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XIII.秘密(上) (Leona x Diana)

虎鯨先生 | 2021-11-08 00:37:31 | 巴幣 0 | 人氣 209



  她的身子蜷曲著,藏在毯子底下,比起森林中隨時可能出現威脅的狀況,她確實得到了適當的休息,然而即便她混亂的思緒經過沉澱,她睡得並不安穩,在夢境中,她仍然可以感覺得到一股風暴在她胸膛躁動,吹破想掩蓋月光的雲層。

  經過星靈祝禱過的身軀早復原了自主行動的能力,要不是怕雷歐娜會被她驚醒,否則她肯定會貿然打破她與雷歐娜的約定,抓起新月刃離開神廟。


  微微側過身,那人還闔著眼,平穩起伏的胸膛像在夜空中閃爍的燭火,促使她的血液冉冉流竄,撼動她的心臟活化每一寸肌膚。


  ——那就再等等吧。
  她有多希望不要結束這美好的時刻。


  等到黛安娜再次張開眼,盔甲架上的太陽聖劍已然消失,倒是多了一彎新月刃。窗外的陽光透射進來,映在那銳利的鋒面上,熠熠發光。然而,黛安娜並不喜歡陽光,於是她走了過去將窗簾拉上,並注意到雷歐娜的書桌上還放著一個滿是髒污的抹布。

  除此之外,旁邊還擺著一封信,出現在視線中的署名:亞蘇爾,勾起了她的好奇心,然而正當她猶疑著雷歐娜何時才回來時,另一個東西轉移了她的注意力。

  她伸手拉了拉桌子下方的抽屜,然而被打開的卻是後方的門。


  「日安。」

  另一道陽光打在她的身上,黛安娜眨了眨眼,卻沒能避開她喜出望外的笑顏,她只好微微側過面避開視線,免得又有什麼被那道刺眼的光芒燃起些什麼。

  「我不會留太久。」

  「妳要去哪?」聽到黛安娜這麼說,雷歐娜露出慌張的神情,打住了拆卸裝備的動作。

  「哪裡都行。」

  「什麼時候?」

  「今晚。」


  雷歐娜縮短了多少她們之間的距離,她就拉開多少回去,直到她退無可退,才不得已轉身過去拉開窗簾一角,盯著窗外駐守著殿堂的傭兵,分析他們經過雷雨之夜後變得格外謹慎的表情。要是可以,她現在就想走,對於黛安娜,留在拉克爾多一秒都顯得浪費。


  「好吧,那我就不浪費時間了。妳對那些怪物了解多少?那跟月環有關嗎?」

  黛安娜不喜歡她話中帶有質問的語氣,她雙手抱胸,在兩人之間築起了一座高牆。

  「妳覺得那是『我們』做的?別傻了,妳也看到了,牠在攻擊我。」

  「我當然知道,所以說黑獸是我們共同的敵人。那……不就是一個機會嗎?」

  「什麼機會?」


  雷歐娜嘆了一口氣,倒在床上,她知道自己應該直接了當的說最好,只是那句話,著實難以開口。

  「妳還記得日全蝕那天發生的事情吧。」

  望著天花板,雷歐娜並未能看見黛安娜原先深皺的眉頭稍稍紓開了些。

  「我不知道那是怎麼辦到的,或許那是個奇蹟,不可能發生第二次,但如果那可以讓我改觀,或許值得一試,所以我希望妳可以留下來,然後——」

  「嚴格來講,妳需要的是一個方法。」

  黛安娜打斷她。因雷歐娜所言所語簡直毫無邏輯轉而露出不可置否的神情:「但是變成一堆星星?跟我待在拉克爾有什麼關係?妳隨便找兩個瘋子,然後在同樣的時間把他們從懸崖上推下——」


  「還有月環,他們都該留下來,就像妳想的那樣!」

  幾乎是竭盡了所有力氣,她才能說這樣一句話。


  黛安娜愣了一下,然後理解了雷歐娜為何提到那件事情,還有她自己。

  可是,那實在太過理想化了。

  「那我就更不可能留在這裡了,不是嗎?妳也是。而且,找到方法也不見得有用,不是每個人都跟妳一樣,看到什麼該死的天神祝福就會放下這一切。」

  黛安娜同她坐了下來,放下了抱住胸膛的臂膀。她不是要故意傷害雷歐娜,只是希望她可以清楚的知道追尋偉大的事物必須付出相對應的代價。但如果可以收回剛才想要在辯論爭贏的求勝心,她百分百願意。


  「但,我不能離開,他們不能沒有我。」就算日輪已經向她展示他們不光彩地違背太陽誠實平等的那面,她還是無法輕易割捨與拉克爾之間的羈絆。

  「他們當然不能沒有妳。」黛安娜捏著嗓子回應。對她而言,那群懦弱、只會出一張嘴咒罵她是異教徒的人就是該死,她很希望雷歐娜可以看清那些人惡毒的本質,然後放棄他們。


  但是,那就不是雷歐娜了。


  在時間的淬鍊下,溫度只要升得夠高,冰冽的鋼鐵也能被融化。黛安娜看著那無奈抿成一直線的唇,不承認是因為自己還是心軟了,捨不得這隻被社會框架囚禁地要窒息的鳥,轉而去想既然她們的理想如日全蝕難能的重疊在一塊,那何不就順勢發展,脫口將她所知的資訊都告訴雷歐娜。


  「一開始,我單純只是順著心裡的聲音找神廟,然後怪物就出現了。當時,我可以感覺得出來,月亮需要我擊敗牠們,為了要……」她揉著眉間,回想當時的狀況。「怎麼說,清除黑暗?點亮神廟?至於原因,沒頭緒。」

  「什麼黑暗?或許神廟裡有牠們想要的東西?」

  「那裡什麼都沒有。」

  「或許有,只是我們看不見。或者,還沒看見。」

  雷歐娜並不知道她已經透過月神的雙眼掃視了那方只有充滿怨恨的幽靈,但黛安娜只說了關於沙漠城市的記憶。

  「沙漠?是蘇瑞瑪嗎?」

  「也許?」

  頓時,她覺得自己像繞進了死胡同,看似前進,卻不停打轉。然而,雷歐娜看上去似乎對兩人接下來的合作很有信心,她把她從床上拉起來,再次帶到書桌旁,打開黛安娜剛剛本想窺看的那格抽屜。

  一本古籍出現在雷歐娜手中,幾指的距離,黛安娜可以感覺到一股不祥從皮革封面上的破痕微微滲出。

  「這是什麼?」她試探性地伸出手,朝著書探去。

  「這——」


  在她翻開書的那剎那,四周沉了下來,低迷的氣壓把房間擠成洞穴,她覺得自己變成鐘乳石上的水滴,正在被重力緩緩剝離,在她下墜之前,黛安娜連忙抓住雷歐娜,但來不及了,強烈的眩暈感向她襲來,當她再次睜開眼時,她已然進入另一個境界,猶如她第一次碰觸魔晶雕像時,幻象叢生。




  失去心跳的日輪教徒橫躺在地,因爪痕暴露肌膚外的鼻樑歪斜,鮮血像瀝青,從空洞的眼窩汩汩流下,嘔人地黏在足底,印出一塊塊斑駁慘劇。

  下一秒,又疊上一具屍體。

  那人只是隨意的擦了擦噴濺到臉上的血,繼續肆虐,散佈恐懼,黛安娜看見一位教徒四肢伏地,似是求饒,似是禱告。可過了一秒,她攤伏下來,揭露了駭人真相。

  她早就死了。

  黛安娜身後,尚有勇氣的愚者懷著對太陽的信仰射出弓箭,但在教徒中心發狂殺戮的人僅僅是顫了一下,嘲諷似的拔掉落在紫羅蘭色披肩上的箭矢,接著踢開身下冰冷的軀體,往反抗軍的方向邁步。

  彷彿有一隻手正掐著她的頸子,隨著距離愈加縮短,愈加令人感到窒息。黛安娜撐著意志,抵抗腦袋深處與之共鳴的雜音,並在餘光間,捕捉到一道細微的紫霧從沾滿污血的破口竄出。

  他穿過無法動彈的黛安娜,留下一陣駭人的寒氣,自從通過了來自巨石峰的考驗,她從未感覺自己如此無力過。

  日輪傭兵慘慄的叫聲穿過迴廊,那人的身影也隨著鮮血的灌注愈發強大,他的皮膚化附上一層駭人纖維甲冑,指頭蛻變成爪,揮手便倒塌城牆。


  樑柱崩壞,頂上月光乍現,牠怒吼著,喊著全知全能的月神才是統治拉克爾的真諦。

  然而,他們仍然奮起,與之抵抗,直至破曉。

  「受死吧!魔鬼!」

  底下被稱為異教徒的信眾合力抬高了躺在地上的玻璃裝飾,將陽光反射到入侵者的身上,金光經過圓盤轉化成聖焰,在他胸膛上燒出了一窩大洞,使那人不可置信地摀著自己的胸膛,不停嘗試把從他體內溢出的黑暗力量塞回去。


  但他失敗了,太陽如往常一般升至頂端,她聽見人們迎來戰勝後的歡呼,以及影響接下來千世萬年最關鍵的那句話。

  ——殺光他們,杜絕後患。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