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VIII.月亮的指引

虎鯨先生 | 2021-10-18 00:28:56 | 巴幣 0 | 人氣 21




  自從星靈力量降臨其身,黛安娜開始履行來自月亮的意志。


  點亮它——


  在星辰與月光的陪伴下,那道輕柔的聲音總會在她耳際呢喃,帶領黛安娜穿越山岩與叢林,來到古老神廟的面前。

  象牙白的建物與拉克爾部落常見的殿堂風格迥異,最明顯的差距就是上頭沒有圓頂,只有一片天井,而在天井的正下方,擺著一尊象徵月亮的塑像。
  
  黛安娜走到中央,端詳那藍色的魔晶雕像,以及其側邊月勾狀的凹盤,兩者僅僅用了一個恰適的凹窩接合在一塊,沒有熱、沒有敲打,那是最純粹天然的工藝,是不可考的過去留在世間的痕跡。

  黛安娜伸手逝去覆蓋在上頭的塵土,泛著金屬色光的本體,便映著由天井照下的月光閃爍起來,那柔光輕軟,似一珠露,落進池子那樣緩緩開綻,充盈了這已被魔法咒語埋藏了千年的聖處。


  當那股力量與她相振,過往千年前的景象便浮現在她眼前,周遭的寂靜被圍繞著她的身影所填,不過幾個手臂的距離之間,一位身著深紫色長袍的祭司領著信徒禱念,虔誠地對著映著月色而耀眼的聖像膜拜,她沉穩且聲韻恰適的細語與日輪眾生頌揚著偉大日輝的吶喊有別,突然,黛安娜覺得心中的孤寂竟被治癒,漸漸的在削減。

  然而下一秒,他們的禱告化成了尖叫,原先安穩跪地的身子,也變得慌忙,人們逃竄起來,躲避異教的攻擊,但隨著防線被攻破,他們仍舊在大軍猛烈的攻勢下幻作複誦復仇的怨靈。

  他們雖不受肉身所限,卻也被仇恨禁錮於此,幾個不甘在牢籠度過永生的幻象哭喊著穿過她的身軀,嚇得黛安娜驚恐地轉過身來。


  霎時,那些泛著螢藍色的鬼魂消失了,留下一隻泛著邪氣的四足怪物站在門前,唾液從它白牙間的縫隙滴了出來,覆蓋在白骨下的眼神,殺氣凜凜地渴望著鮮血。

  她不明白怪物為何出現,也分不清楚那算是種獸還算魔鬼,只管認定那是必須要馬上清除的威脅。黛安娜往後一踏,穩定了身子,召喚一道月光魔法,劈中牠脖頸那道未被骨骼骸甲保護的區塊。

  怪獸發出慘慄的哀號,往後退了幾步,但逃到一半,牠就倒在地上,張口喘氣著,四肢胡亂狂擺,看上去可悲又可憐。

  見牠已無反擊的機會,黛安娜才踏出神廟走上前,並觀察到些許紫霧從那道口子逸散,但只消是一眼,一股強大的力量搶先在論點出現之前將她撞離黑色軀體身邊。

  她滾了好幾圈,才重新抓回重心與警戒。

  黛安娜倚著新月刃的支持重新站起來,在她面前,出現了另一隻體型更加駭人的黑獸,不只是被骨甲覆蓋的範疇,牠散發出的寒氣,也是上一隻的好幾倍。

  黛安娜吞了吞口水,加強了握緊刃柄的力道。

  剎時,骨爪襲來,她往後一躍,原先站立的地點,瞬間被一隻巨大的黑掌所覆蓋。爪子深深嵌入土堆,在拔起之前,黛安娜躍上爪背,想利用牠的肢體靠近黑獸的破綻,然而,怪獸的速度飛快,在黛安娜還沒到達定位之前,牠就把她給甩了下來。

  失去平衡,黛安娜側身落地,聽見左肘傳來破裂的聲音,劇痛與鮮血同時竄了出來,浸染的一部份的盔甲與草地。

  而前頭的怪獸似是受血色所誘,朝黛安娜狂吼,猛衝過去出爪,情危之際,她的雙眼透出一波銀光,圓月形的護盾為她緩下了距離,尖爪僅僅是劃傷她的額際。

  那個瞬間,翻湧在她體內的月之力也令她窺見了屬於上古記憶的一部分:一座陷入火海的沙城。

  僅僅一瞬,幻境消失,怪獸朝著黛安娜怒吼,附在盾緣旁的天體也旋轉起來,隨之因與黑獸相觸而炸開。

  掌背上的骨甲應聲碎裂開來,衝擊使牠橫躺在地,露出破綻,見此,黛安娜立馬抓準時機將新月刃插入地面,湧動的月光魔法碎裂了他的身軀,連著地表一起崩解。

  冉冉紫霧從無數破口猛然而竄,牠由不明物質構成的身軀也如火焰般燃燒起來,牠嘶吼著,卻無力阻止煙霧化作塵埃,被風吹散。

  這次,黛安娜沒有放下警戒,她的意識一直堅持著,不停來回張望,直到熟悉的月光再次照耀大地,她才鬆懈下來,讓視線落入一片黑暗。


  再次清醒時,一切彷彿從未發生過,除了她的腦袋還有些發昏之外,身上應該要出現傷口的地方連個青色的印子都沒有,要不是身後的神廟跟破碎的岩塊還在,她甚至要以為這些經歷僅僅是一場駭人的夢境。

  然而,這些都是真實的。

  而她無所畏懼。

  

  她的努力沒有白費,神廟經過幻月星靈肅清纏留的黑暗氣息之後,吸引了過往為求安穩不得以躲避日輪追擊並於曠野地帶隱名埋姓的月環教徒聚集,當黛安娜再次回到這裡時,此處已稱得上是一個小型的部落。

  而她認為,自己不過就只是一個尋求真相時意外受到祝福的旅人,所以黛安娜不需要,也不想要信徒的膜拜。這也是她為何刻意地,從未現身在月環信眾面前,只是藏匿於山壁之間,在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之外,也替他們慎戒即將到來的威脅。


  眼前,一位日輪少年正潛行進入聚落的守備範圍,可黛安娜並不確定該不該出手。他雖行事詭異,並未遵守拉克爾的規矩,與同袍結伴成群,卻也不像那些暴戾的傭兵,帶著武器,掃蕩手無寸鐵的月環教徒。

  黛安娜不想貿然出擊,單純繼續跟著,一路尾隨他至湖邊。

  「萊拉!妳在嗎?」

  誰?

  黛安娜隨著青年的目光看過去,原來,在樹林交錯的影子下方,藏著一個銀色的身影,之後,便是重疊的身軀。

  擁抱、親吻,黛安娜在此處,看著遠方的兩人,雙雙把腳泡在湖水裡,享受短暫的寧靜,也看他們因破曉的鳴啼被迫揮手別離,直到空氣變得寂靜無比,黛安娜依舊站在那裡,端詳自己埋在山岩之下的黑影。


  有那麼一秒鐘,她憎恨自己為何如此執迷甚至於被授予意義非凡的使命,恨所有發生在她身上的一切:喪失雙親、衝撞教義,還有……遇上雷歐娜。


  那個名字使她猛然回神,黛安娜眨了眨眼,低頭一看,才發覺自己握得掌心都滲出了些血。

  怎麼回事?

  她有些不解,於是把手更靠近眼前,沒想到那鐵鏽味讓她又感到一股頭暈目眩,嚇得她連忙搓了搓掌心抹掉那些血。

  但這似乎沒能阻止什麼,時間一久,她越來越可以感覺到她的神智被自己、月亮,還有一方未知所競爭,有時候,她甚至會突然暈厥,並在不知名的地方醒來。



  黛安娜低下頭,看著那片清澈的湖,漸漸被從她月刃溢出的幻象給填滿。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