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說

符文大地故事集:巨石峰—新月輝日 X.重逢的戀人(中) (Leona x Diana)

虎鯨先生 | 2021-10-24 23:49:16 | 巴幣 0 | 人氣 24


  映出層層書堆的玻璃窗迎來第一道陽光,雷歐娜從書卷中抬起頭,雲海之間,太陽朦朧未明的模樣,如她折騰許久而遲遲無法解答的謎題,關於日全蝕,還有現身在山崖上的黛安娜,她就算犧牲了好幾夜的睡眠,還是什麼都沒找到。


  當負責夜間巡邏的傭兵魚貫穿越神廟大門,她將寫著歷史與經文的書典蓋上,她用力的眨了眨乾澀的眼睛,她指縫間被筆桿壓紅的印記,也開始淡去,所有的疲憊都再次在早晨快速的洗漱裡變成一張燦爛的笑容,不著痕跡。

  交接過後,由雷歐娜帶領的三人小隊如往常一般巡守拉克爾的邊境,照慣例和早起辛勤放牧的牧者道早。不過,在海特洛普與薩賓娜正在調查居民的情況時,雷歐娜卻不經意地將視線放到遠邊去,端詳巨岩底部交錯的輪廓,能不能拼湊出幾分人影。



  「真的呀,不知道為什麼少了,老羅德我沒有幾個錢,就剩這些塔姆了,要是沒有牠們,就沒有上好的鮮乳跟毛皮供奉給神廟了。拜託你們了,就幫小的找找,如果是小偷的話,也請幫小的把他們全都抓起來吧。」

  牧者的哀求和海特洛普的安慰飄過耳邊,雷歐娜皺著眉,視線直直探入模糊的瘠地,又隨突然竄逃的塔姆四散,雷歐娜沒反應過來,當她的思緒確定了那片領土依舊屬於拉克爾時,薩賓娜已率先沒入山稜間的蝕洞裡。

  
  當傭兵到達回音的源頭,草原上僅剩一長巨大的獸足腳印。

  「伯頱?」薩賓娜問,而海特洛普蹲了下來,仔細觀察泛著紅印的痕跡。

  「不確定。」他用手指沿著腳印的輪廓比劃,又比了比長度。「比較像爪子,而且比較大。」

  雷歐娜走到海特洛普的對面,檢查了上面的血跡,想像著伯頱俯空而下,用尖爪牢牢將落單的塔姆一把抓離地面,然後飛馳而去的畫面。

  在推論與線索無法吻合的情況下,雷歐娜不敢輕易斷言是伯頱捕獵而造成騷動。最近發生的事情太多了,月環復甦、日蝕出現,還有關於突然降臨的兩位星靈,她有種不好的預感。但另一邊,海特洛普只是認為是爾波克為了爭奪領地的激烈鬥爭造成這番局面。

  「是嗎?」

  雷歐娜疑惑地輕聲說道,但她的聲音很快被捲進兩人離去的腳步裡,漸漸散去。雷歐娜望過那腳印最後一眼,還是跟上兩人的步伐回到牧者身邊,告知他失蹤的塔姆大抵不是源自於偷盜後,又走回巡邏的固定路線上。

  沿著破曉照下的光,他們行走在明亮的步道上,逐漸回暖的氣溫,也讓人變得活力不少,回程路上,海特洛普看著難得走在後方的雷歐娜,打趣著自己居然也有這麼一次走在雷歐娜前頭的機會。
  
  而雷歐娜只是擦了擦額上的汗珠,在呼著紊亂氣息的嘴邊,插上一個燦爛的笑。那抹青白的唇色,隨著腳步晃顫,彷彿象徵拉克爾部落勢力的旗幟,被釘在岩牆上,格外突出地隨風飄搖。

  隨著太陽逐漸升高,熱氣冉冉壟罩了隊伍之間的氛圍,當再也感受不到風時,旗子停止了,垂墜著,毫無生命力,同時,雷歐娜也放下了她總是保持警戒的臂膀。
  
  「雷歐娜!」


  她感覺自己又再度被拉進深淵,朦朧之間,有一身銀色的身影朝著她的方向奔來,雷歐娜下意識的舉起左臂想抵禦猛攻,卻沒料想那人穿過她的身子,襲向她身後的人群。

  「黛安——」

  雷歐娜回身想追上她,身子卻只是猛然顫了下,把整條被子都給掀翻,看著模糊的視線逐漸聚焦在熟悉的書堆上,她才意識到她陷入了夢境,現實中,她不過正躺在自己熟悉的床鋪上,吸氣、吐氣。除此之外,房間沒有其他聲音,亦或是黛安娜的身影。

  她撇過頭來,能看見自己的裝備就掛在架上,地上有封信,大抵是從盾牌上緣的裝飾上掉下來的。

  她上前將其拾起,但並未馬上打開,反而將目光投射到玻璃窗上。外頭一片寧靜,雷歐娜靠近更加清晰的倒影,清楚地數出底下還剩幾個士兵值勤。

  「該死。」她捶了捶自己的腦門,咒罵了一聲,沒思索明天該如何向眾人解釋她今早為何會無力昏迷,連忙拉了椅子坐下繼續她的搜索工作。



  而整個作業,直到她挑了與日輪歷史淵源最不相關的,單純講述祭拜儀式一類的書籍來看,才有些微進展。

  翻開厚重的書頁,她的目光即被一張小便條吸引住。上面寫的內容與書裡的內容並無相關,然而她卻篤定那是她自己的筆跡,突然,她感覺到在那片山岩交錯的陰影中,找到不小心被遺留的一步腳印。

  一股動力擁簇起來,引燃久陳的氣氛,她打開窗戶,讓風促著她的手如高歌烈陽的雀,在一片片下著紅葉的深林,尋找一個絕佳的停駐點——


  那是一大片被明顯撕裂過的痕跡,相稱其他完整的書頁,顯得格外神秘。

  雷歐娜用手指輕輕撫過那道裂痕,讀了讀前後所述寫的完整段落:太陽的光芒是聖神賜予我們的慈悲,而在夜中,那道——由於這些恩賜,我們必須建立起完整的儀式,以表感激之意。

  雷歐娜的指尖顫抖著,在那裂痕間來回移動,擦出一波浪花。

  多半的人會為浪花的美豔驚嘆,忘卻了只要看得夠深就能發現,下頭還有一片深不見底的未知。而一個充滿好奇心的人若有足夠的勇氣,她可以變成見證榮耀的存在,或是,溺死在那片深海裡。


  更近了。

  她可以感覺到自己幾乎在重現黛安娜走過的路徑,緩緩把月亮的光芒接納進入自己的胸膛裡。

  可是,想到她如果真的再次冒險,如她上次那樣以自己的生命為賭注攀至山頂,追隨黛安娜潛入那片致命的海域,那麼牽扯的可不是只有她自己,還有千千萬萬個生命。

  一股擔憂席捲上來,攪動著,似風微微吹起她未綁拾完好的窗簾,使那高掛在上頭的月亮,也變得若隱若現,在那風尚未把簾子吹出外頭引人注意前,雷歐娜連忙將窗子關上。


  而後,她才像是想到什麼,把那封擱置在一旁的信揀起來看。


  妳還好嗎
  我讓其他人幫妳代班了
  好好休息,不要擔心

  ——薩賓娜


  閱畢,雷歐娜起身,走到鎧甲附近,試圖推敲那樣的距離,薩賓娜有沒有可能看到她桌上的書和筆記。但後來,她又開始憤恨地咒罵自己的愚蠢。


  「天啊,雷歐娜,妳到底在幹嘛啊?」


  ——薩賓娜用的是她的筆。


  
  她踱起步來,試圖緩解緊繃的心情,更甚躺在床鋪上,逼自己入眠而好準備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但或許是今早的意外早給予了她足夠的休息,她根本沒法好好闔上眼睛。

  於是,她跑出神廟,想著要是多活動一下,或許可以解決眼下失眠的困境。


  夜晚的拉克爾少了金陽的照耀,整道石壁隧堂不如早晨那樣奪人目光,高掛在建物於門口與廣場上的黃金圓盤,也似是少了些重量。隨著氣氛輕盈起來,她的腳步也隨之開綻在山稜間,漫於被微光照映的小徑上。

  她很少獨自一人於夜間漫步,隨著離神廟的距離越來越遠,她感受到一股前所未有的舒暢隨風而上,不過,她並不清楚那是因為微風,還是因為自己難得有可以卸下盔甲的自由。

  她奔跑起來,而蒼穹似是回應著她的脈動,下起了一場豪邁的大雨,水滴落在她的披肩上,落下一塊特別明顯的印記,雷歐娜不得已,連忙沿著月光的提醒找到一個洞穴避雨,畢竟,這趟單獨的旅行,她可不想留下什麼供人猜疑。

  靠在山壁上,她氣喘吁吁地擠了擠被沾濕的髮尾,那水珠子落在地上的聲音,一下子打通了穴壁,回音來回穿梭,引著她的目光往深處看去。

  半映在彎口的那頭的微光不但沒有阻嚇雷歐娜,反倒勾起了她的好奇,倚著山壁,她的指腹掠過凹凸不平的牆壁,沿著那抹光芒邁進。

  她緩緩越過窄彎,而牆上紋路也逐漸清晰起來,此時,她才驚覺,那並不是或淺或深的岩紋於一次巧合下的展現,而是先人的壁畫,依著外頭微弱的光芒,流傳到她的足前。

  雷歐娜沒發出聲,卻仍舊下意識地摀住了嘴。


  她的視線落在那描繪人群與天體的筆劃之間,來回拼湊,最後留下一個驚人的正解,一個現世不可能出現的畫面:日輪與月環,出現在同一個空間,和平地共享喜悅。

  突然,那一男一女走上山岩之巔,在眾神的祝福下,踏著由星辰共築的高階昇華入天的畫面,還有那人把所有情緒都凝縮的視線,都拉回在她的面前。


  她比以往更篤定地下了決心,她必須找到她——黛安娜。

TO BE CONTINUED...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