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XII.芒 (Leona x Diana)

虎鯨先生 | 2021-10-29 22:41:58 | 巴幣 0 | 人氣 223


  拉克爾的議會原先由長老祭司主持,但由於黛安娜造成的意外,長老祭司不只人數銳減,原先負責管理內務外交的責任,也從共同決議落到了最有權力的大祭司身上。
  
  一早,他就被傭兵提早喚醒來到議會禮堂,而雷歐娜已在日輝造型的圓桌前等候他多時,她雙手擱在桌上,半張臉藏在拳頭後面,緊皺的眉頭鎖著滿滿的嚴肅。

  「雷歐娜。」作為長者,作為大祭司,他理當警覺到了事情的嚴重性,連忙上前去拉了一把椅子,坐在雷歐娜的對面關心。「怎麼了?」


  雷歐娜娓娓道來,用磁性的聲音為他解釋事情始末,然而那僅僅只有作為旁白的功用,回憶故事的句子一點也沒法將她複雜的情緒梳理半分。

  「昨天晚上,傭兵意外看到了幻月星靈。」講完那個關鍵字後,她停頓了一下才繼續說下去。「他們來找我幫忙,到了現場,我發現她正在跟某種野獸戰鬥。」她用手勢比擬那個怪獸巨大的身軀。「但更精準一點的話,應該要說是怪物,牠們的身體外面有骨甲保護,至於裡面……嗯,該怎麼說呢?泛著紫色光芒的霧?就像篝火一樣……總之,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


  接著,她又提到在解決魔物後突然現身的古老神廟,並詢問大祭司是否會策畫調查,但大祭司的心思並未著重在一個無法對日輪造成實質威脅的白色建築上,他更忌憚的是曾經攻擊過拉克爾的女人。

  「那她呢?」

  「誰?」

  「黛安娜。」

  雷歐娜視線微微一瞥,又將手掌交叉靠回嘴邊,然後搖搖頭。


  「其他人先離開,所有知情的人,都不准把任何細節洩漏出去,我說的是『任何』細節。」他起身向參與這事件的拉赫勒克以及身後的護衛命令道。

  「等等。」雷歐娜突然站起來,雙手撐在桌上。「大家應該要知道現在拉克爾不安全吧?」

  大祭司搖搖頭:「別忘記了,拉克爾的生存條件本來就很嚴峻,重點是現在外敵當前,我們不是更要避免恐慌滲透,阻礙我們信仰太陽嗎?」

  外敵?

  雷歐娜清了清嗓,但時機不對,她只得把壁畫的事情吞了回去。

  「請跟我來。」祭司揮揮手,示意其他人退下。


  路程上,兩人只有偶爾回應來自侍僧親切的招呼,其餘的時間,他們一語不發。她跟在大祭司的後頭,直到再也沒有新的面孔出現時,她才轉而審視他長袍上日輪的符號,並看它漸漸被暗房裡的黑暗淹沒。

  當大祭司的臉再度出現在她面前時,雷歐娜也驚覺了原來陽光不一定能照遍世界所有角落,祂雖偉大,卻也會不小心遺漏一處細節。依著大祭司點燃的燭火,雷歐娜審視四周被封藏千年的禁書古典,感受到一隻隻銀針穿過名為蒙騙的那層皮膚,將真相注入血液那種冰冷的不適感。

  「這是什麼?」

  「全部。」大祭司說著,領著燭火往深處搜索。「日輪的源頭、一切的光明與黑暗,妳都可以在這邊找到。」接著他在一個書架前停下步伐,抽出一本書。

  「但就連我都沒能全部看完,應該說,我沒有資格。」他將那本書放到雷歐娜手中,雷歐娜可以感覺到封面傳來一絲絲無可言喻的氣息降低了掌心的溫度。「我不清楚妳說的怪物是什麼,但既然妳說那是一種純粹的邪惡,那恐怕牠的確有其來歷。但很抱歉,我只能幫妳到這裡,因為就算是派兵調查,除非找到辦法抵抗那些怪獸,否則久留在那種地方,也只會讓他們也陷入不必要的危險。」

  他覆上雷歐娜的手。

  「畢竟星靈的祝福並未降臨在我,或其他人身上。所以,能為拉克爾解除這次危機的,恐怕只有妳了。」

  ——妳是拉克爾、日輪、我們的希望。



  回程的時候,她把整本書籍盡可能的藏在臂彎裡,就怕誰跟她一樣,曉得了太陽在黃昏之後也會在地平線下埋藏秘密。

  深沉的寒意從甲冑間的縫隙竄進去,惹她得她膽戰心驚,然而經過一夜折騰,雷歐娜仍舊沒有機會躺臥在舒適的床墊上好好休息。


  「他怎麼說?」  

  關上門,幫忙照看黛安娜的女人連忙追問。

  「太危險了,他不派兵,只讓我一個人調查。」

  「這樣好嗎?」

  「沒事的,妳也先去休息吧。」

  送走薩賓娜,她瞄過一眼床上的人,接著把古籍塞到抽屜裡,彷彿這樣就可以將其封印。之後,她才把裝備擱在一旁,坐在床沿,手裡握著大祭司託付給她的鑰匙,一邊端詳那個同被現實折磨地失去意識的人。

  這些日子以來,她不知道流浪在拉克爾之外的黛安娜究竟經歷了什麼,唯一可以肯定的是,她們兩個不需要彼此也可以生存下去。所以,這次她把她留在拉克爾,無非是一種賭注,賭黛安娜是否還會在乎。


  不自覺地,她又更靠近了些,並抬手輕輕撫過她的臉頰。

  她的指尖沿著覆蓋在黛安娜的顴骨與眼窩上月牙形的黑青斑痕,一路游到她光亮的額際,在微微泛紅的指尖旁,她覺察黛安娜額頭上有一個小小的疤痕,隱沒在發光的符誌下。

  也許是感知到了來自雷歐娜格外炙熱的體溫,那顆紫羅蘭色的星星彷彿遇上春天的花,在青印所構成的黑幕中微微開綻,而趁那眸光還未完全嶄露之前,雷歐娜連忙搶先收回了手。


  「我在哪裡?」指頭都還未能撓動半分,黛安娜就先沙啞地問。

  「我的房間。」

  「拉克爾。」她糾正她,視線越過雷歐娜,投到放在房間角落的新月刃上。

  雷歐娜沒有阻止她撐起自己的身子,只是在她因痛楚抱住頭時稍作扶持。

  「就留在這休息一下吧。」她提議道,緩緩地把她的枕頭靠在她的腰上,接著退開來倒了一杯水。「別擔心,沒有人知道妳在這。」

  「那不代表我很安全。」她不悅的反駁。
  
  「至少比在外面安全。」她回應道。

  過去雷歐娜曾未在辯論時贏過她一輪,彼時的黛安娜卻突然找不到藉口回絕那雙朝她投射同樣溫度的雙眸。

  猶疑了一會,黛安娜以沉默應允,她接過那杯水,那三兩下地喝個精光的模樣引得雷歐娜發笑,想她還是跟以前一樣,身體不懂說謊。

  「再一杯?」

  黛安娜沒有說話,於是雷歐娜又再倒了一杯水給她。

  她的手微微擦過她的手指,黛安娜接過那個杯子,但沒有馬上喝下去。窗戶外頭還是大晴天,她卻覺得自己回到星辰之下,窩在她的懷裡,看神廟那頭的火堆熊熊燃燒,毀掉世間邪惡的一切,例如那頭猛獸。

  她摸了摸額頭上曾因輕敵留下的小疤,淡淡地說。

  「我哪時候救過妳了。」

  黛安娜還有印象,要不是有一面金色的大盾替自己擋下了致命一擊,她恐怕早沒了呼吸,死在履行星靈職責的任務裡。或者,死在雷歐娜順從日輪的信仰,將她棄置荒野,任受血色吸引而來的野獸將她四分五裂的那條時間線裡。

  「在巨石峰頂的時候。」

  雷歐娜頓了一會,接著又回到床沿,擋住她看向窗戶的視線,微揚的嘴角彷彿尖鉤,嵌入高牆的接合點裡,刨出了幾道裂縫。「妳救了我一命。」

  聽見雷歐娜的回答,黛安娜低頭喝上一口水,擋住了所有表情與聲音,不管是還是不是,黛安娜都不願深談那個夜晚,也不願把被感動引起的脆弱顯露給雷歐娜看,可就算她這麼認為,她自己的行動總是會不經意地應合了自己討厭隱瞞真相的意志。

  當她同意雷歐娜替她卸掉盔甲得以好好睡上一覺時,那圈躺在她胸膛上的銀色小環,默默地套牢了雷歐娜的視線,把所有說不出口秘密都說了出來。

  雷歐娜看著,然後像過往那樣,湊上前去牽住她的手,把她們從未言明的在意,編織在相互接納的指縫裡。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