意。看著烏黑色的雙眸,雷歐娜突然覺得有什麼東西不見了,心窩空蕩蕩地少了一塊。

  然而,即便黛安娜的論點再如何清晰有理,長老祭司們最終決議公開處以她烈日之刑,黛安娜必須連續三天站在廣場上,領受來自太陽的慈悲,她不只錯過了課堂,雷歐娜也少了跟她交換紙條的機會。
  這些日子裡,她能感覺到有一股失意在她的胸膛裡翻騰,那種感覺就像看見夕陽被地平線吞噬,大地了無生機。
  但這根本稱不上真正的難過。
  抱著書籍,雷歐娜經過廣場,再次望了一眼矗立在廣場中央的女孩。
  正午之下,黛安娜的肌膚被烈日灼傷,正當雷歐娜思索著有沒有方法偷偷遞水給她時,有個人跑上前來,對她提出邀請。
  
  「下周,可以邀請妳跟我一起參加永晝夜祭典嗎?」
  對方說。
  有那麼一瞬間,她覺得這樣就好了,至少跟眼前的人一同參加祭典的話,她對父母頻頻在信中提起她應該要攜伴一起感謝陽光的要求還能有些交代。
  但下一秒,當她看見那個側著頭試圖躲避烈陽的背影,她還是拒絕了邀請。

  不過,她琢磨了整整一夜的計畫進展得非常不順利。
  雷歐娜根本沒預料到黛安娜會如此嚴厲拒絕她的邀請,那一刻,她對於黛安娜的欽羨在兩人喝斥的聲音中化成了最深層的厭惡,對峙的焰火捲起,氣氛也隨之蔓燒起來。最終,是白熱祭司制止了她們,但雙方的信任徒剩灰燼,看著黛安娜離去的背影,雷歐娜可以感覺到那好不容易被她推上頂的巨石,又隨著那些陡險的山路滾了下來,落在地上,砸出一片坑和滿地的碎石來。
  而後,她收到來自父親的信件,上頭提到他已受邀,會用嘉賓的身分參加永晝祭,還說了期待看見跟她一起攜手參加祭典的那個伴。除此之外,就是他已經得知了她與其他侍僧爭吵的事情,並想與雷歐娜好好談一談那些「意外」。
  承擔過錯需要勇氣,而那是雷歐娜最不缺乏的東西,那股酸澀之所以再度襲上,是因為她不想辜負他,卻對找伴早已沒了信心。
  她難過地闔上信件,不僅不再翻閱那些紙條,也按捺住那些想繼續收紙條的思緒,因為她覺得不去期待的話,割捨過去會更容易。
  可不管她想讀書,還是想回信給父親騙他說一切安好,她的腦海始終被黛安娜的面容給充斥,一點也沒法專心。最終,她放棄,任思緒反覆咀嚼黛安娜與她爭執的畫面,像是沙盤演練,一次一次,不斷循環,直至祭典當天。

  中央的營火堆被祝禱過的火把點燃,升起的火焰彷彿日輝給予人們的祝福,她聽見人們歌頌陽光贈予他們的慈悲有多麼溫暖,全然實現了永晝祭舉辦的真諦,也就是讚揚太陽的偉大以及建立面對黑夜的信心。
  也是那一刻,她突然驚覺,黛安娜並不是不想與她同行。
  她拒絕的不是自己,而是祭典。

  在太陽底下忍受高溫日曬的背影閃現在她腦海之後,雷歐娜慌忙地從人群竄出,往營火的反方向搜索。

  然後,她終於在某個小丘上找到她的身影。

  柔和的月光讓本來就足夠出眾的她更添了一股迷人的氣質,她的髮絲受風吹拂,閃動著,吸引雷歐娜的目光隨之燃燒,如今,她的世界煙霧瀰漫,把那些巨石砸出來的坑洞,都隱藏起來。

  「黛安娜……」
  女孩應聲回頭,雷歐娜本來想繼續說下去,可見到她驚慌的眼神,又把話哽住了。
  「妳為什麼會在這?妳不去祭典嗎?還是——他們來叫妳把我帶回去?」
  雷歐娜搖搖頭,輕輕地說:「只有我。」然後她深吸了一口氣,向黛安娜道歉。
  黛安娜抿著嘴,然後拔起了旁邊的草,附著在底部的土壤被她纖長的手指揉開,落在她身旁石塊上,接著,她輕聲回應:「我也是。」
  黛安娜低下頭,說自己不應該與她爭吵,害她受罰,並釋出善意,請雷歐娜一同坐下。

  雷歐娜和她想的一樣大方,一下子便滿懷欣喜地坐到她的身旁。當然,黛安娜雖是很高興雷歐娜答應了她的邀請,但只要一想到那可能只是一種禮貌性的答應,她就又沒了信心,所以,當她們手臂互相擦過的時候,她閃躲了。

  唯一令她覺得有點奇怪的是,雷歐娜待了一陣子,都沒有想走的意思。
  「妳不去祭典嗎?」於是她問。

  雷歐娜當然是想去的,如果她沒有來,或許她已經領到屬於她的第一面盾牌。但,一旦她明白起黛安娜對於永晝祭沒那麼熱衷的理由,就不打算再提到這件事,自己的榮耀跟另一個需要幫助的人,她選擇後者。
  所以,除非女孩說她想去,否則她不會隨意走開。

  「不知道,看情況。」於是她這麼回應道。
  黛安娜挑了下眉,那小小的動作讓雷歐娜覺察到她的驚喜,於是她也回應了一樣的動作,可黛安娜卻是想隱藏什麼般,趕忙抬起頭望向星辰。
  凝視著女孩仰望天空的模樣,雷歐娜不自覺地屏起了呼吸。夜色之下,她突然沒能搞清楚,黛安娜殷粉色的臉頰是由於烈日之刑,還是另有其因,她只知道當黛安娜將頭靠在她肩上時,滿佈臉頰和胸膛的炙熱,可以有多麼真實。
  雷歐娜小心翼翼地,像是對待一尊藝術品那樣,柔柔地將手搭上她的肩,而這次,黛安娜並沒有拒絕她。
  手臂相貼的距離,雷歐娜可以聞到她身上淡淡的桔果香,她們就這樣坐著,直到黛安娜打破沉默,邀請她去舞會。

  「好,不過——」
  顯然,她成功讓帶刺的玫瑰卸下防備,雷歐娜摀住自己的臉頰,試圖隱藏喜悅,但沒能擋住她雜亂的呼吸從指縫間流洩出來。 
  畢竟那是第一次,雷歐娜在那雙靈巧的黑色眼瞳裡,看見自己完整的倒影。

  再等等、再一下下就好。雷歐娜說。
  她還不想結束這個美好的時刻。

  她還是沒能忍住,放下了手朝她露出燦爛的笑容,此時,烏黑色的雙瞳裡面也沒有了閃躲,沒有了擔憂,那一種混合著羞澀與期待的眼神,是雷歐娜從未見過樣子。
  恍惚之間,那抹迷濛如月的眼神勾起燥熱,引動她溫熱的鼻息如陽,散在黛安娜的嘴角邊,那是恰到好處的角度,恰到好處的溫度。
  雙唇相互擁抱,她給予她細碎的親吻,如黛安娜扣在她頰邊的掌心一般溫軟,雷歐娜輕輕將她抱住,直至親吻結束,都沒有鬆開。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