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VII.日蝕

虎鯨先生 | 2021-10-14 00:52:30 | 巴幣 0 | 人氣 22


  你是追隨陽光最虔誠的那類,

  尊敬地將太陽神的力量,推送到遠方,

  使眾人一同沐浴在祂的愛之下——

  隨著主任儀式的祭司將致詞收尾,侍僧開啟了大門,陽光盈滿了整個空間,群眾退了開來,讓出一長如破曉般閃耀的道路,彷彿雲霧退讓,膜拜著天空主宰的模樣。

  接著,所有的祭司及侍僧都隨著即將上任的大祭司離開殿堂,望著他緩步走到宏偉的巨石建物中央,領受烈陽星靈的祝福。

  雷歐娜代替前任大祭司將代表最高權力的長杖交遞到新任大祭司的手上,卻沒因而感到肩上少了任何一丁點的重量。


  ——他們都死了。


  只要超過白熱階級的祭司,都被要求參與這場討論屠殺之夜的會議。大多數人拒絕相信幻月星靈降世,推斷始作俑者是來自東方的殘暴蠻族,是北方的城邦指使刺客傭兵進行這場屠殺,只有少數的人將責任歸咎於自身,認為那是來自星靈的警告與懲罰。

  從頭到尾,沒有任何一個音節提到關鍵,那個從此悄然失蹤的女人。

  也是,雷歐娜想著,一個從來都不曾被重視的人,又能留下什麼供眾人討論?

  但隨著討論愈加偏離事實,真相堵上她喉頭的異物感愈加不適。她交扣的指節泛出慘白,指甲嵌入手背,傷痕泛紅的模樣,像極了那把利刃,往她心頭挖出一深窩來,是名為愧疚的血從那口子冒出,淹過了她的喉,才讓她在窒息的前一刻開口,告訴眾人取走諸多拉赫勒克戰士性命,並將祭司階級劃出斷層的,確實就是一把新月刃。

  「幻月星靈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潛入拉克爾?」

  「因為她就在這裡長大。」

  他們雖崇拜同一顆太陽,卻有著相異的視界。那個名字將雷歐娜的理性灼成黑紅交錯的傷疤,於夜間的禮拜堂,在她眼裡拚出一張血跡斑駁的畫,卻反使侍僧的感性凍成無情的冰壑,而這一河本來就有些許裂痕的冰面,只消一點點怒火擠壓,就導致全盤崩塌。

  ——該死的叛徒。

  他們說了,不停複誦那個刺耳的字眼,真相傳到了拉赫勒克的戰士耳中,似是有無以計數的蠹蟲鑽入腦門,將憤怒都植進去,在那一池逐漸發酵的恨意中,清醒的人,似乎剩下雷歐娜一個。

  畢竟只有她,曾經面對過黛安娜的強大。

  而她敗下陣來了。

  她應該要阻止她的。

  看著被憎恨席捲的拉赫勒克,混沌使雷歐娜感覺自己彷彿又回到那個夜晚,回到銳利的刀鋒抵在喉前的當下。


  她不知道黛安娜為何不殺她。

  

  會議結束後,她到達他們替她安排的全新房間,而那面宣示了她為何能享有此殊榮的證明,就擺在最中間。

  她滿足了她父親的期望,成為了拉赫勒克的一員,更勝於此,成為了帶領巨石峰寫下歷史的要員。她走上前去,凝視那個泛著金色的倒影,好一陣子後,才承下那副盔甲非凡人能擔的重量,步入訓練場。

  然而,最熟悉的場地上,最常與她比武較量的女人卻已然遠走他方,雷歐娜不得已,只好挑選另一個與她年紀相仿,同是剛加入拉赫勒克的新人做訓練對象。

  劍走盾防,不出幾個回合,他很快地成為了雷歐娜的手下敗將,接著,他們一個一個輪番上陣,從早晨戰到黃昏,只有少數幾個能與雷歐娜有來有往,等到雷歐娜已經有能力完全掌握烈陽之力,學會如何運用星靈贈予她的力量作戰時,就算是兩三個人同時進攻,也已經沒有人能夠將她扳下。

  但就算她已然成為了軍團裡最強大的存在,她並沒有就此停下,若遇上節日或休息時間,訓練場空無一人的時候,她也會獨自一人沒入山徑,以山嶺與河壑為障礙來精進自己的體能。

  她已經有好久好久沒有與家人團聚,父母的消息除了通信,就剩透過弟弟們在神廟偶遇她時傳訊,不過,她的父親似乎並沒有因此失意,反倒對她的自我修行加以讚許,畢竟,在她往更高處攀爬時,外頭也有其他的勢力正依著幻月星靈降臨於世的消息跋扈地生長。


  在白天比夜晚長的季節結束時,拉克爾邊境的土地上,一些足夠有勇氣的月環教徒從山洞中走出,迎來了他們沉寂千年後的復甦。

  多年以來的寧靜被撕裂了。雷歐娜站在瞭望台上,望著朝神聖的圓環膜拜,祈求庇護的靈魂,望著遠方為了斬除異教徒而奔走的拉赫勒克們,思索起是否該踏上討伐黛安娜的征程,終結這場不該發生的意外。

  然而,光是要尋找黛安娜就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幻月星靈的蹤跡詭秘莫辨,人們只得從復甦的月環聚落窺見她曾走過哪些路徑,而無法預知她的目的地。在巡守拉克爾邊境的任務裡,雷歐娜看見了許多擁有跟她相同髮色,樣貌卻大相逕庭的面容來來去去,她始終找不到那個她決心一戰的身影。


  到頭來,她只捉到那名闖入拉克爾領地的銀髮女孩。


  「放開我!」

  她頑強抵抗的聲音從雷歐娜耳邊飄過,她沒有理會,只是停在押送入侵者的傭兵後方,回頭看了看泛著薄霧的山谷,猜想著黛安娜是否會現身。直到部下呼喚出神的她,才繼續走入返回拉克爾的路徑。


  回到部落,他們立馬舉辦了會議,打算要調查女孩的動機,可不管他們怎麼問,她始終不肯說,於是他們把她押進了大牢裡,料想著折磨或許能讓她開口。

  可是隔天,當他們打開大牢的門時,女孩已不見蹤影。

  「她逃走了!」

  消息奔走在拉克爾之間,命令傳了下來,傭兵們也不得不調派戰士加入捉捕逃犯的行列。

  雷歐娜當然也加入了,相較起那些被突然調派而顯得有些不悅的同袍,她毫無怨言。畢竟今日不是個尋常的日子。

  她抬起頭,一個黑影正從太陽的邊緣緩慢生長,彷彿詛咒一般,蝕掉神聖的光芒,似是提醒著他們早已沒有時間追究究竟是誰怠忽職守才造成今天這般局面。


  在太陽完全消失之前,他們跟著那個顯得特別匆忙的腳印,來到了龍棲之地。站在高聳岩脈的山腳下,雷歐娜可以清晰地看見上方的人影不只有她一個。

  女孩為何闖入拉克爾領地,又為何能從牢獄脫離。種種不合理的問題,只要一詞愛情,就全都能解釋得通了。


  那銀白與金褐相擁的色調撞出一場風暴,刺眼彷彿那黑與光交錯的面貌,兩雙緊緊纏繞著的手臂勾起拉克爾士兵的詫異,站在山崖上的人並不是雷歐娜,但她卻感覺有什麼秘密被人攫住了,痛地深入骨髓。

  「等等!」

  所以她慢了,那隻以守護和平為名義而行示復仇的箭劃出了一長拋物線,切開了兩人。

  「萊拉!」

  那個跟他們同樣信奉太陽的族人立馬抱住她,並緩緩地撐起她的重量。

  雷歐娜盼高了頸子,卻還是聽不清兩人到底說了什麼,而時間依舊在她游移在兩人與天空之間的視線中緩慢推移,在聖陽被完全覆蓋的那一刻,他抱起萊拉,朝著懸崖走去。

  一步、兩步。
  但他並未如預期中下墜。


  星靈呼應了他們的信念,由星光構築而成的階梯颯然延伸,在漫天銀河與星辰的光芒下,男人朝著無盡的彼方走去,漩風颳起,將一道高光灌入宇宙,好似星靈降臨的那夜,歌頌一場凡人昇華於辰的慶典。

  一個斗大的同心圓在星幕中閃現,接著緩緩散開,所有拉克爾的人民霎時都有了相同的見解,星靈接納了他們,自此之後,他們的影子將不會再出現在凡間。


  不需要過多解釋,雷歐娜隨著同伴離去,可才走上幾步,她又覺得有股奇妙的力量尚未消散。
  
  於是她如在薄暮之間,於星辰的照耀下習慣地回過身來。

  
  那段山壁不過幾尺高,卻在她的眼裡被重力拉成一座深淵,一股強烈的壓迫感箝住了她想前進的腳步,在那似近又遠的距離,她看不透女人眉宇間的意義,只見黛安娜垂下了武器,抿直的唇遙遙地幻成一矢銀箭,穿進她的身軀。

  雷歐娜張開了嘴,而空氣依舊寧靜,頂與底的距離,她們彷彿宇宙中的彗星,因一次發生在軌道上意外的相撞而墜落在彼此的眼眸裡。


  或許,這就是黛安娜不殺她的原因。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