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V.失去光芒的神廟 (Leona x Diana)

虎鯨先生 | 2021-10-03 22:02:35 | 巴幣 10 | 人氣 194


  讚嘆祂的慈悲,
  歌頌祂的庇佑,
  我願依著無盡光輝,
  永遠忠誠。
  
  黎明贊歌從神廟殿堂的大門流瀉而出,代表烈陽之力的玻璃燈在悠揚的歌聲中被祭司點燃,當別人閉上雙眼專注在禱告時,黛安娜的目光卻被耀眼的火光吸引住。
  年幼的她懷有無限的求知慾,當禮拜結束,她立馬追上方才帶領眾人禱念的大祭司,探詢信仰後頭的根源。

  光是從哪裡來的?
  在那遙遠的峰頂。祂一直庇護著我們。
  太陽的光可以治癒傷者嗎?
  當然,祂耀眼的光芒,能夠撫平心靈上的傷痛。
  太陽為什麼會消失?
  噢,親愛的,祂只是暫別,永遠不會消失。

  那,為什麼要暫別?晚上那個跟太陽很像的東西叫做月亮,對嗎?
  是不是祂幫助了太陽,在太陽暫別時庇佑我們?祂的光跟太陽不一樣嗎?
  
  黛安娜的目光投向大門外的天空,全然沒有發覺祭司神情上的變化,他拒絕回答那些問題,並告誡黛安娜不要深究。
  黛安娜不明白為何祭司明明很樂見她好學的樣子,甚至提早在正式修習之前傳授她讀書寫字的能力,但到頭來,這些友善的態度總是在她提出某些關鍵問題後出現大幅轉變,只要是為供奉神廟而勤勞工作的每一個人,都是如此。
  沒有了領路者的黛安娜,只好自己尋求答案。

  反正她本來就是被日輪獵人撿回拉克爾的孤兒,她不是靠陪伴生存下來的。
  早已習慣孤獨的她,開始會在夜深人靜時,藉著月光與燭火研讀封藏在圖書館的書籍。途中,她除了發現有幾個重要文獻的章頁有被破壞的痕跡,也領悟到了夜晚出現的柔光才是促使她成長的關鍵,而非那高掛天際,用強光排除異己的烈陽。
  也正是這份經歷,更讓她確信她必須找出被日輪教隱藏的真相,而她相信,答案就在那從未有人成功踏足而至的巨石峰頂。
  即便要她放棄一切,忘卻時間,她都必須將那些東西挖掘出來。
  她是秉持著這份信念往上攀登的。
  所以當那道清耀的柔光降臨於身,以無數的記憶碎片向她展示過往千年裡兩方曾有一段和平共處的歷史時,黛安娜的猜想得到了證實。而那股受到贊同及認可的感覺也使她重新燃滿鬥志。

  她讚嘆了聲,接著低頭欣賞自己身上那套銀灰色的鎧甲與泛著月光的新月刃,欣然迎接她必須肩負的使命的到來。

  「黛安娜?」
  但夢想藍圖的蹤跡尚未出現半分,後頭的聲響就把她從自己已完成偉大事蹟的想像中抽離,她回過身來,在一面金色大盾上,望見自己的倒影。
  她發現自己烏黑的秀髮已然幻化成一縷亮銀,深色的眸子也變成最具神秘色彩的紫羅蘭。
  
  或許是她新生的樣貌讓雷歐娜的神情滿佈錯愕,帶著疑惑,她端詳自己身上耀眼如日炎落入凡塵而生的光芒,用劍緣輕敲套在她左手上的盾,摩擦出一些滾燙的火花。
  同樣蘊著魔力的神器讓黛安娜相信雷歐娜也同樣受到了感召,她湊上前去,向雷歐娜分享剛剛親身經歷的神跡,並邀請她一起開拓屬於巨石峰的全新未來,她想雷歐娜能夠明白自己的用意,畢竟她也是自己待在巨石峰時唯一不再感受到孤獨的原因。
  黛安娜握住她的雙臂,期待她的回應,她們對視著,直到風吹開了山頂的薄霧。
  雷歐娜的神情越來越清晰,黛安娜看見她的眼神,那眸子在烈陽的力量下變得比以往都還要灼熱,活像燒紅的金屬,也許就是這樣,即便雷歐娜身穿甲冑的身軀沒有動作,黛安娜也能感覺到皮膚像被她用烙鐵燙傷般刺痛。

  「一起求情的話,懲罰不會太重的。」
  風停了,原先漫遊在血液中的期待也跟著再次從心頭破裂的傷口流出來,黛安娜明白了,放開了她的手臂,接著在伸手將雷歐娜的捲髮撥到一旁後,扣住她頰邊的頭盔吻上她。
  那個吻不長,卻足以讓黛安娜夢迴自己被接納而感到窩心的當下。可是流出來的血水,怎麼能回到身體裡來?她感覺到回憶隨著體溫的消散凝縮起來,變成一座座沒有顏色的石膏塑像。
  而黛安娜為求真相攀至峰頂,又何嘗可能只為這些沒有靈魂與感情的空殼去拒絕實現她真正的命運。

  一個人想躍升進入全新的領域,勢必得放棄一些舊時代的東西,她必須讓雷歐娜知道,為了理想,她就算與她為敵也在所不惜。所以當雷歐娜反對與她一起開拓新的未來時,她退了開來,將新月刃緩緩對向雷歐娜。

  「為什麼……黛安娜?太陽給了我們安穩,給了我們一切,妳卻還是這樣,要與祂為敵?」
  「不是要跟日輪為敵。這是為了找回真理,找回屬於巨石峰的,真正的和平。」
  「所以妳就得這樣嗎?跟我刀劍相向?」
  「為了實現理想,妳願意犧牲什麼?」
  
  雷歐娜思忖了一會,接著說出她與她都有相同共識的答案,也證明了自己有跟黛安娜一樣,成功攀爬至峰頂的實力。

  「任何事。」
  「這就是為什麼。」

  金獅用牠的巨掌回應銀豹的猛爪,銀刃猛烈的攻擊被自己的淡色倒影承下,劍盾共振,力道甚而讓雷歐娜的雙腳被凍土淹上,也撕裂了黛安娜掌心好不容易癒合的傷疤。
  火光在金屬的撞擊中迸發,成了沉默的兩人之間唯一的對話,空氣被劈開的聲響代替了風,把回憶都吹到任誰都無法觸及的地方。
  強韌的意志沒有了羈絆的牽連,黛安娜不再受過往束縛,她的腳步更加輕盈,劈砍速度飛快,雷歐娜幾乎無法招架,只要黛安娜想,她可以用一刀劃清與拉克爾最後的聯繫。

  但她沒有。
  銀刃停了下來,就在雷歐娜的喉前。
  黛安娜胸膛還起伏著,霧氣一波一波從雷歐娜曾吻過的唇間逸出,那是一燭烈火最後的留戀,所以當煙霧消散時,她們之間也什麼都不剩了。

  以美好的過去抵銷一條命的存亡,最後,她留下了雷歐娜,獨自帶著改革的意志,突破禁衛軍,闖入拉克爾的神廟殿堂。
 

  沐浴在祂的愛之下,
  心靈被淨化,
  傷痛被治癒,
  全知全能的祂呀——

  大門軋開的聲響如刺耳的休止符,黎明贊歌剎然停止,跪拜在地上的眾人挺起身子,望向黛安娜,目光游移在她額前與胸上的符誌,神情從疑慮、擔憂,再轉變到不恥與憤怒,接著他們各個放下手中的經文,並開始朝著黛安娜喝斥。
  他們無知的樣子,令黛安娜為拉克爾部落的居民感到哀戚,他們應當受到更適當的教育,學會如何去質疑,學會如何懷著更高崇的理念活出自己。
  辯論起初,她還有餘力無視那些毫無邏輯的苛責,走到眾人中央,扯開嗓子向在座的長老祭司宣揚日輪的狂妄與月環的悲劇,為他們講述那段被日輪惡意隱藏的共和歷史,也提出讓月環重返巨石峰的要求。然而,這番話更加刺激到了日輪教徒,他們一個個站起身來,咒罵她不應該出現在這裡,張狂的咆嘯重疊在一起,斥責著女人的聲浪,最終崩塌了她所剩無幾的理智。
  她的雙目閃過厲人的銀白,幻月之力從她的位置發散,失控的力場炸碎了玻璃燈,還有愚昧之人的骨頭。待黛安娜回過神來,脆弱的凡軀早已似成紅酒落地般,散出一片紅來。
  當趕回神廟的雷歐娜將靴子踏上浸滿鮮血的地毯,走入深處為被黑暗壟罩的神廟點上一些光時,一切已無可挽回,兩教未解的仇恨也如被黛安娜因奔逃而踏破的玻璃那般,一分二、二分四地走向沒有盡頭的彼端。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