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
大廳
小說 達人專欄

【新年賀文】與前輩一起在公關休息室獨處的那一夜(完)

Hikari Aoi 藍光 | 2024-02-11 08:17:15 | 巴幣 4 | 人氣 459

連載中勝也與勇人
資料夾簡介
《五體不滿足:手と足が切断された男》

凌晨六點,過年期間的東京在下雪。每天的天空都灰濛濛的看不到太陽,從11月開始就多雪,氣溫長期維持在零下,令人的雙手發凍。為此,公司提供了暖暖包,原因是「不希望公關的手握起來太冷,無法給客人溫暖」。

  儘管是這樣惡劣的天氣,附近的便利商店裡的年輕人卻很多,他們蝸居在用餐的座位區上,討論著在歌舞伎町作夜生活工作的工資,與這一週總共上班的天數。

  此時還沒到凌晨六點半,完全看不到太陽,灰暗的天空絲毫不讓人覺得已是早晨。勇人也並不想看到天色變亮,這會讓他意識到今天也依舊虛無地在俱樂部裡消耗過去了。

  即使是這種雨雪交加的天氣,路邊仍有些人正在安靜地睡覺。這種溫度下,睡在外頭是會死掉的。

  新宿是夜間有人會開槍的區域,警方出動的警力並不是為了這些人,即使有零星的警察試圖去叫醒因為爛醉而倒在路邊的人,大多數的警察仍在站崗、四處巡視。

  在更早的時間,約莫是晚間10點時,臨檢已經開始了。

  在勇人看來,這樣的行為是很徒勞的,因為任何店家都會在警察實際入內之前得知風聲,提早將公關跟客人疏散;至少,在勇人工作一至兩年的這段期間,從來就沒看過警察實際在臨檢時把誰抓走過。

  臨檢開始前,店長特意請人把他叫進辦公室,「秋人小弟,我只是跟你確認一下,你應該滿18歲了對吧?」店長問道。

  「抱歉,店長,其實我……」勇人說得面有難色。

  「算了,這也沒什麼,以前悟史那傢伙也是這樣的。」店長並沒有責怪之情,只說:「等一下你待在我的辦公室裡不要出去,警察不會進來這裡。」

  勇人欲言又止地說:「可是這樣一來,關於節數的部分,」由於警察臨檢的時候,公關的工作要中斷,大家都會被扣兩節,也就是半小時的檯費。

  「我會交代會計別扣你的錢。」店長說。

  已經讀大學一年級的人怎麼可能會未滿18歲?何況勇人休學也有一年了。一節十五分鐘,1,600日圓,兩節約莫是3,200日圓,小小的不誠實,大大的收穫。

  凌晨五點時,休息室裡只剩下涼和勇人。

  今天大約晚上九點的時候,勝也拖拖拉拉,不情不願地打好了卡。

  雷歐穿一身合身的深黑色西裝,顯得寬肩束腰。他染成淡銀色的及腰長髮,綁成高高的馬尾。

  他站在櫃台後方,神情淡漠,一邊幫勝也刷卡,一邊低聲罵道:「Seiya,你是七點的班,自己清楚吧?兩個小時的錢,請自己買掉。」

  「那有什麼?」勝也挑了眉,摩娑了下雷歐放在櫃台上那隻骨節分明的蒼白大手,「主任,你缺不缺錢?要不要我順便買你一個外框?」

  外框指的是買斷公關的時間,然後把公關帶出去店外的行為,有買四個小時和買八個小時、買十二個小時三種算法。

  雷歐也跟著挑眉,「你要的話我立刻去換衣服,旅館你想挑哪間?先說,我跟男人做愛絕不當0號,而且一定會戴套,請自備KY(潤滑劑)。」

  「靠,是你該付錢給我吧?你業績也沒有我好。」勝也笑出聲。

  雖然雷歐顯得很高瘦,可是其實很壯,勝也看過他換衣服,所以知道他的身材如何。他完全無法想像那個男人在自己的身子底下呻吟求操的模樣。想到就彆扭。

  兩人閒聊了一會兒,結論是勝也必須把晚打卡的那兩個小時自己買掉,這筆錢會從他這一檔的薪資裡扣掉。

  勝也換上一套合身,顯得腰細的裝束,深紅色絲質襯衫、部分面料有千鳥紋的淡色馬甲、米色西裝褲與卡其色的皮鞋以後,便回到休息室裡翹著二郎腿抽菸。

  「你看,我晚兩個小時打卡,居然要被公司罰25000,這是不是很不合理?這一行根本就吸血得不得了,要是能賺大錢就算了,其實也不然,說到底還不是得靠老天賞口飯吃,一點都不好做。」

  「而且現在是過年期間,很多客人都回老家了,店裡生意差得不得了。一年到頭會準時出現在店裡的只有我們,而不是客人。」勝也斜倚在勇人的身旁抱怨道。

  儘管勇人的心裡覺得:『但是晚打卡確實是你的不對呀。』卻沒有說出來,只是寵溺地望著勝也,摸摸他的膝蓋,「對不起,辛苦你了。」曲盡卑微。

  雷歐才推門進來就聞到菸味,忍不住皺起眉頭,用手不斷在鼻子前面搧,試圖驅散菸味,「哪個白癡在散播毒氣?不是說休息室禁菸嗎?罰錢。」

  「你抽了我的二手菸,怎麼不是你付錢給我呀?」對著門邊那宛如竹竿般高瘦的黑色身影,勝也翻了一個美麗的大白眼。

  他拿起手機,迅速打開LINE,錄了一段語音訊息給謙二:「小謙,我跟你說,我們家主任煩得要死,我都已經是當到幹部補佐的人了,在休息室裡抽一根菸居然要被罰1500日圓!」

  「我現在已經窮到要吃日清了。店裡的人看我老實,就只知道欺負我!」

  過沒多久,訊息旁邊便浮現「已讀」的字樣。

  也不知道謙二是一直都很閒,還是剛好有空,不論如何,對著勝也他總是能很及時地給予回覆,這一點顯得頗為上心。

  生怕勝也不聯絡他似的,或者是勝也給他發了個語音訊息,便如同天降甘霖、皇恩浩蕩,謙二幾乎是立刻打了一通視訊電話過來。

  勝也刻意放著手機在旁邊響,也不接,對著雷歐說:「主任!我男朋友可是若竹會的人,你一直找我麻煩,信不信我男朋友找人來打你啊?我男朋友可是有槍的!」

  雷歐高大修長的身軀靠著門,雙手抱胸,冷笑一聲,「有槍了不起?我褲子裡也有一把槍,大得不得了。你要不要?」

  坐在另外一張沙發上,正在跟流星昴用撲克牌玩排七的涼,朝勝也惡狠狠地吼了一聲:「接你老公的電話啦,吵死了。」

  勝也終於接了電話,一接電話便說:「小謙,對不起,剛才主任又在罵我,害我沒空接電話。」

  「你都吃什麼口味的日清啊?最近我們組裡直接買了好幾箱回來,我可以送你呦。」電話對面的謙二叼著菸訕笑道。

  勝也的心裡對垃圾話並不耐煩,面上仍帶著美艷的笑意,「你直接送來我公司吧,我人已經打卡了,不能出去,可是我的肚子好餓,就算只是吃泡麵也很好啊,如果是你親自送來的,那一定更美味了。」

  「你當我是外送員?」謙二反問。

  「當然不是了!你是我男朋友嘛。」勝也撒嬌道。

  過沒多久,店裡的電話便響了,謙二買了勝也十二小時,半小時後,已經換回日常服裝的勝也,在眾人羨煞的目送之下,搭上謙二開來的Benz黑頭車,兩人的形影消失在燈紅酒綠的歌舞伎町一番街的夜色裡。

  「秋人小弟,你要怎麼回去?」涼問道。

  休息室裡只剩下涼跟勇人兩人。

  涼是秋人一開始上班的時候,曾經帶他坐過陪桌的前輩,關係便類似悟史與勝也那樣,是份外親密的。

  雖說休息室禁菸,但因為只剩下他們兩個,涼也不認為勇人會告密,便拿一只裝了水的水杯代替菸灰缸,懶懶地歪在沙發上抽菸醒酒。

  勇人心裡早已打好主意,既然好不容易上到凌晨五點,勢必要搭大眾交通工具回去,否則從公司一路搭計程車到住處,少說也得1,600日圓,雖說勝也肯定會說:「不就是一節的錢而已?」對勇人而言卻並不是這樣的。

  雖說生活裡不是只有錢,但是又好像處處都需要用到錢,沒有錢便連一天活下去的資格都沒有。

  他一直無法明白,為什麼勝也嘴上說生意難做,卻能一週就賺32萬日圓這樣的天文數字,他一週大概上班四天,休假三天,店裡有的人會上到五、六天,也沒賺這麼多。

  自從在店內的揭示板上,被女客人們稱為「羅曼尼康帝男」以後,勇人依然沒有改變這種拿命喝酒,有空就陪客人們睡覺的營業方式。

  他覺得很累、很辛苦、很虛無,很沒有意義──尤其是在每次丟掉裝著精液的保險套,去浴室裡洗淨黏膩的身子時。

  雖然確實比一般的上班族花更少的時間去賺更多的錢;卻不知道自己能繼續在這一行裡賺錢的日子還可以持續多久?三十歲?三十五歲?似乎是不可能的。

  『是沒有未來的人呢。』懷揣著如此的自知之明,使勇人感到徬徨。

  日本的男公關行業很競爭,甚至有許多住在鄉下的人會為了成為男公關而來到東京生活。

  店長之所以會怕店裡有未成年的男公關,也是因為有些未成年的人會影印假的身分證登記入職,屆時要是臨檢時被警察查出來了,聘用未成年人的店裡負責人就會惹禍上身。

  未滿十八歲的人提前開始賺錢了,熬夜、喝酒、抽菸則是讓勇人知道自己肯定會老得比一般人更快。長江後浪推前浪,『像我這樣沒有手腕、沒有姿色、沒有酒量的人,肯定淘汰得比誰都快。』他想。

  就算不去論自己是否有資格勝任這份工作,做這樣的工作又有意義嗎?對國家沒有貢獻,猶如蛀蟲一般;卻也不知道如今的自己除了搬磚、當店員以外,還能做些什麼。

  更甚者,離開勝也──這是勇人連想都不敢去想的一件事。

  「我想搭公車回去。」勇人老實地交代了自己的想法。

  「啊?」涼顯得很驚訝,「你是說真的?你看我們公司有誰是坐公車回家的嗎?」

  勇人也不知道外面正在下雪,今天他來上班的時候是沒有雪的。

  假如他能提前知道外頭的天氣狀況有多濕、多冷、多惡劣,且翌日便是新年,所以大眾運輸工具的首發時間比照假日,而非正常日計算,以至於他必須在寒風中忍受飢餓與大雪,最後濕了滿頭的話,他鐵定不會走三百公尺的路到最近的公車站,然後坐一個小時的車回家。

  他對涼點了點頭,「前輩,計程車費很貴,想到要花這麼多錢來當交通費,我果然還是有點無法忍受。這份工作必須治裝,每天來上班也會扣清潔費,長期下來開支很大呢。」

  「那是因為你剛來工作,所以價值觀還沒改變吧。我們店裡還有人必須坐4,000塊甚至是8,000塊的計程車費,才能回得了家呢。」

  涼不置可否地笑了笑,「你要不要坐我的車回去啊?我載你,雖然我開的是Toyota,你應該看不上眼。」

  「酒駕是不是不太好?」勇人問道。

  「所以我才在等醒啊,我每次下班都是自己開回家,從來沒出過事故,技術很好的,你儘管放一百二十顆心!」

  涼帶著炫耀的口吻,說話時拍了拍勇人的大腿,「我其他方面的技術也很好喔,你如果要跟我一起回家,我也不是不行。」

  勇人倒是沒覺得跟涼一起回家是一件不好的事,事實上,他很渴望與人之間的交流,哪怕是跟客人也好,跟同事也好;然而,勝也曾如此告誡過他:「你不要在休息室裡跟其他同事聊天,他們在聊什麼,你也不要聽;你不要跟他們混得太熟,也不要跟他們成為朋友,更不要在現實裡與他們過從甚密」。

  勝也是這麼說的,可是LINE裡聊天的所有對象,全是客人還有店裡的同事,則是他實際上的行為。

  勇人在心裡想了一下,也沒想出點什麼來,竟老實地問:「前輩,您這是性暗示嗎?」

  涼尷尬地撓撓腮,「我就是開個玩笑,你也當真?你這麼傻正直,是怎麼當上男公關的?難怪你總是跟客人喝酒,只能辛苦地坐檯,因為你跟別人聊天的時候會把話聊死,這樣可不能賺大錢啊。」

  「你看看人家聖也話術多好,隨便講兩句話,咻──蹦!7萬2就入口袋裡了,那可是全場啊!」

  全場指的便是客人直接向店裡買了12個小時的鐘點費的意思。

  勇人聞言一笑,隔著西裝褲拍拍涼的大腿,「前輩,我覺得去您家裡玩一定很有意思的。您家裡有PS4或是Switch可以玩嗎?」

  那個年代還沒有PS5,因此勇人問了PS4。

  他一直都很想要一台,即使他已經有能力負擔得起一台PS4甚至是PS4 Pro的錢,但是現在跟拓哉合租的公寓極小,能容納兩人吃飯、睡覺、洗澡便已是極限,至於能架起PS4的位置,那當然是沒有的。

  平常他和拓哉一起玩瑪莉歐賽車的時候,都是兩個人一起盤腿坐在地上,對著一台兩人合資買的電腦螢幕玩。

  涼一愣,「你是會玩遊戲的那種人?雖然表面上看不出來,可是你該不會是宅男吧?難不成你還會看動畫或者漫畫什麼的。」

  「不然前輩閒暇的時候都在做什麼呢?讀書嗎?」勇人問道。他注意到涼手裡夾的菸,菸灰過長,快要掉到地上了,於是自然地握住他的手,到水杯上方彈一彈。

  涼又抽了一口,便把還沾著口水的菸塞到勇人嘴裡,勇人也沒避諱;起初,身為醫學生的他認為俱樂部是最髒、最多細菌的地方,可是在這裡工作了一年,也不得不磨平稜角。

  勇人抽了菸,「這是什麼?好香啊。」

  和有抽菸的人一起聊不同牌子的菸,無疑是一種巧妙的尋找共同話題的機會,聊天的技術。

  「七星藍莓爆珠。」涼摸了摸勇人的大腿,「欸,我問你,抽涼菸會陽痿是真的嗎?」

  「只要抽菸就有可能會陽痿,這和是不是涼菸沒有太大的關係。」勇人依照他的知識回答道:「而且會增加罹患十四種癌症的風險。」

  勇人所言,就和菸盒的蓋子上印的斗大的標語所寫的內容如出一轍。所有抽菸的人都看到了,所有的人都打開蓋子,從裡面拿出菸然後繼續抽。

  「喔,這樣啊。」涼下意識地拿起菸盒,打開盒蓋,又拿出一根菸。勇人也自發地拿起桌上寫著「Vanilla Paradise」的金屬殼防風打火機,為涼點菸。

  即使休息室裡沒有風,勇人還是舉起另一隻手,作出擋風的動作,涼也湊近勇人的手,讓他幫自己點菸。

  兩人肩膀抵著肩膀地坐近了距離。

  涼深深吸了一口菸,讓尼古丁進肺,再自鼻腔內呼出來,增加了鼻咽癌的風險,「陽痿就陽痿吧,老子要是陽痿了,大不了不幹這一行了,反正也沒打算生小孩結婚。」

  「為什麼呢?涼前輩應該是有女朋友的吧?」勇人問道。

  「你怎麼知道?」涼挑了眉。

  「前輩您長得好看呀,我要是女孩子,鐵定喜歡像您這樣風趣又帥氣的年輕男生。」勇人說話時神情真摯。這讓涼有種「雖然辛苦了一整天,但是被紓解了疲勞與壓力」的感受。

  「還不跟我們一樣都是賣水的(特種行業),那種女人有什麼好?」涼冷笑一聲:「何況像我們這種人,有什麼傳宗接代的資格?我不出去殺人放火,都已經是在給國家積德行善了呢!」

  「假如存夠了錢,給家裡還債,到時候回鄉下種田,爸媽要我相親的話,我就會去相親,可是就算是這樣吧,我還是覺得結婚好麻煩,談戀愛好麻煩,交女朋友好麻煩。我還寧可躺在床上滑一下IG或是Tik Tok。」涼回答道。

  雖然方才勇人問他閒暇之餘都在做什麼時,涼並沒有回答,但是言談間,勇人已得知了原來涼打發時間的方式便是看短影片或是SNS。

  「女人麻煩,男人就不麻煩嗎?」勇人又問。

  涼一愣,「這是什麼鬼問題?」他看了勇人一眼,兩人的視線交會了2秒,隨後便各自移開。

  不過這一眼,涼的心裡竟有種奇怪的感覺油然生起,很彆扭,卻也特別,就彷彿被仙女棒灑出的火花突然燙到一下般。

  會對一個男人產生這種特殊的感覺,還是自己的同事,一個菜鳥,這是涼所未曾想過的。就是勝也扭腰擺臀地跳舞給客人看,或是喝醉酒了以後對誰都頻送秋波,他也沒對勝也有過這樣的感覺。

  甚至是對自己的現任女友,涼都未曾有過這種悸動感。兩個人明明是偶然間下班的時間差不多,所以平凡無奇地一起坐在休息室的沙發上聊天而已。

  勇人抽完了涼給他的那支菸,將剩餘的菸頭扔進水杯裡,「前輩,我看公車開的時間差不多了,方便的話,我可以先回家嗎?」

  涼愣愣地點了頭,看著勇人離開沙發,打開置物櫃的鎖,撿起塞在裡頭的羽絨外套和皮夾。最近的天氣太冷,出門一定得穿羽絨外套,可光是那件外套就已經佔了大半個櫃子。

  勇人站在櫃子前面,沒去更衣間,自顧自地開始換起衣服,將在店內穿的襯衫、馬甲、西裝褲、皮鞋全部換掉。他仔細地將換下的衣褲摺好,收進櫃子裡,避免精緻衣物產生皺摺,之後被客人看出來;仔細地摺衣服,也是他的習慣。

  涼就這麼看著勇人脫得剩下背心與底褲的背影,雖說還穿著內衣,卻仍然看得出身材的曲線。背脊的肌肉曲線賁張,像是一對翅膀。

  『有穿其實比沒穿更性感,裸體反而是最讓人沒有想像空間的。』涼如此心想。假如帶勇人回家,他會看到勇人站在自己狹小的床邊,像現在這樣一件一件地把衣服從身上剝下來嗎?他在腦中思索著這般畫面。

  涼吞雲吐霧,注視著勇人那雖然窄小,但是圓潤結實的屁股,看得出薄薄肌肉的大腿,納悶道:『奇怪,為什麼我會坐在這邊看男人換衣服,然後想這些?平常就算昴在我面前脫褲子,我都覺得噁心。』

  勇人換衣服的速度頗快,涼還沒把菸抽完,勇人已經換好衣服了。他穿一條厚厚的軍綠色冬季帽T,上面用精致的花體字寫著「The University of Tokyo」,是在學校福利社買的紀念品,也算是自己與曾經讀過的大學之間,唯一僅剩的聯繫。

  他的腿上穿著一條黑色的繫帶厚棉褲防風,已經看不大出腿的肌肉,只看得出腿很長,身材比例勻稱,腳上一雙Converse的高筒鞋。

  當他套上未繫拉鍊的羽絨大衣以後,才轉身想向涼告辭,涼又搭了一句話:「你這麼穿好像學生啊,應該不會有人知道你已經出社會。」

  勇人查覺到涼今日特別地健談,貌似是想再和他一起相處,消磨掉一些時間。他沒有不喜歡,也頗為珍惜成為同事的緣份與情誼,亦覺得愉快;即使他明白,離開這種場所以後,他再也不會和這裡的人有任何聯絡。

  「這好像是涼前輩第一次看到我穿日常衣服的模樣是嗎?」

  勇人關上置物櫃,將皮夾塞進屁股的口袋,走向沙發,靠在涼身後的椅背,「說起來,前輩您每次都比我先打卡,我還沒見過前輩您的日常穿搭呢,我想一定是很原宿系的潮流風格吧。」

  「為什麼會這麼想?」涼饒富興趣地追問。

  「涼前輩給人一種很清爽、開朗的感覺。」勇人微微一笑,望著他回答道。

  勇人的一言一行,都使得涼的心裡頭又是飄然,又是欣然,面上一熱,『他果然喜歡我、』即使如此想,卻刻意按捺住沒表達出來,只語帶保留地說:「你有機會看到的。」

  對此,勇人表示:「嗯?」

  涼已經很久沒有過這種心虛的感覺,雖然有點沒底氣,他還是把抽剩下的菸彈進水杯裡,爬到沙發上,轉身面對著勇人,不再抽菸,而是專心地與他說話,「秋人,你要不要等我十分鐘,不,五分鐘?我跟你一起下班。送你回家。」

  「前輩,您願意送我回去,我真的很高興。」勇人望著他,真誠地說:「可是我不喜歡酒駕的人。」

  這一句話,把涼剩餘的話語徹底堵住了。

  『這絕對是話術,是藉口吧?假如對我有興趣的話,應該不會拒絕才對。』涼想道,『可是,也許只是單純怕出事故死在路上而已。畢竟酒駕也是我有錯在先……』

  涼開始鬱悶起來。勇人沒漏看涼眼裡閃過的「可惡」,以及一絲絲懊悔的眼神。他輕輕地拍了拍涼的手背,「前輩,我先回家了。新年快樂,我們年後的上班日再見。」

  「好、好的,新年快樂。」涼的心中五味雜陳,腦海裡閃過的全是「反正下星期一大概又會見到秋人了,這也沒什麼,只不過是區區的三天休假」、「該死的不讓我酒駕,那以後我要怎麼上下班啊?!」諸如此類的內心囈語。

  不論如何,最後他都只能默默目送著勇人向他鞠躬,「前輩,工作辛苦了。」然後大步流星地走出休息室,帶上大門。外頭的天氣有多冰冷,此時勇人離開公司的身影就有多灑脫。

  那一日清晨,就在勇人站在寒風中,淋著鵝毛般翩翩落下的大雪,足足等了三十分鐘的公車時,他不知道的是,直到凌晨六點,涼都沒回家。

  他獨自趴在休息室的沙發上,不斷猶豫、思索、糾結著到底要不要從公司群組裡加勇人的LINE好友,一邊猶如下了樹幹,在地上陰暗爬行的樹懶般蠕動,「我從來沒有主動加過別人的LINE,我這麼做的話豈不是太掉價了嗎?」

  「他是不是喜歡我……不對,也不必自作多情,又不是沒談過戀愛,」

  「靠!我他媽是暈船了嗎?幹嘛想這些呀,一定是我今天喝太醉,一定是我到現在酒都還沒退。」涼自言自語道。

  或許是太多年沒有過這種感覺,涼傷透了腦筋,他似乎一直都在渴求這種談戀愛的感覺,哪怕只把男公關當成工作,也在物色著能否在賺錢的同時得到心動感,而今這樣的機會驀然而至,卻令他幽幽地長嘆了一口氣。

  「談戀愛果然很麻煩。」


創作回應

追蹤 創作集

作者相關創作

更多創作