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XV.秘密(下) (Leona x Diana)

虎鯨先生 | 2021-11-08 00:59:54 | 巴幣 2 | 人氣 202


  對於在雷歐娜房間內看到的畫面,她還心有餘悸,走了兩步,就停在山崖之間。

  天上的明月半掩,一股涼意流入她心扉,她覺得自己被蒙騙,受限與月神玩控凡人的掌心之間,所以當她看見那群日輪教徒正以調查的名義玷汙龍棲之地時,她也不願戰鬥,因為就算她能半眼不眨在拉克爾大開殺戒,她始終是祂的傀儡。

  她掃視掌心,又看了看自己身上銀灰色的鎧甲,明白了所謂的星靈美其名是祝福,實則是宿命予她的禁錮。

  掌中的紋路錯綜交雜,她也知道自己的抉擇勢必會將巨石峰導向不同的未來,所以要是銀月不願意給她一個解釋,她認為自己也沒必要盲目的追隨祂的意志。

  黛安娜撇過頸子,從通往巨石峰頂的山路俯瞰而下,找到那處那剛經歷怪物襲擊,就算是最勇猛的日輪教徒也不敢輕易靠近的神廟。


  象牙白的建物內,空寂的影子下,只能看見微弱的光芒泛在中央塑像上,除此之外,沒有任何聲響。她走上前,將手上的新月刃插入地面,用指尖輕觸那彎皎月。

  銀白的光由內而外緩緩開綻,碎塵受風舞動,如眾星舞於天際,以光相連著,彷彿述說創造星座的故事那樣,映出過去人們的身影。

  這裡曾滿目瘡痍,遍地是日輪傭兵與月環戰士的屍體,不過,隨著兩方合力抵禦那股殘害大地的勢力,凡人的努力終於受天上的巨神族所重視,派遣暮光星靈拯救大家,在暮光星靈的幫助之下,他們很快再次迎來難得的和平。

  可在他們展現各自展現力量,利用暮光興靈告訴他們的方法擊退敵人後,那股殘害生靈的勢力沒有就此消退,它們在世間隱隱流轉,透過引動人類自身所有的惡意以及對彼此的恐懼,令他們失守的理智讓憎恨緩緩滲入這片大地,再次打開戰爭的裂口。

  不知不覺間,山谷彼端的朋友毫無警訊變成了敵人。但那時,離拉克爾最近的月環教徒,卻還不疾不徐地隨著教條拜禱他們的信仰。

  其中,黛安娜看見曾經出現在幻象中的男人。他的面容不如先前猙獰,舉手投足非常平和,只是隨著身旁的女人一同禱告。從他呼喚她的嘴型,黛安娜得知那個黑髮黑眸的女人的名字叫做妲麗雅。

  她是個極為優雅的女人,從跪禱的姿勢,到她默唸禱詞的唇,都泛著一種奇妙的魔力,使人感到安心。

  信眾中,沒有人會討厭短暫的寧靜,畢竟那不是讓人痛苦且空虛的長寂,可是,就在那雙眼眸因沒入胸膛的箭而不再對向月亮時,他終究得迎來世界的終結。

  女人信奉月亮,而男人信奉她。當她的時間不再運轉時,他的時間也分崩離析,憎恨誘使男人不顧勸導離開了教徒們、打破禁忌,碰觸黑暗,並前往山稜的彼端,最後,他雖然折磨了殺死他摯愛的人們,卻也死在烈陽的反擊中。

  所以,他永遠都不會知道,他的罪孽使恨意如傳染病一般散佈在日輪教徒的腦海,將他的瘋狂,與他過往的歸屬歸類在一起。

  也許是懲罰,當日輪再度入侵時,天空似拉克爾的禮拜堂被黑爪遮擋那樣,被雲所壟罩,信眾沒有了光,沒有了命。即使有倖存者,也只能如男人失控的理智,四分五裂散於巨石峰各處,在山峰間的縫隙苟活,直到月光再次聽見他們的贊歌,呼喚一個純粹的靈魂帶領他們重建起自己的信仰。 
  

  地面映著閃爍的星光投射出巨石峰的地圖,她看見南端有一個小小的亮點,光芒漸趨微弱。

  現在,輪到黛安娜抉擇的時候了。

  她閉上眼睛,比較位於神廟的現在以及當初自己站在日輪信眾中,聽他們高歌日輝的偉大時,心中浮現的想法。對於日輪,她少了很多厭惡,對於月環,卻也沒多出幾分憐憫,但是陷於亂世,或許也不是他們所願。

  而她現在所冀望的,不過是一個平衡。若是她能找出引起這一切的源頭,也就是那股渾沌,並用自己的力量消滅它,或許巨石峰也能回歸寧靜。


  黛安娜掄起插入地面的武器,刃尖映著月發出光芒,為沉寂千年的黑暗,帶來一束光,同時,她也聽見了母神的呼喚。

   ——點亮它。


  同樣的聲響從雷歐娜心底升起,她將燈燭靠近了古籍,以便更加清楚辨認上頭的文字。

  在過去,當白天來臨,信奉金陽者便會與之高歌,而黑夜垂降,則是另一群人沿著月亮灑下的光起舞;日輪與月環就像是日夜的兩面,各據一方,互不干涉。

  然而到頭來,日與月本屬同個循環,即便那就像日蝕、月蝕一樣極為罕見,他們看似毫無交集的軌道,還是在引力之下使得兩眾重疊在相同的道路上。在強大的外敵入侵巨石峰時,他們團結起來,共同抵禦。

  也許是受到感動,眾神賜下光輝,透過暮光星靈,給了他們一個辦法封印那些在大陸上燒殺擄掠的獸人。然而,他們在這段期間,心智也逐漸被黑暗參透,憎恨控制了他們的思想,在見識到對方的力量後,銀月受日輝所灼,金陽也因月幕而懾,兩方開始忌憚彼此,既邪惡之後,成為攪亂巨石峰的力量。
  
  搧動仇恨的言論四起,日輪寧可流血,也不願讓他人奪去權力、讓月環侵犯他們口中的神聖,於是他們先聲奪人,入侵離部落最近的月環聚落。

  他們成功了,卻也引來災禍。

  她的指尖游移字裡行間,把因果拼湊,那段屠殺的故事再次躍於腦中,活靈活現。不過,這次她知道了源頭並不全是月環的錯,而同時,她也意會到,若非真的經歷,僅靠想像,那些駭人的段落也只會像落入信紙的淚,被刻意隱藏,然後隨著時間被人們遺忘。


  雷歐娜闔上書,房間依然一片寂靜,她揉了揉被書籍凍僵的掌心,思忖著黛安娜與書之間的共鳴。不過,在真相查明之前,她不願意把黛安娜視作拉克爾的威脅。

  但其他人可能就不這麼想了。

  
  不過幾天,先前委託亞蘇爾的兵器已完成,第一批也已經送達神廟。而為了吸收太陽光輝的力量,幾把劍、幾支長矛都被整齊擺放在廣場中央,在正式啟用之前,就吸引了一大批人群圍觀。裡面除了幾位零星的侍僧,大部分都是拉赫勒克。

  勇士難得地都拋下訓練聚集在廣場,祭司也終於同意雷歐娜的建議,順勢將外頭有怪物的消息放出,並告誡拉赫勒克們除非是巡守邊境、調查異象等等的任務除外,不得擅自使用這些兵器。

  「怪物?」

  「肯定是那些異教徒搞出來的……」

  「真是噁心……」

  對於嚴厲的規定,底下的傭兵沒有任何異議,倒是討論起祭司提到的異象,並將矛頭皆指向了他們一直以來不信任的異教徒。那些惡毒的辱罵像鉤子一樣,硬生生地把她腦裡曾幻想過的和平拽出來,雷歐娜不得已,只好在尚未完全失去重建巨石峰的信心之前,邁步遠離吵雜的人群。

  不過,那些話語即便沒有明明白白地穿過耳中,還是會偷偷潛在隱喻裡偷渡進去,惹得她頭疼。

  「怎麼了?」

  眼前,薩賓娜雙手抱胸,看上去有些擔憂。

  「她呢?」

  「誰?」

  「妳知道我在說誰。」

  「她有名字。」

  「好,黛安娜呢?」

  「我不知道。」

  「妳讓她走了?聖陽啊,至少告訴我值得妳這麼做的理由吧?」

  她的反應幾乎在預料之內,雷歐娜不由得嘆了一口氣。那句從黛安娜口中說出的話又微微地在空氣中迴盪起來,那感覺就像在湖裡泅泳時,冷不防地嗆了一口水。

  不是每個人都跟妳一樣,看到什麼該死的天神祝福就會放下這一切。

  「那些怪物的行動跟月環無關。」

  「然後呢?」

  「沒有然後了,目前就只知道這麼多。」

  薩賓娜嘆了一口氣。

  「妳有沒有想過,如果幻月星靈不是黛安娜,妳會怎麼做?」薩賓娜搭上她的肩,更靠近了她一些。「放走妳的敵人?」

  雷歐娜沉默了一陣,才緩緩開口:「月環不是敵人。」

  「相信我。」她說。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